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2385 - 回复: 1

帖子:817

符文:433

发表于 2020-9-10 20:16:2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七种武器之野蛮人的斧头

“巴布,你的斧头到底有多重?”,男巫尼柯拉好奇的问。“我也不太清楚”,巴布挠了挠头,“据铁匠法拉说,这把斧头的铁足够给五个农夫打造全部的农具。”

“难怪巴布每次面对怪物的时候都会勇猛地冲上去,没有几个怪物能经得住这样沉重的打击”,弓箭手艾美森微笑着说道。“和斧头无关,我猜即使只是拿了一把小匕首,巴布也会一样勇猛”,骑士帕拉丁彬彬有礼地说道,“ 巴布天生就那么勇敢,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战士。

“天生的勇敢?”,巴布咕哝着,他想起了他的爸爸——老巴布。

“没有人是天生勇敢的!但是巴布你要知道,在我们这个部落,懦弱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老野蛮人巴布——应该说是野蛮人老巴布,严厉地对着他唯一的儿子小巴布,“ 我们的祖先曾经凭着勇敢精神,战胜过罗马人的军团,我们从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老巴布现在该说一句:野蛮人的字典里,找不到恐惧这个词。如果野蛮人有字典这种东西的话。

“但是爸爸,我我”,小巴布畏缩的看着他的父亲,害怕地把“ 害怕”这个词吞了回去。

老巴布简直快气疯了,“你应该把整句话说出来!不用害怕我!快说,像个真正的战士那样说话,说‘但是爸爸,我害怕’!”,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绝望地握紧拳头,朝天大吼了一声,冲出了帐篷。

现在帐篷中只剩下小巴布一个人了。他眨了眨眼睛,环顾四周的兵器,斧头、巨剑、战锤,这些都是他勇敢的祖先曾经使用过的,可是他不配用,因为他太胆小。巴布慢慢低下了头,是的,他害怕,害怕面对猛兽,害怕站在高处,他甚至连打雷闪电都害怕,可是,明天他就要满14周岁了,要去参加勃公达部落的成人仪式。想起这个,他不由得把身体向帐篷的最深处又缩了缩。

勃公达部落的成人仪式在附近的山上举行,一条三百步长三步宽的小路,一边紧贴峭壁,另一边是万丈深渊,所有14岁的成年男子都要走过去,这不算特别困难,问题是路的当中还有一头狮子。小巴布连站在那个地方都不敢,何况要走过去,路上还有凶猛的狮子!他抹了把脸,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哭了出来,但愿今天永远不要过去。

太阳没有听从小巴布的祷告,照常升了起来。

小巴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拿着不大的斧头被父亲拖到了小路边,他口干舌燥双腿发软,脑子里晕呼呼的,身边部落中的成年战士关注和鼓励的眼神没有给他丝勇气, “爸爸..”他转过身,绝望地看着老巴布。

“你一定要走过去!”,老巴布的语气异乎寻常的温柔,他最近一次这么温柔还是15年前向小巴布的母亲求婚的时候,“你是我的儿子”,他蹲下来,用粗大的手掌抚摸着小巴布的脑袋,“你是个男人,是个战士,你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的小巴布战战兢兢地走上了小道,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却浑身发抖。前边150步远的地方,是那头狮子,在此之前小巴布一直故意忘记它的存在,但是现在不行了,阳光把那猛兽镀上了一层炫目的金色,令小巴布不能直视。

“嗬!嗬!嗬嗬!”,他的身后部落的战士们有节奏地呼喊着,用手里的武器敲打着岩石,这是部落出征时的信号,也是催促小巴布的号角。

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头晕,太高了,从这么高摔下去的话...小巴布不由自主的矮下了身子,如果身后不是有全部落的战土,他宁愿贴着地面爬过去。小巴布的脸紧紧靠着峭壁,尽量不去想他的背后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他的双手死死抓住峭壁上突起的岩石,双脚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挪动。

他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因为他离狮子越来越近,狮子一直很有兴趣地盯着这个小家伙,它是被部落里的战士赤手空拳捕捉来放到这儿的,领教过这些战士的威力,因此出于动物的本能,对该部落的成员保持着相当的敬畏,但是它现在感到对面这个小家伙也许不是那么有本领,因为他在害怕。

狮子决定试探一下,它抖了抖鬃毛,抬起半个身子挑战地大吼了一声,这声吼叫差点把小巴布吓得掉下悬崖,成为一名失足青年。

“爸爸!”,要不是早上他根本没心情喝下那碗羊奶,我们的主人公小巴布恐怕要大大的出丑了。

小巴布停了下来,向身后张望,部落里所有的战士包括他的父亲,都背对着他,这是规矩,参加成人仪式时你只能靠自己。小巴布彻底绝望地蹲了下来,开始哭泣。他一边哭一边想: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今年他已经14岁而不是12或者更小?为什么父亲不能替他参加这个仪式?如果他不是勃公达部落的成员,他也就不用参加这该死的成人仪式了

小巴布开始幻想自己并不是勃公达部落的成员,他应该是爷爷故事中那样东方柔弱的王子,不需要学习使用斧头和刀子,不需要经受这样残酷的考验,或者退一步,即使他是部落成员,如果他今年还是12岁,不,13岁也行啊,那该多好

打断小巴布幻想的是狮子的又一声吼叫,它现在已经轻视自己的这个对手,瞧,他害怕的多么厉害。被吼声惊醒的小巴布抬起头,看到狮子完全地站起身,冰冷的绿色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开始向自己逼近。

当狮子离开小巴布还有十步的时候它停了下来,略微向后蜷起身子,准备大吼一声,然后发动致命的一跳,这是猛兽的捕食习惯,先用震耳欲聋的吼声完全吓瘫猎物,再从容不迫的捕杀。

有些时候人在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会发生奇迹般的变化。小巴布血管中流淌的是千百年来野蛮人祖先的血,现在这血涌上了他的头颅,涌进了他的肌肉,他觉得眼前白光闪动,脑子里咔嚓一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永远地断开了,不再是他的束缚。

小巴布站起来,拾起斧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仰面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虽然由于刚才不停地哭泣他的嗓子已经沙哑,但这吼声是从他心里直接发出,峭壁也被震的嗡嗡作响。他感到胸口还充塞着什么,吼得很不过瘾,于是低下头,再仰起头,又吼叫了一声,这次大吼伴随着第一次的回声,几乎连山峰都被震动了。然后小巴布嘶吼着拎着斧头,飞一般向狮子冲了过去。

与其说狮子是被巴布可怕的吼声吓傻了,倒不如说它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它实在没有想到刚才懦弱无比的对手眼下如此勇猛,因此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它先被小巴布一记狠狠的眩晕击敲中了脑门。

应该说小巴布在学习战斗技巧方面是非常刻苦的,这方面他几乎和父亲老巴布不相上下,瞧瞧,可怜的狮子又中了一招跳斩,然后是猛击、凝神击、狂暴击轮流上阵。狮子很不高兴,觉得自己受骗了:既然你是如此一个勇猛地战士,刚才为什么表现出那样的胆怯?显然是故意拿我开心?早知道你如此勇猛,我就不向你挑衅了。

它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瞅个机会,这猫科动物就抱头鼠窜了,小巴布在它身后紧紧追赶不放,高高举起斧头,不过他这会儿脑子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如果在平地上三步宽的小路,任谁都敢大步奔跑,可是为什么放在悬崖边就令人害怕呢?害怕什么呢?显然不会掉下去的。狮子?狮子可怕吗?我明明能够轻松击败它的,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么害怕它?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出答案,剩下的150步已经跑完了。

小野蛮人巴布,就这样通过了他人生中的成人仪式。

“其实我是个胆小鬼,面对怪物的时候,我也害怕”,讲完了这个故事,巴布诚悬地对着他的战友们说道,“我只是不表现出来,不管是剥皮丛林还是火焰河,我都把它当作故乡的那条小路,不管对手是蝙蝠怪还是深渊魔法师,我都把它想象成是那只狮子,我想Diablo将来也不会例外。”

“我还是要说你是个天生勇敢的真正战士”,骑士帕拉丁最后总结说,“打败任何猛兽或者怪物都未必算的上勇敢,战胜自己才是真正的勇敢。”

所以巴布的武器不是他巨大的斧头,而是勇气。

帖子:22454

符文:6378

2#
沙发坐下认真看
发表于 2020-9-10 20:38:0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