//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3180

符文:2214

发表于 2020-11-17 10:00:00 |显示全部楼层
漫谈猎魔人的历史(外篇):达内塔传说

“我不渴求富有和名望、地位与权力,我想要一匹漆黑如夜如疾风的骏马,我想要一把亮如月光的利剑,我要在夜晚骑着我的黑马,我要用手中的利剑斩尽邪恶,这便是我心中所求。”
“我会给你一匹骏马,比夜更黑暗,比风更迅捷。我会给你一把利剑,它比光更锋利,比月更耀眼。但是这些不值一提的愿望,会让你付出高昂的代价。”
“什么代价?我一无所有。”
“你的鲜血。”
---佛罗伦萨·德兰诺伊,《传说与故事》

之一,银河风云
雅汶战役前2年
希夫·帕尔帕廷皇帝的目光威严无比且充满了炽热感,在这目光扫视下的,是站在他面前的即将被他册封为银河帝国元帅的十二位制服笔挺的将军,他们站立许久的身躯在不让人察觉般的微微在颤抖。
达内塔·皮塔,他知道,在早已得到即将晋升海军元帅命令之后,他的心脏仍在为这至高荣誉而剧烈跳动。
在成为银河帝国第一批元帅之后,达内特将继续进行他毕生认为最为伟大的事业,那让他万分着迷的帝国新秩序的未来。
达内特并不知道的是,他早已被黑暗所笼罩,也即将随着元帅头衔的加成而被黑暗所吞噬。
图1达内特·皮塔
图1Pitta.jpg

雅汶战役后3年
被黑暗之力驱使的达内塔·皮塔指挥他的海军在银河系散播着黑暗和恐怖。
达内塔自己亲自带着他的三艘帝国监狱船和他狂热的手下,到处忙于对光明的铲除,他们的手上,沾满了无数无辜的银河系人民的鲜血。
雅汶战役后4年
黑暗被光明撕裂的结果并没有使达内塔·皮塔警醒,达内塔控制了科瑞里安星域,这个星域原本宁静平和,阳光明媚,但是达内塔的到来使得这里笼罩上了黑暗,天空被阴云覆盖,达内塔的憎恨在这里散播,民众们被清洗屠杀的恐惧支配,毁灭的气息充斥了这片星域。
雅汶战役后6年
特拉勒斯之战的提前到来,令沉浸在与同堂授帅的约瑟夫·格鲁吉尔元帅的前期争夺科瑞里安星域的战斗胜利中的达内特深感不安。
同样在银河系散播着黑暗的约瑟夫元帅不能接受其称帝事业的失败,在登上了他的旗舰之后,约瑟夫元帅全速向达内特的旗舰撞去。
两位代表着银河系黑暗阴云的元帅,在接下来发生的爆炸中一同湮灭。
达内塔·皮塔,结束了他黑暗的旅程,被同样进行着黑暗旅程的黑暗所毁灭。


之二,幸福时光
即将归乡的激动之情使得她那沾满尘土的靴子更加快速地摆动向前,十年的离乡再翻过一座山坳就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这是一位风尘仆仆的年轻女子,金色长发简单地马尾在脑后,在她湖蓝色的眸子旁正有一滴汗水顺着那泛着红晕的脸庞滑落,她笔挺的鼻梁在倔强地抵抗着这一路的疲惫,微微翘起的嘴角旁一旋梨涡随着她走路的步伐一隐一现。
此时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的围巾刚好吸走了那刚好滑落的汗滴。
一阵冷风吹来,她的围巾后摆被冷风赶到了她红色的兜帽之中,这是典型的贤者的兜帽,尖尖帽顶的下方缀满了闪闪发亮的符文,就如这件连体兜帽之下缀满了符文的的红色披风一样闪亮。
这位行色匆匆红色披风的旅人,停下了脚步缩了一下脖子,抬手遮住快要落山的夕阳余晖,眺望了一眼山坳之后的家乡,冰冻之海的东海岸、萨沃尔荒原最西边的那片广袤针叶林,就要回家了。
图2达内塔
图2达内塔.jpg

@作者(xxxx)
她闭上了两道剑眉之下的眼睛,嘴角再次上扬,一旋梨涡绽放出青春满满的活力。
达内塔是她们家乡第一个外出游历的人,当一个名叫希拉丽雅的女贤者来到她那美丽的世外桃源般的家乡,达内塔第一次地感觉道她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的想法是多么的强烈。
刚刚过完十岁生日的达内塔几乎一直缠在希拉丽雅的身边,不停地提问,听她讲外面世界的奇妙。当希拉丽雅结束这里的探险之后,达内塔留给她父母和她的哥哥姐姐们了一封连写带画的信,就这样,在三天之后,她追上了希拉丽雅。
无奈的希拉丽雅只好把达内塔引荐到撒瑞圣所,或许天资聪颖的达内塔将注定在这座奥义圣所成为一位伟大的法师。
十年的学习和成长,并没有抵消掉回乡的迫切,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达内塔一到夜晚就回忆着家乡的那条河,和她的哥哥姐姐一起在河边嬉戏,拣起最美丽的鹅软石送给她最小的妹妹,达内塔还不断想起她们的木屋,当夕阳就要落下,母亲那清澈的充满美味食物味道的召唤声就会响起,当一家人围坐在要比达内塔年龄大几倍的长方木头餐桌前,父亲那慢悠悠带着严肃的啰嗦的餐前训导会再次鼓动着她的耳膜。
翻过那片山坳,我就回家了。

之三,阴云悲戚星月无光
她的父亲和母亲是是这古老村落里最杰出的猎人,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捕猎技能维持了这个笼罩在厚重针叶林里的世外桃源。祖先们留给他们的遗物只剩下两把闪闪发光的弩,在数代后人虔诚的目光礼注视下,一直供养在村落中央的祠堂里。
奇怪的是,一路行色匆匆的达内塔的脑海此时并没有被父母和家人的思念所填满,似乎是这两把一直萦绕在心间的弩填充满了她的脑海,这两把弩似乎比对家乡和家人的思念更有驱动达内塔脚步的力量。
虽然从小就想摸一下那两把弩,但是这两把弩应该有一个神奇的魔法结界在阻止着任何想靠近它的人,真是带劲啊!
十年的学习与成长,让达内塔收获了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她也遍翻撒瑞的经典文集意欲了解那两把弩的历史,虽然没有明确记载,达内塔还是推断,这应该是族人的远古奈非天祖先遗留下来的馈赠,也是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之一。
达内塔翻过了那片隔绝在她返乡路上最后的山坳,月光逐渐被阴云遮住了,星星似乎也躲藏了起来,达内塔的心情激动中突然夹杂了很多紧张。
图3手弩达内特之恨
图3手弩达内特之恨.jpg

浓浓的血腥味夹杂着腐臭味扑面而来。
……
对眼前的惨状、对家人命运的恐惧、对凶手的憎恨,对着发黑的血迹、对着满地的残肢、对着焦黑的尸骸以及断垣残壁,达内塔想大声喊叫,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塞在她的喉咙之中。
伴随着额头暴起的青筋,达内塔湖蓝色的眼眸逐渐变成黑色,虽然试图控制,但她的眼角还是流下了黑色的血,缓缓地顺着她白皙消逝青色渐浓的面颊挂出两道小溪。
达内塔终于吐出了堵塞在喉咙中的血,本应该带有余温的血,溅在她的手上却冰冷无比。
……
昔日热闹温暖的家乡,现在就如恐怖地狱的一角。族人的残躯四处皆是,还有被火焰吞噬犹如黑碳雕塑般惨状的,他们在痛苦挣扎,凶手们连婴儿也没有放过。
靠近村子中心的地方,还散落着许多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似乎不属于人类的躯体,如野兽般长着双角尖牙利齿的尸体,达内塔黑色的眼睛再次暴瞪,这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这些凶手。
……
在村落中心已经烧塌的祠堂断壁附近,凶手们层叠的尸体之下,达内塔发现了那两把闪着幽光的手弩,以及持有它的双臂和血肉模糊的上半身躯体。
达内塔直觉得胸口一闷,又一口血反涌到喉咙,这是她的父亲,那早已被鲜血浸透的两鬓,白发些多。

之四,起誓的猎魔人
跪坐在满是血污地面的达内塔几乎喘不过气来,嘴角的鲜血再次溢出,她的粉色围巾早已被染成了深红色。
达内特双手掩面,痛不欲生,重声抽泣,沉沦于她的悲愤之中。
一阵阵弩弦的嗡鸣声让达内特放下了双手,她的目光移到被已经死去的父亲但是仍然双手各自紧握的手弩上,这两把手弩随着达内特的感知嗡鸣声加剧了,但是四围嘈杂沉重的步伐声响和粗沉的喘气声盖过了嗡鸣声。
地狱的恶魔凶手们发现了生命仍然存活的气息。


“我的孩子,擎起手弩,我们的力量祝福你”
“拿起手弩,我的孩子,为我们报仇”
“去战斗吧,让我们安息”
“我的孩子,祖先的力量给予你”



图4先祖与我同在
图4先祖与我同在.jpg

达内特注视着父亲的遗体,双手探向父亲手臂的方向,拿起了那两把血污斑驳的手弩,当手弩被达内特双手握紧后,手弩手柄后突生的尖刺刺破了达内特的手掌,她的血顺着尖刺流进了手弩的机匣。
这不算什么,当刺痛过后,一阵带有力量感的颤抖从手弩的把柄处传导至达内特的臂膀然后到胸口,然后到她的心脏。
然后,是父亲手拿双弩与数不清的恶魔凶手战斗的画面,然后,远古的铭文顺着她的心脏传导至手弩,左手的手弩燃起了红色的烈焰,右手的手弩燃起了黑色的烈焰。
“感受我的愤怒吧”
     ……


家人和族人们已经安葬,在他们的坟冢前,是一排排被弩箭钉进的丑恶恶魔凶手们的头颅。
图5手弩达内特之仇
图5手弩达内特之仇.jpg


仇恨仍未消,我在你们的墓碑前起誓:
我族的复仇,将把弩箭钉进来自燃烧地狱的生物的头颅。
我族的复仇,誓要毁灭所有来自燃烧地狱的生物,所有的。




帖子:134841

符文:9903

2#
感谢这么详尽的故事,暴雪应该感谢霸气总
发表于 2020-11-17 12:47:2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21056

符文:1776

3#
好多前的赛季,带人70层大秘境,双弩忘记切回杨弓,位移真爽,就是打不动怪
发表于 2020-11-17 13:35:3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