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2482 - 回复: 1

帖子:817

符文:433

发表于 2020-9-10 20:17:5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七种武器之男巫的法杖

男巫尼柯拉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法术时的情形。南方的沼泽地带的冬天,空气潮湿而阴冷,黑色的淤泥尚未结冰。他举起法杖,结结巴巴地念动父亲曾经念过的咒语,开始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几秒钟后,他发现洼地里边的水纹一波波的向四周扩展,然后尼柯拉能感受到明显的震动。这是个召唤咒语还是个复活咒语?也许会是个史前巨人,尼柯拉紧张地想,父亲曾经说过一个亡灵巫师不能召唤出比自身更强大的怪物,否则召唤者会受到怪兽的反噬,可就算是父亲,也不敢轻易复活可怕的史前巨人,尼柯拉开始后悔自己鲁莽的行为,父亲说过他还没有理解巫术的本质,不能应用这些奇妙的力量。

天空忽然模模糊糊地暗了下来,大地也在颤抖。他当然没有召唤出史前巨人,他使用的是他父亲书籍中最强力的咒语。被他复活的,是一只死去了无数年的龙,在龙吐出的烈焰面前,史前巨人就像是用蜡烛捏成的玩具娃娃。

龙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暗红色的双翼,这在地面上引起了一阵暴风,尼柯拉几乎被风刮倒。它慢慢低下庞大的三角形的头颅,带着昏昏欲睡的神情打量着这个把它从与世无争的死亡中唤醒的人。龙的动作很奇特,看起来像是受到粘稠的阻力般缓慢,但是考虑到它极其巨大的身躯,你就知道那是瞬间几十英尺的高速。“人,渺小的人,这是我死去后的第三个一千年!你,为什么要打扰我?”,龙的声音低沉而威严。

尼柯拉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确确实实,这是他召唤出的龙。“对于亡灵巫师来说,最重要的诫律就是,你要确信你比召唤出的怪物更强大”,他想起父亲的话。我?比龙更强大?尼柯拉很佩服自己的勇气,他居然还没有被吓死。“也许还是被吓死好”,他咕哝着,“至少下一个把我复活的巫师用不着像我这样害怕”。

龙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喉咙中发出呼呼的喘气声,“快给我一个让我不发怒的理由,否则

尼柯拉知道当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发怒时,足以令真正的勇士也不堪一击, 但是他仍然正视着龙金色的眼睛,鼓起勇气说道:“嗯,是这样的。你知道,我是一个亡灵巫师,我不能像女巫那样观察天象,在适当地时候召唤出燃烧的星星撞击地面,也不能像武士那样,依靠忠实的剑与盾,我唯一的武器就是咒语,召唤死亡的生物,包括骷髅、巨人、说到底,你也是亡灵一族的成员。”

他忽然不再那么害怕。“确实,事情就是如此天经地义:我是亡灵巫师,召唤死去的生物作战是我的本分,尽管是龙,也必须服从这一神制定的法则。”他挥动手中的法杖,附近的一块地面慢慢隆起,破裂,一只白骨嶙峋的手伸出来,然后是整具骷髅,从锈迹斑斑的铠甲和烂掉的皮革来看,它生前也许是名士兵。“是我再次给你生命的,不是吗?”,尼柯拉对着刚刚召唤出来的骷髅武士说道,“你难道不应该听从我的命令吗?”,“是的,主人”,那骷髅武士以一种死气沉沉的腔调回答,‘我生前曾经是统帅十万战士的将军,但是现在,我理应服从你的命令。”尼柯拉吓了一跳,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啊,想必是冥府之神喝醉了的一天,被复活的尽是些大人物。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些,指着被复活的将军对龙说:“你看,难道不是这样吗?”

龙似乎被弄糊涂了,呼出的灼热气流如同夏日的热浪般卷过地面,它歪着脑袋,小眼睛斜视着尼柯拉,而后者严肃认真的表情使它信服。“好吧,既然是神的法则,并且确实是你重新赋予我生命,我服从。那么主人,你要我干点什么?”

“这......”,尼柯拉抑制住狂喜的心情,他成功的做到了父亲也无法做到的事情:复活并且控制了一只龙,天啊,一只龙!他一时倒想不起来让龙干什么好,虽说父亲吩咐过的中饭还没有做,但是龙的烈焰对于烧一顿饭来说太过猛烈了。他想了想,对龙说道:“在离开这片沼泽的南边,人类要走上太阳升起落下三次的路程,有一群以人为食物的怪兽,请帮我赶走它们吧!”,龙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巨大的后肢猛地蹬着地面,可怕的吼声几乎震破了尼柯拉的耳膜,迅速地飞离地面。龙飞的一定快极了,因为那么大的巨兽一转眼在空中就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过了片刻,也许更长一点时间,龙飞回来了。尼柯拉打量着它,“你没有受伤吧,我的朋友”。“受伤?”, 龙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有些愤怒的看着他。“你不是说它们是以人类为食物的吗?这一定是不良的饮食习惯,呃,食人兽的肉很难吃....说着龙打了个饱嗝。

“哈哈!你可真是个冷静地家伙。”听完尼柯拉的讲述,弓箭手艾美森爽朗的大笑起来。“ 难怪你能镇定自若的指挥骷髅队伍中那些曾经的千夫长,瞧瞧,他们的首领都要听从你的号令,甚至是骄傲的龙!”

“是的!”,尼柯拉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同伴,然后紧紧盯住。艾美森有些扭捏起来:难道尼柯拉注意到今天她换了个发式吗?艾美森很快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她发现尼柯拉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盯着她身后的某处。“我的身后有什么?一头龙?”,她打趣说。“不是龙,”尼柯拉平静地回答,“我看见了墨菲斯特!”

所有人全都回头打量着宏伟的地下殿堂中最黑暗的深处,一团由光芒组成的影子慢慢浮现了出来,野蛮人巴布惊呼起来:“天使!看他的光明六翼!”。尼柯拉-把拉住巴布,沉声说道:“不,墨菲斯特是以天使面目出现的魔鬼”。

“是的,我就是墨菲斯特”,那个天使模样的影子懒洋洋地回答,“墨菲斯特,意思是‘不爱光的人””,它轻轻拍动了纯粹由光芒组成的巨大的翅膀,“我是永远否定的精灵,一切事物只要诞生,理所当然就要被毁灭,所以还不如无所发生,你们管这叫做破坏或者罪行,简单扼要的说就是恶,这就是我本质的属性。”

“渎神者!”,骑士帕拉丁一只胳膊穿过巨盾后紧缚的革条,另一只手缓缓拔出寒光闪闪的利剑。

“无所不能的上帝,创造一切的神灵! ”,墨菲斯特对着帕拉丁冷冷地笑道,“你为什么要创造出我,你最坚定的反对者,还有你,这可悲的奴隶?”

“下地狱去吧!”, 帕拉丁开始了冲锋。他的身体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奔去,钢青色的坚盾化成护身的寒芒,右手的利剑闪电般劈下。墨菲斯特似乎移动了位置,又似乎没有,帕拉丁毫无阻碍地穿过了他的身体。“我是光,被一切穿越而不被任何物体穿越的光!”

“我倒要看看光是否会拐弯!”,艾美森发出了一只向导箭,然后紧接着是无数只排箭,随着弓弦铮铮作响,密集的箭矢简直能把任何怪物射成筛子,除了墨菲斯特,它炽热的白色六翼温柔地掸落了如雨的弓箭。

野蛮人巴布的旋风斩倒是给墨菲斯特造成了一点伤害,但就是一点。巴布的旋转被墨菲斯特硬生生止住,然后墨菲斯特狞笑着给了他重重一击,巴布像个陀螺般再次旋转起来,但是这次是不由自主的反向旋转。

尼柯拉和女巫索爱斯对视了一眼, 彼此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个词: 难以置信。 索爱斯咬了咬牙, 举起魔杖大声呼唤: “北方的女神,请用冷之阴影包围住他,让他四周的光芒被缓缓吸走。随着光芒的黯淡,他的血液将会变成冰一般寒冷!”,呜呜的锐啸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幻出满天寒芒,无数蓝白色的冰锥如同百鸟投林般铺天盖地向墨菲斯特扑了过去。

墨菲斯特被冰锥击中了数处,脸上露出痛楚地表情。“让我的血液变得像冰一样寒冷?”,它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的血管中流淌的是冥河的波浪!”白色的光球伴随着声震屋宇的笑声击中了索爱斯。墨菲斯特终于开始了反击。

白色、紫色、蓝色、红色、绿色的光束像是有形有质的物体般飞舞抽打,巴布被击飞出去,跌落在宫殿一角的水槽中, 溅起的水花立刻被冻成了空中绽放的水晶,帕拉丁想冲上去救援,忽然觉得自己一阵头晕,几平站立不稳,他看见自己的双手变成了绿色,猛烈的毒性开始发作。

“据说你们的神用闪电惩罚罪人”,墨菲斯特轻蔑地说道,“我用闪电的权杖击打你们这些正义的蝼蚁!”

他猛然转过身,原本黯淡的地宫像是出现了一千个太阳般耀眼刺目,从他身后悄悄潜过去的忍者宁佳被闪电刺中,倒在地上,挣扎着动了动,然后翻倒。

“墨菲斯特, 你简直像头蠢驴!”,尼柯拉突然大声叫喊起来,“你居然一个人就敢和我们作战,真是愚蠢!”

墨菲斯特惊讶的打量着这个狂妄到极点的男巫,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尼柯拉继续大声叫嚷着:“快把你可悲的喽罗们召唤出来,只和你一个人作战将是我的耻辱!”

“你心虚了?你害怕了?你宁愿在我的手上默默地死去,也不敢让你的部下看见你濒死的惨状?”,尼柯拉继续喋喋不休的说道。如果墨菲斯特不是原本就是由白色的光芒组成,我们一定能看见他的脸都被气白了。

“我成全你!”墨菲斯特失去了风度,嘶吼一声,召唤出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怪物。

女巫索爱斯叹了口气:尼柯拉一定是被墨菲斯特吓疯了。

“快,索爱斯,火墙!”,尼柯拉终于露出了一丝焦急的表情。索爱斯下意识的挥动魔杖,烈焰腾空而起,闪烁不定的火光将怪物们的影子投射到墙上,如同群魔乱舞。

有几个小怪物抵挡不住火墙的威力,惨叫着倒下,尸体被灼烧时焦臭的味道立刻弥漫开来。

尼柯拉喃喃念道:“ 我是昨天、今天和明天,我拥有再生的力量,我的灵魂创造了天神,创造了人间、地狱和天堂,向我欢呼吧!我就是你们的王!”

赤色的火焰中,几个黑色的身影慢慢的爬起,一节一节伸展、打开,他们被尼柯拉复活了。

这些复活的怪物懵懵懂懂地看着周围的战场,似乎想起些什么,勇猛地向墨菲斯特扑过去。

力量对比的天平上出现了微小的砝码变化。

这几个小怪物稍稍拖延了墨菲斯特进攻的时间,所有人都抓住了这个机会。艾美森的排箭嗤嗤作响地连珠射了过去,女巫索爱斯几乎耗费了所有剩下的魔力,火墙中大批的冰锥直泻而下,在冰与火之间是死亡,不断有怪物死去,然后被尼柯拉复活,再被墨菲斯特杀死。

墨菲斯特的视线被自己的怪物遮挡,他的光球开始失去目标。尸体越来越多,血流成河,渐渐地地宫中的水槽流淌的已经是暗红的血液。

“死神收割我们的生命,如同农民收割粮食,当尸体之花绽放时,永生也就降临!”,尼柯拉高喊着,无数的尸体砰然爆裂,胶红的血液和肉体的残片漫天飞舞,这是亡灵巫师最后的一招:尸爆术。

墨菲斯特原本一尘不染的光之躯体沾满了肮脏的血污,空气中弥漫着粉红色的微粒。他用奇怪的表情看了一眼尼柯拉,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尼柯拉引爆了剩下的所有尸体,墨菲斯特死于自己召唤出的怪物。

“你这辈子难道从未紧张过吗?在那种情况下,你还能镇定自若的想出对策。”

良久之后宁佳费力的问道。尼柯拉抹去了满脸的汗水,若有所思的回答道:“有过,那年我7岁。一天,发现我召唤出的一只小食尸鬼正在拨拉着一具小独角兽的尸体,尸体上全是泥土,看来经过一番拼命的搏斗才死去的。我紧张死了,那是我邻居家一个小女孩最心爱的宠物!她会杀了我吗?我不知道。最终我有了主意,把独角兽的尸体清理干净,再偷偷地放回原来它的笼子,把它摆成一个睡着的模样。这样,那女孩也许会以为她的宠物是生病死去的。”

“你这个坏蛋!”,巴布缓缓从水槽中爬起,“你不是个诚实的人。”

“那天我紧张极了,蹲在屋子里不敢出去,支棱着耳朵听着邻居的动静。”尼柯拉回忆道,“傍晚时分,我听见隔壁女孩子隐约的哭泣声,然后是她父亲愤怒的叫嚷:哪个混蛋干的?居然把我女儿昨天刚死掉的独角兽又从它的坟里挖出来!”

“从那天起,我面对任何情况都告诫自己:冷静!”,尼柯拉一本正经的说道。

所以亡灵巫师尼柯拉的武器不是他的法杖,而是冷静。

帖子:22454

符文:6378

2#
沙发坐下认真看
发表于 2020-9-10 20:38:2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