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15

符文:58

吕锔癯攘烁龇判牡氖质疲懵裢费芯磕羌绦淙チ恕K镆准惹楦哒牵愦犹称汤锿肆顺隼础K房聪蛱炜眨ㄎ砹值男麓匏固啬贩植磺逶缤恚还晕⑺徽蟮乃窈昧诵矶唷
这是啥?
发表于 2019-5-19 12:15:5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嘤嘤怪饲养员 发表于 2019-5-19 12:15
吕锔癯攘烁龇判牡氖质疲懵裢费芯磕羌绦淙チ恕K镆准惹楦哒牵愦犹称汤锿肆顺隼础K房聪蛱炜眨ㄎ砹值男麓匏固 ...

论坛貌似不能出现铁匠的名字,出现后后面的内容都变成乱码了,我重新修改了下,不过老是铁匠铁匠的,没有味道啊。
发表于 2019-5-19 12:17:1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25

明天就5.20了,希望可爱的女孩子主动一点,否则等来的只会是渣男。因为像我这种老实正派的男孩子,根本不懂钓鱼。你想象一下, 十年之后,你结婚了。小孩儿很烦,你老公是你并不很喜欢的人。天天下班对着这个无趣的男人,没有沟通的欲望,还得天天给他做饭。孩子不听话要你教,看到老公又没有上床的欲望,生活的压力围绕着你,你想从楼上跳下去又不敢。那个时候,你会不会后悔今天没有点开我的头像发一句 “在吗?”。
发表于 2019-5-20 07:49:3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5

符文:5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20 07:49
明天就5.20了,希望可爱的女孩子主动一点,否则等来的只会是渣男。因为像我这种老实正派的男孩子,根本不懂 ...

等女孩主动,你怕是最傻的男人了
发表于 2019-5-20 08:38:3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本帖最后由 少侠红领巾 于 2019-5-20 09:25 编辑

第十五章 缺啥补啥

  几经周折,顾文和薇薇安失望地从第一个墓室里出来,骷髅王的王冠并不在这里。

  “接下来选哪个?”剩下的墓室还有两个,顾文站在墓地中央,一时拿不定主意。

  “就左边的吧。”薇薇安倒是没有那么纠结,她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墓室里的邪恶。

  顾文跟着薇薇安的脚步,推开了墓室的大门。墓室内的布置同先前的那个如出一辙,就连空气中腐败的味道都相差无几,看来大臣为了守护这个王冠也费尽了心思。

  解决了两波亡灵的围堵,顾文也有了想要更换武器的想法。手里的短剑还是孙易送他的那把,虽然是蓝色属性的魔法武器,但它的伤害已经逐渐跟不上怪物的强度了。

  不过就在他走神的时候,却是一个不小心踩碎了地上松动的石板。那一瞬间顾文以为自己触发了墓室内的机关,吓得他冷汗直冒,直到薇薇安奇怪地向他投来目光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是自己太过敏感。

  “呼,真的是,也不知道修修。”顾文有些气愤的将另外一块石板也一脚踹烂,但没想到这块石板下面竟然藏着几个金币。

  “哇,竟然还有这种操作!”顾文愤懑的心情一扫而空,他捡起金币,下意识地就想放到嘴里验一验真假。

  “你确定要这么做么,这里可是墓地。”薇薇安看到顾文的举动善意提醒道。

  “咳咳,我就想吹吹灰,呼,啊呼!”顾文十分尴尬地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一挥手,金币就被他收入包裹里。

  接下来的路上,顾文一边哼着歌,一边低头翻找着松动的石板:“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他交给顾文叔叔说一遍,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哇,金币!”

  薇薇安看着顾文这么财迷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好在一路上并没有多少亡灵,这倒是让她觉得非常奇怪。

  第二个墓室要比第一个大上不少,并且路上还会出现一些高台。因为不清楚皇冠会被藏在哪里,所以他们对墓室里的每一块地方都会本着不放过的原则,前去一探究竟。

  “这里怎么有个箱子?”顾文突然发现他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在高台的中央伫立着一个红色的巨大宝箱,宝箱上装饰精致而又神秘,让人不禁瞎想里面到底会藏着怎么样的宝藏。

  “别被迷惑了,这个是诅咒宝箱。”薇薇安的声音及时唤回了被迷惑住的顾文,他的手在离宝箱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堪堪停住。

  “我去,这么诡异的么!”顾文像是被毒虫蜇咬了一般,缩着手蹦出了老远。但他发现薇薇安却是接替了他的工作,毫不犹豫地将手放在宝箱上。

  “当然,只要你挺过去了,就会得到巨大的财富。”薇薇安的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幅度,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一阵血雾从宝箱上扩散出来,在空中结成一个猩红的圆阵。将近十来只恐怖掘墓者兀的出现在二人面前,他们挥舞着手里的利铲,叫嚣着冲了上来。

  “一般来说只要消灭了宝箱召唤出来的怪物,那么宝物就是你的了。”薇薇安一边解释,一边甩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

  暗影飞刀没入为首者的眉心,将它击倒在地。而它身后的数只恐怖掘墓者根本来不及反应,纷纷被绊倒。原本气势汹汹的一场袭击瞬间成了笑话。

  “好的,薇薇安老师!”顾文朝薇薇安比了个大拇指,自觉的站在了她的前面。他挥手一招,六个骷髅法师悬浮在他身后。也不用他特意指挥,骷髅法师各自成组,左右开弓,上演了一场混合双打的好戏。自从薇薇安手受伤,顾文便接过了队里坦克和输出的位置,此刻他提着短剑上前,一柄青色的镰刀如有实质般凝结在他手中。

  “恐镰!”他一声轻呵,镰刀瞬间划破数只恐怖掘墓者的身躯。

  战斗很快就拉上了帷幕,随着一声奇异的声响,包裹着诅咒宝箱的那层能量也消散殆尽。

  “这下子可以开了吧?”顾文一脸兴奋的看着薇薇安,手上的动作有些迫不及待。

  “嗯,你开吧。”

  “好嘞,苏醒吧,沉睡在我血脉里的欧皇血统!”顾文满脸郑重,双手托着宝箱用力一提,然后宝箱不为所动。

  “额,失误失误,我再研究下......”顾文高高扬起的双手僵在了那,脸上写满了尴尬。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发现在锁扣的位置有个十分不起眼的按钮。

  咔嚓一声轻响,宝箱的盖子沿着滑轨朝两侧弹开,喷涌的金币叮叮叮叮地冲到他脸上,他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被金钱糊住了眼睛。

  “怎么样,有掉落什么装备么?”薇薇安好奇地问道。

  “有,掉了一双稀有的鞋子和一双稀有手套!”顾文兴奋地朝薇薇安说道,“看着都很不错啊!薇薇安你喜欢哪一件?”

  薇薇安看了属性,考虑了一番后说道:“我想要手套,它附带的7点体力说不定能让我左手的伤势恢复的快一点。”

  “好,那我就那鞋子了,这下子看还有谁能追上我!”顾文将增加移速的鞋子穿在脚上,顿时感觉自己身轻如燕。

  “好像你的运气要比孙易好一点。”

  “是吧,猴子他还死不承认,这下子看他还倔不倔,脸黑屁股红实锤!”顾文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朝薇薇安比了个你很识货的表情。

  二人打扫完战场后便重新踏上了探索的旅途,这一次顾文的目标清单里多加了诅咒宝箱这一项。

  不过这个墓室虽然蜿蜒曲折,但依旧没有发现皇冠的痕迹。他们一番折腾后又是回到了墓地之中。

  “我们运气真的这么差么?”顾文仰头一声哀嚎,原本他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看来果然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其实也还好,我们探索花费的时间并不多,但至少能消灭掉那些亡灵。”

  “好吧,薇薇安你心态真好。”顾文赞叹一声,又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其实他到不是怕麻烦,而是墓地这边诡异的氛围让他感觉不太舒服。

  他超前走了两步,耳旁像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停下脚步,身后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

  顾文冷汗直冒,他迈开有些发软的双腿,心里不住的默念:“快点走,别回头,快点走,别回头。”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走上多远,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鬼啊!”顾文一声尖叫,紧闭着双眼抡起短剑就朝身后砍去。

  “胖子是我啊!”孙易赶忙收手缩头,左手的盾牌及时挡住顾文的短剑。不过顾文的这一击力道着实不小,孙易那年久失修的盾牌竟是被砍出一道缺口。

  “哎呦我的高血压啊,你干嘛装鬼吓我!”顾文捂着自己那疯狂蹦跶的心脏,喘了好一会才说道。

  “我不是喊你了么,谁知道你头也没回越走越快!”孙易心疼地摸着自己的盾牌,心里后悔怎么没有先让铁匠修理一番。

  “谁知道你声音变成那样,阴恻恻的......”顾文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不过他真是没想到孙易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咳咳,这个地方有古怪,你没发现讲话根本说不大声?”孙易煞有其事地说着,朝一旁走来的薇薇安露出了笑脸。

  “酒醒了么?”薇薇安故意问道。

  “我就眯了一小会,那根本不算醉。”孙易难得脸红了一下,赶忙解释。

  “得了吧,就你那酒量,我能打十个!”顾文一点也不给孙易面子。薇薇安看着眼前打打闹闹的两人,突然有些羡慕。

  “你们现在准备干吗?”孙易重新将盾牌背在身上,朝二人问道。

  “骷髅王的皇冠还没找到,现在准备去最后一个墓室。”顾文故意踮起脚,他那圆润的小腿在孙易眼前一阵乱晃。

  “咋了,抽筋了?”孙易一看顾文的脸色就知道这小子又要显摆了。

  “你不觉得我脚上这双鞋,做工非常精妙吗?”

  “确实,把你小腿的短粗圆雕刻得淋漓尽致。”孙易认真的点评一番,嘴里发出赞叹。他同薇薇安招呼一声,沿着他们的方向前往最后一个墓室。

  “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我能走这么快?”顾文三两步就追上了孙易,以领先他一步的距离走在前头。

  “啊不,我一点也不好奇。”孙易无所谓地挥挥手。

  “哼哼,承认吧猴子,其实你心里十分嫉妒我的这双稀有品质+10智力、+4%移动速度的鞋子,那是你不曾拥有过的运气。”顾文鼻孔朝天,不可一世。

  “啊,确定不是缺什么补什么吗?”孙易十分认真的问道。身后的薇薇安噗嗤一声,一时没有忍住。

  “啊呸,你才缺啥补啥,你这就是嫉妒,嫉妒我运气比你好!”顾文垮着脸,看着孙易笑呵呵的样子就特别来气。

  “你这个黑面红腚猴!”

----------------------------------------------------------------------------

死灵玩不来啊,开荒到现在虽然时间不多,但依旧徘徊在T11。话说昨晚又新建了一个圣教军,没几小时已经赶上来了......难受......

发表于 2019-5-20 09:24:1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25

暴雪的小棉袄,这赛季又又又又又加强了,还简单无脑!
发表于 2019-5-20 13:40:4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20 13:40
暴雪的小棉袄,这赛季又又又又又加强了,还简单无脑!

欲哭无泪,自己选的职业,含泪也要变强
发表于 2019-5-20 16:11:2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今天在搬家,晚点更新内容
发表于 2019-5-21 12:40:3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25

我今天转了5次,没看见你更新,你要再不发个通知,我都要跳车了
发表于 2019-5-21 12:53:0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第十六章 我怕他躺地上碰瓷

  “有点不对劲。”薇薇安拍了拍孙易的肩膀,轻声说道。

  “怎么了?”顾文几步跑了上来,也是压低着嗓子。

  “貌似有点安静的不正常。”孙易也觉得这个墓穴十分奇怪,他们已经沿着墓穴的走廊走了将近十多分钟,竟是一只亡灵也没有看到。

  “总不会集体下班了吧?”顾文将手臂交叉在身前,实在想不出什么原由。

  “下班?”薇薇安有些奇怪地看着顾文,一时没有弄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就是,额,是到时间点回家睡觉了的意思。”顾文苦思冥想,终于凑出了解释的意思。

  “不过我想亡灵应该不需要下班。”薇薇安认真思考了会,对顾文说道。

  “哈哈哈,我也就随口一说。”顾文挠着头,面对这么认真的薇薇安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他转头看向孙易,却发现孙易皱着眉,双眼紧紧盯着走廊的深处。

  “怎么了?”他好奇的问道。

  “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过我看得不怎么清楚。”

  “哪呢,我瞅瞅。”顾文踮起脚尖,将脖子伸得老长。墓穴里的烛火昏暗,不过这些小问题难不倒我们的顾同学。

  “好像地上堆着什么东西,太远了有点看不清。”顾文努力眯着眼,有些不确定道。

  “小心点,我们过去看看。”薇薇安将匕首握在手上,警惕地看详情前方。

  顾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拉住了准备上前的二人。孙易和薇薇安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打探情况的话,就交给我来吧。”顾文一脸神秘地笑着,然他一招手,一个骷髅法师便被他召唤了出来。他在心底下了指示,骷髅法师眼里魂火一闪,便朝前方飘了过去。

  “行啊胖子,有一手。”孙易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嘿嘿,我可是伟大的亡灵法师!”顾文鼻子朝天,一脸得意。

  不过骷髅法师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它刚飘到前面没多久就重新化作虚无。

  “怎么样,到底什么情况。”孙易见顾文皱着眉头,有些严肃地问道。

  “额,我好像不会亡灵语。”顾文不好意思地讪笑道。

  好吧,顾文依旧还是那个顾文,士别三日当应如初见。 孙易翻了个白眼,从背上摘下缺口的盾牌朝深处走去。

  薇薇安路上露出一抹微笑,她拍了拍顾文的肩膀,小声的说了两个字:“加油!”

  顾文尴尬地咳嗽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二人。好不容易可以露一手,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看着逐渐走远的二人,顾文收拾起心思,拿着他的睿智小圆盾跟在了队伍的后头。

  三人一路无言,孙易仔细看着前方,薇薇安注意四周的动静,而顾文,他还沉浸在被打脸的伤痛之中。

  他们穿过一扇木门后,便来到一个较为宽敞的空间里。通往下层的路口就在前方,不过他们却是遥遥站着,未前进一步。

  “我的天,这是谁干的!”顾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们终于知道了亡灵的去向,地上密密麻麻铺满了尸体,那残值断臂的景象仿佛如屠宰场一般。

  “不知道。”薇薇安看着地上的巨大坑洞,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

  “你们说,这个人的会不会和我们目标一样,也是冲着王冠来的?”顾文说出了心底的顾虑,脸上的表情不是很乐观。

  “十有八九就是了。”孙易肯定了顾文的猜测,这些战斗痕迹并不是一般的冒险者能留下的,并且他从中还嗅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就像是霍鲁斯身上的黑雾一样。

  “走吧,终究是要见上一见的。”孙易洒脱地笑笑,既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三人一行走下昏暗的楼梯,来到了这个墓穴的二层。空气里残留着狂暴的能量预示着这里的战斗还没结束多久。

  一个异常壮硕的身影赤裸着上身,坐在一具巨大的尸体上。顾文看着那人身上的肌肉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他比划了下对方手臂的粗细,自己那引以为豪的大腿利落地败下阵来。

  “呦,你们来啦,比我预想的要晚上一点。”那人露出一口大白牙,语气轻松地说着,就像是老友重逢一样随意。

  “你是谁?”孙易看着眼前野蛮人装扮的男子,心里的疑虑又多上一份。他身上的感觉虽同霍鲁斯相似,但仔细分辨下还有略有有点不同。

  “我是谁并不重要。”野蛮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单手一撑从尸体上跳了下来。壮硕的身形落地却是悄无声息,就像是从台阶上迈下来一样。

  “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谁先上?”野蛮人朝众人勾勾手,脸上笑容不变。

  “?”孙易和顾文一时没搞清楚状况,不过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薇薇安却是突然冲了出去。暗影飞刀脱手而出,如闪电般瞬间奔向野蛮人眉心。

  野蛮人神色不变,左手两指一并,轻松夹住了暗影飞刀。

  “你先来么,虽然你是女人,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野蛮人依旧人畜无害的样子,面对薇薇安凌厉的攻势似乎并不在意。

  “这个还你。”野蛮人手腕一转,也不见他如何发力,暗影飞刀竟是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支取薇薇安眉心。

  面对急射而来的暗影飞刀,薇薇安并没有选择闪避,她依旧快速朝野蛮人接近。就在众人以为悲剧将要发生的一刹那,暗影飞刀却是突然由实转虚,消匿于无形。她手腕一番,匕首吞吐着寒芒朝着野蛮人的右眼刺去。

  “哈哈哈,有一手,我就喜欢你这么带劲的。”野蛮人夸赞一声,单手轻松架住了薇薇安的攻击,“不过就是胸和屁股小了点,不然是个好娘们。”

  面对野蛮人的调侃,薇薇安不为所动。一阵黑雾从她身上扩散出来,野蛮人手上一空,失去了薇薇安的踪影。

  野蛮人哈哈大笑,只见他右脚原地一跺,强劲的气浪掀起周边的石板。薇薇安闷哼一声,显出身形。

  “看你往哪躲!”野蛮人一脚跨出,巨大的手掌抓向薇薇安的脖子。

  薇薇安腰肢向后一翻,柔弱无骨,堪堪避开野蛮人的攻势。她一脚蹬在野蛮人腿上,向后滑了出去。

  野蛮人刚想追击,却是被一阵诡异的能量束住了脚步。原来刚刚薇薇安躲避的时候已经洒下了一把铁蒺藜。

  “连射!”薇薇安压力闪着寒光,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她垂在身侧的左手绷直,勉强举起长弓拉开架势。羽箭如同激流一般倾泻而出,向野蛮人汹涌袭去。

  “狂乱!”野蛮人大喝一声,双手舞出一片残影,手掌上下翻飞竟然将薇薇安的连射挡了下来。

  孙易和顾文看着着匪夷所思的一幕,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穿越的还是那个输出全靠吼的魔法世界么。

  不过就在他们眨眼的功夫,场上的情形又发生了变化。

  由于薇薇安的左手尚未完全康复,像连射这种高强度的攻击对她来说负担还是太大了,僵持一番后,她的手不可避免地颤抖起来。
  
  野蛮人把握住了薇薇安连射中的一丝破绽,他双脚猛然一用力,跃起将近四米的高度。只见他在半空中一提气,健硕的身躯夹杂着骇人的风势扑了下来。

  面对野蛮人的反击薇薇安的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她将长弓往身后一抛,又是一把暗影飞刀直取野蛮人眉心。

  “同样的招数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俯冲而下的野蛮人也不见闪避,他双拳相向而击,嘭的一声巨响,暗影飞刀化作能量崩散开来。他发出粗犷的笑声,仿佛志在必得一般。眼前的这个女猎魔人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惊喜,但现在他已经有些厌烦了,是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

  “薇薇安!”孙易一声惊呼,提起盾牌就准备插手他们的战斗之中。不过此时薇薇安却是突然转过头来,长发从兜帽里散开,她朝孙易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狂妄!”野蛮人见她在危机关头还有功夫关注场外,脚上的力道不由得又重了三分。不过出乎野蛮人意料的是,他的攻击并没有奏效,毫厘之间,薇薇安一个腾空后翻,野蛮人的攻击落在了空处,并且二人身形交错的时候她一脚蹬在野蛮人的后脑勺上,借力跃到半空之中。

  长弓掉落的轨迹仿佛计算好的一般,稳稳地落在薇薇安的手里。薇薇安舒展身子,左脚蹬住弓身,右手将三支羽箭搭在弦上。也不见她瞄准,三支羽箭呈品子射向野蛮人。

  “哈哈哈,够劲。”野蛮人拔下射入手臂的羽箭,也不见血,他手臂上的肌肉一阵蠕动伤口就自动愈合了起来。他十分憨厚的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眼里闪过一丝血光。

  “我认可你的实力了,不够他们两个还是有点不够看。接下来我要认真一点了,你们一起上吧。”

  野蛮人说罢,从身后的尸体上拔下两柄长刀。他将长刀插在地上,揉了揉手腕和脖子,眼里的血色又浓重了几分。

  “猴子你别拉着我,看我不教训他!”顾文的小脾气一点就着,他拽着孙易的胳膊仿佛被拉住了一样。

  孙易也十分配合的就势拉住顾文,仿佛一松手野蛮人就会被按在地上揍成猪头一样。

  “冷静点胖子,你看他满头白发的,万一他碰瓷躺地上了怎么办?”孙易苦口婆心地耐心劝着,两人一来二往,却是将野蛮人晾在了一旁。

---------------------------------------------------------
发完继续搬家中
发表于 2019-5-21 16:23:1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21 12:53
我今天转了5次,没看见你更新,你要再不发个通知,我都要跳车了

唉,一言难尽啊,小说写电脑上,然后宽带转到新家去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发表于 2019-5-21 16:25:0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25

少侠红领巾 发表于 2019-5-21 16:25
唉,一言难尽啊,小说写电脑上,然后宽带转到新家去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哎哟,不错哦!搬新家了,恭喜恭喜
发表于 2019-5-21 18:08:5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21 18:08
哎哟,不错哦!搬新家了,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9-5-22 09:18:3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昨天忙到太晚了,小说来不及写,今天快马加鞭的码字,晚点更新哈
发表于 2019-5-22 09:19:3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第十七章 同样的招数是无效的

  野蛮人双手叉腰,饶有兴致地看着孙易和顾文二人,虽然他说自己时间不够,但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一起上是不可能的,作为从小就会踩板栗吃蘑菇救公主的勇者,群殴的选项从来没有在他们的字典里出现过。

  “我先上!”顾文大手一挥,一干小弟整齐地排列在他身后。

  “哼,井底之蛙,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宽阔!”顾文稳稳站在野蛮人身前,被6只骷髅法师围绕着的他气势一往无前。

  “拉斯玛的祭司什么时候也参与到这场浑水之中了么?”野蛮人依旧一脸轻松地说道,对6只骷髅法师的威慑视若无睹。

  “没办法啊,丑人多作怪,这都是为了世界的和平。”顾文手上的骨矛就如同他的笑容一样和蔼可亲。

  野蛮人单手提刀对着迎面而来的骨矛挥手斩出,嘭的一声骨矛没入他身侧的一面石墙之中。

  “好巧啊,我也是为世界和平而来,不过大话谁都能说,就看你会不会闪到腰了。”野蛮人提前另一把刀,双手刀花一挽,面对顾文6+1的套餐露出一丝期待。

  “你知不知道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顾文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问出一个令野蛮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他右手一招,6名小弟齐身上前,青色的光团像是无穷无尽一般瞬间将野蛮人淹没。

  “虽然你的肌肉十分悟空,但徒手磕波的本领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山寨的。”顾文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他左手一指,密密麻麻地在野蛮人脚下铺出一条荆棘之径。

  “这就是你的从天而降的掌法?”野蛮人闷声问道。

  “你难道没有听过有句话叫做卑鄙的外乡人吗?”顾文诧异地问道,脸上的表情像是比野蛮人还要惊讶。

  “说的也是,兵不厌诈!”野蛮人摇头叹道,不过就在他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无数寒气从地面喷涌而出,地上的石板竟是结出一层寒霜。冰冷的寒气让顾文直皱眉头,他发现自己体内精魂的力量仿佛受到了影响。他再次挥手,骨刺却没有像平时一样破土而出,那种感觉就像是鱼儿被冰封在湖面之下一样。

  “额,你做了啥?”顾文抬手依次补上骷髅法师,体内刚恢复的精魂瞬间见底。

  “没什么,就是请你尝尝土著的手艺。”野蛮人露出洁白的牙齿,朝顾文一笑。而顾文却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浑身汗毛直立。

  他小心谨慎的盯着野蛮人,一柄精魂构筑的镰刀凝聚在他手上。

  野蛮人双手交叉在胸前,吐出一口浊气。顾文只觉得眼前一花,野蛮人竟是突然跨过将近8米的距离出现在在他面前。

  “我去,你飞过来的吗!”顾文惊叫一声,就想一个驴打滚从他跟前溜走。不过野蛮人似乎并不想这样放过他。

  寒冷的空气被他吞入腹中,随后一声爆喝,声浪像是如有实质一般扩散开来,在墓穴封闭的空间里产生了远大于1+1的效果。

  顾文离得近,被这河东狮吼一般的嗓门震的眼冒金星,连手里的镰刀都维持不住形态。

  野蛮人将长刀插在腰间,单手抓住顾文的衣领,像拎小猫小狗一样把他提在了手里。

  “还勉强算得上有趣吧,继续加油外乡人。”他哈哈哈大笑着将顾文丢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向孙易的位置。

  “没事吧?”孙易接住顾文问道。而一旁的薇薇安拿着匕首,警惕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野蛮人。

  “还,还行,就是有点哆嗦,刚刚他喊的那一下我血压差点就爆了,真的。”顾文十分心疼地揉着自己的胸口,自从穿越以来,他尽是遇到对自己三高十分不友好的事情。

  “你休息下,剩下的交给我。”孙易将顾文靠在墙角,朝薇薇安点头示意。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薇薇安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轻声对孙易说道。

  “嗯。”孙易回以微笑。他拿下背上的盾牌,装备在自己左手上,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自己同顾文刚穿越过来的情形,那时候两人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在这个充斥着死亡的世界里站住了脚步。

  “貌似有点晚了,让我们快开始吧。”野蛮人双刀交错在身前,朝孙易勾了勾手。

  “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的身份。”孙易将短剑架在盾牌上,重心下移,眼睛顺着剑尖的方向平视前方,“你很像我之前见过的一个人。”

  “哈哈哈,等你打赢了我,我就告诉你。”野蛮人话音未落,又是一个狂暴冲撞突到孙易跟前。他手里的双刀交错地斩在孙易的盾牌上,暴起一阵火花。

  野蛮人的力气比孙易预估的要大上许多,不过好在他重心够低,虽然吃力,但还能勉强架住野蛮人的攻势。

  “力气还可以啊!”野蛮人赞叹一声,手上的力道又是重了三分。他挥舞着长刀朝孙易左脚砍去,孙易偏转盾牌,对着刀刃落下的方向毫不犹豫就是一撞。

  沉闷的撞击声回荡在这个墓室之内,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这会是刀盾撞击是所发出的声响。

  “猴子今天好像有些暴躁啊!”顾文靠在墙角,对于孙易突然一反常态有些吃惊。薇薇安点了点头,她从孙易的动作上看出了一丝不同,仅仅只是分别一会的功夫孙易整个人的气势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想不明白孙易的这种变化到底来自于哪里。

  灼热的感觉从胸口扩散至四肢百骸,孙易注意到自己的异界之勇貌似又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

  一股有别于圣光的力量盘踞在他体内,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虽然有些疑虑,但现在也不是可以思考问题的时候。

  野蛮人眼里兴奋的神色浓重了不少,他发现自己对猎魔人的两个队友判断失误,他们远不像看起来的那么菜鸟。之前圆润的死灵法师给他带来不小的惊喜,不知道眼前的竹条圣教军又能带来怎样的意外。

  “再来!”野蛮人眼里的红光浓郁了几分,双刀呼啸着向孙易的盾牌砍去,并且随着他不断的攻击,他身上的气势也开始节节攀升。

  孙易瓦解了几次攻势后就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野蛮人的长刀越砍越快,原本还能辨别出来的刀身,此时已经舞成一片刀光。

  孙易后撤半步,右手挥出一个红色的十字星芒后,调整成了震动模式。虽然他属性上的格挡率并不算太高,但在他有意识的调整盾牌角度的前提下,野蛮人刀刀不误地出发了孙易的震动效果。

  孙易就像是一个火柱一样,那冲天而起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墓室。

  “啊呸,你怎么这么硬!”野蛮人一脚踹在盾牌上,借力落在一旁。此时他浑身冒着热气,头发就像在发廊里烫过头发一样,并且还是个性张扬的爆炸头。

  “因为我技术过硬,值得信赖。”孙易单手拂过并不存在的刘海,继续说道,“年卡月卡次卡了解下。”

  野蛮人满脸问号,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哇,Tony老师我要给你生猴子!”顾文看着撒旦造型的野蛮人,十分佩服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连带着兜帽的薇薇安也有些忍俊不禁地捂住了嘴。

  野蛮人也意识到了异样,他摸了摸头,原本干练的马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蓬松柔软的一团毛球,那立体又生动的手感叫人停不下手。

  “我们可以继续了么?”孙易敲了一下盾牌,一脸冷酷的说道。

  “当然,来吧!”野蛮人看似心情不错,对孙易点头的功夫又是摸了一下自己的爆炸头。

  圣光凝结在孙易的身上,他飞快的冲出,淡金色的盾牌迎着野蛮人的正脸狠狠砸去。野蛮人一个跳斩跃到孙易背后,不过孙易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发的。他回身就是一盾牌继续往野蛮人的脸上招呼,右手的短剑闪着寒芒紧随其后。

  “同样的招数对我来说是没用的!”野蛮人认出孙易这一招就是他那爆炸头的元凶,狂笑一声迎了上去。只见他双手虚握,一柄巨锤的虚影凝聚在他手中。

  孙易看着这个招牌式的动作,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野蛮人的先祖之锤以无可比拟的气势砸落下来,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要击穿地面。轰的一声巨响,墓穴内地动山摇。

  “我滴乖乖,哥们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龙珠的拍摄不在这里。”顾文看着地上巨大的空洞一阵咋舌,像他这样在小说里自带金手指至少男二起步的成功人士也自叹弗如。

  不过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孙易,根据有烟无伤定理刚刚那一下声音光影堪称其中典范,并且他早就瞄到孙易悄落落地猫到野蛮人身后了。

  原来刚刚孙易用的并不是惩罚,而是盾闪,二者凝聚在盾牌上的样子十分相似,如果不是熟悉圣光属性的人一般难以分辨。所以同样招数绝对无效的野蛮人不出意外的中招了,而孙易也借着致盲的功夫,成功跑到野蛮人身后。

  抬手一个烈焰斩恢复野蛮人有些杂乱的发型,低头躲开野蛮人的斩击,他一跃而起,双手用力举着盾牌,狠狠砸向了野蛮人的胸口。

----------------------------------------------------------------------

我来了,留下一篇更新,我走了,一地的东西还等待收拾......


发表于 2019-5-22 16:13:26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