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398

符文:171

16#
藏哪啦?快交出来,免得吃苦头!”这时另一方向的大汉已经围了过来,把那小贩围在中间。
“你可别诬赖好人,老头子的东西,我怎么敢拿?”
大汉一声冷笑:“这世上还有你不敢拿的东西?!”说着,大手一挥:“给我搜!”周围几个大汉上来就要抓住那小贩。小贩身形一扭,脚下一滑,竟然像泥鳅鱼一样从大汉的包围圈里滑了出来,紧接着足底发力,蹿到五六米开外,市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对他来说竟好似不存在一般。小贩扭头看了一眼悯慈和明焰,嘻嘻一笑,然后一扭身,向远处跑去。那十来个彪形大汉一面大喊一面在后面追赶,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悯慈和明焰对视一眼。悯慈问:“看出来了?”
明焰答了一声:“嗯,那小贩用的是疾风击的步法。可一个小贩,怎么会……”
“有一点你不知道,我从前见过他脖子上挂的那个吊坠,难道他是……”悯慈摇摇头:“算了,不谈他,我们还是快赶路吧,告诉大家,这市场里贼多,小心随身物品。”
“是。”
发表于 2020-9-30 08:03:33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头像被屏蔽

帖子:141816

符文:1264

17#
新书投资一下 (原来是圣斗士大佬,失敬失敬)
发表于 2020-9-30 08:16:1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浙江

帖子:398

符文:171

18#
仲二楼 发表于 2020-9-30 08:16
新书投资一下 (原来是圣斗士大佬,失敬失敬)

这次不是恶搞啦
发表于 2020-9-30 08:26:1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92060

符文:12966

19#
我已经看见,一个公公在诞生
发表于 2020-9-30 09:10:37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广东

帖子:23130

符文:10390

20#
加油加油加油,大家需要你
发表于 2020-9-30 11:11:0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河北
我的锤子呢?

帖子:116449

符文:7428

21#
给你点一个大大的赞
发表于 2020-9-30 11:40:2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26326

符文:-24

22#
我来点个赞,以后慢慢看
发表于 2020-9-30 12:21:0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23#
悯慈带着几人穿过市场,又沿着大道走了十分钟,就来到艾葛罗德驻堪杜拉斯大使馆门前。那大使馆的围墙足有五米高,围墙内分前后院。前院是会客和办公的区域,均为平房,后院是一栋三层小楼,供工作人员和客人住宿所用。整个建筑都是用建造城堡等级的坚固石材建成,在式样上也仿照战斗城堡——只有这样才能防住通过时空裂隙流窜至这里的恶魔。
大使馆门口站岗的卫兵看到悯慈,立刻迎了上来,问候几句,将众僧迎入使馆会客室,就去通知大使。那大使是戒律院掌院的弟子,和宣武堂的人素来不和,但既然众僧是为封魔大会这件公事而来,再说悯慈的武功和辈分实在太高,就不得不做表面文章,亲自迎了出来,和悯慈寒暄一番,然后令手下人安排众僧的午餐和住宿。
吃过午饭,众僧来到宿舍休息。他们被安排在小楼最顶层的两个房间里,悯慈和明焰在一个房间,其他三人在隔壁。房间里摆设简朴,只有两张木床,一张木桌而已。悯慈和明焰盘腿坐在各自的床上。悯慈看着明焰的侍者阿历克谢整理好行李,就说:“阿历克谢,你去休息吧。告诉阿纳托利和瓦连京,在房间里认真修习禅定功夫,不要到处乱走,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去封魔。”
阿历克谢答应一声,走出房间。他今年十七岁,蓝色眼眸,面貌俊秀,生性淳朴。他虽然在明焰众弟子中年纪最小,然而其天分和武功却最高。正因如此,明焰选择他为侍者。武僧都会从自己的徒弟中挑选一个作为自己的侍者,帮助自己处理各种事务。如果成为自己老师的侍者,通常就意味着将来会继承老师的法器和衣钵。明焰就是悯慈的侍者。
“老师,我们明天就去封魔?”明焰问。以往封魔大会,众僧到了使馆至少会休息三四天,然后再行动。
悯慈点点头,反问明焰:“有没有渡鸦传来的新消息?”
明焰说:“我刚才让阿历克谢他们私下里向使馆的人打听。他们说我们驻鲁高因领事馆的明理至尊已经去见万神了,是被传闻中的黑衣人杀的。昨天下午使馆的情报官悟誓,就是雅科夫,亲自前往大教堂门前送信,现在还没回音。”
悯慈一声叹息:“明理虽然是戒律院的人,但武功不弱,怎么会……那个黑衣人到底谁呢?”说着,悯慈抬头看了一眼明焰,说:“难道是他?”明焰避开悯慈的目光,没说话。悯慈又摇摇头:“不会,即使他天分再高,武功也不会如此之强。明理毕竟是至尊级别的人物…真是多事之秋,怪事一桩接着一桩——往年封魔大会,戒律院和崇文殿都争着抢着派人来,今年竟然一个人都没派……”沉默一会儿,悯慈又说:“明焰,把你的令牌和印章给我看一下。”
明焰听师父有令,就想从腰包里取出令牌,往腰间一摸,大惊失色——他的腰包不见了。令牌和印章是武僧外出时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凭借这两样,如有需要,各地的武僧使馆都会接应帮助。
悯慈微微一笑:“还记得市场里的那个小贩吗?”
“是他?!”明焰眉头一皱:“这个小王八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老师面前说脏话,立刻住口。
悯慈摇头轻叹:“我常对你们说要修身净口,第一个做不到的人就是你。”
“我这就去找,就算翻遍新崔斯特姆也要把他揪出来!”明焰边说边要起身。
悯慈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说:“你慌什么。今晚他就会把你的令牌和印章送过来。”
“啊?”
悯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口袋,明焰认得那正是市场里年轻小贩的腰包,当时小贩就是从那里面掏出好几样吊坠,向悯慈推销。那腰包有手掌大小,乳白色,薄薄一层,非棉非麻,被悯慈托在掌中,轻飘飘好似没有重量。
“这可是件好东西,那小伙子今晚肯定来取,”悯慈掂了掂掌中的腰包,哈哈一笑:“他偷你,我偷他,没想到我活了七十岁,今天竟然破戒当了贼。”
明焰忙笑着说:“老师也是为了找回我的令牌和印章,这是随机应变,不算犯戒。”
“这小子和我们武僧大有渊源,等封魔大会结束,要好好查查他。”
发表于 2020-10-3 14:10:01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08

符文:239

24#
楼主继续更啊
发表于 2020-10-5 14:53:2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上海

帖子:398

符文:171

25#
这时使馆的工作人员来报,红衣法师已经来到使馆,悯慈听了,急忙把腰包揣进怀中,和明焰赶到使馆会客厅。
使馆会客厅内,一老者正坐在壁炉边的椅子上,看到悯慈和明焰进来,立刻起身相迎。那老者身披红色法袍,年逾六十,堪杜拉斯人面孔,一头及腰银发扎成马尾,身高一米九,体型匀称,目光深邃,一双蓝眼眸如两汪碧蓝潭水,让人不敢凝视却又不由自主。
这老者便是红衣法师,本名马克西姆,现任堪杜拉斯的国师。庇护之地的法师避讳穿红色的服装,认为红色会让人心浮气躁,无法将法力最大化。马克西姆却偏偏喜欢穿红色法袍,时间久了,大家都叫他红衣法师。
“悯慈,我的老朋友,咱们又见面啦。”红衣法师边说边迎上前:“五年前我们见面时你的称号还是极尊,现在已经是太尊,可谓功德圆满啦,哈哈哈……”
悯慈一笑:“你又拿我寻开心,是不是?”边笑边和老者一同落座。明焰在悯慈身旁侍立。
“明焰,快给法师行礼。”悯慈吩咐道。
“是。法师,明焰给您行礼了。”明焰先是双手合十,向老者鞠躬行艾葛罗德大礼,又单膝跪地,行堪杜拉斯大礼。
“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红衣法师边说边打量明焰:“五年不见,看来武功又有提升,可喜可贺。”
“法师过奖了。”明焰微微一笑,仍回到悯慈身后侍立。
红衣法师对悯慈说:“去年初收到你的来信,说身体不是很好,我很是为你担心。”
发表于 2020-10-8 00:25:04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23130

符文:10390

26#
楼主赶紧更哟
发表于 2020-10-12 08:01:45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河北
我的锤子呢?

帖子:398

符文:171

27#
悯慈摆摆手:“年纪大了,身体出问题很正常。后来明焰到西呼哩嘟那里取了药,现在已经痊愈了。”
红衣法师点点头:“看到你精神这么好,我就放心了。你身体好,就可以帮帮国王陛下。”
“说到国王陛下,”悯慈压低声音:“我这次进城,怎么感觉这里比五年前差得多了?萦雾水晶的路灯坏了没人修补,公共喷泉也不再喷水,这些倒也罢了,怎么就连从前那些施舍乞丐穷人的公共餐点都没有了?国王陛下并不是昏君呀。”
发表于 2020-10-12 13:44:40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28#
红衣法师长叹一声:“还不是因为他的健康出了问题。论年纪,国王比我还小两岁,可他的身体……唉,过一会你看看就知道了。现在他不管事了,具体管事的是大王子艾伯特。国家建设没做多少,税率却大大提高,他把控军队,操持国政,就等着国王陛下去见万神然后登基。”
“今天就进宫?”往年都是在封魔大会之后,悯慈带领众僧进宫觐见国王,国王会设宴款待,表示感谢。
“国王陛下病情严重,他知道你们来了,就让我过来赶紧请你们进宫,为他看看身体。”
发表于 2020-10-12 13:45:02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29#
听闻此言,悯慈立刻带着明焰随红衣法师进宫去见堪杜拉斯国王亚斯德里安二世。亚斯德里安本是堪杜拉斯老国王的侄子,年轻时就和红衣法师悯慈交好,三个人曾经互相陪伴,在庇护之地闯荡一番,后来堪杜拉斯宫廷政
发表于 2020-10-12 13:45:53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30#
变,老国王遇刺,他在红衣法师和悯慈的帮助下登上王位。亚斯德里安二世继位后励精图治,使堪杜拉斯的国力迅速提高。本来威斯特玛和艾葛罗德是世仇,堪杜拉斯夹在中间十分为难,但随着国力的提高,堪杜拉斯已经成为协调威斯特玛和艾葛罗德关系的中坚力量,两国已经几十年没有发生大的冲突了。
发表于 2020-10-12 13:46:29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