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3077 - 回复: 7

帖子:755

符文:1308

发表于 2020-10-9 15:57: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气无双yong 于 2020-10-9 16:00 编辑

搬运的繁体,大家将就看PS,繁体大家应该也可以读懂吧
阿兹莫丹.gif


麥德維克鎮

Eric Sabol

I
一位士兵舉起火把,向前傾身瞇著眼睛檢視,皮衣咯吱作響。手上火把的火光讓整座果樹林裡的
陰影不停舞動,在樹叢間搖曳,彷彿那些黑影正四處滑動躲避星光。時值初秋,異常冷冽的強風從頭頂颳過,撼動樹葉及枝幹形成的樹冠,絞繩上的七具屍體也跟著緩緩搖晃。
一具老人的屍體沉沉掛在低矮老橡樹上,腳上沾滿血漬,士兵在腳邊徘徊好幾分鐘。火把的火光
讓屍體的瘦弱輪廓更加清楚,凸顯他骨瘦如柴的孱弱身形。碎裂成條的布塊拍打著屍體凹陷的胸口,在
衣服撕裂處,火光映照出衣服下的肝斑、傷口、斷裂血管,以及一個怪異的圖案。那位士兵伸長脖子張
望,隔著鐵護手,小心用兩指夾住布塊,瞇眼看向火光映照下的屍體。他斜著頭將火把拿近,沿著屍體
上一連串錯綜複雜的血紅傷痕,將布塊鬆脫的邊緣向下輕拉。那些傷痕割開老人胸口的皮膚,向下蔓延
到胸骨,直到腹部上方,而且─
「海利杰,」一個男子從林線上吼道。「別再幫屍體脫衣服了。」
那位士兵轉身向後,伸出火把將火光灑在林間的黑暗小徑。來者咧嘴笑著,雙手插在腰際,身穿
黑色盔甲,因此身形幾乎隱藏在陰暗樹叢中。他面帶微笑,搖擺走向那位士兵,露出兩排整齊的白齒,襯托臉上陰暗的深邃皺紋及濃密鬍渣,走到那位年輕士兵的身旁。
海利杰轉過身去,再次面對繩索上搖晃的屍體。「史崔文哲瘋了。」他說道,並再次拉開老人屍體的衣服,凝視屍體上半身的割傷。「你看到他對這位老兄做了什麼嗎?」
黑盔甲男子搖頭說道。「我沒看到,你也不該看到。別多管閒事,還記得嗎?我們不應該碰觸這些東西。」
「你覺得為什麼不行?」
「這不關我的事。」他咬著下唇,若有所思地抬頭望著那老人的屍體。「史崔文哲想把他們的血放乾。除非那個大人物下令,否則我們不能碰觸這些屍體,懂了嗎?」
海利杰心不在焉地點個頭,目光拂過那屍體潮濕慘白的屍肉。「他在這個可憐人的胸口及腹部刻上符號。」海利杰換手拿火把,繼續細看深究。
「他要讓這些屍體的血流光。史崔文哲堅持要讓這些屍體像葡萄乾一樣乾。」「你不覺得很詭異嗎?他竟然在屍體上刻符號?」
來者聳聳肩。「他率軍襲擊麥德維克,無故處死四個農夫、兩個酒吧女侍,還有一個產婆,這才更加詭異吧。」
海利杰的目光隨著傷口向下移動,一直到屍體腹部,然後他才開始猛拉老人的腰帶。「這個人不
是農夫。我猜他是個花商。」他用單手鬆開細繩腰帶,把破爛長褲拉低,看著割傷向兩條枯瘦的大腿蔓延。掛在粗枝上的絞繩吱嘎作響。
「看在老天的份上,海利杰。南費爾德有間妓院。快點完成巡邏工作,我招待你去那裡玩玩。如果你還有點良知,就把這可憐農夫的褲子穿回去吧。」
「是花商,」海利杰糾正他,同時拉起破爛的及膝長褲,將腰帶繫回去。「你覺得史崔凡哲也在其他屍體上刻了符號嗎?」
黑盔甲男子向樹上吐了口痰。「這就難說了。那個人有一大堆秘密。四天來我們已經殺了七個人,他還是沒作任何解釋。」
海利杰暫時停下動作,垂著眉毛沉思,然後突然轉身,快步走向果樹林深處。
「海利…」黑盔甲男子搖頭嘆氣,然後追著那位士兵走向樹林中央。「該死,海利杰,別多管閒事,記得嗎?」
隨著兩人腳步聲逐漸消失,海利杰手中火把的火光變成林間閃爍的微光,此時兩個孩子從暗處踉
蹌走出。黛莉雅跟伊斯丹特在小徑上徘徊,聽著士兵的談話聲,估算與他們的距離。然後黛莉雅把修枝剪插在腰帶裡,連忙走向在橡樹上搖搖晃晃、那名枯瘦老人的屍體。
「幫我注意四周。」她告訴伊斯丹特。「我來把他放下來。」那男孩用兩指壓著喉嚨,發出低沉哼聲表示贊同。
黛莉雅抽出修枝剪,用牙齒緊緊咬住剪刀。然後低身走過屍體下方,走向橡樹尋找可以上樹的地
方。伊斯丹特的視線不斷來回,一下看著遠處海利杰的火光,一下看著黛莉雅敏捷爬上橡樹頂端。她在橡樹枝幹上探索方向,沿著粗枝搖晃爬向絞繩的打結處。
在小徑盡頭,黑盔甲男子嘶啞的咯咯笑聲迴盪在果樹林裡。黛莉雅一手勾住樹枝,一手拿起嘴裡咬著的剪刀,然後伸向那段絞繩。她耐心切割,來回抽動刀
鋒,把絞繩割得左右搖晃,重量及擺動讓粗枝嘎嘎作響。剪刀割斷了第一股繩索。她繼續割著絞繩,絞
繩漸漸鬆開,下方垂掛的屍體也開始傾斜,她的動作慢慢加快。
伊斯丹特用兩指壓住喉結,發出低沉嗥叫。黛莉雅靜止不動。那男孩發出緊繃喉音,愴惶跑離小徑,躲進陰暗處。她聽到小徑上傳來海利杰的聲音,雖然還有一段距離,卻在不斷逼近。
「伊斯丹特!」她低聲說道,緊緊抓著樹枝。那男孩躲在陰暗處,毫無反應。她咬牙切齒地低吼
著,繼續割著那段絞繩。她眼角看到火把的光芒,火光穿透矮樹叢,映照在小徑上。她加大力道切割絞
繩,手臂肌肉開始感到灼熱疼痛,呼吸也變得急促困難。刀鋒將絞繩割得支離破碎,不再緊套著屍體。海利杰的腳步聲已經很接近了。她聽見海利杰靴子踩過落葉及石塊的聲響。他的飾釦隨著身體晃動發出
細微敲擊聲。她憤怒地與絞繩纏鬥,用修枝剪的冰冷刀鋒將繩股一一割斷,直到海利杰的聲音打破寧靜黑暗。
「那邊的傢伙。」他喊道,揮舞著手中火把。
黛莉雅小心地轉過頭,瞇眼看向火光後那士兵的輪廓。她的心臟猛烈撞擊胸腔。她想要回應,卻始終說不出話,只能默默地抓著樹枝,僵持好幾秒鐘。海利杰拖著腳步走來,左手放在劍鞘上。黛莉雅用力把話吞下,然後深呼吸保持鎮定。
小徑這一側的樹林非常茂密。如果她從樹枝上跳下,起身後立刻跑向小徑旁的樹林,她和伊斯丹
特也許能在那位士兵還來不及展開追捕前逃跑。可是如果她沒跳好─如果她失去平衡或扭傷腳踝…
她在腦海思索她的選擇,而海利杰的輪廓也漸漸靠近。她猶豫不決、不知所措,只是緊緊抓住樹
枝,看著那士兵不斷靠近橡樹底部。她一手緊握那把剪刀,另一隻手勾著樹枝,繃緊全身肌肉,準備縱
身一跳,可是海利杰仍然不斷逼近。海利杰走近時,黛莉雅能感受到他火把的熱度,然後黛莉雅瞥見小徑四十碼處有個矮小男子。他本來躲在果樹林的陰影處,而海利杰的火光讓他無所遁形。
「先生!」那名士兵吆喝道。「你不能來這裡。」
那位矮小男子不發一語,只是茫然地搖著頭,不停搓揉雙手,緊盯著掛在絞繩上的年輕女屍。海利杰再次吆喝,並稍微加快腳步。那男子指著那具女屍,哀傷地笑著,開口道:「那是我太太。」。海利杰小心走上前去,拍拍那男子的肩膀,溫和帶著對方從果樹林走向陰影之中。黛莉雅顫抖著吐了口氣,把指甲從樹枝中拔出,然後抓住較高處的枝幹,林風吹亂她的頭髮及衣
服。懸掛的老人屍體隨著微風旋轉,絞繩發出乾冷低吟。伊斯丹特從樹叢中搖晃走出,朝黛莉雅揮手,然後指著那具屍體。
「怎麼了?」她低聲問道。
那絞繩扭曲作響,最後啪地一聲斷裂,老人的屍體重重摔在地上。樹枝劇烈搖晃,黛莉雅一不注意就重重摔在屍體上。伊斯丹特把她扶起,讓她先平復呼吸,然後才抓著屍體兩腋,把屍體拖入樹叢。
黛莉雅把修枝剪插回腰帶,拍去衣服上的塵土,然後抬起老人的腳。「小心他的頭。」她說道,
然後兩個孩子一起把屍體拖進樹林,走向麥德維克。他們舉步維艱走過田野,兩人沉默不語。在這午夜時分,只有淙淙流水及刺耳鴉鳴陪伴著他們。


帖子:755

符文:1308

2#
本帖最后由 霸气无双yong 于 2020-10-9 16:00 编辑

II
黛莉雅脫掉祖父消瘦屍體上的破爛碎布。她從祖父的破衫撕下一塊碎布,沾水後輕輕擦去老人胸
口及臉上的塵土,清理佈滿祖父全身的割傷─那是一連串詭異符號,有人無情地將符號刻在他的屍體上─
清理完後她將冰冷的屍體拖進前臥房。此時第一道曙光光芒四射,在凌晨天空灑上色彩,黛莉雅把祖父推上床,將被單蓋到他滿是鬍渣的下巴,迅速親了祖父額頭一下,然後蹣跚走向農舍後方的小木屋。
她在小屋把修枝剪換成鏟子,然後朝鎮外的樹林出發─就是那片果樹林對面的樹林。她緩步走過曙光籠罩的田野,昨晚的盜屍行動讓她依舊一片茫然。不知為何,祖父留下的鏟子讓她看得出神。祖父擁
有這把鏟子數十年,可是這件東西與其說是農具,倒不如說是裝飾品。黑木把柄的雕飾出奇精細,向下螺旋環繞直到象牙鏟身的頂端。頂端狹窄、尖銳無比,蝕鏤著精緻的花朵及藤蔓圖樣。
這是一件讓人驚豔的工具。過去二十年來,黛莉雅從沒看過祖父使用它。
太陽從群山中升起的瞬間,黛莉雅發現了林中空地。她再度確認過尺寸─六呎長,四呎寬─然後把象牙鏟子插進土裡,從兩腳間挖出滿滿一鏟泥土。她花了一整個早上挖掘林地,動作小心翼翼,避免傷害到任何樹根或周遭植物,她把泥土慢慢鏟走,自己也漸漸深入祖父的墳中。
她在正午時分停下來休息,迅速爬出墳穴,幾根頭髮黏在她的額頭上,臉上及衣服上滿是泥土。
幾分鐘過去,她沉浸在林間涼爽的微風中,緩緩恢復體力,聽著鳥囀陷入沉思。這股靜謐感倏忽即逝。倉促的腳步啪噠響起,矮樹叢間短促的聲音讓她的胃開始糾結。她匆忙站起,舉起鏟子自我防
衛。她站在挖出的墳土上東張西望,掃視周圍樹林,尋找那聲音的來源,視線掃過任何搖曳的陰影及擺動的枝枒。
這時伊斯丹特跌跌撞撞走出樹叢。黛莉雅搖晃著向後退,在墓穴邊緣站穩腳步。
那男孩蹲下,發現自己的呼吸急促混亂,喉嚨不斷發出氣喘聲。黛莉雅把鏟子插進土裡,然後把手伸向他的肩膀。「怎麼了?」
他抬頭望向黛莉雅,胸口不斷起伏,並且指向西方的小鎮。另一隻手兩指壓在喉嚨上,發出一道低沉的悶哼聲。
伊斯丹特頭髮沾滿汗水,黛莉雅跪在他面前,看著他髮後的雙眼。「他們找到我祖父了嗎?」男孩並未回應。他呼氣喘息,顫抖的手指依然平平指向麥德維克。
黛莉雅一躍而起,衝進灌木叢裡,枝幹及藤蔓扯著她的頭髮及衣服。她蹣跚躲過岩石及樹根,一
面保持平衡,一面衝向小鎮,忘卻全身疲倦及肺部灼痛感。她從林線衝出,上氣不接下氣,拼命擺動四
肢。她跳過圍籬,跑過收割後的田野,身後揚起陣陣塵土。她低頭狂奔,雙臂不斷擺動,心跳聲隆隆作響。她跑過街道,躲避鎮民、推車、馬車及駝獸,一直到跑過祖父農舍前的轉角。
這條路上空無一人。孤獨的農舍靜靜坐落在路口。她如釋重負,彷彿有陣即時雨澆熄她的焦慮。黛莉雅的雙腳無力,直接癱倒在卵石路上。她就直接坐在路上,頭髮及淚水混在一起,氣喘吁吁。她精疲力盡,好不容易可以稍作休息,目光打量著那間農舍。
一片陰影突然橫過道路,那陰影又廣又大,讓黛莉雅以為是雲完全遮蔽了太陽。黛莉雅轉身ㄧ 看,她的胃部開始痛了起來。
史崔凡哲一臉陰森地走了過來。他是個身穿皇族華袍的魁梧男子,臉藏在兜帽漆黑的陰影之下,
只露出那輪廓分明的下巴,彷彿懸崖邊緣突怒偃蹇的石板。除了繫腰帶處,寬鬆長袍讓他顯得巨大無
比。那條皮製粗腰帶平滑光亮,黛莉雅覺得如果把它完全展開,應該會比她還高。包含海利杰及他的黑盔甲同袍在內的幾位士兵,從那位高大主教身後以扇形陣形散開,各個姿勢僵硬、面無表情。
史崔凡哲彎下腰,身體發出擠壓爆開的聲響,一隻手輕輕摟住黛莉雅的手臂。「小女孩,」他說
道,聲調聽起來若有所思,不甚耐煩,「你祖父在家嗎?」黛莉雅撥開眼前的髮絲。史崔凡哲炙熱的凝視讓她信心動搖,使盡力氣也只能搖頭回應。這無力
的反駁無法打斷對方的凝視,黛莉雅用顫抖的手指比向西方的森林。「他在果樹林裡。」她急促喊道。
「你把他留在那裡。」
「很聰明的回答,孩子,但這不是我要的答案。你祖父昨晚跑出去了。」他朝著農舍大門眨眼。
「可是死人應該行動極度不便。我懷疑他並未走遠。」他用兩指掐住黛莉雅沾滿泥土的袖子,緊盯著佈
滿她外衣及褲子上的凝固泥塊。他嘴巴一咧,擠出猙獰笑容。「你有看到他嗎?」
「應該沒有…」史崔凡哲朝著那農舍點頭。「我可以搜索一下嗎?」黛莉雅小心翼翼朝農舍走去,走出主教巨大的身影,開口道:「不可以」。
「真無禮!」他嘲笑道,從兜帽的陰暗處傳出低沉矯揉的咯咯笑聲。他轉過身去,對那群嚴守陣形的士兵低聲下令,士兵緩步走向農舍。史崔凡哲跟在後面,冷漠地走在小女孩身旁。
黛莉雅心頭湧上一股怒氣,讓她忍不住想說話。「這樣…」她吞吞吐吐道,「這樣是不對的!你
對這些人所做的事─你對我們所做的事─都是不對的!」
史崔凡哲叫眾人停下。他轉過頭來,從肩膀上看向黛莉雅。「羊群不需要知道牧羊人的動機。只需要放輕鬆休息。我們會淨化這個鄉村。」
黛莉雅心中越發覺得忐忑不安,也越發覺得憤怒,語氣參雜痛苦憎恨。「你錯了。」
那位巨人聳聳肩,喃喃說道:「小孩沒資格評論政事。」然後他向手下士兵揮手示意。空氣中充
斥著鋼環的嗡鳴聲,士兵湧向農舍,手舉利劍,挺直背脊,把大門從門樞上踢落。「搜尋衣櫥、徹查閣
樓,檢查小屋。那具屍體就在這裡。我要拿回屍體。」
部隊向前挺進,通過門廊。
「找血跡!」史崔凡哲在士兵身後大喊。「那個王八蛋還在滴血。快找出發黑發臭的血跡。」
黛莉雅留在街道上,聽著屋內陶器被摔毀,木板被擊碎。史崔凡哲雙手抱胸,站在草地上背對著陽光,身體不停搖晃著,看著他的人馬徹底搜查農舍。
汗珠滴進黛莉雅的雙眼,可是憤怒已讓她麻木,因此並未眨眼甩掉汗珠。鹽份刺痛雙眼,所見景
物變得模糊,可是她的焦點從未離開那動作緩慢、身穿厚重華袍的男子。那男子監督士兵摧毀她祖父的房子,她的房子。她聽著士兵搜查她充滿回憶的寶庫,那給予她慰藉的聖水盆─世上唯有這裡配作她的家園。她氣得渾身發抖。
她從路面撬起尖石,咬牙皺眉,打量史崔文哲的背部,緊抓尖石直到指節發白。她偷偷靠近史崔
文哲,眼睛緊盯著對方腰帶下方幾吋之處─那裡是這位巨人的尾椎。她快速移動,雖然踩在石路上的腳步
聲暴露行跡,可是史崔文哲從未轉身查看。當她距離一臂長的時候,黛莉雅將利石緊握手中舉起,並且瞄準她的攻擊目標。
可是就在她出擊前,海利杰蹣跚走出門廊,他的劍已收入劍鞘中,手指上佈滿割傷及碎片。「我們在那老頭的被單上發現血跡。」他說道。
那位主教的嘴微微張開。「血跡?」這個字眼從兜帽中喃喃傳出。「然後呢?」
海利杰避開史崔文哲的目光,反而盯著那巨人兩腳間的地面。「可是屋裡沒有屍體。我們確實搜
過每一個地方。」
黛莉雅皺起眉頭,放下手中尖石,搖搖晃晃地向後退去。史崔文哲沉默幾秒之後,轉身凝視那小
女孩,冷酷無情地瞪著黛莉雅,緊張氣氛持續了片刻,兜帽的陰影遮住他的表情,然後他用力吞了口氣,微微點頭。
「那好吧。」那主教喃喃說道,走過那小女孩身邊,急忙走向鎮上。
发表于 2020-10-9 15:58:3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189

符文:1194

3#
辛苦
发表于 2020-10-9 15:59:0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55

符文:1308

4#
III
最後幾位士兵終於離開了,黛莉雅身陷亂七八糟的衣物堆中,櫥櫃翻倒在她祖父那張空床的床腳
邊。她用沾滿塵土的髒汙被單包住自己,彷彿身在汙穢蟲繭之中。她痛哭失聲,把膝蓋彎曲緊靠身體,
淚眼矇矓打量殘破不堪的家。她在原地蜷曲好幾分鐘,不只一次去查看那張床,尋找那瘦弱老人的屍
體。床上還留著祖父屍體留下的狹長壓痕,還有乾掉的血跡及汙垢,唯獨屍體消失無蹤,彷彿狂風中煙消雲散。
一隻流浪貓在遠方鬼叫。
黛莉雅用骯髒被單拭去淚水,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她拖著腳步走過凌亂物品,來到窗前拉起窗
簾。溫暖陽光穿透窗戶灑進房內,照出房間內飛揚旋升的細微塵埃。她麻木地搖晃走向遠方角落的櫻桃木櫃,開始整平裡面被弄亂的衣物。此時她的心神凝滯不動,腦中思緒糾結難分,無聲無息、壓抑停
滯。她收拾著祖父的遺物─老舊的筆記本,幾枚她沒見過的古樸戒指。她將這些東西確實分類,收入牆邊的櫥櫃。
在房間的另一個角落,黛莉雅在皺成一團的長褲下找到老人破舊的日記。日記經過多年歲月,封
面暗沉起皺、粗糙不平,由幾條漸漸鬆散的細線繫著,維持著原本的形狀。內頁從書脊垂下,彷彿一百
條易碎發黃的舌頭。黛莉雅首次掀開那滿是皺摺的書皮,瞥向裡面凌亂潦草的字跡。那些字體似曾相
識,就像那老人身上的割痕,可是她無法辨讀─每一頁都謄滿凌亂的隨機字詞及符號,一直寫到書頁邊緣,而且幾乎整本日記都是如此。最後幾頁有一些近似花卉或簡單風景的塗鴉,可是都無法一目了然。
那隻流浪貓又在鬼叫了,就在門外的某處。黛莉雅聽到一種激烈低沉的刮嚓聲。她把日記放在櫥櫃旁的地板上,小心謹慎走過房間,把頭伸向走廊。
「有人嗎?」她喊道。
農舍陷入片刻死寂,然後門廳邊緣的廚房內又傳出那種激烈的貓叫聲。她一步步小心走向聲音來
源,直到走過轉角,進入空無一人的廚房,踏上那冰冷石磚。飾盤碎片散落一地,翻覆的餐桌被推到遠處牆邊。那焦慮的叫聲變得更大聲,更加低沉。那是人的叫聲。
黛莉雅氣喘吁吁地跑向儲藏室旁。桶子被打翻,米及馬鈴薯散落地上,黛莉雅把它們通通推開,
用手指勾住地板邊緣,拉起一塊方形鑲板。儲藏室的地板下有個坑洞,伊斯丹特就坐在那裡,男孩的大眼睛含著淚水仰望她。她祖父的屍體就壓在伊斯丹特身上。
她咧嘴笑道:「你被困住了嗎?」伊斯丹特低聲怒吼,從坑洞底部爬上去。屍體重重壓在伊斯丹
特身上,黛莉雅抓著伊斯丹特的手,用力把他拉出來。脫困後,他用袖子擦掉臉頰殘留的淚水。黛莉雅在坑洞上方徘徊一陣子,細看她祖父扭曲的屍體。
「他有沒有受傷?」她問道。那男孩兩眼一翻,聳聳肩,把臉上的頭髮撥開。她祖父垂著頭,樣
子十分難看,頸部彎曲,狹窄坑洞讓他的手臂扭曲。「雖然我討厭讓他這樣留在洞裡,但我想他在這裡會比其他地方安全。」
伊斯丹特哼了一聲,表示贊同。黛莉雅把鑲板放回去,擠過伊斯丹特走進廚房。「你要留下來看守嗎?」
他的眼神一黯,死命搖頭。
黛莉雅點頭道:「好吧。可是我們得把墓穴挖好。今晚就要完工。」她進入走廊,朝大門走去。
伊斯丹特輕聲咕噥著,尾隨在黛莉雅身後。他的腳步聲迴響在空蕩蕩的房子內。
发表于 2020-10-9 16:00:1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55

符文:1308

5#
IV
黛莉雅從墳穴中挖出另一鏟土,把土鏟到一旁,握鏟的手不停發抖。她的手臂很痛,撕裂劇痛如針般刺進她的脛部及腳踝。她的眼皮腫脹沉重,疲勞像鐵斗篷壓在身上,讓她渾身軟弱無力。向晚夕陽被烏雲遮去,周遭森林變得更加寒冷。
伊斯丹特在外圍把風,牙齒不斷打冷顫,眼瞼對抗著冷冽秋風。他連續好幾個小時盯著樹叢,注意是否有任何風吹草動。他悄悄沿著林線走著,把手臂舒適地塞在外衣底下。
在夜幕低垂以前,兩個孩子一句話都沒說。伊斯丹特的鞋子被樹根絆到,害得他向前摔倒,臉部擦過森林地面的枯葉及圓石。伊斯丹特把雙臂從外衣底下伸出來,手忙腳亂站起來。他的眼袋上滿是泥
土,他向下傾身,月光映照出那呆滯雙瞳中的痛苦疲憊。黛莉雅身在祖父墳穴的深處,一邊微笑,一邊把顫抖的手伸向她的同伴。伊斯丹特踉蹌走向黛莉雅,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從墳穴中拉出來。
黛莉雅把尖銳鏟子插進墳穴旁的土堆中,擁抱伊斯丹特,親吻那男孩髒污的臉頰。「謝謝你幫我,我願意做任何事回報你。」她說道,疲倦地欠身靠著伊斯丹特。「你先回家吧。去睡一下。」
伊斯丹特向後退去,拇指戳壓著喉嚨,發出不悅吼聲。
「沒關係的。」她向伊斯丹特再次保證。「我們這裡的工作完成了。墓穴夠深了。」她走到林線坐下,膝蓋緊靠身體抵禦寒風。
男孩打量她幾秒後,發出一聲低吼,可是幾乎消散在風中。
「我要坐個幾分鐘。」她說道,揮手要伊斯丹特離開。「你先走,明天見。」伊斯丹特聳肩後轉身,踏著沉重疲憊的步伐蹣跚走進黑暗中。
黛莉雅坐了好一陣子,四下無人,只有微風及輕柔的樹葉窸窣聲。她非常不舒服,根本睡不著,
但還是閉目養神,把頭後仰,靠著滿是粗糙紋路的橡樹樹幹。她四肢放鬆,不自覺地搓揉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她數著過了幾秒時間,讓自己平靜下來。在她數到上千秒後,一個聲音打斷她的思緒。「外頭冷死了,你可不能在這裡睡覺。」
黛莉雅的雙眼登時張開,一躍起身,然後轉身查看,視線掃過每棵樹,每個搖曳的陰影。她先看
到一道微笑,漆黑樹林中出現乾淨整齊的白齒。這名男子越來越近,身形也越來越清晰,距離變成一臂長時,他化成一道厚實的身影,身穿如夜空般漆黑的盔甲。
他是海利杰在果樹林的那位朋友。
「你在這裡做什麼?」她厲聲問道,膝蓋不停顫抖,難以承受自己的重量。
那個士兵走過她身邊,走動時盔甲發出輕微碰撞聲。那男子沉默地站在墓穴邊緣,雙手插在腰間,仔細查看這片空地。過了一會兒,他坐了下來,長嘆一聲後問道:「他是誰?那個老傢伙。」
黛莉雅不知所措,動彈不得,睜大雙眼盯著那男子的背部。
那男子轉過頭來,越過肩膀看著她,揚著眉毛問道:「史崔文哲尋找的那具屍體。他是誰?」他們四目交會,彼此的心跳都加快了幾下,然後黛莉雅開口道:「他是我祖父。」
「他的身份才沒這麼單純。我們浪費這麼多時間找他,他絕對不是普通人。」空地上一道強風呼嘯而過,樹冠在他們頭頂上搖動著。「聽說他是個農夫。」
「他是花商。」黛莉雅糾正對方。「他是鎮上的花商。」那個黑盔甲士兵緊盯著她,從陰暗處打量她。「還有呢?」
「他是個旅人。」
「是嗎?」
黛莉雅點點頭。「他還是個木匠。」她含著淚道,語帶哽咽。「他還會說故事、喜歡哈哈大笑,
愛護動物,每天都很早起床,而且─」
黛莉雅無以為繼,發抖著深吸一口氣。「而且他還是我唯一的親人。他是個好人,不應該落得這種下場。」
黑盔甲士兵再次轉過頭去,雙腳在墓穴邊緣擺盪。「好人啊。」他喃喃說道。他對著地上墓穴說
話,幾乎是在自言自語。「孩子,等你長大後,你就會發現我們的世界並非黑白分明,而是令人困惑、醜陋黯淡的灰色世界。在你看來,你覺得那善良的花商在這裡無故被吊死,而殺人兇手卻穿著皇家華袍發號施令。」他站起身面向黛莉雅,腳跟就在墳穴邊緣。「可是現實世界沒時間去分辨善惡,」他繼續說道。
「也不會在乎你我的看法。現實世界只在乎真理,而你的祖父─那位喜歡哈哈大笑、說故事的旅人,他死
的時候帶走滿腔的秘密。史崔文哲就是要來確保這些秘密不會外洩。」
「那就得把他吊死在果樹林,然後在屍體上刻符號?」
「別質疑穿華袍的權貴,以後你就會明白的。那些符號是保護網,一種安全措施,能讓你祖父黑暗的秘密留在陰影之中。出於陰影,歸於陰影。」
黛莉雅吞下喉嚨的一口氣。「你怎麼找到我的?」
「你離開農舍後我就跟蹤你。我本來希望你能帶我找到那具屍體。」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黛莉雅說道。
那男子臉上露出森白笑容。「我也感到很遺憾。」他說道。「因為你知道你祖父的屍體在哪裡,
所以我必須把你押去史崔文哲那裡。相信我,那樣對任何相關人士都不好。」他把手伸向黛莉雅。「來吧。我們快沒時間了。」
黛莉雅胸口緊縮,強烈恐懼感讓她暫時忘卻疲倦,她順勢抽出插在土中的精雕鏟子,用力一揮。鏟子利刃劃過那男子臉部,撕肉見骨。象牙利刃擊破顱骨,形成尖銳聲波,在整片空地迴盪。那位士兵翻身倒下,摔進空墓穴中。
发表于 2020-10-9 16:00:4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55

符文:1308

6#
V
在夜空之下,麥德維克四處亮起燈籠般的光芒。火舌四竄,垂死鎮民慘叫連連。幾十位武裝士兵
列隊走過街道、田野及農田,手持火把,利劍出鞘。史崔文哲的士兵砸破窗戶,打爛門廊,縱火燒屋,
絕望哀求聲及火焰爆裂聲瀰漫在冷冽夜風之中。鎮民像鼠輩般竄逃到街上,身穿燒焦睡衣,帶著孩子跟財物愴惶逃命,困惑不已。
在這片混亂之中,史崔文哲的聲音隆隆作響,就像狂鳴的號角蓋過混戰聲。「他們身上有傷疤!
尋找傷疤!」那位主教大聲吼道,鎮民如狂潮般沖過街道。「找出符文,用火焰淨化他們的屍體!如果他們還會流血,就表示還沒死!」黛莉雅壓低身體悄悄穿越田野,惡臭濃煙燻痛她的雙眼。她在地上爬行,避開小鎮,沿著外圍前
進,直到她看到祖父的農舍立在高大草叢後方。她使出最後一絲力氣衝向農舍,跑過斷裂的門廊。她飛
快跑過門廳,進入廚房後癱倒在地,不雅地攤開四肢,身旁都是盤子的碎片。她的雙腳凍僵了,無法保持平衡,所以她站不起來,只能緩緩爬進儲藏室。她下定決心要離開麥德維克,就算她不能走路,也要爬著帶祖父離開。
她推開翻覆的食物桶,從地上拿起鬆開的鑲板,凝視坑洞之中。腐臭味灼痛她的鼻孔,像一團魚鉤纏住她,讓她快要窒息。黛莉雅心中有股想哭的衝動,身體開始顫抖。
坑洞裡空無一物。謹慎的腳步聲在屋內迴響。
「伊斯丹特?」她呼喊道,可是沒人回應她。
她爬過儲藏室地板的破瓦殘礫,把盤子、磁磚及木頭碎片都推到一旁。黛莉雅爬過這堆碎片,尋
找夠大的刀子、叉子或盤子碎片,這樣她才能推開門廊上的雜物前進。可是當她看到廚房外走廊上的修枝剪,她停止尋找的動作,動也不動。
從手把到刀刃都是血跡斑斑。
火把的光火投射在牆上,身穿重甲的海利杰彎著腰,走到黛莉雅的視線之內,擋住火光,讓儲藏室門廊變得漆黑。他在火光中端詳黛莉雅一陣子,然後走回廚房大吼:「我找到她了!她在這裡。」
屋外某處隱約傳來嘈雜說話聲。海利杰伸出手,可是黛莉雅拖著身子向後縮,更加靠近那個空坑洞。「發生了什麼事?」她問道,努力擠出這些話,聲音既嘶啞又刺耳。
「我從沒見過這種事。」海利杰說道,雙眼渾圓,帶有憂色。「其他六具屍體也從果樹林消失了。」
「消失了?」
「不見了。消失無蹤。」
「那我祖父呢?」
有人在屋外大叫。海利杰的手指拂過劍柄。他的視線轉回黛莉雅身上,然後再次伸出手。「我們得走了。」
黛莉雅傻傻看著海利杰幾秒後,呼吸變得急促不平穩。「我站不起來。」海利杰走進來,把她從地上抱起。她的雙臂繞住海利杰的脖子,然後海利杰退出儲藏室,走進廚
房中。盤子及銀製餐具的碎片在這位年輕士兵的靴下嘎扎作響。當他們要進入走廊時,史崔文哲把粗糙的大手放在海利杰的胸甲上。
「放她下來。」那個巨人咆哮道,微微彎頭,頂著農舍屋頂。長袍正面沾上血跡,一耳流出一道細長的乾涸血跡。
海利杰猶豫一下。史崔文哲摑了海利杰一掌,把這位士兵打得退回廚房。黛莉雅從他懷裡摔到地
上,那身形龐大的主教默默走向黛莉雅,並把一隻手伸進長袍,從衣摺處抽出一把圓弧匕首。他的手指
就像就像五條枯瘦的蛇,緊緊纏繞劍柄,他身體前傾逼近黛莉雅,衣下脊椎及膝蓋發出急促尖銳的聲響。
他吐氣在黛莉雅臉上,感覺就像燃灰般熱燙。「在哪裡?」他低聲說道,「你的祖父在哪裡?」
她搖頭答道:「我…我不…」
史崔文哲斥責黛莉雅,用冰冷匕首劃過她的臉頰。黛莉雅臉部抽搐,淚珠在眼角打轉。「帶
路!」史崔文哲大吼道,一把抓住黛莉雅的衣服,硬是將她舉起。海利杰從房間的邊緣目睹這一切,嘴唇張開,毫無血色,看著那位主教拿匕首抵著黛莉雅的喉嚨。
那女孩張開嘴巴想說話,她扭動嘴唇,轉動舌頭,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會用你的鮮血澆灌你祖父的花。」史崔文哲嘶聲說道。「我要把這座村莊夷為平地。如果你
不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會把你記憶中的家園燒毀殆盡。」
「我─」匕首刺著她的喉嚨,黛莉雅退縮閃躲。她看到史崔文哲毫不退讓的冷酷凝視,發現他絕非
虛張聲勢─沒有任何伎倆或狡詐。可是也沒有任何仇恨。黛莉雅只在那巨人擴張的瞳孔中看到恐懼,純粹迫切的恐懼。「就在森林裡。磨坊正東方有一片空地,他就在那個未掩埋的墳穴裡。」
史崔文哲用持劍的那隻手指著海利杰。「快去。」他吼道,然後那個年輕人連忙跑到門廳,穿越前門門廊後對著街道上的同袍喊出指令。
「請放我下來好嗎?」黛莉雅低聲說道。那位主教一邊打量廚房,一邊搖頭,自言自語:「不行,不行,不行。」他的眼睛細看牆面,露
出微微一笑。他走進走廊,把黛莉雅帶進農舍更深處,沿路打開許多扇門。「你絕對無法獲得赦免,小女孩。你闖下大禍,卻要我們來收拾善後。」
他打開地下室的門,一道階梯向下延伸,深入房屋下方伸手不見五指之處,就像從黑暗深淵伸出鋸齒狀的舌頭。「我很快就會回來找你。」史崔文哲承諾道。「跟你談談撒謊是多麼不敬的行為。」
黑暗突然籠罩黛莉雅,她被摔在階梯上,肋骨碰撞出聲,一路滾進地下室,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最後撞上石砌地板,發出巨大聲響。階梯入口處只剩下一道狹窄的亮光,而且正在漸漸縮小,最後史崔文哲把門關上,把她的出口堵上。
牆的另一面傳來鄰居的慘叫悲鳴,麥德維克仍在夜色中燃燒。黛莉雅聽到老鼠在地下室角落急促
跑過,聽到自己沙啞吃力的呼吸聲。她爬向黑暗中的某處,試圖找到祖父的工作台,但她疼痛難耐發出刺耳尖叫。
她把手伸向工作台找到蠟燭,然後把蠟燭小心放在面前,盲目撈找工具,找到了打火棒。她手上
拿著打火棒,把蠟燭壓在地上,擊尺橫放在地上。黑暗之中冒出一片火花,黛莉雅不斷刮磨打火棒,直到點燃燭芯。
她瞇眼看著小小燭火帶來的光明。蠟油淌下,流過她的指節,眼睛漸漸適應了亮光。幾秒過後,她舉起蠟燭,查看地下室裡微微發光的那些角落。
燭光拂過每個角落─工作台、書櫃、階梯旁的條板箱。黛莉雅精疲力盡,差點忽略對面有個老人靠
著牆面,他的皮膚乾燥脫水。不過肩膀的斜度或髮線看起來都很眼熟─可是那個老人的皮膚破破爛爛,就
好像有人披著他祖父的皮囊。他慘白眼球充滿血絲,反映著燭光,嘴巴下垂張開,就像件破爛衣物。四肢脫臼,身體在黛莉雅面前抽縮。
黛莉雅聽到自己劇烈的脈搏聲。
那個生物吼叫著蹣跚向前,胸口及大腿佈滿蒼白的符文傷痕。黛莉雅急忙後退,呼吸急促,胸口疼痛。另外六個生物也悄悄從黑暗中走出,全都蹣跚向她逼近,牠們披著人皮,發出不像人類的叫聲。
「祖父?」她失聲尖叫。
蠟燭落地,摔出聲響。
发表于 2020-10-9 16:01:3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385

符文:1379

7#
诶,完了吗?
发表于 2020-10-9 20:57:0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9536

符文:626

8#
霸气总厉害啦
发表于 2020-10-9 21:42:2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