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1786

符文:27

发表于 2013-12-5 10:37: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c别卡啊 于 2013-12-26 08:55 编辑

  前几日忙完了一个活动,心情大好,闲来就想写一部小说。有这个念头很久了,一直没有动笔。
  只因本人深知自己才疏学浅,写出来不入各位看官的眼事小;如若不能坚持写完半途而废事大。
  不过犹豫再三,还是写了。
  想锻炼自己的写作能力,就要献丑。只有大家看了提出中肯意见,我才能进步。
  不过本人保证,绝不挖亚瑞特巨坑,有开始就有结束。
  前几集发在卡迪安,不料那里基本没什么人。思来想去还是专家模式比较脸熟,于是厚着老脸在这里发了。
  希望大家批评指正,不胜荣幸。

  更新完后我就爆照,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老头!

点评

jason139  世界最短成人小说:“不!”    发表于 2013-12-5 14:39
已有 12 人评分 收起 理由
骗头 + 10 继续更新其他系列!
日落看妹子 + 20 支持文艺青年
geoffreyshen + 10 支持!鼓励!+U!
桥先生 + 10 祝早日完工 最喜欢这种帖子了
*vinmen + 10 期待别卡的大作
maomao尼姑 + 10 其实之前你发在别的板块时我已经偷看过了~~.
海邊?KM + 10 好腻害~
海王星上的猫 + 20 感谢分享,祝早日完工
jerryone520 + 10 网站收录
俺不黑 + 50 稿费预约,祝早日完工......

总评分:  + 180   查看全部评分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帖子:1786

符文:27

2#
一 引子
    这是一家极为平常的小酒馆,位置也不起眼。坐落在乡镇的最末端,夜晚时三三两两的顾客更显得这家酒馆生意寒酸。老板是一位断了一只手的老头,传闻他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国王的禁卫军,虽然从来没人问过他这只手是怎么断的,但大家潜意识里都猜想一定和某次血腥的杀戮有关。老头儿一脸的凶相,脸上的皱纹和三角眼还有下耷的眼睑让生人看了都觉得害怕,所以这直接影响了他的生意,不过他并不是很在乎。
  深秋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再加上入夜后的倾盆大雨,所以这座酒馆的生意显得格外好。几张老旧的桌子边稀稀拉拉的都坐上了人,炉火也趁的屋子里愈发的暖和。酒客们都来了谈兴,也没有人抱怨稀得像水一样的麦芽啤酒了。
  一个穿着避雨斗篷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优雅的挂好雨具,整了整衣领,顿了一下油光锃亮的皮靴走向了吧台。酒客们都斜眼看着他,仿佛他的出现与此处格格不入。一个衣着光鲜的陌生人在这么一群乡巴佬中出现当然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个镇子恐怕都找不出来一双可以和他脚上媲美的皮靴。
  男子向老板点头致意,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请问您是巴蒂先生吗?不胜荣欣。我是来自伦敦的希赛尔莫利基德,叫我希赛就可以。我目前正在编写一部传记,听闻您这里有一本笔记,记载了早些年您和伙伴们的一些冒险历程,能允许我浏览一下吗?”
  老头儿的脸上不为人察的抽搐了一下,一反他平时大大咧咧高声吼叫的口气:“尊敬的先生,我没有什么笔记,也不认识太多字,我只会记个帐什么的。恐怕您是找错人了。”
  希赛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巴蒂先生,怕是随着年岁的增长你选择性的遗忘了一些事情。让我提醒您一下,您的全名是巴蒂.贝伦斯,30年前您和您的伙伴是最优秀的盗墓团伙,从埃及的金字塔到中国的始皇陵没有您没有去过的地方。不过神偷也有失手的时候,您在一次活动中失去了所有的同伴还有您的左手,”说到这里,希赛有些嘲弄似的挥了挥手,“然后您就隐姓埋名的躲到这里。这30年来您睡得安稳吗?”
  巴蒂沉默了半响,艰难的开口道:“你到底是谁?”“我说过了,我是一个自由的撰稿人。但是我对那些神秘离奇的事件非常感兴趣,我打算写一本书,收录这些见闻。一个碰巧的机缘我听到了您的事迹,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您,您可不能让我空着手回伦敦哟?您放心,我会隐去您的真实姓名,不会给您带来任何麻烦,我知道这个国家惩罚盗墓贼是要上断头台的,我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您上刑场呢?来吧,别再板着脸苦恼了,给在场的所有人来杯酒,,我请客,我担保他们也不会传出去的,怎么样?”
  巴蒂心乱如麻。他并不担心这些泥腿子怎么样,这里天高皇帝远根本谁也管不着,再者一个洗手了30年的老贼谁会在意?他担心的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头。那些尘封在他记忆里的往事一幕幕的浮现,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最终他决定妥协了,他不愿意再惹上任何麻烦,只想安度晚年。他缓慢的说道:“尊敬的先生,我可以把笔记给您。但是您要向我保证,您写作的时候不可提及我的名字,也不能说及我的近况。”“当然,我向主承诺,如果我违背诺言必受天谴。好了,交给我吧。”
  巴蒂转身上了二层的储藏室,那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太熟悉这里了,完全不用光亮就能行走自如。他走到一个巨大的酒桶前面,弯腰在底座支撑架上扳开了一个暗盒。
  这时一阵冷风从窗户缝里呼啸而来,吹的他打了个冷战。他伸手摸到了那本笔记,仅是摸到了封面就让他内心的寒意远比刚才那股冷风更透彻。他哆哆嗦嗦的拿了起来,揣入怀中。
  就在他走向窗户想把它关的更紧一点的时候,他透过缝隙看到了外面漆黑的雨夜里站着一排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他们一动不动的立着,斗篷上的雨水反射着不知哪里的光芒显得特别诡异。巴蒂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是受过训练的战士,他被包围了。
  希赛翻开了笔记。这本笔记是从一本圣经上撕下来的纸写成的,用黑灰相间硬木的树皮做了封面。泛黄的纸张透露出一股浓浓的霉味,灯下那些忽隐忽现的字仿佛舞动的妖怪,整本书散发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点评

jason139  世界最短武侠小说:高手被豆腐砸死了  发表于 2013-12-5 14:40
已有 1 人评分 收起 理由
jason139 + 10 在这里奖励分数比较显眼,而且还是沙发

总评分: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2-5 10:38:19 |显示全部楼层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帖子:5443

符文:11

3#
很不错。。。我逐字拜读了
发表于 2013-12-5 10:40:1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786

符文:27

4#
二 笔记本的记录(一)
   (前几页缺失)卖了个大价钱,这可真是一笔飞来横财!兄弟们每人又多分了一份,照这么干下去再过两年人人都是百万富翁了,赞美耶稣!
                5月21日
  拉塞今天对我说,有个收藏家出大价钱雇佣我们去盗一座古墓。但是他只知道古墓的大致区域,并没有确切的地点。不过他价钱出的很高,每个兄弟能分5000金币。而且他派人协助我们工作,只要能找到古墓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让他们干什么都行。拉塞已经答应了,明显上次的工作起了很大的宣传作用。这样的工作再做个一二次我们就可以退休了,一想到这里我就开心的不得了。
  稍晚些时候,拉塞带我去见了对方的代理人。那个家伙有些阴阳怪气的,我虽然很不喜欢他,可我更喜欢他口袋里的钱。他预付了我们一人100金币的订金,并保证这是额外奖励我们的百分之十的预付款。也就是说我和拉塞可以每个人再多拿1000金币!
  不过谈到要我们拿的东西他支支吾吾起来,只说是一个古代家族收藏的工艺品,具体他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我们能找到古墓再详细的告诉我们。这个招数很常见,有很多人害怕说明了价值连城的珍宝后我们自己去单干,所以总是有所保留。
  最后我们与他握了手道别,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戴了一个黑色的手镯,看起来很沉重像是手镣的感觉,我在监狱呆过所以特别注意这些东西。那上面篆刻着一条蛇,正在吞噬自己的尾巴。
  晚上当我向兄弟们说明了情况后大家欢呼雀跃,拉塞作为领队也表现的相当激动。我们彻夜狂欢,黑啤不知道喝了多少桶,每个兄弟最后都搂着一个酒娘上房去了。拉塞醉气冲天的对我说我们太好运了,或许跟他上个月在教堂里诚心的祈祷有关。我也很兴奋,但作为队伍中唯一的牧师我必须时刻保持冷静。
                 5月22日 下午
  我们把各种工具装箱打包,搬运到马车上准备出发。那个讨人喜欢的代理人也来了,拿着一张油布包裹的地图。他身后还跟随着十几个小伙子,看起来都无精打采的,不过力气都大的惊人,我们双手才能拎起来的包裹他们一只手就能抓起来。代理人解释说这些是雇来的给我们指派的,有什么力气活都可以交给他们。
  在路上,代理人和我们谈起了古墓相关的话题。他说:“我们找这座古墓已经很久了,就差把那个地区掘地三尺了,可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地图是肯定不会错的,我们有确切的消息就在那附近。可是为什么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呢?”拉塞接口说道:“古墓为了防止破坏,大部分都修建的有隐蔽装置。这不稀奇,你们的眼睛看不到也是正常的。”代理人拿出地图放在台子上请我们研究,我又注意到他的手镯了。不得不说这个手镯的制作人水平了得,那只巨蛇雕刻的活灵活现,连身上的皱纹鳞片都刻画的很传神。正当我准备移开目光的时候,那只蛇的眼珠转动了一下。这下吓了我一大跳,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拉塞和代理人问我怎么回事,我当然不能说我产生了幻觉。雕刻的东西怎么会动呢!一定是我盯着太久眼花了,我只好推说坐的太久腿出现了痛感,惹得他们两人笑了一场。
                5月24日(晚上)
  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这里一片荒凉,只有几处荒寂了的民舍。远处的山峰像重重鬼影,在月光和云朵下蠢蠢欲动。我们马上开始了工作,分成了4个小队向四个方向排查探索。
  清晨,我们一无所获。排查队伍几乎走到了20英里外的地方,早已超出了地图标注的界限。拉塞又带领队伍排查去了,希望能有结果。
                6月3日
  10天过去了,我们没有任何进展。每个人都疲惫的不行,代理人的脸色也难看的紧。这可不行,如果这下面真有古墓,我们就是用手挖也要把它找出来!
(中午)我太困了,靠在椅子上打了个盹。腰间的指南针咯的我腰很痛,我就把它拿出来随手扔在了台子上。巧的很的是指南针落在桌面上翻了个滚停在桌边的茶杯盖子上,一半留在桌上一半悬空。我饶有趣味的看着它颤颤巍巍的左摇右晃,恍惚中闭上了眼睛。我做了个梦,梦到我被执行绞刑,挂在绳子上左右摇荡,就像那块指南针一样……突然绳子断了,听到一声响音,我也惊醒了过来。我看见我的指南针掉在地上,周围没有人。看了看表,才2点整,我才睡了不到15分钟。我离桌子有二英尺远,碰不到桌子,那么指南针是怎么掉的呢?
  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细心,我再次把指南针轻轻的摆放到刚才的位置。摆了好几次都失败了,看来刚才那随手一掷真是神来之笔啊!终于,我摆好了位置,静静地看着它。
  “啪”,指南针又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我感到了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震动。看了看表,3点整……(后面被撕掉二页)

                6月5日
  我们终于挖开了那条厚厚的石板,露出了下面通道。拉塞带着几个人拿着火把下去了里面。不一时就传来他的声音,招呼我们下去。我安排了几个留守人员后和理查踏上了阶梯。没几步就走到了内间,拉塞已经点燃了墙壁上的火炬,整个房间照的灯火通明。
  理查所说的那个纯金雕刻头颅就放在房间靠后一点的一个台子上。那是一个男人的头颅,雕刻的栩栩如生,仿佛是一个活着的金人身上割下来的。表情极度痛苦,仿佛是在嘶吼着什么。我注意到周围的地上有累累白骨,不知道是殉葬的遗骸还是其他盗墓贼的枯骨。
  突然之间我打了个冷战,感到浑身收缩,一阵恐惧爬满了我的全身。我看到了地上的一具枯骨,手腕处有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那个手镯。和理查手上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而且我确定的看到那上面的蛇眼在转动,冷冷的盯视着我。
发表于 2013-12-5 10:41:37 |显示全部楼层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帖子:1786

符文:27

5#
三 笔记本的记录(二)
  瞬间这几天来的不安和烦躁似乎全部纠结到一起,我潜意识里有了危险的信号。我装作忘记了什么东西,转头向出口走去。待我爬上阶梯,心内的压抑感才稍微减了一些。我对费雷米兄弟说让他下去把拉塞叫上来,顺便把我们的人都通知一下。然后我就坐在洞口喝了一口酒。突然地下室传来一阵闷沉的低吼,那声音像极了一头冬眠刚醒来的巨熊发出的声音。
  我盗过墓的很多,从来不相信有什么鬼神之说。但这一次却让我心惊胆战,我害怕我们被利用了,落入某个邪恶的计划中。下面并没有人出来,费雷米兄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又让杰克和巴雷一起下去,但等待了几分钟后依然音讯皆无。
  我紧张的全身都汗湿了,我对最后剩下的克莱说:“我们一起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克莱递给我一把锄头,他拿着一把尖刀走在了前面。才走了几步,一阵阴风从里面刮来,鼻腔里立刻充满了血腥味。克莱回头望了我一眼,面带恐惧。我强自镇定的朝他点点头,把手中的锄头握的更紧了些。
  上帝啊!眼前的景象几乎惊吓的我昏了过去。那颗金色的头颅漂浮在半空,从脖子的断口处伸出像血管又像触手的东西,缠绕在人们的脖子上。所有的人都怔怔的站立着,翻着白眼张大嘴巴。我蓦地反应过来大祸临头,下意识的把锄头挡在脖子前面。这一下救了我的命,因为有东西在我举起锄头的同时已经插向了我的脖子。感觉像是一根绳子又像一条蛇,那东西搭上锄头把手就势打了几个圈,猛地拉紧。“喀嚓”锄头断成两节,我掉头就跑,转头的同时看到了克莱已经被某种东西勒住脖子吊上了半空。
  我像疯了一样的狂奔,突然觉得后背一凉。我惊恐不已,一个侧摔打了几个滚翻到了门口。一条暗红色的线从黑暗中直奔我而来,速度宛如射出的弓箭。我再无遮掩之物,只好弯腰抱头向旁边闪避。
  一个湿湿滑滑的带子缠住了我的左手腕,我立刻意识到我可能要完蛋了。手腕被缠住的地方立刻出现了麻痒的感觉,我右手抽出随身的匕首朝那红色的触角狠命砍去,刀却像划破了空气一样,从其中穿过没有任何效果。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左腕的麻痒感已经开始顺着手臂向上传。我对准自己的左臂关节,用尽全身力气的挥刀。骨头和肌肉都撕裂断开了,还有少许的皮肤和韧带一样的组织连着,血如泉涌。疼痛使我清醒了许多,我转身用力一挣,那触手拖着半条手臂退却了。
  我跌跌撞撞的奔出门口,按下了开关。隆隆的巨响声……(后面被撕掉)

  希赛面带微笑的翻阅完,把笔记轻轻的放回桌子上。“巴蒂先生,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不过有个问题,这其中被撕去的几页是怎么回事?”“那无关紧要,只是我们找到墓穴的方法。”“恩,我总得对我的读者们有个交代吧,我可不能像这样撕去几页出版我的书。”
  巴蒂有些怪异的看着希赛,“对不起,我不能透露那个方法。不为别的,如果别有用心的人用这个方法把那怪物放出来,”他打了个冷战,不继续说下去了。
  希赛笑了起来,站起来双手捋了一下鬓边的长发。巴蒂呆住了,哑口无声。在希赛的右手腕上,衣服绷紧露出手臂上的黑色手镯,把巴蒂又带回到了失神的回忆中。
  “巴蒂先生,您不告诉我方法我只好请您再跟我走一趟,带我们找出那个藏尸室。上次我们没付完的钱这次会给您结清,我们是很信守诺言的。”“不!不!上帝啊!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去那里!”
  希赛冷笑了一下:“我本是好意想省点事,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轻轻的抚摸着手腕上的手镯,“最后我再问一次,请你告诉我行吗?你死了我也可以让你开口,只不过是麻烦点。”巴蒂面带惊恐的看着他,嘴里喃喃的说:“不,不,仁慈的主啊……”
  希赛的背后有一股黑烟升起,慢慢的幻化成一个黑袍巫师一样的影像。只是面目暗淡,看不清容貌。一个酒客突然一头栽倒在地,脸朝下爬行着到了影像的下面,开口说话:“杀光他们!把他的头颅带回来给我!”

点评

jason139  最短的幽默小说 《夜》   男:疼么?女:恩!男:算了?女:别!    发表于 2013-12-5 14:41
发表于 2013-12-5 10:43:54 |显示全部楼层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头像被屏蔽

帖子:252

符文:7

6#
好多字,墙裂支持大作
发表于 2013-12-5 10:43:5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786

符文:27

7#
正文 第一章

  年轻的酷勒意气风发。贵族家庭的出身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年纪轻轻就被聘为皇家药剂师。作为整个王国里最年轻的炼金师,他有点飘飘然。早晚首席炼金师的位置也是他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今日整个部门到山里面去收集草药,酷勒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神采飞扬好不得意。
  不过他可没有料到,现任的首席和部门同僚对他忌恨有加。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很热情恭敬,但嫉妒这个人类诞生之初就如影随形的恶习早就充斥了这一干人的内心。他们恨他,恨他的聪明才智;他们也怕他,怕他一旦得势自己就会没有好日子过。所以今天的收集草药的活动,他们事先设下了一个圈套。有几个卫兵埋伏在山林里,他们把酷勒引过去后由卫兵把他打个半死,然后用藏好的猎户陷阱把他困起来直到死去。这样即使将来找得到尸体也会认为是被猎户陷阱误杀,万无一失。
  可怜的酷勒完全不知情,和大家一起谈论着山鼠草制剂的副作用,不知不觉的就走进了埋伏地点。旁边的草丛里冲出几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用木棒就把酷勒揍了个半死,其中一个受了首席的示意,下了狠手把他的两条腿都打折了。首席着急了:“蠢货!我是让你把他的脚踝打断,你把腿打断将来验尸怎么说的过去?”卫兵着急了,又照着地上的酷勒一阵猛踢。他们把他扔进了一个废弃猎坑,留下一个看守就慌慌张张的走了。
  酷勒躺在坑底,生不如死。坑里被以前的猎户涂过兽油,滑溜的根本扒不住。两条腿的断骨刺着肌肉,疼的连挪动位置都不能。酷勒心中充满了仇恨,立誓变成厉鬼也绝不放过这些败类。慢慢的,痛苦使他失去力气,精神也开始恍惚不振……
  深夜,一位老人背着药筐来到了这里。这里是皇室划定的保护区,平民百姓是严禁踏入。所以有一些采药人会在深夜来偷采草药。坑边的守卫早就走了,他认定酷勒在这里必死无疑。老人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眼睛和耳朵,听到轻微的呜咽呓语,径直向坑边走来。他发现了在坑底的酷勒,大吃一惊。很快药筐就被放下去,酷勒勉强用手扒着筐边,忍着剧痛由老人把他拖了上去。老人也没有多话,把酷勒背在身上提着药筐就离开了这里。
  待酷勒醒来的时后,已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老人背着手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两条腿保不住了。酷勒没有任何愤怒悲伤地情绪,他很明白这条命就是捡回来的。看着眼前鹤发童颜的老者,酷勒坐在床上深深弯腰致敬:“尊敬的先生,感谢您拯救了我的性命。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如有差遣,万死不辞。”老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酷勒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这间简陋的屋子里摆满了试管烧杯蒸馏器和一个奇怪的炉子。前者他太熟悉了,那是炼金师们每天都要接触的东西,但那个炉子却很古怪,底下四面透风,上半部严丝合缝看不出什么玄机。莫非这也是个炼金术士?这炉子是干嘛用的呢?酷勒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
  “不错,我是一个炼金术士。那炉子是黑化用的,我的名字是尼古拉勒梅。”酷勒听到了第二句就震惊了,待听到老者的名字时酷勒已经目瞪口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黑化,这个炼金术最重要的过程,代表着所有旧物质的湮灭和分解,以及崭新成分的融合新生;据史料记载,只有一个人成功过,那就是尼古拉勒梅。只有他成功的制作出了真正的“贤者之石”,恐怕那是上帝打盹时从手中掉下来落入凡间的宝物。尼古拉勒梅凭借这块炼金石完成了一系列炼金实验,自己也变得永生不死。
  酷勒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炼金界流传的故事,直到他今天亲眼看到了这位老者的神采,回想起自己被救的经历,他相信了。
发表于 2013-12-5 10:44:35 |显示全部楼层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帖子:1786

符文:27

8#
不出意外的话每日更新一次
发表于 2013-12-5 10:45:54 |显示全部楼层
佐敦酷勒传奇(长篇连载)
我所钦佩的武僧战士我和基友的故事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snakelee-3423/hero/27617540[/armory]

帖子:3999

符文:1130

9#
前排留名,别卡的文值得细细品味
发表于 2013-12-5 10:48:2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005

符文:95

10#
前排占座,顺便做点小生意,瓜子汽水板砖
发表于 2013-12-5 10:49:53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kr.battle.net/d3/zh/profile/西风凋零树-3813/hero/55932009[/armory]

帖子:901

符文:4

11#
本帖最后由 Batistuta#1868 于 2013-12-5 10:55 编辑

回了再看             都第二页面去了,小爱快点刷洞了

点评

hc别卡啊  刷你妹……  发表于 2013-12-5 11:15
已有 1 人评分 收起 理由
maomao尼姑 + 10 看到巴蒂上镜了。我也要上镜啊。。。

总评分: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2-5 10:54:4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471

符文:7

12#
一字一句,细细拜读了。文采胸加油。
发表于 2013-12-5 11:04:58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GRACE-1787/hero/45788441[/armory]

帖子:1418

符文:55

13#
先收藏下 慢慢看
发表于 2013-12-5 11:16:42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hero.d.163.com/hero/cn/%E6%9F%A0%E6%AA%AC%E4%B8%8D%E8%90%8C-53844/43435474[/armory]

帖子:10931

符文:1

14#
很喜欢佐敦库勒这个人物,因为他喜欢嘲讽,我也喜欢。

点评

hc别卡啊  酷勒,酷毙了!  发表于 2013-12-5 12:00
发表于 2013-12-5 11:20:3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72

符文:1

15#
还我命来~~~~~~~~~

点评

梦醒九分他爹  女鬼来啦!!!  发表于 2013-12-5 12:35
hc别卡啊  来索命吗……好吧我承认我故意害死你的  发表于 2013-12-5 12:02
非法贩猪  版主胸要开阔些,别老记着楼主,其实楼主当时就是见色起意。  发表于 2013-12-5 11:26
发表于 2013-12-5 11:23:55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从那天起,我便再也感受不到来自伊夫葛洛的指引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