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952

符文:144

发表于 2019-8-25 18:36:2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乳此丝滑 于 2019-8-25 18:57 编辑

【引言】:
《暗黑破坏神》系列陪伴我们走过了几十个春秋。
回首过去,暗黑已经是一个时代,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放眼当下,暴雪已经画出暗黑4的大饼,有望再度点燃玩家们的激情;展望未来,暗黑系列将何去何从,是涅槃重生,还是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本篇小说由以上问题突发奇想而作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第一章:【分道扬镳】
马萨伊尔被击败后,威斯特玛结束了可怕的噩梦,生命气息重新振作起来……

“这才几点呢!?那么早爬起来干嘛?”林登推开虚掩的房门,“迪亚波罗复活了吗!?要是复活了我们可以吃完午饭再去收拾他,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想睡会儿。”寇马克抿着嘴唇,往门里瞧了瞧,然后顿时把头缩了回来,仿佛触电一般:“你昨晚在……干什么?”林登挑起眉毛,回头看了看还窝在被子里的女人:“嗯……没什么,女人们很容易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倾倒不是吗?反正我也不认识她,各取所需没毛病”寇马克顿时感到一恶心“杜蕾斯叫我们几个都聚一下,说是有些事情要交代。”说完寇马克快步离开了痞子肮脏的房间。

阳光格外的柔和,微风格外的亲和,杜蕾斯侧靠在威斯特玛港岸上一颗椰树下,试图用原力之波弄下颗椰子来。百无聊赖的眼神掩饰不了女法师内心的烦闷,连最愚蠢的羊头人都看得出她施法的紊乱。艾莲娜先到了约定的地点,可先知的预言告诉她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林登和寇马克到来之前,魔女一直抬头望着树上的椰子发呆……

寇马克和林登不一会儿也到了,圣殿骑士站的笔直,眼神坚定,在一旁的痞子心神不定仿佛还在回味着昨晚的事情。在杜蕾斯组织好文字之前,寇马克已经打开话匣喝到:“我们又要去对付谁?”女法师无奈地翻了翻白眼:“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啊?要打架我们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我找你们来,是要道个别。”林登终于回过神来:“喔我没睡醒你刚刚说啥?”杜蕾斯扭头凝视着艾莲娜,海风将她两鬓的发丝撩起,女法师拨开挂在嘴角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离干掉马萨伊尔已经过去好些日子了,威斯特玛已经安全了,我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打算回先塞去,魔法的知识带给那里的学生们,”女法师转过头来看着痞子和圣殿骑士,叹了口气,继续说:“大家不用再跟随我了,你们不能到先塞去,是时候说再见了。”

气氛瞬间凝固,但顷刻间大伙又恢复了默契,寇马克摘下头盔朝女法师致敬:“愿圣光与你常在。”艾莲娜也哽咽道:“先知祝福你……”林登还是那句老话:“我不在的时候可别死了~”女法师嘴里吐出“再见”二字之时,已不见了踪影,显然是闪现跑路了,她一直很傲娇,不善于表达言语,简单的道别可能只是不想太尴尬吧。

三个追随者一起面向波光粼粼的海面,林登拍拍其他二位的肩膀,打趣说:“我打算回国王港去,身上的钱足够我们三儿好好挥霍了,要跟我一起吗?”艾莲娜的语气平静得如此刻的威斯特玛港:“谢谢你的好意林登,我恐怕不能陪你一起去了,先知说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虽然大魔神们都倒下了,但是还有许多弱小的人等着我去拯救他们,邪恶还没有从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里gen除,我的旅途还将继续。”寇马克顿时来劲了:“我将与你一同前往,艾琳娜,当善良转过身去,邪恶就会露出獠牙,我永远不会转身,我将面对正义。”说完“正义”二字,圣殿骑士心里咯噔了一下,往日的阴影又浮现在脑海里,团灭圣殿骑士的经历让他难过,得知自己一直信仰的东西只是腐朽的邪恶让他迷茫,还有艾莲娜,她一直都是把自己当朋友,只是朋友……(手动滑稽)

林登听完撇了撇嘴巴,说:“那随你们便了,祝你两愉快。”

四个人往不同的方向离开了威斯特玛,只留下叽叽喳喳的渔夫和数不尽的烂鱼烂虾,仿佛之前地狱般的噩梦从未有过……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第二章:【女孩与巨兽之间】
与曾经的战友分别后,艾莲娜和寇马克一路往回,打算把邪恶的余党消灭干净,让正义落实到最细微的角落,现在,他们回到了巴斯廷要塞,打算肃清征途时因为时间紧急而尚未进入的【寒冰洞】。

“艾莲娜,前面就是寒冰洞了,许多要塞士兵都说里面有可怕的怪物,你害怕吗?”
“不害怕。因为我知道,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你一定会在我身旁的。”
圣殿骑士的脸红的发烫,好在他可以很好的把表情藏在坚实的头盔里,但一说起话来,这位chu男就bao露了自己内心的悸动,“啊……啊,对……对,我会的,艾莲娜,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艾莲娜转过头,眼神里泛着洞壁上反射的蓝湛湛的光,歪着脑袋,就这样看着寇马克,此时圣殿骑士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顶点,手握着腰间剑柄,已经用力到发颤的地步,“先知总是会告诉我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我知道的这些都是祂告诉我的。”

圣殿骑士顿时像瘪了的皮球,卸了口气,咽了口唾沫,不出声了

进入洞穴浅层时二人全程无话,魔女的法术结界一直在感应着周围怪物的存在,圣殿骑士的手从未离开剑柄,盾牌也早已严阵以待,但他除了东张希望外似乎没有什么其他发现怪物的手段。一直到了寒冰洞的第二层,两位勇者都没有遭遇敌,倒是见到许多人类的尸骸,也许是巴斯庭要塞的士兵们把怪物们都逼到洞穴深处去了。

寇马克终于按捺不住(手动滑稽),开口说:“艾莲娜,你一直都相信先知的话嘛?祂真的什么都知道嘛?”
艾莲娜停下脚步,回过身来,走到寇马克面前,樱桃小嘴撅了起来,踮起脚尖,把温热的脸凑到距离他鼻子大约10厘米的地方,如果不是隔着一层头盔或许可以更近,寇马克甚至可以感觉到在这寒冷的洞窟里她的体温。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寇马克,相信自己,你不是我们之中最弱的,你勇敢坚毅,即使信仰遭到玷污也屹立不倒,你已经在冒险征途中找到了圣殿骑士的圣物【阿卡拉特的遗物】,不论你的骑士团是不是谎言,你本身就是圣光的代言人,只要你在这里,邪恶就永远别想露出獠牙。”
“谢谢你艾莲娜,我不如你和杜蕾斯一样有强大的魔法,也没有林登那样聪明,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会尽我所能让这个世界充满光明。”
圣殿骑士摸了摸 胸前炽热的圣物,魔女只回答了他的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她真的知道嘛?还是她早已经得到了答案,只是不想让自己难过而已?(chu男的心思,手动滑稽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圣殿骑士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时,地面突然裂开,冰块炸溅开来。
魔女刚刚还和圣殿骑士畅聊人生,现在早已换上一副冷静残忍的表情,一把将骑士推开,躲过飞溅的冰块,当骑士撞倒在洞壁之时,魔女将一股能量注入碎裂的地表,不远处一只伏地魔被波动震了出来,并且陷入了混乱。圣殿骑士此刻终于缓过神来,清醒了下脑袋,朝伏地魔冲锋而去,混乱的伏地魔无法躲避圣殿骑士迅如闪电的攻势,脑袋硬生生挨了一记重击,翻倒在一旁。

圣殿骑士高举盾剑,高兴地朝魔女喊:“看啊,艾莲娜,我出手就中了!”话音未落,一只女豹人【琪塔拉】从洞壁上飞驰而下,轻盈一跃跳到几米高的空中,朝骑士飞扑而去,同时反手一颗手雷朝魔女扔去,艾莲娜只得住杖防守,手雷的烟雾也让魔女一时无法脱身,圣殿骑士来不及躲避这天降杀机,只得举盾硬抗。

狡猾的琪塔拉一只手在盾牌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另一只手缺掏向圣殿骑士的右肺,骑士顺势用右手夹住了豹人毛茸茸的手腕,却没想到中了记,琪塔拉扭转手腕,用盾牌接力将身子翻到圣殿骑士背上,顺带朝魔女又扔了一颗手雷。圣殿骑士的脖子被女豹人双腿夹住,轻而易举地被琪塔拉翻倒在地,女豹人乘胜追击,卸去了骑士的盾牌,此刻寇马克胸前的圣物闪耀着光芒,他大喝一声,女豹人的动作瞬间慢了下来,抓住减速的间隙寇马克成功翻身踢开了琪塔拉。

与此同时,魔女刚摆脱手雷烟雾的困扰,侧翼一只巨大的蛮牛破冰而来,地面同时产生冰爆,魔女动弹不得,圣殿骑士眼睁睁看着艾莲娜被撞飞在冰冷的洞壁,骨头清脆的响声让寇马克撕心裂肺,魔女腹部紫了一大片,嘴角流出的血如妩媚的蛇一般,挑弄着圣殿骑士本已脆弱的神经。
对魔女的关注也让寇马克丧失了警惕,琪塔拉一记飞扑讲寇马克打倒在冰崖边,手中的宝剑也已坠入深渊,蛮牛正准备向魔女发动第二次攻击,鼻子里喘着粗气,试图将他心爱的女人碾碎。
此刻寇马克已经破釜沉舟,他朝琪塔拉冲去,却在即将碰到豹人时附身滚倒一旁,朝艾莲娜的方向赶去,并在蛮牛冲锋前到了艾莲娜身边,圣殿骑士现在终于了解到杜蕾斯不在时他们一行人是多么的弱小,他自己一直都在逃避困难,他甚至没有去用过双手武器,他害怕自己举不起来(手动滑稽),他不敢去追求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害怕被拒绝,但现在他不再逃避,他知道接下来的后果是什么,但他仍赤手空拳挡在这巨兽和女孩中间……

艾莲娜的语气很微弱:“寇马克,其实你没必要……”
圣殿骑士打断了魔女的话:“艾莲娜,如果要死,我一定会在你前面!”说完他闭上眼睛迎接死亡的到来。

圣殿骑士失去了知觉……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第三章:【情缘】
圣殿骑士为魔女挡下了致命一记,蛮牛和琪塔拉打算对剩下的艾莲娜发起攻击,但艾莲娜的体力恢复得十分迅速,令人难以置信。琪塔拉和蛮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魔女抓住这宝贵的间隙,立即施法,大喊一声:“让一切陷入混沌!”两只怪物就变成了两只小鸡,魔女再次攻击,洞穴里就只剩下了几片鸡毛……
魔女抱起倒在血泊中的圣殿骑士,眼神不再像那平静无暇的大海,她把头埋如他怀中,苦苦哀求着先知告诉她如何是好,但这回,先知给她的答案却令人费解。
先知告诉她:把【烟熏香炉】和【阿卡拉特的遗物】一起投入寒冰洞深不见底的冰窟里,或许就可以救活寇马克。
连刺脊魔都知道先知的提议是个愚蠢的笑话,但一向擅长冷静思考的艾莲娜这回并没有去思考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救活寇马克的急切心情已经压倒了一切,她不假思索地把两个圣物投入了深渊,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寇马克并没有醒来,先知再没有应答……
艾莲娜终于万念俱灰,她终于反应过来先知欺骗了她,但她并没有愤怒地咒骂先知,而是走到一具巴斯庭要塞士兵的尸骸旁,捡起了士兵残破的匕首,再次走到寇马克的尸体旁……

先知:“原谅我,我的孩子,你一个人活着会更加痛苦,你的修行就到此为止吧。”

几天后,鉴于琪塔拉和其他怪物再也没有出来骚扰巴斯庭要塞,一些敢于冒险的士兵鼓起勇气探索洞穴,但他们只找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和插在女尸体上的一把匕首,那把匕首 拔 出 来的瞬间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小段残破的刀片,发出奇怪的光芒,当然,还有洞穴里的几根鸡毛。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第四章:【小镇风波】
【故事背景一】:
新崔斯特姆,这个充满光和希望的小镇,在脱离了骷髅王的黑暗统治,封 建帝 制 再也没有复 辟,镇上实行了min zhu gonghe制,百姓安居乐业,个个党派相互竞争相互帮助,小镇也不断扩大,在20年前,新崔斯特姆的面积已经达到了大都市的规模,于是周边的其他势力都并拢过来,让新崔斯特姆成功华丽转型为小型国家。尽管各党各派都各执一词,但是对于奈非天的英雄信仰却是统一的,那就是150年前击败骷髅王的那位英雄——来自先塞的大法师——继承维尔的神装——掌握伽陀朵的意志——【杜蕾斯】(抱歉这里自吹自擂一波)当然还有这位传奇法师麾下的三位各具特色的追随者。
但现今奈非天的数量急剧减少,整个庇护之地的奈非天数量屈指可数,且可激活奈非天血统的凡人也越来越少了。
【故事背景二】:
在马萨伊尔被消灭后,庇护之地终于迎来了百废待兴的时期,天使们决定不再干涉凡人的生活,并将凡人交给曾经的兄弟泰瑞尔和他的赫拉蒂姆指引。地狱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除了一些核心地段,整个烈焰地域如今地广人稀,剩下的恶魔也不敢轻举妄动。三界的纷争就此结束,人类迎来了久违的合平。
【故事背景三】:尽管三界和平,但人类内部的争斗扔在继续,这或许是无法改变的人性,盗墓贼依旧猖獗,残余的卡兹拉等野兽扔偶尔袭击其他物种,王室间的纷争战争不断……而在新崔斯特姆郊外的大教堂废墟里,一些盗墓贼挖掘出了一块罕见的碎片,不法分子们打算拿到镇上去卖个好价钱,然后吃喝嫖赌,这些盗墓贼在三界和平的年代,可以算得上是穷凶极恶的恶魔了。

【第四章正文】
在新崔斯特姆的奈非天国际学院,上小学的【芮奇】可是个名人,毕竟他曾曾曾爷爷就是林登。

一放学,班上两位搞搞阵大王——【史塔克和琼恩】又来找芮奇闹事了。
“哈哈哈,芮奇,你是不是跟你曾曾曾爷爷一样,贪财好色又自私,毕竟你刚赢得了学校射击比赛的冠军,听说你那曾曾曾爷爷就挺会射箭,这些该不是遗传的吧?哈嘎嘎嘎嘎嘎!”
“就是,芮奇你不是喜欢斯奎特家的千金嘛?你该不会想像你曾曾曾爷爷对你曾曾曾奶奶一样,偷偷把她带到房间里去吧,咯咯咯~”
芮奇恼羞成怒,他感到很委屈,为什么曾曾曾爷爷犯的错要自己来承担,凭什么他们可以这样讥讽自己?
芮奇大吼:“闭嘴,你们两个!”这时候班长【伊万诺斯】说话了:“史塔克,琼恩,你们搞错了,不要把遗传学的精妙用在这上面,这不科学。”
鬼机灵的琼恩跟伊万诺斯抬杠了:“我的老班长,你不是一只‘信奉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请你解释下芮奇家祖宗六代全是坏蛋的现象,我想这除了遗传没什么其他原因说得通了。”
伊万诺斯吞了口唾沫,但却无法反驳,他家世代都是科学家,冒险家,学者,他的曾曾曾祖父更是大名鼎鼎的【阿卜多·哈兹尔】,根据史料记载芮奇家的男性几乎可以说全都算不上好人,芮奇的爸爸是和黑心珠宝商贩,欠了一大笔债后逃离了崔斯特姆,只留下芮奇和他母亲相依为命。芮奇的爷爷是个盗墓贼……
“我曾曾曾爷爷帮助奈非天击败了迪亚波罗!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芮奇回击。“是啊,他在水晶穹顶一役中被迪亚波罗的陷阱束缚了,而在水晶穹顶对抗迪亚波罗时,全程打完都没见他人,你说是吧,伊万诺斯?”史塔克喋喋不休。伊万诺斯读到过书上的这段记载,但仍没有应和史塔克和琼恩,这两个顽皮鬼真是太令人讨厌了。座位在第一排的斯奎特也翻过身来:“芮奇,你父亲还欠我们家债呢,如果他不回来了,你可要记得还我喔。”
小芮奇双拳紧握,他受不了自己的祖先或是父辈给自己留下的烂摊子,他怨恨自己的出身,此刻他最喜欢的斯奎特小 姐也没有站在正义的一边,他眼角渐渐泛出了泪花。
“怎么了,你要哭了吗芮奇,啊哈哈哈哈~~”琼恩扭曲的笑声萦绕在空旷的教室里。
芮奇终于忍无可忍,他双目睁怒,直视着琼恩,咬着牙,胸脯因急促的呼吸迅速起伏,而琼恩和其他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芮奇的背后突然长了一双翅膀,那翅膀如天使的光翼一样柔软但却散发着恐怖的红光,芮奇的双眼也已经血红,“怪……怪物……快跑啊,芮奇是怪物!”史塔克已经冲出了教室,其他人也一溜烟不见了踪影,这速度绝对比平时放学下课铃响起时他们的速度快上好几倍。
芮奇并不理解为什么同学们都落慌而逃,教室里也没有镜子,他想象不出自己发怒时到底有多可怕,怪物?这也太夸张了吧?芮奇之前生气的时候为什么从来没有人会被吓到,他们仍旧继续嘲讽着他……
“算了,今天放学后还有珠宝展呢,一群来自卡尔蒂姆的商人会带来奇珍异宝,爸爸教过我一些辨认宝物的技巧,或许我可以用零花钱买点物超所值的东西。”芮奇喃喃道,走 出 了教室……

新崔斯特姆的集市上人头攒动,屠牛旅馆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来自卡尔蒂姆的商人就在旅馆附近摆起了摊子。

“这样真的行嘛?这群乡巴佬真的会买这破玩意儿嘛?”【肖恩】有些惴惴不安。“放心吧,我已经买通了镇上的学者,他会帮我们把这碎片捧上去。”【珀西】拍了拍伙伴的肩膀,跟其他商人不同,他们两就只卖这一块碎片,这碎片看起来像某种兵器上的残片,散发着奇怪的光芒。

学者如约而至,他正是伊万诺斯的父亲【约翰·哈兹尔】,学者世家的第五代掌门人,继承他们家祖先阿卜多·哈兹尔的学术造诣,诺斯是当代著名的历史文物鉴赏家,同时通读各类人物传记,可以说是行走的百科全书,在新崔斯特姆享有极高的声誉。

“父亲,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眼看穿了那两个商贩的来历还要去帮助他们作恶?”伊万诺斯不解父亲的行为。
“孩子,善恶是相对的,在凡人的世界里没有天使那般纯粹的善,也没有恶魔那般纯粹的恶,人与人之间联系的桥梁并不多,利益就是其中一种桥梁,此刻我们正好需要那笔钱,你的眼界要放宽些,爸爸这是为家族着想,相比之下家族的利益肯定比外边那些陌生人的利益重要不是吗?好了,到集市上看看那些有趣的宝贝吧,爸爸要去干活了。”约翰匆匆告别了自己的儿子,朝两个商贩走去。伊万诺斯也没有告诉父亲今天放学时发生的事情,他觉得这事儿不简单,打算改天找芮奇谈谈,父亲的介入或许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芮奇奔跑在新崔斯特姆宽敞的街道上,嘴里叼着一片槟榔,他很享受风儿拂过脸庞的感觉,常常幻想自己就是风的使者,包括他刚赢得的校园射击比赛,对弓箭天生的掌握力让芮奇对风的神奇力量更加着迷。

赶到屠牛旅馆之时,珠宝展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小芮奇根本挤不进外围的人群,只得另辟蹊径,他想到了屠牛旅馆的二楼,从那儿跳下来或许可以直接到内部的摊位。但当芮奇爬上旅馆二楼楼梯后,他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正在窗口鬼鬼祟祟。

这位不速之客身披棕色轻铠,裤衩上的皮带绑的并不紧实,走起路来发出磕哒磕哒的声响,还有胸前别的一枚银闪闪的胸章,在阳光下格外刺眼,还有他令人印象深刻的围巾,那条黑色围巾被主人围到与鼻梁齐高的位置,如此怪异的风格在上个世纪威斯特玛的沿海城市曾经流行过,另外,之所以叫他不速之客,是因为他背的长弓。新崔斯特姆除了民兵和铁匠和外出打猎的猎人,任何公民是不允许随身携带武器的,何况那把弓通身被劲风环绕,气旋在弓弦上汇聚,可加其发射的箭矢威力非同小可,芮奇的眼球就被那把长弓抓去了。

不速之客翻下窗户,跳到屋檐上,应该是要开始行动了,芮奇的注意力从那把弓上面回到不速之客上来,他急中生智,把窗帘扯下,打碎玻璃,把尖锐的玻璃渣包在窗帘里,用嘴里的槟榔渣把窗帘相互黏在一起,再扯下另一段窗帘,把包好的玻璃包绑上,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流星索”,朝几米外屋檐上的不速之客甩去。

不速之客哪里想的到这飞来横祸,流星索开始缠在他的脚踝让他失去平衡落入了下面的人群之中,但那把弓仍旧背在背上,幸好他没有把他拿出来使用,否则这武器一定会在摔落过程中离手。
芮奇也跳下屋檐,朝人群大喊:“小心刺客!”
“见鬼,哪里来的小毛孩,本来我这次还打算低调行事的,看来只能高调些了,反正高调也向来是我的作风,哈哈”不速之客自言自语道,他迅速解开了叫上拆绕着的流星索,却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一段窗帘布和玻璃渣渣。

人群已经炸锅,大家纷纷逃离现场,伊万诺斯和父亲则火速叫来了民兵队,商队随行的士兵也全副武装起来,屠牛旅馆外方圆几十米的小块地方瞬间成了整个街坊的焦点,退到远处的市民和在楼上观望的市民,都在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芮奇和众士兵把不速之客围住,带头的民兵队长发话了:“快交代你的来历,并且放下武器立即投降,如果你还有点脑子的话。”在外围的约翰隐约感觉不妙,因为不速之客手里那把弓,“【风之力】!?”,约翰失声道。“什么?就是《黑德里格武器图鉴大全》里记载过的那把神兵吗爸爸?”伊万诺斯也震惊无比。

“那么你们是打算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一个来呀?”不速之客慢悠悠地问到,“当然是群殴你,你个蠢货!”商队的雇佣兵头头已经一马当先朝不速之客冲去。
只听见“嗖”的一生,雇佣兵头头已经在墙上钉着了,“看来还是我比较快~嘎哈哈~”不速之客扭曲的笑声不比琼恩的差,芮奇感到恶心。
“一起上啊!”民兵队长挥舞着链枷跟其他几名士兵一起冲去,弓箭手则开始搭箭,芮奇也拿了一把弓,开始瞄准,街坊们也看的热火朝天,欢呼起来。
可当弓箭手们准备发射时,居然有三支箭同时飞来,那些箭矢都力大无比,弓箭手全都被击飞到空中失去了知觉,只有芮奇安然无恙,也许是对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对他进行攻击。此刻冲锋的战士才赶到里不速之客三米远的地方,但一记烟雾弹从不速之客脚边炸开,下一秒敌人已经在屋檐之上,快速射出了几支箭,民兵们统统被击飞,倒到地上昏迷不行,只有民兵队长挨了一箭后扔在坚持,可不速之客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一记劲射,让他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眼前的血腥场面让街坊们惊恐不已,外围的人群早已四散而逃,楼上的人也紧缩窗门,祈祷着不速之客别来自己家。

芮奇早已瞄准了屋檐上的敌人,在对方劲射后重新搭箭的短暂间隙射出自己的箭矢,无奈敌人敏捷得令人难以置信,一歪头,芮奇的箭矢就从不速之客的眉箭滑过,同时一直箭也不偏不倚地射入了芮奇的大腿,芮奇丧失了行动力,在地上苦苦叫喊。

不速之客跳下屋檐,朝珀西和肖恩走去,珀西却不慌不忙,拿出了自己的兵器【骨王之怒】这把传奇锤子拥有释放剧毒新星的功能,可以对周围方圆几十米的敌人起作用,不速之客根本无法躲避,“我早就嫌生活平淡无味了,今儿正好遇到好玩的了,准备受死吧……”珀西的话还没说完,一记致盲粉就已经飞来,珀西捂住眼睛的一瞬间,箭矢已经刺破了他的喉咙。
“谁要听你把话说完,盗墓贼,我只是取回属于我的,我是说我朋友的东西。”不速之客走过珀西的尸体,肖恩早已双腿发颤,裤子也湿了一大片,颤抖地说:“别……别杀我,碎片给你,就在那,别杀我……”
“啊哈,我喜欢聪明人~”不速之客如愿以偿拿到了宝物,但身后一支箭飞来,刺穿了他的心脏,芮奇恶毒地叫喊着:“死吧!垃圾!”

被刺穿心脏的不速之客转过身来,耸耸肩,朝芮奇射了一箭,这一箭力道还不小,被击飞的芮奇失去了知觉……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第五章:【促膝长谈】
芮奇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周围却昏暗无比,高高的天花板上只有几支火把,应该是一个墓穴,而自己正躺在棺材里,身上的伤口也并没有传来疼痛的感觉,他喃喃道:“原来这就是的感觉,我进棺材了。”
“喔,放轻松小朋友,你还没结婚呢,那么早死了多没思呀?女人可是个好东西。”
芮奇大吃一惊,从棺材里弹起来,看着身边坐着的不速客,叫喊到:“这到底是哪里,你想把我怎么样!?”
“我要是想把你怎么样呢还能活到现在嘛,芮奇小朋友?”不速之客慢条斯理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你 祖 宗!”
“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呃,我没开玩笑,我是你曾曾曾爷爷林登。”
芮奇从棺材里跳出来,后退了几步,“不可能,怎么可能,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是三岁小孩!”
“你也才10岁呀?没多大嘛,来,快叫声爷爷。”
芮奇感到无法接受,这位杀 人 狂怎么可能是自己的亲戚?“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活到200岁?这个谎言太容易揭穿了!”
“一般人当然不能,可是我有这个,嘿嘿。”林登指
了指胸前的胸章。“那是什么?只是一枚胸章而已。”
“这东西可是个宝贝,叫【骷髅钥匙】,拥有
他的人是死不了的,哈哈哈。”
“骷髅钥匙?”芮奇好像是在父亲口中听过这个东西,相传是祖上留下的宝物,一直下落不明。“那你是怎么把我救活的?我明明已经……已经挂了呀?”
“喔,这很简单,这世上神奇的东西太多了,你瞧,”说着,林登拿出来一瓶药水,“这是【无尽恢复药水】,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喝了它都能痊愈,你只不过是中了我一支箭而已,不像民兵队长那样头脑分家。”说罢,林登打开瓶塞,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那……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现在就喝完了!?虽然你死不了,但是也会受伤吧?”
“这药水一会儿就会自动补满整瓶的,我就喜欢把它当饮料喝,味道还不错~你要来一口吗?”
芮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还是无法相信你是我曾曾曾爷爷,毕竟像你这样的痞子流氓,怎么可能当上打败大魔神的英雄?”
林登一口气喝光了药水,走到了芮奇面前,蹲下摸着他的头,说:“孩子,我很抱歉我给你带来了那么多困扰,但请你相信,你的曾曾曾爷爷真的是大英雄,超级厉害的大英雄,虽然他作恶猖 獗,贪财好 色,但是当不义之事发生在我在乎的人身上时,我一定会阻止,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无愧于跟我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且我贪财那是因为钱能带来很多便利,但我从不偷穷人的钱,我好 色那是因为……因为……现在你还太小,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手动滑稽{:7_355:}),反正我是个好人。”
“那你为什么要屠 sha镇上的士兵,破坏珠宝展,那就不是好人应该做的。”
“镇上的民兵,都是衣冠禽 兽,带上盔甲就成了保家卫国的战士,可私底下仗着自己的地位也干了不少坏勾当,欺负穷人,敲 诈 勒 索,甚至强 暴贫困的妇 女,我当然要诛 杀他们,尤其是民兵队长,商队里那个珀西,是
个盗墓贼,偷了我朋友的东西,我现在只是拿回来。”
“你朋友?”
“他们就是你们一直崇拜的人,杜蕾斯麾下的追随者,寇马克和艾莲娜。
“你是说那碎片是寇马克和艾莲娜的?
“是的,那块碎片可以说是一件圣物,叫【情缘】,寇马克和艾莲娜死后唯一的遗物,他们一起死在了巴斯庭要塞外的寒冰洞里。”说完痞子酸了酸鼻子,但总算没有哭出来。
芮奇耐心等着林登的情感稳定下来,又问到:“那杜蕾斯呢,那位伟大的大法师,她去哪了?”
“我不知道,她说她回先塞了,但她根本不在那,我去找过了。”
“那你的家人呢?你真的一个人活了那么久吗?”
“恐怕是的,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哥哥已经死了很久了。好了,你问了那么多问题,该闭嘴了,换我问你几个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
“你可曾感受到你体内的力量?我是说,一些……一些奇怪的力量,这些力量很强大,也很重要。”
“啥?力量?我没什么印象,我体内怎么会有那些东西?”芮奇摸了摸自己的脸,下巴,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当然有,你从小就善射,还对风有不一样的感觉是吗?”
“我确实喜欢风儿,但射击是我从小就训练的结果,只是个爱好 。”
“不,训练根本不可能让一个10岁的小孩用窗帘和碎玻璃渣做一个流星索,你具备了其他人所没有的天赋!”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潜意识去做了 。”
“你可知道,你体内激活了奈非天的血统?”
芮奇大吃一惊,“啊!?怎么会?”
“你应该还记得你生气的时候,有多吓人吗?那赤红的双翼来自于猎魔人的影之力。”
“这,这……好像,但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跟奈非天并肩作战过,我当然知道那股力量是怎么样的,并且我也知道,当奈非天血统开始激活时,庇护之地又将迎来一股血雨腥风了。”
“不会吧?预言是真的嘛?我一直觉得那些预言都是大人们编来哄小孩儿的。”
“我也很意外,我本是来取回圣殿骑士的遗物,但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奈非天,说明庇护之地要迎来新的挑战了,孩子,你现在还小,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答应我,在你十八岁之时,到国王港去找我。”
“好,我会的!”芮奇坚定不移地说。
“孩子,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庇护之地的未来还要看你们这些奈非天的了,我还要去寻找更多的奈非天,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度过全人类的难关,恐怕不能在此就留了,记住,你的力量非同小可,你的责任也非同小可,庇护之地会就此终结还是涅槃重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好了,我得走了。”

林登说完,起身离去,走出墓xue。芮奇一个人在棺材旁,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哦对了,还有你父亲,芮奇,你父亲是个好人,他的真是身份其实是威斯特玛的情报联络员,请原谅他抛弃了你们母子两……”林登在远处的墓xue口传来话,“好好成长,保重啊!”

林登换了一身行头,重新走进崔斯特姆,希望找老朋友修修装备,但路过屠牛旅馆时,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或许寻找奈非天的事儿可以明天再做,今儿先快活一番吧,有个奈非天曾孙感觉还不错,也许我还能多几儿子?”

痞子走进了旅馆二楼的房间里。

芮奇的生活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琼恩和史塔克成了芮奇的好朋友,芮奇对他们说那翅膀是拿来恶作剧耍他们的,此后他们经常一起冒险,斯奎特家的千金也对他不再刻薄了,他经常去她家玩儿,还有伊万诺斯,只有伊万诺斯知道自己奈非天的底细,他们之间也形成了默契,伊万诺斯经常带芮奇阅读有关奈非天的书籍,帮助他掌握力量……

庇护之地的太阳灿烂地照耀着,愿它永远也不会熄灭。

————————————————————————————

【丝滑杰作,第一期,完结】
感谢各位的阅读与支持
以后有空会再写第二期,第三期,有连载倾向
已有 2 人评分符文 收起 理由
zhaosan2150 + 8 感谢分享
百耘天 + 10 感谢分享

总评分:  符文 + 18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952

符文:144

2#
本帖最后由 乳此丝滑 于 2019-8-27 00:43 编辑

在这里交代一下杜蕾斯,杜蕾斯其实是我本人游戏里法师角色的名字,以及各个装备的来历不熟悉游戏情节的人可以从这里得知为何艾莲娜体力恢复迅速和痞子长命百岁,以及剧情按照常理设定,游戏里玩家的战斗力是随从的几兆倍,没了玩家陪同随从几乎无法单独打死怪物,所以魔 女和圣殿骑士会在寒冰洞打不过怪物。
阿卜多哈兹尔就是我们在游戏中捡到怪物志或人物传记时为我们念读传记内容的那位旁白,其余人物角色就纯属虚构了。
地点方面,崔斯特姆是游戏内第一幕主城,卡尔蒂姆是第二幕主城,寒冰洞和巴斯廷要塞在第三幕,威斯特玛是第五幕主城。
仙塞和国王港是暗黑世界地图上标注过的地方,在暗黑三游戏内容中暂时没有体现。
至于维尔的神装和枷陀朵的意志,就是游戏里的套装就是,这个赛季的版本之子了,法师们最爱的棒棒糖。看了小说或许可以去游戏里尝试该套装,据说18赛季棒棒糖更强喔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发表于 2019-8-25 18:36:4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6879

符文:1022

3#
点个赞哈哈
发表于 2019-8-25 18:40:5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52

符文:144

4#
littlebottle 发表于 2019-8-25 18:40
点个赞哈哈

嘻嘻嘻嘻,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9-8-25 19:03:5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1857

符文:199

5#
吖,来晚了,过来狠狠地支持一下写的不错
发表于 2019-8-25 23:45:0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1857

符文:199

6#
编辑的好长,辛苦了
发表于 2019-8-25 23:46:0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52

符文:144

7#
夜光灬蓝梦 发表于 2019-8-25 23:46
编辑的好长,辛苦了

话说系统没来包子奖励呀?

点评

夜光灬蓝梦  包子去酒馆喊啊,天天喊,人气上去了被三哥看见应该就有  发表于 2019-8-26 11:32
发表于 2019-8-26 04:19:4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6612

符文:199

8#
过来暖帖了
小奈非天快快长大
发表于 2019-8-26 07:35:0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148

符文:203

9#
我先收藏慢慢看哈哈哈
发表于 2019-8-26 13:38:1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6487

符文:440

10#
你怎么能把艾莲娜写死?
发表于 2019-8-26 14:50:0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52

符文:144

11#
霸气无双yong 发表于 2019-8-26 14:50
你怎么能把艾莲娜写死?

你也来写一篇,让艾莲娜复活吧!
发表于 2019-8-26 16:55:2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4

符文:21

12#
你好楼主,最近我自己也在写一篇暗黑3的同人。时间设定也是第五幕之后,目前接近收尾,能不能探讨一下?方便留个邮箱?
发表于 2019-8-26 17:47:3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672

符文:297

13#
我竟然看完了。寇马克终于按耐不住,却又关键时刻举不起来.....倒霉的寇马克,到死都是个chu男
发表于 2019-8-26 23:45:3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52

符文:144

14#
SYQ2019 发表于 2019-8-26 17:47
你好楼主,最近我自己也在写一篇暗黑3的同人。时间设定也是第五幕之后,目前接近收尾,能不能探讨一下?方 ...

邮箱啊。。。。。你要加战网好友的话点头像看英雄展示里面有ID,其实探讨的话直接凯恩之脚自这贴吧里说也可以啊,,
发表于 2019-8-27 00:31:5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52

符文:144

15#
一点飞鸿影下 发表于 2019-8-26 23:45
我竟然看完了。寇马克终于按耐不住,却又关键时刻举不起来.....倒霉的寇马克,到死都是个chu男

是咯,,我们的中二大叔寇马克,在游戏里也是个二楞
发表于 2019-8-27 00:32:3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0 03: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