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697 - 回复: 4

帖子:796

符文:287

发表于 2020-9-10 20:14:3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七种武器之德鲁依的战锤

“你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的?”

每当别人问起的时候,拉戈尔总会憨厚的笑笑,却不回答。浪人营地的七个人,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是动机各有不同。作为一个自然的守护者,德鲁依教徒,他来到这块混沌大陆的目的是杀死Diablo,纠正被邪恶的力量弄得混乱不堪的秩序,解救他的动物朋友。

他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一年前的那个夜晚,拉戈尔正在河边安静地吸着柳树烟斗,忽然看见雪牙的耳朵紧张的竖立起来,喉咙中发出紧张的低吼,并开始有些畏惧地向拉戈尔怀里靠拢。拉戈尔知道必然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雪牙的直觉向来极其准确。

“一定是比豹子还要凶猛的动物出现在森林了”,拉戈尔自言自语,因为雪牙平素相当勇敢,是附近狼群的首领。如果他当时知道Diablo从灵魂石中逃出的地方要走上整整两百个白天和黑夜,他一定不敢相信这邪恶的化身竟有如此的强大力量,可以让遥远的雪牙感到畏惧。

那是个月圆之夜,伴随着雪牙的低吼,森林中其他动物也开始断断续续地发出凄惨的鸣咽。

拉戈尔在鞋跟上磕磕烟斗,束紧了自己的皮甲。“喂,伙计,带我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能让我们所有的朋友都这么惶恐不安”,他拍了拍雪牙的头。在雪牙的带领下,他走了整整六个月。

“哇,好大一条狗!”,野蛮人巴布惊叹的看着拉戈尔的伙伴,然后目光才落到拉戈尔的身上。

“是狼。尾巴垂着的,是狼。”

“狼? !”巴布眉头开始紧皱,右手握紧了扛在肩上的巨斧。

雪牙前半个身子低低伏下,对着巴布发出威胁性的咆哮。

“请不要对我的朋友怀有敌意”,拉戈尔右手放在胸前,深深鞠了个躬,“我和他来到这里,是抱着和你一样的目的——消灭Diablo!”

“好吧”,巴布气哼哼地看着雪牙,“和狼交朋友?当心你的朋友吃了你!”,他咕哝了几句,“怎么能相信这么凶残狡猾的动物呢?”

“说起凶残狡猾,没有哪种动物比人更可怕”,拉戈尔仰头看着巴布,眼神中似平带有些悲哀。

“还是让我打造一条粗铁链子把它拴起来吧?”,铁匠克里斯在骑士帕拉丁面前大发牢骚,“我看见那只狼,腿都软了,根本没办法干活,它太大太大了,而且它毕竟是一只狼,嗜血的狼!”

“我承认我不是最勇敢的人,但我也不是懦夫”,男巫尼克拉小声地对自己的骷髅卫兵诉苦,这些沉默的复活生物是绝佳的倾听者,能永远为你保守秘密。“可是我真的害怕那个家伙!想想看,一只狼!自由自在的在营地中活动....我害怕它”。

这就是拉戈尔和雪牙第一天来到营地时的大致情形。

但是第二天深夜的时候,巴布坚持把晚饭中最大的那块肉分给雪牙,铁匠克里斯自告奋勇要为这“忠诚勇敢的伙伴”打造一副精美的项圈,男巫尼克拉亲热的坐在雪牙身边,令他忠诚的骷髅卫兵很是嫉妒。

这一切都因为白天的血战。

“杀了她”,克西亚神色复杂的对着这七位战士说,“血乌鸦——特利斯特拉木战役中最勇猛的战士,我亲密无间的战友,她的灵魂已经被安德列尔控制,成为这个女魔头的傀儡......我决不允许她遭受如此地玷污!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拯救她,请杀了她!”

“我们发誓”,骑士帕拉丁低低地说道,“ 她的灵魂会在我们的剑下安息”。

当七个人来到传言中血乌鸦出没的墓地时,天阴了下来。地面上矮伏着一层白雾,四周似乎有阵阵莫名的喧嚣。拉戈尔和雪牙走在队伍的最前边,其余六个人尾随其后,他们还不能适应雪牙这样的猛兽跟在身后的感觉。

“嘎!~~~”,不远处枯树上一只黑色的乌鸦冷冷地打量着他们。

“不会它就是血乌鸦的化身吧?”,女箭手艾美森抽出一支箭,搭在弓弦上,瞄准那只乌鸦,“凡是长翅膀的,我都有能力把它钉在天空!”,箭射偏了几英尺,乌鸦惊恐地扑愣愣飞走了,因为拉戈尔迅速的转身推了她一把,“动物是我们的朋友,请不要伤害他们”队伍停了下来,艾美森盯着拉戈尔看了好一会儿,后者凝视着她的眼睛,目光真诚。

“动物是我们的朋友,只要你能去爱他们”,拉戈尔又说了一遍,然后将双手合在嘴前,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嘎~~嘎~~”,好像乌鸦的叫声。

“你在干什么?”,巴布不解的问,其他人的眼神也充满疑惑。

拉戈尔没有回答,只是又叫了几声,一团小小的黑影迅速的掠来,像是弹丸坠地般突然停在拉戈尔的肩上,是那只被艾美森的箭吓走的鸟鸦。它站在拉戈尔肩上,歪着头地盯着艾美森,忽然挑衅似地大叫了几声。

“他说,前方藏着很多的僵尸敌人”,拉戈尔皱了皱眉头,“他还说,左前方的不远壕沟中有骷髅武土埋伏。”

“它说?谁说?”,艾美森用眼角的余光瞟着拉戈尔,“不会是你的乌鸦朋友吧?"

“是的,是我的乌鸦朋友警告我们,我刚才和它达成了协议:咱们不去伤害它,它帮助咱们赶走我们共同的敌人:血乌鸦。”“你能听懂动物的语言?”艾美森副不相信的神情, “全世界的乌鸦只有一种语言, 这儿的乌鸦朋友和我家乡的同伴没有什么不同。”

“很简单就能知道你不是在吹牛”,女巫索爱斯拿起法杖,喃喃念了几句咒语。天空仿佛开始燃烧,像是沿着长长的壕沟竖起了一道烈焰的栅栏,红色黄色的火焰升腾起数十英尺高。那儿十分安静,只有听见噼啪作响的燃烧声。“ 没有什么人能忍受火墙术的煎熬”,艾美森嘲弄地看着拉戈尔:“你的乌鸦朋友警告过你的敌人在哪儿呢?”

敌人从壕沟中出现了,他们终于被女巫强大的火墙驱赶了出来。一瞬间天地间只充斥着骷髅武士的惨叫,无数怪物来不及爬出壕沟葬身火海,被魔法火焰化为灰烬。艾美森脸色大变,弯弓搭箭开始击杀。埋伏的敌人数量极多,要不是他们得到乌鸦的警告,也许七个人会全军覆没。

战斗结束时艾美森擦去脸上的汗水,走到拉戈尔身边,“对不起,我错了。”

当血乌鸦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才知道杀死的骷髅只是敌人的先头部队。血乌鸦在黑压压一群群的僵尸簇拥下发出枭鸟般的笑声,她的灵魂已经被安德列尔俘获,原本美丽的面庞上爬满了扭曲的筋肉血管,两只尖角从一团暗红的乱发中伸出。

剑光闪过,冲来的僵尸被帕拉丁拦腰斩成两段,由于惯性,飞出的上半身拖着浓稠的绿色尸液仍然向着帕拉丁扑来,腐烂的脸上挂着奇怪的表情。它倒下后,又有三具僵尸挥舞着残缺的上肢,摇摇晃晃地扑来。巴布怒吼一声,旋风一般冲入敌阵,巨斧刮起一团死亡的风暴,狂乱的撕扯着早已失去生命的人体碎片。九名僵尸立刻填补了他们阵亡的三个伙伴。

“就像我家乡传说中的九头蛇!”艾美森的利箭洞穿了一颗腐烂菱缩的心脏,“每当你砍掉个头颅, 就有三个新的头颅复活过来!”

凭着感觉,仅仅是感觉,女巫索爱斯急促的转身向后施放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砰然爆裂的火焰与碎骨满天飞舞,然后她感到一阵眩晕, 似乎有热乎乎的液体从肩头流下。血乌鸦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挂着诡异的微笑。

“不愧是有名的女巫”,血乌鸦举起刀子,伸出分叉的舌头贪婪地舔了舔染血的刀锋,“这顿大餐我都等不及了!”,受了重伤的索爱斯显然已经无力抵抗,血乌鸦举刀挥出。

一声痛苦的低吼,黑影在索爱斯的面前掠过,在地上滚了两下,空中划过一道血虹,是雪牙。

雪牙的眼神冰冷地死死盯着血乌鸦,似乎对自己肩头深可见骨的伤痕毫不在意。血乌鸦露出尖利的牙齿对着雪牙笑了,长长的舌头舔了舔自己胳膊上的爪痕。

战场上其他人的搏斗似乎都变得鸦雀无声,只剩下了雪牙和血乌鸦沉重的喘息。

剩下的七个人都知道,他们只有迅速的杀死无穷尽的僵尸,才能挽救雪牙和索爱斯的性命。

电光一闪,再闪,又一闪!雪牙身上添了三道长长的深痕,但是它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血乌鸦仍然保持着笑容,只是那笑有些勉强。

她锋利的刀子连续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雪牙的肩头背部象是一堆红色的碎纸片粘起来的一样,血液不时流出来,使得翻卷的皮肉象一朵朵打湿的玫瑰。 那刀子似乎是划在一棵树上,雪牙连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

又一刀刺入,翻转挑动,雪牙的背上仿佛卷起片片血红的刨花。与此同时血乌鸦的笑容凝固了,永远的凝固了。雪牙锐利冰冷的牙齿咬破了她的喉管。血乌鸦努力的想笑出声音,但破损的喉咙只能发出咝咝的排气声,宛如毒蛇吐信。

雪牙连看都没有看血乌鸦的尸体一眼,径直扑向正和帕拉丁拼命的一名敌人,替他的朋友杀死这难缠的僵尸。当巴布最危险的时候,伤痕累累的雪牙奇迹般的出现.....

当战斗结束的时候,雪牙已经变成一匹血狼,它四条腿一瘸一拐地扑向拉戈尔,呜咽着藏在朋友的怀里。所有人都拿出了他们最好的伤药,围在雪牙的周围。

“给我们讲讲雪牙的故事吧?”,巴布说。

拉戈尔放下手中的战锤,轻轻抚摸着雪牙的脑袋。

“我很小的时候就是动物的朋友,我能听懂他们的话,我们在一起很快乐,尽管村子中的大人都不知道。有年冬天,我一个人到森林中玩耍,失足掉进了雪坑,那坑足有三人高,我摔伤了腿脚,爬不出来。到了晚上,我又冷又饿,我知道自己要死了,很害怕。这时候我发现坑顶有一双绿荧荧的眼睛看着我,我认出她是塔莎,林子中对人类最有戒心的一匹母狼。塔莎对人类非常不友好,听动物们说她的丈夫死在了猎人的手里,即使是我接近她时,她也会用低低的咆哮威胁我。”

“迷迷糊糊地我睡着了,就在我快要被冻死的时候,村里的大人们赶来,将我从坑里救起,是塔莎报信救了我。她在村子四周不断地哀嚎,冒着弓箭和陷阱的危险。这时候我的父母已经发现我没有回家,听见狼嚎就更加担心,他们和邻居带着火把刀子出门,塔莎没有逃走,远远的带领着我的父母。大人们停止向塔莎放箭,跟随着她找到了我。后来我问父母为什么当时不再射杀塔莎,他们说,他们从塔莎那时的哀嚎中听不出任何敌意,只是充满了母亲对幼崽的思恋。”

“我和塔莎就这样成了好朋友,我放羊的时候就去找她的孩子们玩,她帮我放牧。渐渐地她老了,老的再也没有力气去用牙齿和爪子捕食,有一天她不告而别,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但是她家族中每头狼, 都和我成为了好朋友”,拉戈尔爱怜地拍拍雪牙的脑袋,“雪牙是她最优秀的后代。”

巴布一脚踢开拉戈尔的战锤,嘟哝道:“有这么好的朋友,你还要这玩意儿干什么?”

所以拉戈尔的武器不是战锤,而是和动物的友爱。
已有 1 人评分符文 收起 理由
霸气无双yong + 1 感谢分享

总评分:  符文 + 1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22403

符文:5948

2#
沙发坐下认真看
发表于 2020-9-10 20:37:4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96

符文:287

3#
霸气无双yong 发表于 2020-9-10 20:37
沙发坐下认真看

版大你好
发表于 2020-9-11 07:20:0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390

符文:611

4#
尚书是狗,下竖是狼,侍郎是狗,看尾巴就知道。
发表于 2020-9-12 15:36:0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703

符文:1

5#
写的真好
发表于 2020-9-14 07:37:4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