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463 - 回复: 1

帖子:796

符文:287

发表于 2020-9-10 20:17:1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七种武器之忍者的肋差

“师父我我真的跑不动了!”躺在地上的少女,疲惫不堪,乞求的看着身后的老者。

“宁佳,跑!跑下去!以后你会发现,跑的久一些,你才能活得久一些,你是忍者。要成为伟大的忍者,首先要对自己残忍。”,老者的嘴唇很薄,简直就像是石雕般面容上的一道刀痕。

少女没有再说什么,低下头把腿上的沙包扎地更紧,挣扎着起身,然后摇摇晃晃的摔倒。



很多年以后,当宁佳在浪人营地的篝火边沉思的时候,她经常会想起自己的师父,一个无名的忍者。火光照射在她俊俏的面容上,闪烁不定,这是张完美的脸,然而毫无表情。“伟大的忍者,首先要学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师父说过,杀妖除魔也是修行,宁佳几乎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神秘的地方了,她的故乡在古老的东方,离这里有千万里,“ 等到杀死了这里的妖魔,我就回家,那时候我已经是最伟大的忍者。”

“喂,宁佳,你为什么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火堆对面的野蛮人巴布好奇的问,他是队伍中身材最高大的一个,九英尺高,但是有六英尺宽,体重也许是宁佳的五倍。宁佳抬起头,看着巴布,三个手指头迅速捻动,火堆“轰”的一声爆起一团明亮的火焰,吓了巴布一跳,等他回过神,对面的宁佳已经踪影全无。

“这可真奇怪!”,巴布站起身,挠挠头,茫然的环顾着四周的阴影。附近一棵树忽然活动了 ,轻巧无声的移动,宁佳又回到火堆边。

“黑色的衣服有助于隐藏,然后给敌人致命一刀”, 宁佳淡淡地说道。

“神奇的东方人,简直是魔术!”,巴布赞叹着,“宁佳,教我吧?我也要学习!”

“这个,基本上,很难”,宁佳抬起头,看着巴布硕大无朋的身躯,“我曾经听师兄加尔福特说过有个人,比你更加高大魁梧,据说他走路的时候,大地都会震动,所以大家叫他地震。虽然他也是一个伟大的忍者,但是他放弃了五遁中大多数的遁法,比如木遁,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世界上会有那么矮胖粗壮的一棵树。”“什么叫做五遁?”,正修理标枪的艾梅森饶有兴趣的插话道。“这个世界的本原是由金木水火土组成的,五遁就是利用这五种本原的力量,巧妙的隐藏自己,刚才我用的是火遁和木遁。”“金遁我知道”, 男巫尼柯拉嘿嘿的笑着,“面对敌人的时候扔出大把金币,趁着他们争夺财物的时候溜之大吉,呵呵”。

宁佳无奈的摊开双手耸耸肩,和这些战友接触久了,她也开始习惯于这样西方式的动作。

“我还记得宁佳来的那天”,男巫尼柯拉拨了拨火堆,“在盲眼修道院,我失去所有的骷髅卫兵,被一群僵尸围攻, 命在旦夕。忽然闪电一般,僵尸倒下一个,他们愤怒的追逐着新来的敌人,但是根本无法靠近宁佳。这时候我才有机会施放了一次尸爆术,算是救回小命。对了,宁佳,当时你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初次救人,请多关照!”,宁佳诚恳地回答。

“宁佳的速度,像是风,或者闪电”,骑土帕拉丁微微点了一下头,“跑得比马还要快!”

“你一定要比马跑得更快!”,马上的师父严厉的喊道,“ 否则就会被活活拖死!”,宁佳站在马后,脸色发白,腰间的绳子牢牢地拴在马鞍上。停云是村子里最快的马,她怎么可能跑的过?师父不再说话,“驾!”的一声抽打了停云一鞭,宁佳感到一股极大的力量传来,拖着她不由自主前冲。

跑!跑!不停地跑!停下来就会被停云活活拖死,血肉模糊!宁佳忘记了天地间的一切,她只知道自己必须跑的比停云更快!迎面的风噼啪的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宁佳,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平衡,不止一次差点被停云拉倒,十年来第一次解去沙袋束缚的双腿跑得发痒,似乎有无穷的活力,“啊——!”,宁佳泪流满面的大喊着,完全忘记了“忍者必须控制感情”的信条。

忘记这一信条的不止她一个, 只是她看不见马上师父的老泪,“女儿啊!原谅父亲吧”,宁佳不知道,师父其实就是她的父亲,她一直以为自己真的是师父在荒野中捡来的孤儿,也许正是这悲惨的“身世”让她能狠下心接受师父残酷的修行。


宁佳觉得自己的身体若有若无,胸口曾经的撕裂般的刺痛平息了,她甚至感觉不到双腿的急促迈动,呼吸平稳,神情平静,她甚至开始有余暇好奇的打量停云费力的奔跑。跑,原来只是一个词语而已,她欣喜的想,当你停下来的时候,“跑”这个动作又在哪里呢?是飞。非一般的飞。 原来人也可以象鸟儿那样飞翔

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宁佳已经感受不到风的存在,无风,云停。宁佳拔出带子上的肋差,轻松的斩断了腰间的绳索,宛如婴儿切断脐带,她瞬间超过了停云。

比马跑得快的是声音,比声音还快的是光,比光还快的是思想。宁佳已经只剩下精神在飞驰,她的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完全的放松。沉重的沙袋绑在腿上整整十年,宁佳终于领悟到其实那些沙袋和她的身体并没有关系,解脱了精神上的束缚,肉体不会被任何外物羁绊。

宁佳的耳朵难以察觉地轻轻耸动了一下。是女巫索爱斯回来了,只有她的传送术才会发出如此细微的声音。

“我们有麻烦了”,一道光闪过,索爱斯出现在大家面前,好看的嘴唇抿得很紧,“寒冷荒原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怪物,它很强”

它的确很强。巴布数百磅沉重的铁斧斩中了怪物,它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反手一棒,巴布庞大的身躯失去重量一般倒飞出去。帕拉丁低吼声,额上渗出大滴的汗珠,凭借巨大的盾牌勉强挡住了怪物一击。咯嚓咯嚓的骨裂声中,尼克拉的骷髅卫兵被怪物巨掌刮起的风暴撕裂成无数碎片。

一阵风吹过,灰色的荒原突然安静下来,连一丝一毫声音也听不见,不,有声音,无数怨毒的梦呓,以前被他们杀死的怪物的怨灵似乎-起复活。“是冰洛瓦!”,女巫索爱斯的声音充满了恐怖,怪物的身体奇怪地扭动着,以它的身体为中心一圈蓝白色的光环极快又极慢地绽放,然后一一波及众人。

巴布看见自己古铜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层奇怪的蓝色,冰凉刺骨,寒气如同数把锐利的刀,刺穿铠甲、刺穿亚麻、刺穿皮肤、刺穿肌肉、刺穿心脏很快他就停止了冷颤,因为他已经——完全被冻结。

号箭手艾美森射出的箭在半空嘎然而止,时间仿佛也被冻结、凝固。她看到自己金子般的长发变成了蓝色。“我一直想拥有蓝色的头发,可没有想到这个场合”她的最后一句话在空气中被冻成淡蓝的雾气。

宁佳感觉自己就是一块冰,这冰冷无所不在无所不包,世界就是一整块透明的寒冰,所谓火和温暖,其实只是人类在极度寒冷下的幻觉,创造出来的名词。

透过蓝色的水晶,她看到尼柯拉和索爱斯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他们进入了香甜的最深沉的无梦睡眠。

宁佳真想睡觉一定要睡觉要睡觉要睡觉要睡觉要睡觉

哦,他不是男巫尼柯拉,他是师父。宁佳疑惑的哆嗦着蓝白色的嘴唇,“师父”两个字几乎要脱口而出。

“伟大的忍者,必须能经受大自然最严酷的考验”。

“可是师父我冷我要死了我想睡觉”,幼小的宁佳在冰寒彻骨的池水中呓语。

冬天的堕鸟冰原是全日本最冷的地方,经过的飞鸟往往在空中冻死、堕下。

“不能睡觉!”,师父严厉的责骂着,“一旦睡着,就永远不会醒来!”

宁佳微弱的搅动着稀粥般的冻水,一旦它完全凝固,生命也就永远被冻结。

“按照口诀去做!宁佳!你会是最伟大的忍者!”

“观想脉道四轮,犹如车轮伞盖,神妙灵热息,入我中脉道,清净幻化身,得以炽燃生”

宁佳像是被催眠一样的背诵着口诀,身体一阵阵打着冷颤。颤抖,颤抖,颤不,不是颤抖,是颤动,她看着自己的手,不,这不是手,这是一团火苗。原来我不是宁佳,我只是一团火!这瞬间宁佳超越了观想,她真的化身为火,冰寒的池水开始温柔地流动,堕鸟冰原的这一刻成为了春天。

怪物迈着巨大的步伐走向帕拉丁,高高举起大棒。已经僵硬的帕拉丁尚存有最后的一点意识, 他的手无比艰难地想要举起冻结成冰柱的剑。

咔咔咔咔轻微的爆裂声此起彼伏。怪物停住了脚步,疑惑地回过头。

它看见了湿漉漉的宁佳站在面前,当它的棒子刚刚举起三分之一, 锋利无比的肋差已经准确地刺入它的心脏。

“一点点力气, 只要一点点力气就行,但是要刺中心脏”师父每天三万次的击刺练习让宁佳在攻击敌人要害方面获得了某种超自然的能力。枯燥的训练曾经让宁佳的泪水无法流下,因为都变成了汗水。 现在,怪物付出的代价是鲜血

所以宁佳的武器不是锋利的肋差,而是艰苦而无比严格的训练。

帖子:22403

符文:5948

2#
沙发坐下认真看
发表于 2020-9-10 20:38:1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