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07

符文:81

46#
  第十三章 她是清白的

       “请问,德鲁伊受到攻击的事情,您有没有参与?!”

  “!”听到这样的问话,苏扬立刻就坐不住了,刚想站起来抗辩,却被莎罗伸出手按在肩膀上。然后就听到莎罗回答道:“我没有参与。”

  “如何证明?”洛芙依然咄咄逼人。

  “我可以证明!”此时辛格努站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动怒,只是平静的说:“我见到莎罗的时候,他还在寂静之地里,那时候还有这个小子也在那里,可以证明莎罗并没有参与攻击。”

  洛芙看说话的是辛格努,微微把头偏过来正对向他,开口道:“辛格努大人,据埃拉里克所说,是您对我们进行了攻击,如果是这样,您如何为莎罗大人辩护呢?”

  辛格努再也忍不住了:“怎么,你今天是要把我们两个抓走吗?”

  “大人请不要动怒。”洛芙丝毫不惧,不过也没有再对辛格努逼问:“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您并不应该出现在寂静之地内部。”

  “我……”辛格努哑然,这确实是自己违反了三族约定,而且现在因为解释不了这个问题,导致自己的嫌疑不能够洗清。

  “大人,我想问,您是怎么躲过三族的监视混进去的,或者说是不是有人帮助了您?”

  “……”辛格努想了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犹豫地回忆道:“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那个叫西维尔的六阶野蛮人。他知道我想到寂静之地玩一趟,就帮我乔装成他自己的样子替他进去了”

  “这样就解释得通了。”洛芙说道转头向大长老说到:“科里克长老,这个西维尔,应该确认是叛徒无疑了。”

  大长老听后疑惑道:“为什么这么说呢?他有什么问题?”

  “据守望者营地的统领派人传来的情报,其中指出,这个西维尔,在野蛮人的搜寻队全军覆没之后,作为幸存者出现了。而据这个西维尔的说法,攻击并全歼了我们德鲁伊搜寻队的,正是您——”说着,洛芙转过头来,重新看向了辛格努:“——辛格努大人。”

  “怎么会这样,西维尔根本没有进入寂静之地!他怎么会这么说?!这一定是污蔑!”辛格努怒吼道。

  “没错,这就是污蔑。”洛芙说道:“有我们的人查明,在事情发生之前,这个西维尔曾经和暴风营地的拉斐尔斯有过接触,现在可以基本肯定,这是一个叛徒。而且我们的人也在寂静之地内发现了其他的证据。”

  “什么证据?”

  “我们找到了我族被害者的遗骸,虽然被烧毁了,但是在灰烬之中,我们找到了一支弩箭,经查验,这是一支传奇手弩专用的弩箭。”洛芙将查明的消息说了出来。

  “传奇手弩,你说的是吐脓毒物吗?”大长老问道。

  “正是!”洛芙肯定道:“据我所知这把传奇手弩属于刺客之王乌斯罡,而借由她和埃拉里克的私人关系,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次的屠杀是由人类所策划和执行的,而辛格努大人,则是他们选好的替罪羊。”

  “原来如此。”大长老点着头说道。

  可是辛格努现在却没有平静下来:“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还问什么问?!”、

  “辛格努大人,您的嫌疑是消除了,但是……”说着又看向莎罗:“莎罗大人,您有什么证据,能够能明您的清白吗?”

  “我只能说,这件事情一开始我并不知情。而且,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应该刚刚找到这个孩子,一路上他都和我在一起,随行的还有我的副官,他应该可以为我证明。”莎罗想了想,说道。

  “寇马克骑士是您的副官,他的证词我们很难采信。”洛芙立刻道。

  “我可以证明她是清白的。”这时苏扬的声音突然响起来,言辞凿凿道:“我降临之后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莎罗,而且一路上我都在她身边,她一直没有离开过。”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能证明莎罗大人没有动手。”洛芙沉吟道,然后终于是看着苏扬说道:“你就是这次被接引到的降临者吗?”

  “是的。”

  洛芙突然提高了声音:“你才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能够分辨这里的善恶是非吗?你能为你刚刚的证词负责吗?”

  听到如此严厉的质问,苏扬很清楚现在面临的问题有多么严重,很显然,如果不能帮助莎罗洗清这个嫌疑,不光是德鲁伊一族不会轻易放过她,就连刚刚收留了他们的大长老都不一定能够保护的了她。

  不过即便是这样严峻的形势下,苏扬依然没有慌乱,而是一反常态,当着所有人的面笑了出来:“哈哈,使者小姐,您大概搞错了一些事情。”

  “什么?”这次不光是洛芙,连同大厅里所有的野蛮人都齐齐朝他看过来。

  “您似乎是把我当成了莎罗的同伴啊,认为我会袒护她吗?”苏扬依然笑着:“您大概是觉得我身为一个人类,当然会为在场的唯一一位人类做辩护了。其实您小看我了,对我来说,各位对我而言都是刚刚才认识的,甚至都不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新朋友而已。现在在场的蛮族朋友,包括您在内,很明显都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如果我知道莎罗是有问题的,我为什么要在各位面前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撒谎呢?您不觉得这种做法会很愚蠢吗?”

  苏扬的话音刚落,大长老就发出了一阵笑声:“好了,洛夫使者,我觉得苏扬说的是有道理的,我愿意相信他,也愿意相信莎罗。”说着他环视了一圈,眼神在石桌周围坐着的各位野蛮人长老脸上转了一圈,继续说道:“而且现在他们都身在我蛮族重地,有如此众多的强者环伺,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各位怎么看啊?”

  “嗯,没错。”“听大长老的。”“蛮族不惧任何威胁!”“这个小家伙我们护下了。”……

  “我也可以替他们担保!”在所有的长老呼应过大长老之后,辛格努也大声道。

  “那也只好如此了。”洛芙似乎也放松了下来,做到了椅子上。

  “洛芙使者,我记得您此行是带来了女王的口信?现在可以说吗?是否要让他们回避呢?”其中一位坐在下首位置的长老问道。

  “不必了,女王的口信也是希望能够转达给他们的”说着,洛芙看向大长老,说道:“此次女王派我前来,是想和大长老达成一次秘密的协议。”

  “秘密的?”大长老疑惑。

  “没错,秘密的。”洛芙再一次强调着这个词,“这次我们虽然揭开了埃拉里克的阴谋,但是仅仅知道了他所计划的其中一部分,并没有窥其全貌,而他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现在也是一无所知。所以在仍未探明他的真实目的之前,女王希望在表面上依然保持现在的局面。”

  “也即是说,德鲁伊和我们暗中结盟,方便你们卧底调查。而我们野蛮人在明处伺机而动配合你们?”大长老明白了精灵女王的想法。

  洛芙微微惊叹于大长老异于普通野蛮人的头脑,不过依然面不改色地说:“不错,女王希望,我们这次结盟可以精诚合作,互通有无,一定要查出埃拉里克究竟要干什么,待到时机成熟,彻底揭穿他的阴谋。也为蛮神和自然女神的子民们报了这血海深仇!”

  大厅里此刻略有些安静,大长老又一次看向众位长老,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后,大长老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将手伸向就在他旁边的洛芙:”精诚合作。”

  “精诚合作。”洛芙也站起来,郑重地将手握了上去。

  苏扬和莎罗对视一眼,眼里满是轻松地神色,这下子,就只有人类阵营还处于敌对状态了,形式对自己这边显得有利起来了。

  “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各位。”洛芙在坐下后再次开口道:“女王在我临走之前告诉我,如果降临者准备投靠蛮族,要小心埃拉里克前来抢人。女王大人认为埃拉里克对这个降临者依然不会轻易放弃,而且很有可能会在近期动手。”

  “请转告你们的女王,没人能在圣殿为所欲为!”一个脾气火爆的长老冲着洛芙说道。

  “蛮族勇士,无所畏惧!”在场的所有野蛮人都同声低吼出来……

  随后的进程就相对轻松了起来,在蛮族诸位长老的热情款待之下,德鲁伊使者洛芙连同两位和她一同到来的熊族德鲁伊一起参加了宴会,同时参加的还有降临者苏扬和另一个人类莎罗。

  在宴会进行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使者洛芙在宴会中途起身坐到了苏扬的身边,在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抛出了一个似乎比较有诱惑力的提议。她认为苏扬如果能够投到自然女神的怀抱,相比投靠在蛮族是更有发展前景的,毕竟德鲁伊们的发展方向足足有四条,除去已经绝迹的“毁灭者”一系,剩下的三种也是非常有潜力的存在。并表示如果苏扬心动,她会和大长老商议苏扬的去留问题。

  不过苏扬却以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拒绝了洛芙的提议。他的理由是,如果自己出现在德鲁伊的部族,那么如果自己的行踪暴露,那么对人类,特别是埃拉里克开展的瞒天过海就会被识破,这样的风险着实应该尽力避免才对。

  其实苏扬更深的想法是,自己不想离开莎罗。无论如何身边有一个朋友、同时更是一个同族的话自然会更加安心。而看洛芙对莎罗的态度,明显是对她仍有疑虑,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想把自己连同莎罗两人都带走,就算是苏扬自己也不会同意,他也必须考虑莎罗的人身安全。

  洛芙自然是被苏扬的借口给说服了,直到结束也没有再提此事。

  到最后,辛格努和苏扬两人代替大长老,将洛芙一行送出了营地,同时还有原本就要去新月森林的蛮族勇士也一同前往,将大长老的信笺送至精灵女王手中。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20-4-24 22:15:2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5

符文:0

47#
mark下........
发表于 2020-4-26 12:58:5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07

符文:81

48#
本帖最后由 saxon-K 于 2020-4-26 23:18 编辑

  第十四章  消息空沉沉

       等待了许久的日子终于到来,某一天的清晨,苏扬正在长者圣殿供勇士们训练的校场上锻炼自己的身体,大长老身边那个蛮族将士,也就是上次去他们住处传令的那个野蛮人阿本,又站在了苏扬面前,这次,他是带着大长老的命令,来带苏扬去接受精魂灌注的。

  苏扬已经等了这个消息很久,他听说在精魂灌注的时候也会有比较剧烈的体力消耗,而且时间也因人而异,不知道会进行多久,所以身体的状态还是要尽量保持在一个良好的水平上。

  就因为这样,苏扬这段时间每天上午都会来这里,跟着那些蛮族的勇士一起用他们的方式来增强体魄。不过令人汗颜的是,为了迎合苏扬那可以用孱弱来描述的体格,这些将士还专门找来了一个只有蛮族幼童才会使用的小号石质杠铃……要知道,能来到长者圣殿这种核心区域的蛮族,可都是各个部落里一等一的强者,在这里可找不到什么小孩子的“玩具”,所以这种东西还是一个出去办事的蛮族从自己的部族里面特意带来给苏扬的。

  苏扬这时将杠铃勉强放回地面,也没有稍作休息,直接就跟着那个野蛮人走了。这次两人没有再去营地后面那个两层石楼,而是先去了苏扬自己住的地方,先是换了一套干净的服饰,又去隔壁把正在看书的莎罗也带上,然后才往目的地去了。

  据身边带路的野蛮人阿本介绍,精魂灌注必须在特定的条件下进行,比如说——“先民的庇佑之光”。

  由于现在的长者圣殿处于极地的极昼阶段,已经很久没有经历夜晚了。而所谓“先民的庇佑之光”也就是苏扬所知道的“极光”现象,这种现象虽然偶尔也可以在白天看到,但是毫无疑问,夜晚的情况观赏到的极光会更加绚烂和持久。

  虽然不知道这种自然的天文现象为什么会对精魂灌注有着增益的作用,但是大长老说过,如果能够在“庇佑之光”的正下方进行仪式,能够提高不少仪式的成功率,而且仪式结束后造成的副作用也会减轻不少。

  因为极昼情况之下,极光的出现很不规律而且非常短暂,所以苏扬他们必须先翻越长者圣殿后面的雪原,进入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在踏足那被极夜笼罩的地域之后,才能进行仪式。

  本来蛮族的精魂灌注都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大部分选择在极夜到来的时候集中进行。但是现在大长老认为,在埃拉里克的虎视眈眈之下,苏扬的成长刻不容缓,所以才决定让三名狂暴者带着苏扬和莎罗去寻找极夜。

  这次出行,辛格努也是成员之一,他的任务主要是在精魂灌注进行的期间,保障苏扬和两名同族强者的安全。

  一行人在长者圣殿入口的位置汇合,整理了一下一路上所需要的给养,便直接出发了。极地的特性所致,并不需要太在意时间。

  =============================分隔线=============================

  正在苏扬为了自己的变强大计迈出真正的第一步时,他不知道的是,在另一个世界里,还有一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儿还在思念着他。

  没错,是“思念”。

  经过了那场糟糕的表白,本来秦烟还余怒未消,准备再见到那个家伙的时候狠狠地收拾他一番,出一出心里的恶气。但是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就直接不出现了。

  刚开始的时候,秦烟还以为这是那个家伙欲擒故纵的戏码,曾经一度更加的恼怒呢。

  可是时间过去一天又一天,秦烟心里的火气慢慢地也消散了。可是那个家伙呢?却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且让秦烟开始担心的是,就连原本就和苏扬在一个寝室的那帮子男生,也都声称没有再见过苏扬,海开玩笑道:

  “我还以为你们俩出去同居了呢。”“就是!这个家伙,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怕我们去闹洞房啊?”……

  秦烟在终于忍受不了这帮混蛋的粗鄙之下狠狠地将他们赶跑之后,更加不安的情绪开始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

  在他眼里,苏扬虽然也是不是用一些犯浑的段子都自己开心,平日里也有些没正行的,但是看得出来,这家伙只是为了博自己一笑,本质上其实还是一个乖宝宝。起码秦烟是这样认为的。照他的性格,就算是被自己拒绝了,也不至于会有这种夸张的反应。所以理所当然的,秦烟认为苏扬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在秦烟终于经过多方打听得到了苏扬家里的联系方式之后,一个电话打过去,却发现就连他家也不知道这孩子跑哪去了。这下子,秦烟真的慌了。

  而且在这一通电话之下,动静就闹得大了!

  苏扬的家里立马来了人,紧接着,学校,警察,甚至就连媒体记者都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没过多久,一篇报道已经在网上开始疯狂转载起来:

  《大一新生春节前离奇失踪,警方已经展开立案调查!》

  班级里,系里,甚至整个学校,网络上都充斥着对这个大学生去向的各种猜测,众说纷纭之下,什么遭遇谋杀,遭遇绑架,失足跌落下水道,抢了银行后跑路……各种版本的谣言也开始流传开来。

  秦烟在这场风波之中,越来越不知道哪一种猜测才更加有利,只觉得每天都活在一片混沌中。

  直到后来,一条从公安局流传出来的笔录,又一次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失踪大学生心有所属,表白不成疑自杀殉情!》

  顿时,又一个名字突然出现在了风暴的中心,开始被各种猜测和臆断。

  秦烟很快就被人肉出来了,一时间,这个同样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女孩,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和后悔,在某一天上课期间,就那样倒了下去。

  在病房里,秦烟的家人正在他的病床前守着她,一个个在哪里长吁短叹,满脸都是无奈和担忧。

  “妈……我这是在哪?”秦烟微弱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秦烟的父母听秦烟醒过来了,脸上终于有了惊喜的表情。这段时间真是快把他们折磨疯了,秦烟这病床上一躺就是三天,期间学校的老师和校长有来探望,警察也曾经来询问过情况,更有些得到消息的记着一度试图闯进来打算拍点什么好去设计一条新闻。

  而无论发生了什么是,无论她的父母怎么摆脱医生想办法,秦烟都一直没有醒过来。直到现在——

  “你这个孩子,真是吓死妈了……”秦母说到一半,已经哽咽的泣不成声了。

  秦烟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想要抬手做点什么,但是手刚刚动了一下,一股虚弱的感觉就袭上头来。这几天里,一直都是靠营养液来维持身体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在做任何动作了,毕竟这只是一个文弱的小姑娘。

  “孩子他妈,别这样,孩子都醒过来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秦父在一边揽住秦母的肩膀,宽慰道:“只要孩子没事,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

  可是正当秦父准备带着一众亲戚离开病房的时候,秦烟却从后面叫住了他,问道:“爸,有苏扬的消息了吗?”

  秦烟的父亲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再想要不要和女儿说那个孩子的事情,直到看着秦烟的眼睛里已经涌出了泪光,秦父才狠狠心回答道:“你先好好休息,养好了身体再去想别的事。”说罢转身也退出了病房。

  此刻的病房里,就剩下了秦烟和她的母亲。

  秦母就坐在秦烟的病床旁边,手里紧紧攥着秦烟没有扎针管的那只手,心疼得说:“你这孩子,自己都这样了,还那么关心别人。”

  “妈,你说,苏扬不告而别,真的是因为我拒绝了他吗?”秦烟声若蚊蝇地问,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秦母忍着心里的刺痛,看着眼前被折磨的不像样子的女儿,心疼地说道:“不会的,他如果那么喜欢你,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不理你的。”

  “那他……”秦烟听到这个答案,虽然明知道是母亲在安慰自己,可是心里却不得不联想到了更加严重的情况。“苏扬他……”

  “傻孩子,你是不是也喜欢那个苏扬啊?”秦母突然不再安慰她,反而是问了这么个问题,想要转移秦烟的注意力。

  秦母的小心思奏效了,秦烟听到自己的母亲这么问,苍白的脸上突然就出现了一抹红晕,然后羞涩地支支吾吾起来,半天都没有说话。

  “和妈讲一讲,你和他都有什么故事好吗?”秦母发现这样的方式挺有效果,便顺着说了下来,也能顺便了解一下这个喜欢上自己女儿的男孩子。

  “好……”秦烟虽然羞涩,最终却还是答应了。

  未完待续


问一下,秦烟一起穿越过去,大家觉得可行吗?


发表于 2020-4-26 21:16:2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1

符文:13

49#
小石头哑铃。服了服了
发表于 2020-4-27 13:01:2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79

符文:624

50#
特别建议让秦烟也穿越过去,这样情节会丰满的~
发表于 2020-5-4 19:28:44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6%B6%85%E8%8C%A7%E5%88%A9-5226/hero/10113608[/armory]

帖子:22753

符文:7713

51#
    第十五章 抬手挽天河


  极北之地最深处的广袤冰原上,三道雄壮的身影正在用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前进着。


  由于极北之地常年保持着极低的温度,这里的地面上早已经节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三位野蛮人强者各自背着苏扬和莎罗以及他们的给养,在雪原上风驰电掣着。


  他们将自己手里的武器狠狠地挥向地面,就像是滑雪杖一般。每次挥击都能让苏扬感觉到明显的加速感,甚至有都有了一丝过载的感觉。


  无论是辛格努曾经的“飞机”,还是现在这些家伙的“雪橇”,都很容易让苏扬产生一种要吐出来的感觉。不过不得不说,受益于他们这种蛮不讲理的狂暴作风,赶路的速度绝对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只见三个狂暴者的所过之地,都是一道清晰的划痕,就连本身在路上横亘着的冰块或者巨石,在他们眼里也都像是不存在一般,轻轻一撞,也就四分五裂了。


  很快的,他们就已经能够看到极昼的边缘,同时,也意味着那里就是极夜的笼罩范围了。


  “把身上裹严实一些,那个地方可比现在要冷多了!”说着,就连一直都露着手臂的辛格努三人,此刻都披上了早已带在身上的熊皮袍子:“好了!继续走!”


  那条边界线的宽度超过了苏扬的想象!在距离还比较远的时候,因为附近没有什么明显的参照物,苏扬觉得那明暗交织的地方看上去似乎只是一条细细的缝隙,直到终于抵临那区域的时候,才能发现就连这一段昏暗的分界线都是非常的宽阔。只不过此时此地,已经能够看得清前方天空中笼罩着的大片极光了。


  为了这些“庇护之光”,也算是费了一番周折了。苏扬心里想着。别看这一路上他都伏在野蛮人的背上,可是他所受的苦就连莎罗都体会不到。试想一下,平日里只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小白领,突然让他坐一次F1体验一下,能自己走下来就可以算有天赋了。


  又是经过了一个小时,苏扬终于觉得天色是完全黑了下来。这当然不是天因为时间的关系自己黑的,而是苏扬他们进行了一场不亚于“夸父逐日”式的“蛮子奔夜”!


  头顶上空已经是星汉密布,但是苏扬抬头并没有发现北极星的存在,这让他有一点小小的失落。不过他并没有太过纠结,因为此行的目标已经找到,那就是星空之下更为绚丽的“先祖的庇佑之光”——极光。


  “我们现在就开始吗?”苏扬问着其中一个将要给他进行精魂灌注的狂暴者。


  “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我们随时可以开始。”那人看着他回答。


  苏扬又看向莎罗,见莎罗对他点了点头之后,终于也是下定了决心,道:“好,那就开始!”


  仪式的准备工作很简单,由辛格努在地上用工具凿出了一个浅浅的坑,坑里被清理地非常平整,大致上是一个祭坛的造型,边角上还用刀刻出了一些文字,看上去和大长老送给苏扬的那本书上的文字很像。


  很快,苏扬就在两个狂暴者的指示下站在了圆圈的中心,随后紧挨着苏扬的位置也站在了圆圈的范围之内,一左一右面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此刻的苏扬难免开始紧张起来。眼神不由得飘向了莎罗的方向。


  至于现在的莎罗其实也是也不比苏扬好多少,他也没有见过野蛮人是怎样操作这种仪式的。不过虽然如此,她还是想着苏扬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仪式很快开始,没有任何夸张的光影效果,这一点是莎罗已经预料到的。人类因为掌握的力量属性颇为驳杂,所以在进行这种仪式的时候会根据自身的力量属性迸发出相应的光影和能量。就像奥术法师强烈的彩色气爆,又或者武僧柔和地黄色光晕。


  刚开始的时候,苏扬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似乎从两位狂暴者的手和他接触的位置隐隐散发出温暖的气流,这股气流从他的肩膀处缓缓游过他的全身,最后,抵达了心脏的位置。而这个时候两位狂暴者的双臂上,突然开始从大臂处浮现出一道道血丝,缓缓地延伸到小臂,再到手掌,最后联通在苏扬的身上。这种反应被莎罗看在了眼里,她觉得这似乎是野蛮人的一种名叫“狂化术”的增益技巧,效果好像是能够短时间之内提供持续的爆发力。


  “看来,这种方式及时是狂暴者,使用起来也是比较吃力的。”莎罗默默想着。


  紧接着,令人惊异的一幕就出现了。


  半空中的极光此刻开始随着两位狂暴者的动作缓缓律动着,紧接着,只见一缕一缕的极光犹如匹练一般直坠而下,在苏扬的头顶上方无声的灌入,整个天地间似乎都没有了声响,莎罗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听觉。不过紧接着,她就听到了令她非常不安的声音。


  那是苏扬的惨叫!


  一开始,苏扬并没有什么特别不适的感觉。其实,当两位狂暴者使用狂化术的时候就已经让他陷入了昏迷。但是和剧本不符的是,在紧接着的灌注过程中,苏扬就算是在睡梦中都似乎是接受着千般的捶打和万般的折磨。


  要知道,野蛮人或许可以说是大陆发展至今规模最小的一族,毕竟全族都只有锻体这一条发展路径。但是奈何这种血脉的力量是从上古便流传下来的,可以说是经过了千万年历史的沉淀,凝结到蛮族勇士们血脉里的每一丝力量都是澎湃而浑厚的。


  反观苏扬,虽然也有简单的锻炼身体,但是和蛮族相比那如同蝼蚁般的躯体当中,如何才能容纳那股汹涌的力量呢?这就好比把一个液化气罐内所有的可燃气体强行灌装到一个小小的易拉罐里,而且还不能炸!可想而知苏扬收到的煎熬。


  所以此时的苏扬虽在梦中,也依然是凄惨的叫出了声。


  莎罗见状立时想要冲上去,她之前可不知道蛮族的精魂灌注会这么霸道。以前她也见过人类强者为降临者进行灌注仪式,可是那时候似乎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可是就当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旁边负责看护的辛格努却陡然喝到:“别动!”


  被辛格努一声喝停的莎罗正要冲他喊话,却听辛格努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没事的,你看上面。”


  而此时的天空当中,漫天的极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着,逐渐将能够看到的范围内全部笼罩上了绚烂的色彩。而这遮天蔽日的极光在半空中涌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声势更是变得凶猛起来。


  已经开始显得躁动的极光随着剧烈的光影效果,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姿态向着苏扬这个中心店疯狂的涌来,像是被灌进了一个巨大的漏斗,呈一个倒三角形疾驰而下。


  但是反观现在处在下方的苏扬,却反而显得慢慢沉寂了下来,周身开始慢慢出现一团团柔和地七彩光晕,似乎在和上空的极光互相呼应着,却明显更加温和,就像一个母亲在仔细呵护着自己的孩子,随着苏扬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一张一弛,最后再次渗透进苏扬的身体里。


  莎罗在一旁已经看呆了,她真的没有料到,原本蛮族的灌注仪式应该是所有职业系里最单调的,结果却因为有极光的加入而变得无比华丽。而这似乎是作为一个秘密被很好的保护着,以至于连她都是知道今天才有幸得知。


  其实就算是之前能够流传出对这个现象的描述,莎罗也相信,那些描述绝对无法真正将这种神迹一般的场景原汁原味的刻画出来,这已经超越了语言和文字的力量,是一种无法被理解的力量。


  可能,这就是野蛮人为什么会把极光称作“先祖的庇佑”了,也有可能,这就是蛮族能够从千万年前延续至今的一种依仗。


  苏扬已经平静下来,这片大地也重归平静,而此刻那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却仍在继续,空中的光和苏扬身上的光已经构成了一种微妙的动态平衡,源源不断的进行着自上而下,又由外而内的洗礼。那两名蛮族的狂暴者,已经悄然退出了地上划出的圆形浅坑,他们的任务此刻已经顺利完成。接下来,就要看苏扬到底能吸收多少来自天空的馈赠了。


  =============================分隔线=============================


  一片寂静的白色空间之内,一个修长而单薄的身影懒洋洋地半卧在空中,身体就那样没有任何依凭地悬浮着。在他的手里,正托着一个剔透的水晶球,里面似乎倒映着着一幅画面。


  这个拿着水晶球的人正是拉涅,而他手中的水晶球里,上演的正是苏扬接受精魂灌注的一幕。


  “这个小家伙,没想到他能够第一个走上这一步,看来我当初的眼光并没有错啊。”说完,却是干脆地将水晶球收了起来,没有再看下去。


  只见他伸手一挥,和之前一样的黑紫色光芒再次闪过,他的身影也随之隐没其中,消失在这片空间之内。


  再次闪出,拉涅的身影站在了一片空旷的金色平台之上,他的眼前竖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在依稀可见的建筑顶端,有着一道耀眼而带着圣洁气息的光芒侵泄而下。站在这座建筑脚下的拉涅,此刻像是一只蝼蚁般渺小。


  除了脚下的平台和眼前的建筑之外,光芒能够照耀到的地方皆是空无一物,如果从平台的边缘向下看去,也只能看到无边无际的虚空。


  凭空出现在这里的拉涅此刻面容整肃,浑身散发出一阵阵令人心神不安的波动,似乎是在向建筑里的人传递着什么信息。


  “天使们,我又来了。”拉涅发出的声音非常微小,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但是这声低语却随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一起飘向眼前的建筑,甚至令上空射下的光芒都有了一丝波纹。


  “拉涅!”一声怒喝陡然出现,自那座建筑中传出来。而这一刻,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建筑正前方缓缓刺出了一丝细长的光线,从正中间自上而下的贯穿了整个建筑的正面。而紧接着,光线由细到宽,逐渐展开,缓缓地露出了一道沐浴在金光中的身影。


  而眼前这有着惊人高度的建筑,此刻却很明显地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这竟是一道门!


头像被屏蔽

帖子:92

符文:28

52#
养肥了才发出来啊,喜欢下全本看
发表于 2020-5-5 17:44:5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07

符文:81

53#
呃……
有点卡文,有两个衔接的情节感觉写得差点意思,所以删了好多准备重新写。
因为这个耽误了一些时间,请关注这个作品的大兄弟们见谅!我也是为了这个作品的质量。
我会尽快调整状态继续写下去的。
喜欢这部作品的各位可以暂且收藏,有空来瞅瞅。有意见可以直接回复别客气,也期待有想法的朋友私信交流。
拜!
发表于 2020-5-5 22:15:1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8

符文:9

54#
1111111111111
发表于 2020-5-6 05:59:0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79

符文:624

55#
第一次追书追的这么辛苦,想等养肥了再杀吧,还是每天想来瞅一瞅。
发表于 2020-5-6 12:04:08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6%B6%85%E8%8C%A7%E5%88%A9-5226/hero/10113608[/armory]

帖子:6

符文:38

56#
1111111111催更
发表于 2020-7-6 03:35:0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