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楼主: 子酉

帖子:80

符文:10

16#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2 16:57 编辑

第十章  圣堂骑士

此时大教堂,无数的怪物向涅法雷姆们前赴后继地扑了过来,大家一路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
突然,涅法雷姆看到眼前的一群身穿黄衣的神秘教徒正进行着什么仪式。
“奇怪,这个教堂里怎么还有人类?”武僧疑惑地说道。
“哼,这种邪恶的法阵。”博学的魔法师立刻辨别出这群教徒的来历,“是臭名昭著的真神教恶魔召唤仪式,这群家伙跟恶魔是一伙的。”
“等等。”野蛮人突然发现了什么,“你们看到么?仪式的中心好像有个luo体的家伙。”
魔法师厌恶地说道:“他是用以召唤恶魔的祭品。”
“我们应该去救他啊,他马上就要死了!”武僧不由得大惊失色道。
巫医抓了抓脑袋:“可是,我们不知道他是敌是友,说不定他是自愿献祭的呢?你看那个人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圣jiao军也插嘴道:“那我们偷偷从旁边溜过去好了。”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猎魔人沉默着,走上去砰砰几箭直接消灭了半数的邪jiao徒。
其他涅法雷姆大惊:“你在干什么!”
猎魔人冷冷地说道:“他们挡路了。”
仪式被破坏,中间那名男子似乎清醒了过来。他大吼一声扑过去,把剩下几个没有断气的教徒彻底消灭。
事毕后,男子走到涅法雷姆身边行了一个礼,感激道:“我叫寇马可,圣堂骑士的一员,感谢各位的救命之恩…...”

圣堂骑士——寇马可

圣堂骑士——寇马可
圣堂骑士——寇马可
猎魔人斜眼看着他:“你挡着我的路了。”
其他人赶忙把寇马可拉到一边,敬畏地看着猎魔人da步流星笔直地往前走去。
寇马可显然对这一批涅法雷姆团体很感兴趣,一路上喋喋不休。不停地问东问西,看到敌人还大惊小怪。除了涵养比较深的武僧之外,所有人都有点厌烦他了。
圣堂骑士对圣jiao军这个萨卡兰姆的另一分支相当感兴趣,不停地打听着圣jiao军各种情况。最后当他问到想成为圣jiao军需要什么条件时,乔终于受不了了,闷哼一声道:“你这样的人就不能成为圣jiao军。”
“为什么啊,我的信仰很坚定的?”
“因为你的话太多了。”
“可是你的话也很多啊,你的嘴巴一直在念叨着东西。”“可恶,那是我的律令。”圣jiao军气得面色发白,却拿这个脑子少根筋的大块头一点办法都没。
“喔,我还以为你挺自闭的,一直在自言自语。”
“…...”终于,圣jiao军放弃背诵律令,闭上了嘴巴。
魔法师在猎魔人耳边小声说道:“我们当初就应该把他留在那里的。”猎魔人不理会她,不过托寇马可的福,整个团队的行进速度都加快了许多,显然大家都想尽快完成这场旅途。

注:律令,圣jiao军浑身散发出英勇果敢与牺牲奉献的精神,再次强调了他们所捍卫的真实。当圣jiao军诵读律令时,可以暂时使他们身上灌注的能量爆发,也可以产生长时间的强化效果,帮助圣jiao军及周围的伙伴提高战斗力,只要有圣jiao军活着,律令便能一直发挥效果。

发表于 2021-4-22 16:46:46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17#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2 17:04 编辑

第十一章  大战狂君

经历了与各种怪物的一番血战之后,涅法雷姆们来到了大教堂的最底层。
在骷髅王墓穴的门外,圣jiao军突然想起什么,担忧地说:“如果我们把王冠给骷髅王带上,接下来我们战斗的时候万一把王冠损毁了怎么办?”
听到这话,其他人也站住不知所措,所有人都不舍得这个绝世珍宝毁于战斗之中。
魔法师沉思了片刻,立刻想到一个主意:“没关系,我用魔法造个假的出来,戴在骷髅王头上就行了。”
所有人都被魔法师的机智感动了,纷纷称赞,只有武僧有点担忧:“不会被认出来吧。”
“不会,骷髅懂啥真的假的。”魔法师念动魔法,一个王冠逐渐在手中成型。
“你这啥啊,太丑了吧,还有尖都歪了,上面的宝石呢?”一旁的野蛮人不停地嘟嘟囔囔,魔法师听得火起,伸手招了一片暴风雪降在野蛮人头上,野蛮人顿时闭上了嘴。
最后,一个歪歪斜斜的王冠终于被制作出来,大家都在大皱眉头,只有魔法师自己得意洋洋,不停地端详着自己的杰作。
一行人来到骷髅王的王座前,野蛮人自告奋勇地去给坐在王座上的李奥瑞克尸体带上王冠。
只见野蛮人拿着真正的王冠在骷髅王面前转悠了一下,口中念念叨叨:“李奥瑞克,看好了啊,这是你的王冠喔。”
然后野蛮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真王冠揣进怀里,把假王冠戴到了骷髅王头上。
顿时间一股死亡气息从骷髅王身上蔓延开来,野蛮人急忙后退。戴上王冠的骷髅王被唤醒,站起身来,浑身散发着邪恶的火焰。
骷髅王直接向野蛮人扑来,野蛮人吓了一跳,赶快格挡。但是骷髅王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力大无穷,野蛮人根本抵挡不住。
见情势不妙,各位涅法雷姆各施绝招,可是依然无法抵挡骷髅王。
野蛮人见打不过,急忙一个打滚躲向旁边。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骷髅王无视其他人,一直追着野蛮人。
危急时刻,野蛮人灵光一现,意识到这一切肯定与自己身上带的王冠有关。

骷髅王——李奥瑞克

骷髅王——李奥瑞克
骷髅王——李奥瑞克
野蛮人在匆匆逃命中扭头一看,圣jiao军就在自己身边。他掏出王冠就往圣jiao军怀里扔,果然,骷髅王立刻向圣jiao军奔去。
圣jiao军反应神速,见状赶紧一边奋起神力将手中烫手的王冠往远处的武僧那儿一扔,一边高呼“保护好王冠!”随后扭头就跑。
武僧还没反应过来,王冠就恰好扔到自己光溜溜的头上,结果骷髅王好像更加愤怒了。
骷髅王瞬间一闪就来到了武僧身边,挥起大锤一棒将武僧打飞。幸亏武僧及时用内力保护自己,没被一击毙命。武僧心中暗暗叫苦,往四周看去,野蛮人圣jiao军都躲的远远的,猎魔人和巫医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只有魔法师还在原地念着咒语。
武僧借着骷髅王的一击之势来到魔法师身边,想让她帮自己抵挡一下骷髅王。谁知道一瞬间魔法师也不见了,原来这只是个分身的影子。
远处的骷髅王眼看就要再次扑过来,这时武僧看到圣堂骑士寇马克恰好就站在自己与骷髅王的中间。武僧连说话也不及,一把将王冠朝寇马克处扔去。
寇马克见势不妙,也不接王冠,就地一趴装死。结果王冠不偏不倚地飞向骷髅王,骷髅王伸手接过,扯掉头上的假王冠,带上真正的王冠。
发表于 2021-4-22 16:58:14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18#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3 09:21 编辑

第十二章  神秘来客

出乎众人的意料,带上王冠的骷髅王竟然安静了许多,力量也大为削弱。
野蛮人顿时兴奋起来,抄起大斧就奔向骷髅王大吼道:“看老子替天行道消灭你。”
一旁的其他涅法雷姆也趁机落井下石,各种技能如下雨般朝着骷髅王身上乱丢。
圣jiao军一边狂抽着骷髅王一边高喊道:“各位小心,别打到他的头了!哎哎,野蛮人,收起你的先祖之锤,攻他下盘!”
一番狂风骤雨之后,骷髅王终于倒下了。野蛮人高高兴兴地走上前去,正欲拿下骷髅王的王冠作为战利品时,骷髅王却突然暴起,挥舞起手中大锤向野蛮人砸去。
突发变故,各位都惊呆了,就在这时一个黑洞在骷髅王头顶凭空出现。
黑洞强大的牵引力之下,骷髅王被撕得粉碎然后吸了进去。
野蛮人正在发呆,看到这种情况半天没反应过来,随后他对着魔法师大吼道:“你在干什么,我已经展开了盾墙,挨这一下子又不算什么,王冠呢?被你吸到哪里去了?”
魔法师耸了耸肩说道:“我又不知道,这不是急着保护你么。被黑洞吸走的东西全都到异空间了,不可能找的回来的。”
虽然击杀了骷髅王,但损失了王冠。众人遭此打击一个个垂头丧气,突然,眼前骷髅王的王座下有一个密门打开。
也许这里就是骷髅王的宝库!涅法雷姆们想到了李奥瑞克的财宝,顿时又兴奋起来,争先恐后挤进了密道。
走在魔法师背后的猎魔人突然看到魔法师手中金光一闪而过,魔法师回头笑着向她眨了眨眼睛。她抿了抿嘴巴,最后什么也没说。

陨落流星

陨落流星
陨落流星
众人下到密室处,四周都散发着蓝色的神圣光芒,地底深处浓郁的神圣力量几乎凝结成为实质。
魔法师沉吟道:“看来陨落的流星就掉在这里,我们这次收获不小啊。”
密道并不长,很快就抵达了底部。野蛮人率先抵达陨坑处,看到陨坑内躺着的东西,惊呼道:“天哪,这块陨石长的好像个人啊!”
魔法师白了他一眼:“白chi,这本来就是个人。”野蛮人搔了搔脑袋,疑惑道:“人怎么会从天空掉下来呢?而且看样子还没摔死。”
“我怎么知道,先不管了,快找宝藏。”众人回想起自己的目的,赶快四散寻找起来。
过了一会,几人又围到陨坑边,野蛮人怒吼道:“这里什么都没有!肯定被这个奇怪的家伙给私吞了,不行我要弄死他。”
武僧连忙阻挠:“别这样,这个人从天而降说不定有什么使命,我们还是先救他吧。”
圣jiao军也插嘴道:“是的,我们把他救回去之后逼问他,一定能得到宝藏的下落。”
在众人的安抚之下,野蛮人才气哼哼地跳下陨坑,毫不客气地把神秘人甩到自己肩膀上,接着一行人传送回镇上。
发表于 2021-4-23 09:16:22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2661

符文:290

19#
子酉 发表于 2021-4-22 16:58
第十一章  大战狂君
经历了与各种怪物的一番血战之后,涅法雷姆们来到了大教堂的最底层。在骷髅王墓穴的门 ...

哈哈哈,这层笑死,为涅法雷姆们虚假的战友情干杯
发表于 2021-4-23 09:19:2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美国

帖子:80

符文:10

20#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3 16:09 编辑

第十四章  沉没神殿

圣jiao军驾马在满是怪物的荒野上狂奔,出乎他意料的是,野蛮人凭借着双腿的狂奔,竟能跟上疾驰的骏马。
路上偶尔有怪物试图阻挡二人,但在他们的横冲直撞下,一个个全部变成碎片在空中飞舞。
终于,怪物结成了一堵墙,挡住了二人的去路。他们慢慢地停了下来,满不在乎地掏出了武器。
野蛮人挥舞着两把大斧,看着眼前的羊头人da军,轻蔑地笑道:“土鸡瓦狗。”荒野上的怪物与之前的僵尸大不相同,这些羊头人智商明显高了许多,竟然会布兵排阵阻挡涅法雷姆。
羊头人祭司高呼着咒语,顿时士兵们双眼通红,呼哧哧地喷着白气。这批疯狂的士兵不惧生死地冲向野蛮人和圣jiao军。一时间,战局竟陷入胶着。

愤怒之心——野蛮人

愤怒之心——野蛮人
愤怒之心——野蛮人
羊头人士兵如潮水般向二人卷来,他们前赴后继,倒下一个,有更多的怪物冲上来。
野蛮人挥舞着巨斧旋风般地在大军中杀进杀出,身上沾满了血迹,不知是敌人还是自己的。
见普通士兵无法抵挡这杀人机器,祭司挥舞起法杖,一队掷矛兵冲了过来。他们将身体扭曲成弓形,随后手中长矛如同飞箭一般像二人射去。
圣jiao军立刻把自己的身体躲在巨大的盾牌下面,chang矛打在巨盾上,如同擂鼓一般。当他看向野蛮人的时候,暗叫不好。此时野蛮人浑身cha满了数十根长矛,如同一座大山般屹立在原地。

不灭之盾——圣教军

不灭之盾——圣教军
愤怒之心——野蛮人
野蛮人一把将身上的长矛拔掉,血液激射而出。他喘着粗气,身上的皮肤逐渐发红。
一声怒吼如同霹雳一般响起,野蛮人身旁的几个怪物竟被震得心肝胆裂而死。野蛮人身上的毛发渐渐地飞舞起来,身上的肌肉也如气球般膨胀。
又是一声怒吼,野蛮人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他的身躯也拔高了一米多。
“狂暴者!”圣jiao军立刻认了出来,这是野蛮人特殊的技能,狂化,能够立刻提升其战斗力。
圣jiao军立刻躲得远远的,以防被野蛮人波及。他的决定是明智的,野蛮人的身边凭空卷起一阵风暴,羊头人da军怪叫着被卷上天,当落地的时候,已经变成一片片尸块,这是野蛮人挥舞武器卷起的剑刃风暴!羊头人祭司怪叫着,试图再次召唤士兵,圣jiao军怒吼一声:“去死吧!”随后手中的链锤向祭司丢过去,将他砸成一摊肉泥。
祭司已死,羊头人da军立刻作鸟兽散,杀红眼的野蛮人追上去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终于,野蛮人恢复了平静,大口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地上。
圣jiao军走上前去,伸出手,却被野蛮人一把打开:“滚开,老子自己能站起来!”说完野蛮人用力撑着站起身,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前行。
路上二人顺手解救了一位饱受逼婚困扰名叫林登的盗贼,本来圣jiao军不想带上这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家伙,但是野蛮人一听到这个盗贼对财宝有天生的嗅觉,立刻两眼放光地请盗贼与自己同行。林登经常来神殿顺手牵羊,听说涅法雷姆们要去神殿,立刻自告奋勇地为他们带路。
在盗贼的带领下,大家抄近路很快来到了神殿。
刚进入神殿,一名涅法雷姆鬼魂被惊醒,见到来者也是涅法雷姆,那鬼魂似乎非常高兴。
鬼魂用浑厚低沉的声音说道:“涅法雷姆们,请听我说......”野蛮人不耐烦地打断道:“少废话,宝藏拿来。”
鬼魂一下子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宝藏?什么宝藏?”
圣jiao军也接腔道:“古代涅法雷姆都藏着一些宝藏的吧,你们死了还要这些宝藏殉葬,简直是暴殄天物,我们生者需要这些宝藏消灭恶魔,为了我们的伟大事业,请把宝藏献出来吧。”鬼魂喃喃道:“啊,我们哪来的宝藏,不过我们生前的装备倒是还在,你们要是需要的话,就去拿吧,不过,你们要消灭那些疯狂的魂灵,他们生前也都是涅法雷姆,力量极其强大......”鬼魂话还没说完,愕然发现两位涅法雷姆已经风一般冲进墓xue里。鬼魂担心二位有失赶忙跟了上去,谁知刚进去就发现,二者已经把发狂的涅法雷姆鬼魂如切菜削瓜般消灭。然后他们在墓xue里翻箱倒柜地找着宝藏:“呸,你们生前可真穷,这种破铜烂铁还当作宝贝带着。”
“欸,这块盾牌好像还不错,应该能卖点钱。”
良久,二人终于收拾完装备,背起大包小包准备离开时,才想起此时来的目的。二人回头问鬼魂道:“额,你看到过一把泛着蓝光的圣剑碎片么?”
发表于 2021-4-23 15:50:43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2661

符文:290

21#
催更催更
发表于 2021-4-25 10:56:5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美国

帖子:80

符文:10

22#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6 09:08 编辑

第十五章  剿灭怪物

此时的武僧和巫医二人组尚在荒原上游荡,武僧早已从眩惑妖术中清醒过来,眼看自己被巫医绑走,大呼倒霉。同时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比巫医晚死,免得被巫医做成巨尸,带着溜来溜去。
看着漫无边际的荒原,枯黄的野草在微风下飘荡。武僧不由得皱起眉头,回头问向巫医道:“这荒原这么大,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圣剑?”
巫医沉吟了片刻,阴恻恻地笑道:“这点小事,看我的吧。”
1.jpg
生死循环——巫医
说完,巫医从自己的裆部掏出大把的蛤蟆,蜘蛛。这些家伙见风就长,很快漫山遍野爬的都是各种小动物,看得武僧是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巫医吹了个口哨,这些家伙分散开去,很快便消失了踪迹。巫医笑道:“我们很快就有消息了,唉,你爬树上干嘛?”
武僧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和巫医继续前行,偶尔脚下发出吧唧一声响,武僧知道自己又踩到一只蛤蟆或是蜘蛛了,
突然,巫医警惕地站住,他挥手拦住武僧,低声道:“找到巢穴了,在离这不远的北方。”
武僧也猫下身子,小心翼翼地跟着巫医潜行到羊头人巢穴。
路上他们偶尔遇到几只落单的羊头人怪物,武僧只是几个瞬影打,他们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便被干掉。
有些意外的是,巢xue里的怪物并不是很多,武僧和巫医小心地推进,把怪物一个个消灭掉。他们还不知道此时羊头人的主力大军正在野外野蛮人展开大战。
终于,二人来到了巢xue深处。前方隐隐有神圣的蓝光照耀过来,武僧心中大喜,看来是找对了地方。突然,一只大的惊人的羊头人挥舞着斧子向涅法雷姆砍来,武僧急忙一个瞬闪躲开,而巫医则进入无形之地化作幽灵,斧子从巫医的影子上划过,但如同砍在空气上。
这羊头人头目实力惊人,一斧子劈在墙上,竟然令整个洞穴震动不已。
不能和这怪力硬拼!武僧双目圆瞪,立刻分析出对方战力。
巫医不敢怠慢,立刻召唤出大量的僵尸向羊头人扑去。可这羊头人尖啸一声,挥舞起斧头令僵尸变成空中飞舞的残肢碎片。
虽然这些僵尸前赴后继,源源不断。但是他们无法给羊头人带来任何一丝阻碍。
武僧突然闭上眼睛,深呼吸,随后浑身散发着金黄的火焰向羊头人冲去。见涅法雷姆冲了过来,羊头人怪笑着一斧子斩过去。
但武僧只是一闪,瞬间从羊头人眼前消失。羊头人正疑惑间,武僧从他的头部出现,照着他的后脑就是重重一脚。
这一脚令羊头人头昏眼花,差点跪倒在地。发狂的羊头人嘶吼一声,浑身毛发竖起,挥舞起斧子就在空中乱砍。斧子劈中了武僧,但这只是残影。武僧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整个巢xue里闪耀着无数的金光,墙壁、天花板、地面在武僧的跳跃下,出现了无数的坑洞。
羊头人不停地怒吼着,但他完全无法击中武僧,而自己却只能不断地被武僧殴打。

平衡之道——武僧

平衡之道——武僧
平衡之道——武僧
终于,武僧停了下来,双手合十站在羊头人的面前。羊头人见此良机,挥起斧头正欲攻击时,全身却如同软泥一般摊了下来。
原来,刚刚的攻击中,武僧已经将羊头人全身的关节给破坏了,此时他已成为一个废物。“传说中的梵罗达尼格斗术?果然名不虚传。”巫医怪笑着走上来,一把抓住羊头人,羊头人只是嗬嗬地叫着,随后便被僵尸拖到无形之地。
武僧扭过头不去看巫医的僵尸制作过程,独自走进洞穴深处,寻找圣剑碎片。
注:无形之地,巫医的族群,乌姆巴鲁人认为无形之地是死者的灵魂在离开庇护所之后的居住地。

发表于 2021-4-26 09:00:32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23#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6 09:28 编辑

第十六章  沃瑟姆村

与此同时猎魔人和魔法师已经乘舟抵达了沃瑟姆村,奇怪的是,路上没有看到一个村民的身影。
当二人来到路边时,看到通天的火光从村子的方向扬起,有人袭击了村落!涅法雷姆立刻加快脚步,赶往沃瑟姆村。
刚抵达村口,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村民的尸体。魔法师蹲下来检查尸体,疑惑道:“这些人好像是被砍杀的,村内还能感到魔法波动,不知道谁竟会向普通的村民下此狠手。”
猎魔人一言不发,黑暗的斗篷下,双眼如同火焰般闪亮。她握紧弓弩,大踏步地走进了村子。
一个身着黄衣的疯狂教徒手持匕首冲了出来,见到两位涅法雷姆便要上前袭击。魔法师还未来得及反应,那教徒的脑袋便被猎魔人用弓弩射中,脖子以上的东西如同西瓜般爆裂开来。
“这人好像是我们之前在大教堂遇到的真神教教徒!”魔法师惊异道,真神教的触角为何能够伸到这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猎魔人不在乎这些家伙的目的,她只需要将这些抛弃人性,作恶多端的恶魔送进地狱即可。伴随着猎魔人da踏步前进,一路上留下横七竖八的教徒尸体。二人一路杀到沃瑟姆村的中心,此时村子的火焰已经大到不可阻挡,而圣剑似乎还在某个房间内,无法取出。猎魔人皱了皱眉头,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办法。
魔法师突然神经质地笑了一声,说道:“就这点小火还想拦住我?太小看人了吧。”
1.jpg
无尽法力——魔法师
说完,魔法师念诵了一段长长的咒语。渐渐的,村子头顶凭空有乌云凝聚,一股寒风吹过,大片大片的暴风雪降落而下。
村子的火势立刻消减了不少,但四处依然有不少火苗。性急的魔法师眼睛都红了,用尽全身力量,召唤出一个巨大的龙卷风。
在龙卷风的横扫下,沃瑟姆村的火势直接被彻底消灭。
连续使出两次大型法术的魔法师大口喘着气,一边兀自嘴硬地说道:“哈,这点小事,用小拇指都能解决,哈哈。”
幸存的村民从躲藏点跑了过来,感谢着涅法雷姆们的帮助。魔法师对大家的吹捧很是受用,但猎魔人时刻记着本次的任务,她问起圣剑碎片所在地。村长立刻带着二人来到自己的屋子,自从发现碎片后,他立刻将这玩意藏匿起来,以防被坏人觊觎。可是没想到,消息不知为何泄露了,村子还是遭遇了灭顶之灾。刚进入房间,一个自称玛格达的魔女幻影出现。那幻影讥诮地嘲笑着涅法雷姆们最终只会给自己做嫁衣,随后便消失不见,而那圣剑碎片也神秘失踪了。原来真神教早已盯上了神秘人和他的圣剑,就在涅法雷姆们寻找圣剑碎片时,玛格达已经潜入了新崔斯特姆,一旦碎片集齐,就立刻全部卷走。

玛格达

玛格达
玛格达
猎魔人和魔法师同时心觉不妙,知道自己上当了。她们匆匆赶回到新崔,发现此时其他几位涅法雷姆已经先行返回,并将碎片给了凯恩,他在自己的小屋内准备复原圣剑。
野蛮人还在得意洋洋地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说道:“嘿嘿,看我们的收获,我就知道涅法雷姆的墓穴有好东西,还有最后我见到一个妖女的幻影,不过被我威猛的气势所折服,一下就跑了,哈哈......”猎魔人理也不理他们,径直前往凯恩的小屋,魔法师紧跟在她的身后,对着野蛮人翻了一个白眼:“傻瓜,我们被骗了,敌人已经来了。”
众人一听,顿时警戒起来,抓起武器就朝凯恩的小屋冲去。
注:真神教,原名三一神教,侍奉恶魔中三大罪恶之源的墨菲斯托、巴尔以及迪亚布罗,在三大罪恶之源被封印后,真神教逐渐没落,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玛格达,玛格妲的加入改变了真神教的命运,她暗杀了当时真神教的首领,取代了他们的位置,并将教派皈依于恶魔谎言之王彼列的麾下。“当我加入真神教的时候,它摇摇欲坠,几近崩溃边缘,当时的领袖在三大罪恶之源被封印之后无所事事。我说服了一个人帮我毒杀了当时全部的领袖,篡夺了地位,而她却在几年后离开了。但是我继续着,将真神教的荣耀奉献给比列之王。”——玛格达

发表于 2021-4-26 09:11:14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24#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8 08:59 编辑

第十七章 凯恩之死

凯恩的小屋被神秘的符印所禁锢,野蛮人愣愣地冲过去,却被一下击飞,掉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见到这个符印,魔法师大惊失色道:“这是魔族秘法,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焦急的涅法雷姆们围着区区一扇破旧的木门,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魔法师满头大汗地分析着咒文,希望能够快速找到解印的方法。
此时小屋内,莉亚、凯恩以及神秘人一行被玛格达用咒术所困。玛格达完全占据了上风,得意地大笑道:“凯恩,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现在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上,哈哈哈!”
随后玛格达的目光转向神秘人,大量了一番:“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天堂的哪个,但是你身上的神圣力量很精粹,如果将你腐化的话,或许能够再制造一位强大的魔神出来。”
“住手,你不能这么做。”莉亚嘶喊着,“你明明是人类,为什么要帮助恶魔?”
“小妮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玛格达一点也看不上莉亚,讥笑道,“恶魔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统治者,只有依附他们,未来才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 ”
凯恩摇了摇头:“你已经疯了,像你这种人我实在见得多了,觊觎恶魔的力量,最后却成为恶魔的棋子,真是悲剧。”
玛格达被凯恩的话所激怒,她冷笑着说:“凯恩,据传说你是人类最后的守望者,甚至有人说你根本死不掉。我倒想试试你是否真的会死。”说完,玛格达掏出匕首,想凯恩的胸口狠狠地刺了下去!
“不要!”眼看着凯恩倒在血泊里,莉亚尖叫一声。突然,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从莉亚的身体内爆发开来,房间内所有的家具、门窗都被冲击成了碎片。
“门开了!”涅法雷姆们惊喜道,立刻冲进小屋。
“可恶!”莉亚的这场爆发令玛格达措手不及,她匆匆带着神秘人传送离开,逃离此处。

最后的赫拉迪姆——迪卡·凯恩

最后的赫拉迪姆——迪卡·凯恩
最后的赫拉迪姆——迪卡·凯恩
“叔叔......”莉亚流着眼泪跪坐在凯恩的身边,他已经处于弥留之际,双眼失神地看着远方。凯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指着地上的圣剑碎片,武僧立刻会意地捡起碎片,放到凯恩的手边。
淡淡地幽光在凯恩的手边亮起,那些碎片竟然自行组合到了一起,发出耀眼的光芒!
“赫拉迪姆秘术......”魔法师喃喃自语道,但此时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赫,赫拉迪姆就交给你了......”凯恩拉住莉亚的手,艰难道,“一定要找到那个神秘人,他,他很重要......”说完,凯恩溘然长逝,这位最后的涅法雷姆也终于离开了人世。
一行人围坐在凯恩的尸体旁,莉亚还在不停地哭泣,气氛十分压抑。
凯恩死了,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按照他们最初的目的,找到陨落的流星,已经是达成了任务。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超大家最初的预料,玛格达此次痛下杀手更是令大家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要为凯恩报仇么?可对手是真神教,与那些没有智商的怪物可不一样,这个旅途可能充满了危险。莉亚也明白这些,因此请求各位大家为她报仇这句话实在实在无法说出口。
发表于 2021-4-28 08:57:36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25#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28 09:04 编辑

第十八章  征程再起

良久,野蛮人突然站起身来捏着拳头说道:“洒家的宝藏还在那个黑人身上呢,不找到他老子誓不罢休。”
大家惊异地看着野蛮人,猎魔人也冷哼了一声:“这里是个好的恶魔狩猎场,我要在这停留一段时间,直到消灭所有的恶魔。”
见二人表态,圣jiao军兴奋地站起身:“那我们就一起行动,击杀玛格达吧!”
“什么我们,要行动你自己行动。”魔法师白了一眼,瞪着圣jiao军说道。
“你,你不愿意为凯恩复仇?”魔法师的行径让大家大吃一惊,缺少这个强大战力,复仇难度将大幅增加。
“我愿意啊,但我凭什么要听圣jiao军的发号施令。”魔法师的小脾气让大家苦笑不得。武僧只好打了个哈哈,笑道:“那我们举手表决吧,愿意去击杀玛格达复仇的请举手。”
所有人同时举起了手,包括莉亚,她看着大家,眼泪忍不住再次流出:“谢,谢谢大家......”
涅法雷姆一行再启征程,浩浩荡荡地向玛格达的藏身之处赶去。
此时远在沃瑟姆村北方的蜘蛛洞内,一个女人居然无惧四处爬行的凶恶蜘蛛在里面慢慢行走着。突然几只大得惊人的蜘蛛猛地向她扑来,然而还没到身边五步远,蜘蛛就化作一滩脓水。
“看来我几天没来,你们连自己的主人都忘了是谁了。”女人冷笑道。这时洞穴深处传来一声可怕的嘶吼声,所有的蜘蛛都瞬间消退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未出现过。女子看向深处,笑道:原来当初的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

大蜘蛛

大蜘蛛
大蜘蛛
这个女子正是之前消失的铁匠妻子米拉,她过去曾在这个洞窟进行魔药炼制,并饲养了一只蜘蛛。后来米拉搬往新崔斯特姆的时候就把这个洞窟废弃了,不想数年过去,这里居然形成了一个魔窟,无数旅人在这里被捕杀,成为了蜘蛛的盘中餐。
米拉本想去深处看看蜘蛛,但她突然站住,歪头想了想,自语道:“还没与那批涅法雷姆打过照面,嗯,跟让小蜘蛛跟他们打个招呼也好。”
说完米拉带着冷酷的笑容消失在洞窟深处。
当涅法雷姆穿过沃瑟姆村来到蜘蛛洞时,巫医兴奋不已,在洞中四处寻找捕捉名贵品种的蜘蛛。
其他人不理会上蹿下跳的巫医,一路拨开黏乎乎的蛛网进入了洞穴深处。这个洞穴四通八达,到处都是令人恶心的蜘蛛粪便和四处乱窜的小蜘蛛,踩上去咯吱作响。四处经常能够见到厚厚的蜘蛛茧,里面包裹着的都是不幸的受害者。涅法雷姆试图救助他们,却发现大都已经来不及了。
在洞穴深处,他们发现竟然有一个女人被困在巨大的蜘蛛网上,这女子一脸惊恐的对他们喊道:“救救我,蛛后要来了!”
“蛛后?”正在各位疑惑间,头顶深不可测的巨洞中突然有几只长的惊人毛绒绒的腿伸出。只见黑影闪过,一只巨大的蜘蛛掉了下来。
发表于 2021-4-28 09:01:36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26#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30 09:20 编辑

第十九章  苦难刑房

如此巨大的蜘蛛!所有人都惊呆了。那黑色蜘蛛腿上的纤毛都有小孩的手臂那么长,整个巨大山洞,蛛后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大小。
野蛮人惊呼道:“巫医,都怪你,把人家儿子抓走这么多,结果老娘出来报仇了,你负责去把它干掉。”
巫医一边避开蜘蛛的扑击一边针锋相对:“蜘蛛大姐,我错了,这个野蛮人你就献给你吃了吧,虽然皮糙肉厚,但是嚼起来筋道。”
就在众人戏耍调笑之间,大蜘蛛被轻易地肢解了,原来这蜘蛛虽然庞大,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个恐怖的噩梦。但对于这些人类精英,见多识广的涅法雷姆来说,不过就是个一脚踩死的小蜘蛛而已。
巫医收集着蛛后身上的器官和毒素,其他人则去解救困在蛛网上的女子。女子被救下之后一脸感激地向各位道谢,听闻大家正在寻找真神教的老巢,玛格达的藏身处之时,她热情地为大家指引了前往刑房的道路。
原来真神教已经占据了李奥瑞克臭名昭著的刑房,并改造成自己的据点。借助那些刑具以及冤死的恶灵,召唤出自己的恶魔地狱。

苦难刑房

苦难刑房
苦难刑房
看着涅法雷姆远去的背影,女子解除幻化,她竟然就是之前的米拉。
米拉沉吟道:“看来这些涅法雷姆还是有点本事的,应该不会在玛格达那里吃到什么亏,我就不用暗中帮忙了,海德格多虑了。那我就先去卡尔蒂姆那里去找‘老朋友’好了。”
涅法雷姆一路消灭着被真神教召唤而来的恶魔,抵达了苦难刑房。刚来到这里,众人就明显感受到刑房深处传来了巨大的邪恶力量。
这份邪恶力量众人之前从未遇到过,即便是骷髅王李奥瑞克也不足这份力量的十分之一。涅法雷姆们面面相觑,就连狂妄自大的魔法师都闭上了嘴巴。
停留了一会,猎魔人da踏步走进去,其他人匆匆跟上。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进入刑房,谁都没注意到,他们背后的空中一只眼球正盯着他们走入无尽深渊。
玛格达用魔法看到众人来到刑房,冷笑道:“自己送上门来的家伙们,这里就是你们的墓xue。”
说完,她走进一个满是血液尸体的房间,地上躺着一具巨大的尸体,玛格达施展邪恶法术,低吟道:“被英雄击杀的恐怖凶灵,你的死敌已经踏入你的领地,复活起来,撕碎他们,吃掉他们吧。”
顿时一股巨大的火焰从地底升起,那具尸体居然站起身来,双眼透露出饥渴的凶光,浑身散发着凶暴的气焰。玛格达冷笑着,随即消失了踪迹。

注:刑房,在李奥瑞克王发狂的后期,认为所有人都在与自己作对。他建立了大量的刑房和牢狱,无数无辜的人在此丢了性命,就连王后也被斩首。
发表于 2021-4-30 09:13:10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27#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4-30 09:41 编辑

第二十章  净化恶灵

刑房内充斥着恐怖与血腥的刑具,这是黑狂君李奥瑞克王在世时用于威压统治自己子民的道具。即便刑具上的血液早已凝固,但是那些痛苦与黑暗依然存留其中。
无数冤魂被困于此处无法超生,这些饱受折磨而死的亡灵们已然疯狂,向贸然踏入的生者发起了进攻。
这些恶灵给涅法雷姆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普通的物理攻击对他们没有效果,只有圣jiao军的圣光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伤害。
经此一役,圣jiao军总算扬眉吐气一番,他用圣光困住亡灵,随后残忍地将其淹没在圣光的照耀中。伴随着恶灵的哀嚎,其就此在世间消失不见。
众人一边净化着凶灵,一边慢慢向底层推进着。突然,一个浑身是血提着头的女亡灵出现在涅法雷姆的面前,拦住他们前进的道路。圣jiao军正欲攻击,被巫医一把拉住:“别急,我感觉这个亡灵不是凶灵,她好像有话要说。”
“救...救救...我...”大家隐隐听到亡灵说了这些话,剩余的便是无法理解的低语。圣jiao军不解地问大家:“你们听懂她说了什么吗?”
家都摇了摇头,只有巫医一边点头一边用奇怪的语言与亡灵交流。过了会,巫医长出一口气,解释道:“原来这个亡灵是李奥瑞克的妻子,艾席拉王后。”

陷入疯狂的李奥瑞克王

陷入疯狂的李奥瑞克王
陷入疯狂的李奥瑞克王
疯狂的李奥瑞克王眼中,所有人都是敌人,即便是自己的妻子,艾席拉王后。
艾席拉王后被冤杀之后,成为亡灵徘徊在刑房,本来依照她圣洁与高贵的灵魂,完全可以离开这片地狱。但是刑房内还有许多疯狂的凶灵,这些凶灵如炸药桶一般随时可能爆发,给周围的百姓带来灭顶之灾。因此艾席拉放弃离去的机会,长久留存在这块黑暗之地上,抚慰那些发狂的灵魂。
听到艾席拉的经历,涅法雷姆们深为感动,野蛮人说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不过,你还有什么藏起来的财宝么,反正你也用不到了......”
经过协商,最后艾席拉将自己生前的珠宝给了涅法雷姆,而他们则负责清除所有发狂的恶灵。
得到报酬的涅法雷姆如同打了鸡血般疯狂厮杀,很快整层的恶灵被消灭得干干净净。这些盘踞在崔斯特姆的噩梦终于彻底消失在历史中。
来到刑房下层,武僧突然心有所感,回身对各位涅法雷姆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巫医严肃地说道:“有人打破了生死的平衡,呼唤出非常可怕的怪物,我们一定要小心。”
大家登时警惕起来,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向下的通道。
经历了一些险阻,众人来到一扇血淋林的大门前,门内异常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大家都不敢有下一步行动。
“你们这群胆小鬼,看我的!”魔法师嘲笑了各位一番,大踏步率先走了出去,推开这扇大门......大门刚刚推开,一团黑影扑面而来,竟是只巨大的钩子!魔法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瞬间拉扯进去。众人da惊,急忙冲进房间,只见房间里小山高的巨人一手抓着秘法师,另一手举起把巨大的剁刀带起尖啸着撕裂空气的声音,向魔法师砸去。
“是屠夫恶魔!”大家救援不及,不忍心地闭上眼睛,野蛮人不禁哀嚎道:“哎哟,魔法师你这小身板,这一下就要成为肉酱了。”

发表于 2021-4-30 09:22:31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2661

符文:290

28#
楼主啥时候更新
发表于 2021-5-3 11:11:4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美国

帖子:80

符文:10

29#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5-3 23:40 编辑

第二十一章  血战屠夫

过了一会,大家仍然没有听到魔法师的惨叫声。巫医疑惑道:“莫非魔法师一下就被砸死了?愿她没有承受过多的痛苦,早日抵达无形之地......”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屠夫般的怪物剁刀劈下去的那个“魔法师”如水银般缓缓溶解了。屠夫也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肉,新鲜的肉!——屠夫恶魔

肉,新鲜的肉!——屠夫恶魔
肉,新鲜的肉!——屠夫恶魔
一阵光闪过,魔法师瞬间出现在房间的角落,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她使用幻象替身避过了屠夫的致命一击,但刚开始屠夫的钩子在魔法师肩膀上还是留下来一个巨大的创口。魔法师脸色苍白,血不停地滴答滴答洒落在地上。
魔法师看向伤口,疯狂地尖叫起来。遭此重创,高傲的魔法师又羞又惧,几乎暴走,顿时空气中的魔法元素都动荡起来。刹那间,火焰包裹着闪电化作滚滚洪流席卷整个刑房,无数魔法张牙舞爪地扑向屠夫。
在这种疯狂的攻势下,涅法雷姆们纷纷躲避,怕自己也成了魔法师暴走之下的牺牲品。
长达几分钟的疯狂,魔法师终于喘了一口气,停了下来。她得意地看着陷入火海的屠夫,喘着粗气冷笑道:“哼,就你......”
然而此时一只巨手从火焰中穿了出来,屠夫竟然毫发无伤!那怪物如火车般瞬间冲向魔法师,而魔法师已经用尽了力量,只能眼睁睁地坐以待毙。
“不好!”众人见势不妙,再这样下去魔法师必定要葬身于此。
武僧率先一个瞬影冲了过去,将魔法师救了出来,他几个身影起落带着魔法师来到安全位置,并用内力为她疗伤。
其他人也纷纷冲上去,准备联手剿灭屠夫。顿时整个刑房里充斥着能量的碰撞,嘶吼声,以及鲜血。
圣jiao军站在前列,用厚重的盾牌抵挡着屠夫的钩子以及剁刀;巫医则召唤出僵尸大军,拖慢屠夫的冲锋步伐;而猎魔人则在阴影中不停地闪现,给予屠夫弱点致命的攻击;野蛮人则挥舞着大斧,跳到屠夫恶魔的后背上,疯狂攻击。
这屠夫恶魔皮糙肉厚,一时间所有人的攻击竟无法给他带来真正的伤害,反而涅法雷姆们陷入巨大危ji,险象环生。
一口鲜血吐出,圣jiao军被屠夫击飞,摔落在房间的角落,生死不明。
紧接着,屠夫狂吼一声,地表喷出炽烈的火焰,这时,涅法雷姆将面临全灭的危险。
大家正在被炙烤当中,凭空一阵暴风雪席卷而出,火势顿时被压了下来。众人da喜望去,只见魔法师威风凛凛地站着,伸手朝天,召唤来一大片乌云。魔法师能够参加战斗,大家长出一口气。圣jiao军也从角落里冲了出来,这一下冲击只不过给他带来了一点小小的伤害。
“给我一点时间!”魔法师大叫道,“我要使用绝招了,帮我挡住那恶魔!”听到魔法师的话,大家立刻精神振奋起来,用尽自己全力去帮助魔法师抵挡屠夫。

注:屠夫,20年前,屠夫就曾在地牢中出现,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在一个满是鲜血和受害者的房屋内被勇者艾丹击杀。如今,他被真神教的玛格达再次复活,并拥有了更强健的体魄和恐怖的力量。

发表于 2021-5-3 23:32:40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帖子:80

符文:10

30#
本帖最后由 子酉 于 2021-5-3 23:50 编辑

第二十二章  斩妖戮魔

“给我三十秒钟,不,二十秒!”魔法师一边快速念诵着咒语,一边尖叫道。
“还二十秒钟,老子马上就要嗝屁了!”浑身是伤的野蛮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暗骂道。
屠夫的皮肤开始变得通红,散发着恐怖的威压。他咆哮一声,挥舞起剁刀,一举将众人掀翻。
此时场上还能站着的只有野蛮人和圣jiao军了,武僧则在魔法师身边寸步不离地保护着她。
“布尔凯索赐我神力!”野蛮人狂呼道,登时,他凭空拔高了一米,浑身肌肉隆起,全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狂战士野蛮人狂吼着,竟丢掉斧子赤手空拳地和屠夫贴身肉搏了起来。
“哼哼哼,这招我也会。”圣jiao军得意地笑了,“见识下萨卡兰姆之力吧!”
圣jiao军浑身散发着炽热的圣光,竟也产生了类似野蛮人狂化的效果。他跟野蛮人两个三米多高的巨人,联手拦住了屠夫恶魔。
“你这招哪来的?是不是从我们部落偷学过去的?”野蛮人一边殴打着屠夫,一边吹胡子瞪眼看着圣jiao军说道。
圣jiao军闷哼一声:“谁偷学你们了,这是萨卡兰姆历代传下来的秘术,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圣jiao军的绝招。”
虽然很生气,但野蛮人拿圣jiao军一点办法都没,谁知道他这自古以来的秘术来自哪里,历史早已不能考据。
在二个疯子的联手攻击下,屠夫竟渐渐陷入颓势,他右手的剁刀也被野蛮人劈手夺下,毫不客气地成为了自己的武器。
魔法师附近的魔法力量越来越强,场上所与人只觉得汗毛竖了起来,空气中噼里啪啦的静电声响起。众人扭头望去,只见魔法师的力量竟然令附近的空间都发生了扭曲,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她面前。
就在野蛮人和圣jiao军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的时候,屠夫趁机狂吼一声,挥舞起钩子,向魔法师扔去。
“不好!”大事不妙,没想到这蠢笨的屠夫也能凭借着直觉攻击场上最危险的魔法师。但此时野蛮人和圣jiao军已经来不及阻止闪电般的钩子了。
武僧瞬间来到魔法师面前,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静地等着钩子挥击自己面前。
一声金属碰撞的巨响,武僧就如同铁塔一般屹立在那里,屠夫的钩子对他丝毫造成不了伤害。
“明镜止水。”武僧轻声吐出几句梵语,登时周围梵音四起,这种平和的声音与屠夫的残酷咆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魔法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天外来音。此时,魔法师已经凝聚成为一个纯粹能量的紫色实体,大家惊慌失措,纷纷逃离。开玩笑,这种精粹的能量,随时有可能爆炸,也只有魔法师这种疯子敢这么玩。

御法者——魔法师

御法者——魔法师
御法者——魔法师
魔法师轻轻抬了一下手,场内所有的涅法雷姆都被吹出门外,她盯着屠夫恶魔,轻笑一声:“破!”
巨大的爆炸声在刑房内回荡,涅法雷姆们差点被震晕过去,武僧大张着嘴巴,大声喊道:“你们...没事...吧...发生了...什么?”耳鸣声很久才过去,众人爬起身,摇晃着站着,相互扶持着走进屠夫刑房,看个究竟。
屠夫还屹立在那里,但仅剩下下半身。他的上半身被炸得彻底消失不见。房间内也一片狼藉,金属的栅栏如同喇叭般被炸开了花,墙壁,地板,天花板上满是屠夫被炸碎的血肉,就连那个不知杀害多少人的血腥钩子也被牢牢地钉在天花板上。野蛮人da喜,跳起身将钩子摘了下来,此次大战,收获了一把剁刀和一个钩子,他心满意足。“魔法师呢?”巫医一边呕着血一边问道,刚刚这场冲击对他的伤害最大。
“难道被炸得无影无踪了?”圣jiao军摇了摇头,“哎,真是惨痛,让我们记住魔法师的牺牲。”“牺牲你个头,快把我拉起来。”魔法师倒在屠夫的脚边,满身鲜血冷冷地说道。
“你还活着。”大家惊呼着冲了过去,将力量耗尽的魔法师扶了起来。
魔法师兀自嘴硬地说道:“这点小事算什么,再来十个屠夫,我也能轻松战胜。”
众人不理会自吹自擂的魔法师,各自疗伤,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发表于 2021-5-3 23:41:44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安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