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28860 - 回复: 128

帖子:398

符文:171

发表于 2020-9-30 07:52:30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本作品是以暗黑破坏神的世界观和历史背景为基础创作的长篇武侠小说。作品中的人物角色和故事情节均为作者原创,暗黑破坏神游戏中的人物角色不会出现在本作品中。为了满足故事剧情的需要,作者会对原游戏中的设定作出修改或补充。在本作品完成后会努力争取出版实体书,为暗黑破坏神中文社区做贡献。
已有 1 人评分符文 收起 理由
霸气无双yong + 15 感谢分享

总评分:  符文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398

符文:171

2#
序曲 教堂门前
凯基斯坦历1485年九月十五日深夜,崔斯特姆大教堂门前。
皓月当空,凉风习习。大教堂门前不远处燃着一堆篝火,篝火旁围坐着三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人身材消瘦,大约二十岁左右,身上穿着猩红色僧袍,正在依次翻转篝火架子上的十几个肉串。从肉串里流出的油滴在篝火堆里,滋滋作响,香味四溢。
坐在瘦子右手边的矮胖子使劲嗅了几下,咂咂嘴,努力让口水不流出来:“安德烈做的烤肉串总是这么好吃,以后回到托拉然丛林,恐怕就吃不到了。”那矮胖子肤色焦黑,满头卷发,鼻子上穿着银质鼻环,身穿卡尔蒂姆传统的粗麻布衣服,颈上挂着一串白骨项链,上面挂着的人骨符咒吊坠在篝火的映衬下闪闪发亮。
“这还不难?”坐在安德烈对面的壮汉边擦着圣教军盾牌边说:“将来你当上部落的大祭司,天天吃烤肉。“
矮胖子一声长叹:“我说瓦西里,你真会开玩笑,当大祭司?我可不敢想,能当上助理祭司我就心满意足了。“
“开玩笑?”瓦西里借着火光检视着手里盾牌:“谁不知道你古拉拉是湿地部落大祭司最得意的弟子?要不,他能派你到这里看守封印?”
“说到得意弟子,咱们几个都是各自老师的得意弟子,”武僧安德烈边说边拿起几个肉串,递给瓦西里和古拉拉,又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肉串:“其实这个看守封印的差事,只不过是个形式,这两年半,你们谁看到恶魔了?这个差事表面上是让我们历练历练,实际上就是给我们找个升迁的借口,凡是被派到这里看守封印的,回去之后肯定高升。”说着,他指了指教堂旁边的四五间小木屋:“要是没有好处,谁愿意在这透风的烂屋子里窝两年半?比如我们武僧,从这里回到艾葛罗德,肯定会赐法名,升任尊者,所以你就放心吧,将来你肯定能当上大祭司。”
听了这话,古拉拉笑容满面:“还是你看事情看得透。”瓦西里在一旁模仿武僧双掌合十:“安德烈尊者,如果将来我在圣教军里混不下去了,就去艾葛罗德找你,到时候你可要多多关照呀。“
“又说风凉话,是不是?“安德烈把嘴一撇:”你回到威斯特玛,至少能当个圣教军分团的团长,不比我这苦哈哈的僧人强多啦。“说罢,几个人哈哈大笑。
当年拉基斯统帅大军北征艾葛罗德失败,后来创建了威斯特玛,两国就成为世仇。安德烈和瓦西里刚来到这里时都防备着对方,但是经过两年多的相处,现在已经放下了心里的芥蒂。
“好呀,你们吃宵夜,也不叫我一声。”一个金发碧眼的男青年边说边从教堂旁的一间木屋里走了出来,他身穿一件黑色的法师法袍,头戴一顶轻便法帽,几步走到篝火旁,看着那三人手里的肉串,又看看安德烈:“我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安德烈嘻嘻一笑:“我是想试试你的法力有没有提高,能不能变出烤肉串来。”
男青年微微一笑,向众人展示手里拎着的皮水袋:“我变不出烤肉串,不过,我有这个……”说着,他拔下水袋的木塞,立刻酒香四溢。
矮胖子闻到酒香,马上起身:“我说约翰,你从哪里弄到的这个?快给我尝尝。“说着就要从约翰的手里拿过水袋。约翰伸手阻挡:”急什么,慢慢来,人人都有份,“接着先喝了一大口酒,再把水袋递给古拉拉,说:”这是今天上午我师弟通过传送门,瞒着师父送过来的……哎,你别自己都喝了,给他们也留点,不过不用给安德烈留,武僧的戒律禁止喝酒,哈哈。”安德烈立刻说:“引用仙塞人的一句俗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所以我可以喝,再说这也是对抗恶魔的需要嘛。”他话音刚落,几个人同时哈哈大笑。安德烈从古拉拉手里接过水袋,喝了一大口酒,长叹一声:“回到艾葛罗德,真就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喽。”
发表于 2020-9-30 07:53:37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3#
本帖最后由 bobking1977 于 2020-9-30 08:12 编辑

“到时候你可以申请出任艾葛罗德驻威斯特玛的大使,有我在,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瓦西里从安德烈手里接过水袋:“古拉拉,你盯着大教堂看什么哪?”
“我好像听到脚步声,也许是我听错了,”古拉拉回过神:“你们说,真有恶魔能通过这大教堂里的时空裂隙传到各地吗?我在托拉然的时候怎么一个都没遇到过?”
“真的有,”约翰咬了一口肉串:“托拉然丛林距离这里太远,恶魔通过时空裂隙传送过去的几率太低。在堪杜拉斯,每年都会有三五起恶魔攻击事件发生。今早我师弟过来送东西,告诉我前几天就有一只荒诞怪跑到崔斯特姆市场,幸亏当时是深夜,被卫兵清除了,否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那东西肚子里全是电鳗,炸开后的杀伤力比它活着的时候还大。”
“总之,要感谢我们的先祖,在二百年前封印了大教堂,大大降低了恶魔们通过时空裂隙传送到庇护之地的可能性,”瓦西里举起手里的水袋,喝了一口:“让我们为他们干一杯!”
“干杯!”几个人说完,依次接过水袋,喝了一口酒。
“安德烈,悯慈太尊他们快到了吧?”约翰问。
“估计就在这几天。”
“真想亲眼看看太尊的幻身诀功夫。”
“幻身诀?”古拉拉问了一句,紧接着咬了一口肉串。
“对,”约翰点头:“封印大教堂的时候,先由悯慈太尊用幻身诀的功夫调出十个幻身,然后本体和幻身一起释放金轮阵,把恶魔都封在教堂的地下,再由我师叔施放时间延缓,最后再把那四个石碑封印立在教堂门前,”约翰边说边指了指教堂门前不远处并排立着的半人高黑石碑:“这样,封印的效果才能保持五年,这也就是每五年举行一次封魔大会的原因。”
“在教堂里施法,那……不会让我们到教堂的地下大厅去吧?我听说……”古拉拉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你怕什么?”瓦西里说:“施法不在教堂地下大厅,只要打开教堂的大门,在地面大厅里施法就行。再说,即使到教堂地下又有什么关系,咱们这么多人,再加上悯慈尊者带来的武僧和红衣法师的徒弟,西呼哩嘟大师,哪会有什么危险?”
古拉拉点点头,似在对其他几个人又似在自言自语:“有他们这几位长辈在,我们还怕什么?对了,你的师祖悯行极尊有没有来参加过封魔大会?”
安德烈的老师法号明理,现在已被授予至尊称号,明理至尊的老师是悯行极尊,现今担任艾葛罗德武僧戒律院的掌院,名望不在悯慈太尊之下。悯慈太尊掌管宣武堂,悯行极尊掌管戒律院,两人一向不合,引得宣武堂和戒律院俨然分成两派,势同水火。武僧的尊者分为尊者,上尊,至尊,极尊,太尊几个等级。据说是因为悯行极尊年轻时犯了错误,被悯慈太尊告发,所以被延迟升了等级。悯行极尊今年已经七十岁,看来今生无论如何也升不到太尊了。
瓦西里眼看安德烈脸上现出尴尬神色,连忙说:“悯行极尊掌管戒律院,哪有时间管这些事……”
此时从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安德烈四人立刻起身,紧张地问:“谁?”只见从林中快步走出一名男性武僧,二十六七岁左右,和安德烈身高相仿,但更强壮些,身上穿着和安德烈一样的僧袍,不同的是,他前额上纵向点着两点拇指大小的朱砂记。
“雅科夫师兄,你怎么来了?”安德烈眉头一皱,心想雅科夫本是艾葛罗德驻堪杜拉斯大使馆的情报官,他深夜突然来到看守营地,是不是突击检查我有没有犯戒?如果犯戒,就打我的小报告,令我老师难堪?心念至此,忙把抓着水袋的手背到身后。
发表于 2020-9-30 07:54:02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4#
雅科夫在安德烈之前担任守卫封印的任务,已经被赐予法号和授予尊者名号,雅科夫法号悟誓。武僧之间不称呼法号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如果在平时,雅科夫少不了板起脸,拿出师兄的架子教训安德烈一通,更何况两人的师父原本就不合。安德烈话一出口,就自知失言,等着听雅科夫的教训。不料雅科夫神色慌张地问:“这里情况如何?有没有什么异常?”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互相看看,摸不着头脑。安德烈忙问:“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渡鸦传来鲁高因的消息,明理至尊已经……已经去见万神了。”
“啊?!”听闻此言,安德烈心中一痛,湿了眼眶。
“他是被杀的。”
“什么?!谁干的?!”
“不清楚,只知道凶手是一个身穿黑僧袍的人,专挑我们驻各地的使馆人员下手,这段时间仙塞,卡尔蒂姆,吉库尔的使馆领事馆都遭到了他的攻击,前几天他到了鲁高因,明理至尊就被他……”
“老师啊,老师……”安德烈哭出声来。武僧大多是自小出家,和自己的师父名为师徒,实则情同父子。安德烈声音悲戚,其他人默然不语。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雅科夫看了看四周,说:“总寺来信,说他很可能到大教堂来搞破坏,让我们加紧防备,一定要撑到悯慈太尊到来。”
安德烈含泪点点头。瓦西里拍拍他的肩膀:“不要悲伤,也不用害怕,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对付不了他一个人?他不来便罢,要是来了,兄弟就用这盾,”说着,他举起手里的圣教军圆盾:“为你老师报仇!把他打到四分五裂!”
瓦西里话音刚落,从教堂门前封印石碑后面传出几声冷笑。
“谁!”几人一同看向封印石碑。一个人慢慢从石碑后的阴影里走了出来。那人光头,身穿一件黑色僧袍,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他距离篝火太远,瓦西里等人看不清他的脸。
那人看了看围在篝火旁的几个人,缓缓说道:“刚说过要把我打到四分五裂,现在又问我是谁——你们说我是谁?”
“你……你想怎样?”古拉拉壮着胆子问。
“我就想这样!”黑衣人说着,举起右手由上至下猛击身边的封印石碑,“啪”的一声拍在石碑上,几道裂纹从他落掌的地方一直延续到石碑根部,最后“哗”的一声,石碑碎成几块。
众人大惊。
“不要和他废话,大家一起上!“瓦西里边说边催动体内奈非天之力,将手里的圆盾平抛向黑衣人,这招”祝福之盾“聚满了瓦西里的奈非天之力,闪着光,“呼”的一声直奔黑衣人而去。黑衣人右手向前猛击一掌,正打在圆盾边缘,“咔”的一声巨响,圆盾四分五裂,碎块散落在地。瓦西里见盾牌被击破,心中大惊——这面圣教军盾乃精钢铸就,又经过有名附魔师的附魔。如果一个人能从正面击碎它,就已经是顶级高手,可眼前这个黑衣人竟然从盾牌的侧面把盾牌击碎,这就相当于有人正在用刀砍他,他却出拳从刀刃处将整把刀击碎,可见其奈非天之力的强度实在是深不可测。
发表于 2020-9-30 07:54:38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5#
还没等瓦西里再次发招,黑衣人双足一点,瞬间就移到瓦西里的后面,瓦西里知道对方要发招,想躲避已然不及,刚转过身,黑衣人的右拳就已经击中他的胸口,只听“嗡”的一声,瓦西里整个人被击飞,最后贴在大教堂的门上。众人定睛仔细看,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教堂大门是用亚瑞特山所产的精钢铸就,比圣教军盾牌还要坚固百倍,刚才众人听到类似蜂鸟拍翅膀的嗡嗡声,实乃黑衣人出拳速度太快,在一瞬间打了几百拳,拳头击中铠甲的声音连在一起所致。瓦西里身上穿的圣教军铠甲也是精钢铸就,被黑衣人在一瞬间用无数拳砸扁,整个人又被强大的力道贴在门上。
瓦西里口吐鲜血,气绝身亡——他是被变了形的铠甲挤死的。
安德烈和雅科夫看着瓦西里的尸体,又互相对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他们知道黑衣人所用的是武僧最基本的武功,百裂拳,可以说艾葛罗德宣武堂里人人会练,但是能把这样一种最基本的拳法练到如此威力,简直匪夷所思。
黑衣人看着目瞪口呆几个人,指了指贴在教堂大门上的尸体说:“他说的对,你们一起上。”
约翰大叫一声,对着黑衣人双掌平推,右掌掌心射出一道至阳至热的红色瓦解射线,左掌掌心射出一道至阴至寒的蓝色冰霜射线。能用双掌同时射出两种不同射线,约翰的功力在法师中已经达到高手境界。他眼看瓦西里惨死,在惊慌之余不知不觉拼出全力。
就在约翰用双掌射出两种射线的同时,古拉拉身形一晃,躲到约翰身后,同时从嘴里射出四五枚剧毒飞镖,经过约翰的胯下直冲黑衣人而去。他虽然年纪比其他人小,但是巫医的剧毒飞镖功夫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已经不再需要用吹箭筒发射毒镖。他口中平时就藏着四五枚毒镖,需要时可随时用嘴射出。
那黑衣人身体偏向一侧,躲过约翰的双掌射线和古拉拉的毒镖,双足又一点,猛冲到约翰面前,先用右肘猛击约翰胸口,然后左掌横扫,同时击中约翰和古拉拉,他二人胸口遭受重击,飞出五米开外。约翰口喷鲜血而亡。黑衣人把疾风击加断筋诀操作得如行云流水,安德烈和雅科夫看得心惊肉跳。
古拉拉半躺在地上,右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左手一晃,小指上戴着的戒指闪了一下,“嗷”的一声,一只巨怪出现在他面前。那怪物至少身高三米,皮肤黝黑粗糙,人形兽首,口中的獠牙发出森森寒光。古拉拉一指黑衣人,怪物就嚎叫着扑了上去。
这是安德烈和雅科夫第一次亲眼看到巫医召唤出的僵尸巨兽,从前他们认为这只是传说,是巫医为了虚张声势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不过既然这巨兽是在自己这一方,他们不但不害怕,反而略感安心。
黑衣人冷笑一声:“你那也叫僵尸巨兽。”说完,闪身躲过古拉拉巨兽的猛扑,又晃了晃左手,他左手小指上的戒指闪了一下,忽然在他身边出现了三只僵尸巨兽,每只身高足足有五米,比古拉拉召唤出来的巨兽强壮很多。其中两只猛攻古拉拉的巨兽,另一则扑向古拉拉,不到十秒钟,随着几声惨叫,古拉拉和他召唤出来的僵尸巨兽都被撕成了碎片。黑衣人又晃了晃左手,一道闪光过后,三只巨兽消失的无影无踪。
“打发了这些杂碎,咱们好好练练吧。”黑衣人转身看着安德烈和雅科夫,语气冷得像冰。
借着篝火,雅科夫看清了黑衣人的容貌,那是一张仙塞人的脸,年龄大约在四十五岁左右,光头,黄皮肤黑眼睛,剑眉星目,眼光里满是不屑,嘴角还挂着冷笑,一道长疤从右额直通左嘴角。那人身穿僧袍,脖子上挂着数珠,下身穿着僧裤脚踏僧鞋,背上背着搭包,打扮和一般武僧几乎相同,只不过他的服装包括数珠都是纯黑色,黑到似乎能吸取人的灵魂。
发表于 2020-9-30 07:55:08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6#
“快去放渡鸦!”雅科夫对安德烈大吼一声,同时窜到黑衣人面前,使出雷光拳里的光流电涌招式,霎时间电光闪闪,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安德烈会意,拔足向木屋旁渡鸦笼子的方向狂奔。黑衣人双掌合十,从掌缝中发出一道强烈闪光,亮度远超雅科夫雷光拳发出的电光。雅科夫被黑衣人的炫目闪晃了眼睛,出拳稍有迟疑,黑衣人纵身退后到四米开外。此时安德烈已经一掌劈开了渡鸦笼,三只渡鸦呱呱叫着,飞上天空,向崔斯特姆方向飞去。黑衣人急忙向着渡鸦的方向,隔空劈了三掌,随着砰砰砰三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渡鸦体内炸开,渡鸦纷纷落地。趁着黑衣人用爆裂掌隔空攻击渡鸦,安德烈已经从渡鸦笼旁边武器架上取下了拳套“流云桥”,紧接着使出“风雷冲”的功夫,直奔黑衣人,另一边雅科夫也用“劲风煞”的功夫,向黑衣人发动猛攻。黑衣人先是身形一晃,躲过雅科夫的劲风煞,又往空中一纵,身子在半空的时候左腿横扫猛踢,这是武僧龙神腿里的一招“神龙摆尾”,正中安德烈胸口,把安德烈踢出七八米远,摔倒在地。黑衣人这一腿用了火元素之力,足底喷出烈焰,不仅给安德烈造成重伤,还引燃了安德烈胸口处的僧袍。安德烈躺在地上双手划拉几下,似乎想要扑灭胸口的火,突然鲜血从口中猛烈喷出,气绝身亡。
“用兵器,没出息。”黑衣人摇摇头,接着对雅科夫说:“就剩下咱俩了,你是跪地求饶还是继续打下去?”——武僧在武学上的终极目标是把自身打造成终极兵器,所以越是武功高的武僧,所用的兵器就越短小,顶级高手都是赤手空拳上阵,因为他们的身体就是兵器。此时雅科夫内心升起阵阵寒意,历来看守大教堂封印的人,虽不一定是顶级高手,那也是各个职业流派的优秀人员,可黑衣人杀他们全不费吹灰之力,看来武功最好的悯慈太尊和明焰师叔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要他此时跪地求饶,那是万万不能。
“跪地求饶?哼,你把我看得太轻了!”雅科夫怒目圆睁:“我们武僧是绝对不会求饶的!”
黑衣人冷笑着点点头:“很好,我就怕你求饶,那样杀起来一点趣味也没有。”
雅科夫大喝一声,催动体内奈非天之力,身形一晃,晃成八九个幻影,每个幻影各用不同的招式,直扑向黑衣人。在武僧的所有功夫中雅科夫最擅长的就是七相拳,现在面临强敌,自然是倾注全力。七相拳里的相,是招数或者招法的意思。七相拳虽名为七相,实际上不止有七个招数,在这里七是虚数词——能打出七招(把身体晃出七个幻影)的武僧,就算在七相拳这门功夫上合格了。武功越高的武僧,能打出的招数就越多,雅科夫能打出二十九相,这在武僧中已经算是高手。功夫最高的悯慈太尊,可以打出四十九相。
黑衣人先是一侧身,然后随着雅科夫的出招晃动身形,或躲闪或是直接和雅科夫拳脚相交,发出“砰”“啪”之声,在大教堂门前的空地上回荡。雅科夫打出第二十九相之后,突然变拳为掌,将内体奈力运到掌心,向黑衣人身体的各个关节猛拍过去。黑衣人身形一缩,后窜到三米开外,雅科夫的爆裂掌都落空了。七相拳接爆裂掌,是雅科夫从老师明通至尊那里学来的得意招数,这招数就是利用敌人估计七相拳已经打完,会有一个间歇的心理,出其不意地用爆裂掌猛攻,攻其不备。
黑衣人上下打量了雅科夫几眼:“七相拳接爆裂掌……你是明通的徒弟吧?”
“那又怎样?!”雅科夫怒瞪黑衣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你老师当年就是个只会花拳绣腿阿谀奉承的混账王八蛋,所以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个只会花拳绣腿的废物!”
“我和你拼了!”雅科夫不等黑衣人说完,又用七相拳猛攻。这次黑衣人闪躲的速度要比上次快的多,就在雅科夫发出第二十九相,想要变拳为掌,用爆裂掌接着猛攻的时候,那黑衣人突然身子往下方一缩,然后由下至上对着雅科夫挥掌猛击,随着“砰砰”几声,雅科夫双腿,双臂,胸口接连中掌,被击飞到五米开外,落在柴草堆旁。雅科夫刚想站起身,突然腿上传来剧痛,这才发现自己双腿双臂乃至每根肋骨均已被黑衣人的爆裂掌拍断。
黑衣人稳步走到雅科夫面前:“七相拳变爆裂掌时,你那个双手合十的动作根本就是多余的,那是你老师为了溜须拍马,说什么向万神表达虔诚之心而弄出来的花架子。实战中,对手根本不会给你展示花架子的机会。我刚才本想用雷光拳打死你,不过既然你喜欢爆裂掌,我就让你死在爆裂掌下吧。”说着,黑衣人挥掌向雅科夫猛拍。突然,雅科夫身前一道闪光,出现一个水做的人形,有十二三岁孩子大小。那人形伸出双掌,抵住了黑衣人的手掌,黑衣人立刻一记后空翻,退后三步。那水做的人形是雅科夫运用武僧幻身诀功夫所形成。危急时刻,雅科夫四肢已断,只好用体内的奈非天之力化成水属性的幻身抵挡。
黑衣人眼眉一挑:“幻身诀?你这个年纪能练成这样大小的幻身,实属不易,这样吧,看在你勤学苦练的份上,让你死前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幻身诀。”黑衣人话音刚落,在他左右两侧十几道亮光闪过,出现了十二个幻身,每两个幻身颜色相同。那些幻身身高都在2米以上,仿佛十几个全身闪光的彪形大汉站在黑衣人两侧。看到这些幻身,雅科夫彻底绝望了。就连艾葛罗德武功最强的悯慈太尊,也只能最多用内力召唤出十个等身幻身,那还是在被称为镇国之宝的法器“幻身珏”的加持下才能完成,像这种不用任何法器,就能召唤出比本体还要强大的十二个幻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雅科夫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
“你,你到底是谁……”雅科夫用颤抖的声音问。
黑衣人冷笑不答。十几个幻身一拥而上,用爆裂掌猛攻雅科夫。
清冷的月光下,雅科夫的惨叫声惊起一群乌鸦,呱呱地叫着,向崔斯特姆大教堂后的密林深处飞去。
发表于 2020-9-30 07:55:30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7#
壹 新崔斯特姆
凯基斯坦历1485年九月十六日,正午,新崔斯特姆城东门前。
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虽然已是秋季,但正午时分的天气还十分炎热。新崔斯特姆城东门前熙熙攘攘,人流如织。
自从二百年前各路英雄合力击败了大魔神迪阿波罗并封印了崔斯特姆大教堂,新崔斯特姆就成为整个庇护之地人人皆知的地方。这二百年来,无数冒险者,探险家甚至梦想一夜发财的盗贼行会成员都纷纷来到新崔斯特姆一试身手。汹涌的人流促进了当地的繁荣,新崔斯特姆已经从一个小城镇发展为一座城市了。
当年众英雄封印了大教堂后,为了防止封印被破坏,各指定本门派的优秀好手在教堂门前搭建木屋,常驻看守。即使如此,还是因为世界之石被破坏而产生的时空紊乱,偶尔会有恶魔通过时空裂隙随机流窜到庇护之地。大教堂及其附近因为有迪阿波罗留下的魔神气场,恶魔流窜至此的几率最高。那些冒险家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为了发大财,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在大教堂附近的密林里转悠。
此时在城门外沿入城大道临时搭建的交易市场内,喧闹嘈杂,热闹非凡。临近封魔大会,各路客商也云集新崔斯特姆——各种兵器,盔甲,护符,甚至恶魔的残肢,内脏都可以用来交易,更不用说那人人都想得到的血岩碎片了。
一列五人的武僧队伍穿行在市场中,颇为显眼。为首的是一名老者,年纪在七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八,艾葛罗德人面孔,高鼻深目,蓝眼眸白皮肤,身披深红色金线绣边僧袍。那老僧虽然身形消瘦但精神矍铄目光如炬。他后面紧跟着一名中年武僧,今年四十四岁,身高比老年武僧要高半头,同样是艾葛罗德人面孔,目光坚毅,身材魁梧,全身肌肉隆起,一看就是运用火元素的高手。其他三名武僧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那老僧身无背囊,只在手里捏着一串亮红色数珠。中年武僧只背了一个小包袱,其他三名武僧均身背行囊,腰胯兵器。
那老僧就是闻名庇护之地的武僧太尊——悯慈,中年武僧是他的徒弟,法号明焰。
众人正在行路,路边一人忽然拉住悯慈,把一个吊坠举到他面前道:“老爷子,正宗的玛拉万花筒,来一块吧!戴上它,百毒不侵!”
悯慈扭头一看,是路边的一个小贩。那人年纪在二十四五岁左右,仙塞人面孔,黑头发黑眼眸,嬉皮笑脸,目光里充满了狡黠。他身高约一米七,身材消瘦,头戴黑色软呢帽,上身穿深蓝色短衫,下身穿着黑色紧腿裤,脚上一双黑色便鞋。
“快走开!”明焰不耐烦地上前推搡小贩。
那小贩瞪了一眼明焰:“你凶什么凶?!脾气这么差,还当什么出家人!”
“你……”明焰正欲发作,被悯慈拦住。
“慢着,”悯慈边说边从小贩手里接过吊坠,掂了掂,扫了一眼,又还给小贩:“小兄弟,你这个吊坠虽然是仿造的,但也被维辛附魔师附魔过,还是有些作用的。”
那小贩嘻嘻一笑:“老爷子眼光真毒。唉,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哪里还有真的玛拉万花筒?这块吊坠确实经过附魔,看您老这么有眼光,二百个金币,就归您,怎么样?”
悯慈笑笑,指着小贩脖子上戴着的黄金吊坠说:“我喜欢这个,这个多少钱?”
发表于 2020-9-30 07:56:06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头像被屏蔽

帖子:398

符文:171

8#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发表于 2020-9-30 07:56:47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9#
本帖最后由 bobking1977 于 2020-9-30 08:04 编辑

那小贩嘻嘻一笑,又转身迎到满脸横肉大汉面前:“汤姆,怎么今天有空来市场转转?”
发表于 2020-9-30 07:57:34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0#
那大汉一瞪眼:“少他
发表于 2020-9-30 07:58:01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1#
妈(紫薯补丁紫薯补丁)
发表于 2020-9-30 07:58:55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2#
废话(紫薯补丁紫薯补丁紫薯补丁)
发表于 2020-9-30 07:59:33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3#
快说,你把老(紫薯补丁紫薯补丁)
发表于 2020-9-30 08:00:22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4#
头子(紫薯补丁紫薯补丁紫薯补丁)
发表于 2020-9-30 08:02:07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帖子:398

符文:171

15#
的东西(紫薯布丁紫薯补丁紫薯补丁)
发表于 2020-9-30 08:03:06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辽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