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15

符文:48

每次往下翻真难受
发表于 2019-5-16 09:02:4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2

符文:61

嘤嘤怪饲养员 发表于 2019-5-16 09:02
每次往下翻真难受

可以楼层直达
发表于 2019-5-16 11:46:3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15

哇,看不过瘾就没了难得发现一个好看的暗黑小说!加油哦
发表于 2019-5-16 15:18:1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16 15:18
哇,看不过瘾就没了难得发现一个好看的暗黑小说!加油哦

必须的,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9-5-17 08:55:0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

符文:8

老哥加油啊
发表于 2019-5-17 10:03:5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第十二章 老板再来一杯麦芽酒

  处决者挥舞着长剑,将挡在它面前的骷髅兵拦腰斩断。它发出一阵怪笑,破坏的美妙滋味让它欲罢不能。它扭曲着身子,长剑在地面上拖出刺耳的声响。

  “凯恩!”薇薇安大喊一声,暗影飞刀以远超以往的速度破空而出,直取处决者的门面。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慢了下来,如虚似幻的匕首穿过处决者指骨间的缝隙,瞬间没入它眉心。

  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它的魂火一阵涣散,长剑也掉落在一旁。虽然薇薇安成功解除了凯恩的险境,但她的左手也因此垂在身侧。

  孙易从楼梯里冲了出来,他越过薇薇安的身侧,一脚踏在断裂的石柱上。他腾空而起,将盾牌抵在身前,呼啸着撞了过去。骷髅兵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闯入者并不欢迎,他们举起手里的剑刃向他砍去。

  “盾闪!”孙易在空中暴起一阵金光,连同处决者在内的数十只亡灵只能在原地晕头转向。

  “我们来晚了,莉娅让我们来接你回家。”孙易歉意一笑,提起他的领子将他扔了出去。凯恩还未来得及反应,他眼里的景色就开始倒旋了起来。

  “抱歉,我的朋友可能粗鲁了些。”薇薇安扶住凯恩,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看起来被吓得不轻。不过待他镇定下来后却是爽朗地笑出了声。

  “啊不,对于我这样的老年人来说,这真一次是不可多得的体验。”劫后余生的凯恩脸上重新焕发光彩。

  “不过你的朋友需不需要帮忙?这些邪恶的爪牙看起来不那么容易对付。”

  “放心吧,我们能搞定这些。”薇薇安摘下兜帽,白净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神采。

  孙易被前后左右团团围住,自从他意外解锁了惩罚的怒吼符文后,貌似经常遇到这样被包饺子的情况。不过数十只骷髅怪并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他真正在意的是在它们背后的处决者。但处决者似乎对他并不太感兴趣,它晃了晃脑袋,眉心处的空洞处燃起魂火的光芒。

  “它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凯恩握着长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是的,也许它对自己的新长相不太满意。”薇薇安朝凯恩露出微笑,右手上的匕首闪着寒芒。

  孙易也是注意到了处决者的异常,他踹开阻挡在他身前的骷髅兵,一个盾牌猛击冲了出去。长剑与盾牌的撞击产生一股气浪,孙易牙关咬紧,虽然他做好了准备,但处决者的力量仍然超出他的想象。

  上次的尸母女王也是这样,同为紫名怪的处决者属性远超一般的亡灵。

  “嘶哈!”处决者又是抡起一剑,飞速朝孙易落下。孙易紧紧盯着长剑挥砍的方向,身子微沉,盾牌巧妙地偏转了角度,将长剑的力道卸去。处决者来不及收手,长剑在地上带起一串火花,它脚下不稳,侧腹毫无防备地展露在孙易眼前。

  “机会!”孙易暗道一声,左手的盾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击三下,三面圣光凝聚的盾牌穿透了它身上的铠甲。

  处决者吃疼地哀嚎一声,提起一脚就是往孙易身上踹来。

  嘭的一声,孙易一时不慎差点被踹到在地。巨大的力量透过盾牌震得他左手发麻。不过好在处决者的攻击频率并不算高,倒是给了他喘息的时间。

  他稍稍恢复了一点后,就提起盾牌重新冲了上去。

  薇薇安站在高台上,左脚踩着弓身,右手将羽箭搭在弓弦上。凯恩虽然游历过很多地方,但他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拉弓的,并且还能射的准。

  羽箭朝骷髅兵的方向射去,铁质的箭头轻易地穿透了他们破烂不堪的铠甲,在他们的灰黑的枯骨上留下不少伤痕。

  骷髅兵们不堪甚扰,他们举着兵器气势汹汹地朝薇薇安冲去,但通往高台的楼梯却是被孙易和处决者占据。

  孙易维持着身上怒吼符文的状态,他小心谨慎的观察了一段时间后,逐渐适应了处决者的攻击模式。虽然它的攻击力道强劲,但它的招数来来回回就两种,连程咬金的三板斧也凑不齐。

  孙易下蹲躲过挥砍,侧身闪避直踹,待处决者两招用尽后就毫不客气的招呼上去。处决者怒吼一声,一砍,一踹,闪避不及脸上又是吃了一记。

  薇薇安收拾完残血的几个骷髅兵后,便放下了弓箭。孙易和处决者之间的战斗异常富有节奏,蹲、闪、打,砍、踹、痛,他们的动作利落,就像是排练过无数遍一般。

  “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凯恩毫不犹豫地抛洒赞美之词,而薇薇安却并不想对这场“假赛”发表评论。

  “哼,卑鄙的凡人。”飘在一旁极没有存在感的虚影愤懑一声,挥手消失在了原地。

  “额,那边刚刚有东西在么?”薇薇安错愕地看了凯恩一眼。

  “是的,勇敢的冒险者,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凯恩有些诧异,虽然他刚刚也几乎忘记了骷髅王李奥瑞克的存在。

  “真是一个叫人头疼的存在,竟然能无声无息潜伏在一旁,而我丝毫没有察觉。”薇薇安皱起眉头,深深感到这是一个十分难缠的敌人,“对了,我叫薇薇安,那边的圣教军是孙易。”

  “我叫凯恩,当然相信你们已经认识我了。骷髅王李奥瑞克是个非常难缠的存在,虽然它曾经是我们的君主,但它在毁灭魔王迪亚布罗的折磨下疯了。”凯恩看向虚影消失的地方,他语速不快,深邃的眼神像是陷入了回忆。

  就在凯恩同薇薇安讲述李奥瑞克生平的时候,孙易同处决者的战斗也开始进入尾声。处决者为自己的耿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它惨叫一声,周身铠甲脱落,露出枯骨,而魂火从它的眼眶中逸散开来,化作虚无。

  “呼,总算解决了。”孙易也是就地一倒,双手撑着喘着粗气。薇薇安走到孙易身边,朝他伸出手。孙易摇摇头,他现在只想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会。

  “孙易,听薇薇安说你是来自东方的萨卡兰姆信徒?”凯恩走了过来,挽着长袍坐在他的身侧。

  “是的。”孙易警惕地没有多说,他知道自己那错漏百出的说辞瞒不过眼前的这位长者。

  “听说你有秘术能辨识未知的装备?”凯恩抚过自己的胡子,面色和善地看着孙易。

  “......是的。”

  “哈哈哈,不用紧张,孩子,这个世界远比你认为的要宽阔许多。”凯恩的笑声里带着一丝对往日的回忆,他将手杖横在膝盖上,摇头叹道,“年纪大了,就老爱想起以前的事情,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位老朋友。”

  凯恩说着说着,突然陷入沉默,而孙易则是狠狠松了一口气。他蹑手蹑脚地拿起装备,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薇薇安此时正在打扫战场,她见孙易走了过来,就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瞎聊呢!”

  “哦,对了,你是不是已经打扫过战场了?”

  “还没有,怎么了?”孙易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妙的感觉。

  “那就奇怪了,我看了一圈,除了几个金币外竟然一件装备也没有。”


  顾文此时坐在旅馆的吧台前,他向酒吧老板布隆要了一杯水。而布隆为了感谢顾文他们解决小镇外尸母的麻烦,爽快地将这杯水免了单。

  顾文拿着菜单,坐在吧台前不安分地四处打量,现在的他充满了对异界探索的欲望。

  “布隆,那个看起来像苹果一样的红色果子叫什么?”

  “那个就是苹果。”

  “那那个想梨子一样的黄色果子呢?”

  “那个就是例子。”

  “那这个一定是香蕉了吧!”

  “不,这个是来自卡尔蒂姆的黄香糯果。”

  顾文满意地点着头,将菜单上名字独特的菜式都点了一个遍,并且他还特地叫了一杯屠牛特色的麦芽酒。

  布隆的动作很快,顾文点的菜很快将他眼前的吧台占满。

  “呦,胖子,有没有点我们的份?”正当顾文准备埋头苦干的时候,孙易一行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在他们二人身后还跟随着一名老者,从村民惊讶的眼神和话语里,顾文知道那名老者就是凯恩。

  “哇,猴子你们回来啦,快坐快坐,你们先吃不够我再点。”顾文咽下嘴里的食物,惊喜地看着他们。

  “莉娅呢?”薇薇安走到顾文身边,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

  “在房间里,她母亲日志的内容貌似太过惊人,她说需要一点时间自己静一静。”

  “唉,莉娅这个傻孩子。”凯恩微微一叹,轻轻推开了莉娅的房门。顾文听着屋内传出的惊喜声对二人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样,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吧?”顾文脸上满是感兴趣的神情。

  “还好,都是小怪,解决地都很轻松。”孙易咬着干面包,貌似吃的太急噎到了自己。薇薇安拿起吧台上的杯子朝他递了过去,孙易敲着自己的胸口仰头就灌。

  “够不够?我这还有杯水。”顾文朝孙易问道,却是发现孙易红着脸一声不吭。他突然意识到孙易喝得那杯是麦芽酒而不是水!

  “糟糕,猴子喝酒了!”

  “那个麦芽酒我先前喝过,味道还不错。”薇薇安咬了一口苹果,有些弄不明白顾文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猴子酒量超差的,一杯倒!”

  “不至于吧,那个只是麦芽酒。”薇薇安并不相信世上会有酒量如此之差的人。而她话音未落,孙易就咚的一声瘫在了地上。

  “真的有。”


----------------------------------------------------------------

谢谢大家的支持,哈哈哈,祝大家今天开荒顺利,我码完字也要开荒去啦!

发表于 2019-5-17 10:14:2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15

已收藏,开荒别忘了更文哦
发表于 2019-5-17 10:39:2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17 10:39
已收藏,开荒别忘了更文哦

哈哈哈,一是开荒一时爽,一直开荒一直爽
发表于 2019-5-17 11:41:3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5

符文:48

死灵两章全程划水
发表于 2019-5-17 23:26:2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15

想起来就气人,挑战箱子提前打了,只能划水了不过,琉璃8点左右就拿到玩的就是心跳,锅包肉10点拿到专家模式吝啬鬼全是大佬啊
发表于 2019-5-18 08:11:17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本帖最后由 少侠红领巾 于 2019-5-18 10:01 编辑

第十三章 你们在我睡着的时候做了什么

  顾文捞起醉成烂泥的孙易,而薇薇安还是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样子。

  “老板,还有空的房间么?”顾文吃力地撑着孙易,他身上盾牌短剑和铠甲,分量一点都不轻。

  “抱歉,房间已经租给莉娅了。”布隆无奈地摊摊手,其实他也很想再做一笔生意。

  “好吧,看来我们只能出去给他找个地儿了。”

  “我的房间还有空余,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去我那边休息。”凯恩和莉娅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间,说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提议,“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们。”

  “老爷子真不用客气,都是举手之劳。”顾文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感觉自己真的没帮到多少。

  “不,如果没有你们,我估计就再也见不到莉娅了。并且我想你们也有很多问题想要向我了解吧。”凯恩抚着长须笑着说道。

  顾文盛情难却,便背着孙易往凯恩的屋子里走。

  “凯恩,关于陨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薇薇安同莉娅并排而行,走在顾文的身后。

  “萨卡兰姆的经文以及赫拉迪姆的卷轴中都有对陨星的记载,但它们却都言语不详。”

  “所以我们只有击败骷髅王才能见到陨星是么?”

  “是的,但骷髅王却不太容易对付。”

  “我说,骷髅王是谁啊,听起来好像很厉害?”顾文颠了颠背上的孙易,让他的头靠在另一侧。

  “骷髅王就是就是我们的君主李奥瑞克,不过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英明的君主了。曾经他为了抵御邪恶打造了一支强大的军队,但现在,这支军队将会成为你们的阻碍。”凯恩停下脚步,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

  “我们会解决这一切的。”薇薇安语气平静,仿佛只是在谈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当然,你们的实力毋庸置疑,不过要打败骷髅王,你们还需要铁匠的帮助。”

  “他可以帮我们锻造武器么?”顾文听到铁匠就来劲了,几场战斗下来,他还没有更新过身上的装备,特别是副手的睿智小圆盾,那个名字他越看越别扭。

  “当然,他对这些非常擅长。不过更重要的是,只有他才知道李奥瑞克的皇冠在在哪,而皇冠恰巧就是打败骷髅王的关键。”

  顾文听着凯恩的叙述,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但他十分好奇为什么一顶王冠会起到那么重要的作用。不过薇薇安却是帮他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凯恩,为什么那个李奥瑞克的皇冠那么重要?”

  “那可能是他仅有的全部了吧。”凯恩沉默了一会,摇头叹道。

  “我们到了叔叔。”莉娅提醒一声,凯恩这才反应过来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口。他朝众人道了一声歉,推开了房门。

  “我们先进去说吧,我那有从卡尔蒂姆带回来的茶叶,我们可以坐着慢慢聊。”凯恩站在门口,笑呵呵地对众人说道。

  顾文将孙易放到空余的床上后,便加入了凯恩他们的讨论,不过他却是属于完全插不上嘴的那一个。

  “凯恩,你认识这个么?”薇薇安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蘑菇,漆黑的外表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这个是黑蘑菇么?”凯恩接了过来,拿在鼻尖闻了闻。

  “是的,是我和孙易在大教堂的一层找到的,就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

  “真是奇怪的颜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特别的蘑菇,但它的颜色并不像是被邪恶所侵蚀。”

  “那它可以吃么?”薇薇安期待地问道。

  “从它的气味和形状上来说,完全没有问题,不过我想普通的烹饪方法应该不能完全激发出它的美味吧。”凯恩也像是被勾起了兴致,对黑蘑菇的味道生出了一丝向往。

  顾文和薇薇安闻言,齐齐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孙易,如果说众人之中谁最有机会,那应该就是醉酒的他了吧。

  薇薇安略一思索,起身便把黑蘑菇放在了孙易的枕头旁。

  “薇薇安姐姐?”莉娅端着茶壶奇怪地问道。

  “导师说过,越是高级的食材,越要同烹饪他的人形影不离,这样烹饪的时候才能把握好食材中的细微变化。”薇薇安一脸严肃地回答着。顾文突然感觉自己同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导师拉近了心灵上的距离。

  而就在众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孙易却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走在一条狭长又昏暗的走廊上,左右两侧墙上的石砖同大教堂一层的样式如出一辙。他谨慎的想要拿起盾牌,却发现身上连那柄伤害7.7的雷鳗短剑都没带。他挠挠头,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就在他思前想后想要搞个明白的时候,一声巨响伴随着强劲的气浪将他吓得措手不及。身后的走廊被砸出一个坑洞。他小心翼翼地朝坑洞边挪了过去,在一片蓝色火光中,一只黑色的蘑菇突兀的呆在坑底。

  孙易觉得一阵眼熟,黑蘑菇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但他又说不上来是在哪里。他仔细地打量着着,却是突然产生一种蘑菇好像大了一圈的错觉。

  不对,是真的大了一圈!坑洞壁上的蓝色火焰像是养料一般不断被吞噬,一眨眼的功夫黑蘑菇已经长到了脸盆大小。

  孙易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就在他准备朝走廊深处跑开的时候,耳边传来铛铛铛铛的声响。这种声音他第一次听见,但他却能笃定那声音一定来自牛铃。

  而就这一小会耽误的功夫,黑蘑菇已经将坑洞里所有的火焰吞噬殆尽。它身形暴涨,菌帽已经长到了与孙易差不多的高度。

  孙易咽了口口水,就像许多动物一样,无论他们小时候多么憨态可掬,但一旦长开了长大了,所有美好的期待也就结束了,更何况眼前这个蘑菇还张着血盆大嘴。

  “呷!”黑蘑菇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嚎叫,朝孙易扑了过来。孙易二话不说扭头就跑,此时他只希望这条走廊有足够的长。

  不过好在蘑菇继承了他目前所遇到亡灵怪物的良好传统,它的移动速度并不算快。孙易维持慢跑的速度,在圣光的力量的影响下,他感觉自己能以这样的速度同蘑菇周旋上一整天。

  孙易一路向前,一沉不变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根石柱,石柱的上头悬浮着一块诡异的宝石。不过他虽然好奇,但依旧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心思,一般恐怖片里人们活不过十分钟都是因为他们作。并且孙易发现身后的黑蘑菇在吞噬掉那颗宝石后速度又慢上不少,那时不时颤抖的身子就像吃坏了肚子一样。

  果然不能乱碰。孙易坚定了自己的心念,对于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石柱无动于衷,虽然上面悬浮着的七彩玻璃瓶看起来非常稀有,但越是漂亮的东西就越是危险。

  果不其然,黑蘑菇又是一口将自己染得花花绿绿,而它的速度就像是人们着急时捂着肚子一样,连嘶吼声都变得断断续续。

  孙易的速度由慢跑变成了快走,他不急不缓地吊在前头,期待着下一个石柱的出现。他有预感,当下个石柱出现的时候就是这一场荒唐闹剧结束的时候。

  这个走廊仿佛听到他心声一般没有叫他失望,一段焦黑的胫骨就缓缓旋转在他的眼前。不过这一次,他选择将主动握在自己手里。

  “愿天堂没有食物中毒。”孙易平静地说着,朝巨大的黑蘑菇丢出了手里的胫骨。

  胫骨在精妙的力道下划出一条堪称完美的抛物线,不偏不倚地落在黑蘑菇的嘴里。而只剩下“生物”本能的黑蘑菇依旧十分坚强地将其咬碎咽了下去。

  “结束了。”孙易轻叹一声,朝完全静止不动的黑蘑菇挥了挥手。

  “咔。”一声像是枯枝折断的声响传到孙易耳中,他的手已经完全僵在了那儿。黑蘑菇像是被榨干了所有水分,密密麻麻的裂纹爬满了它的表面,随着突如其来的一阵收缩,将近1米76的身躯坍塌成一个彩色的圆点。

  强悍无比的吸力从圆点迸发出来,墙壁地板统统逃不过被吞噬的厄运。孙易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依旧没能逃出吞噬力量波及的范围。

  视野被扭曲,被拉长,他感觉自己就像面团一样被揉搓成各种形状。不过好在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经过两次天旋地转过山车般的体验后他就被吐了出来。

  孙易呆呆地打量着这里,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一切都仿佛与世无争一般。而他身上的装扮也从头盔铠甲换成了穿越一身清凉的样子。

  他看到远处粉色的独角兽欢快地奔跑,萌态百出的布偶熊嬉戏打闹,微风拂过湖面,还夹杂着远处山谷里的欢声笑语。

  一朵白色的小花从远处跑来,它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孙易。孙易对它报以微笑,它却像是看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一双稚嫩的小脚跑得飞快,洒下一地笑声。

  “我这是在哪里?”

--------------------------------------------------------------------------
昨天半夜回来,游戏玩到四点,我要成仙了~
发表于 2019-5-18 09:48:2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215

起来嗨哦!出太古呢
发表于 2019-5-18 11:53:4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明早有点事,中午更新哈
发表于 2019-5-18 21:18:2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残阳丶翊 发表于 2019-5-18 11:53
起来嗨哦!出太古呢

啊啊啊,好想玩游戏啊,啊啊啊
发表于 2019-5-18 21:19:3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0

符文:28

本帖最后由 少侠红领巾 于 2019-5-19 12:18 编辑

第十四章 我怎么可能怕鬼

  凯恩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蜡烛照亮了摆在他身前的书本。蜡黄的纸张透着岁月的痕迹,他小心翼翼地翻起一页,烛火被轻轻吹动,照在他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我睡了多久?”孙易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右手捂着额头。

  “并没有多久。”凯恩从书桌边起身,给他端来一杯茶水。

  孙易致谢一声,在茶叶的作用下精神了不少。酒精的作用已经逐渐散去,他终于想起自己晕倒的原由。

  他环顾四周,发现法房间里除了凯恩外并没有其他人。

  “顾文和薇薇安呢?”

  “他们去找铁匠了。”

  “原来是去找铁匠了。”

  “你看起来并不惊讶,难道不好奇为什么他们要去找铁匠?”凯恩面带微笑地看着孙易,让他又想起先前两人谈话时那股莫名其妙的压力。这个看似和蔼可亲的老者仿佛能看透孙易心底的秘密一样。

  “咳咳,我当然好奇了,这不是刚醒还有点迷糊么?”如果可以的话,孙易实在是不想同凯恩独处。

  凯恩对孙易的表现笑而不语,看向他的眼神里又透露着一丝怀念。孙易被打量的有些心底发毛,于是他假装起床离开了床铺。

  “不再休息一下么?醉酒的滋味可不太好受。”凯恩善意地提醒道。

  “啊不了,我已经睡饱了。”孙易穿戴装备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就在他感到屋内有些安静的时候,莉娅的敲门声突然在门外响起。

  “叔叔,铁匠回来了。”

  “好的莉娅,我这就出来。”凯恩一边应着,一边走回书桌拿起自己的手杖。

  孙易穿戴整齐后率先走到门口,莉娅看见是他,惊讶了一声。

  “啊孙易,你已经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已经好了,谢谢你的关心莉娅。”孙易道谢一声,突然看到来往的村民脸上也都挂着同莉娅相同的笑意,他突然绝望的意识到自己那举世无双的酒量估计已经在这个小镇上传开了。

  “这个别落下了。”凯恩朝发呆的孙易叫了声,将枕头边的黑蘑菇放到他手里。

  “这个是......”看着手里的黑蘑菇,孙易隐约记起了刚刚那段荒诞的梦境。自己该不会梦到彩虹关了吧。

  “这个是黑蘑菇,薇薇安姐姐说先放你那,等回头找到料理方法了就交给你处理。”莉娅善解人意,看出了孙易脸上的疑惑。

  孙易很想大声喊出心里的实话,这个蘑菇真的不能吃啊,是各种意义上的不能。

  “好了,我们一起去看看铁匠吧。”凯恩拍了拍憋得发慌的孙易,带着莉娅朝铁匠铺走去。

  孙易只好无奈的收起了黑蘑菇,虽然东西已经到他手里了,但薇薇安依旧惦记着它的味道,他得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铁匠是位壮硕的中年男人,孙易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沉默地坐在自己铺子前。

  “铁匠,你还好吧?”凯恩察觉到铁匠脸上的神色不大对劲,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还好,凯恩,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铁匠木讷地看着前方。

  “发生什么事了?”凯恩在他身边蹲了下来,轻轻拍打着他的背。

  “米拉,我的妻子,她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很抱歉,铁匠。”凯恩也同样沉默了下去。

  “她被感染成了怪物,而约定好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我,却结束了她的生命。”他看向凯恩,脸上满是自嘲的笑容。

  “这不怪你,铁匠,你只是结束了她的痛苦,我想米拉她也一定不会怪你的。”

  “不,凯恩,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铁匠突然挥起他的锤子,嘭的一声砸在一旁的铁砧上。

  孙易看着沉默下来的众人,突然记起了米拉还给铁匠留了一份信。他不着声色地观察着地面,终于在一个展示架边上找到了一个盒子。他从盒子里找到一份信件,而他脑海里也闪过一个提示:米拉致铁匠的信。

  “铁匠,我想你应该看一下这个。”孙易没有选择打开,他将信件放在了铁砧上。信件上熟悉的字迹让铁匠如遭雷击,他扔下铁锤,急忙把信捧在怀里。

  “我的挚爱,铁匠,不要感到悲伤,亲爱的,你做了你力所能及的一切。我们的缘分虽薄,但彼此的爱胜过千言万语,无奈命运终究是残酷的。这个世界已深陷恐惧,人们需要你的帮助。我只有一个愿望,愿你能在黑暗中找到一条光明之路。”

  “我会的,米拉,我会的。”铁匠跪在地上,眼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我们先走吧,我想他需要静一静。”凯恩在一声叹息中转身离开了这里。莉娅看了铁匠一眼,也追了上去。

  “孙易,等等。”孙易也准备离开的时候,铁匠叫住了他,“谢谢你,真的,如果不是你捡到了米拉的信件,我还不知道会在悲伤里沉浸多久。”

  “没什么,铁匠,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你说的对,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都有自己该做的事情。”铁匠的眼神不再空洞,他仿佛重新找到了方向,“我已经不想再打这些农具,如果你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孙易刚想感谢一声,突然想起自己背包里的那件耐久见底的短袖。

  “铁匠,你这个能修复么?”

  “这是什么装备,内衬么,为什么料子如此柔软?”铁匠惊讶地问着孙易,他摸着手里的衣服有些难以置信。

  “这是我老家那边的便衣,不过它在一场战斗中损坏了,我只想修好它,给自己留一个念想。”孙易组织了一下言语,朝铁匠说道。

  “放心吧,我对裁缝也十分拿手,那些铠甲的内衬都是我自己搞定的。不过你这衣服用得材料我没见过,可能需要在我这放上一段时间。”

  “没问题,只要能修好就成。”孙易听到有戏,不由得开心道。

  铁匠朝他比了个放心的手势,便埋头研究那件短袖去了。孙易见他热情高涨,便从铁匠铺里退了出来。他抬头看向天空,浓雾笼罩的新崔斯特姆分不清早晚,不过稍微睡过一阵的他精神好了许多。

  也不知道胖子他们怎么样了。孙易看着广场中央的传送阵走了神。

  另一头顾文和薇薇安已经穿过了哭泣山谷,来到荒废墓地那。哭泣山谷的路两人走得并不轻松,一路上到处都是亡灵的踪迹,并且路上还出现了一种名叫食腐魔的新怪物。顾文就是被它们恶心的不行,那堪比疯狗的速度,垃圾场般恶臭的嘴巴,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这边应该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吧?”顾文像是在问薇薇安,又像是自言自语。

  “走吧,皇冠就在眼前了。”薇薇安率先推开铁栅门。

  “话说,这里这么多墓碑,该不会有鬼吧。当然我并不是害怕!”顾文跟在薇薇安身后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过他那一双眼睛却是不住地瞥向四周。

  “嗯,我相信你不是害怕。”薇薇安掩着嘴,点着头十分认同。

  “真的,我一点都不怕鬼。”

  “好的好的,我们伟大的死灵法师大人。不过这里有三个墓穴,我们要不要分头行动?”

  “还是,不要了吧,你看你手受伤了,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了咋办?”顾文脑子转得飞快,对于分头行动这件事他真的一百个不同意。

  薇薇安拗不过顾文,于是两人随便选了个墓门就展开探索。

  起初顾文还有些紧张,但走了几步后便被兴奋的心情所代替。墙角的骨灰瓮,地上的蜡烛,以及随意废弃在一旁的石棺,这种探险的感觉简直叫人欲罢不能。

  “诶薇薇安,前面那个拿着铲子发着光的小矮子是什么?”顾文遥遥指着拐角的一个影子,这又是他所不知道的新型怪物。

  “那个好像是鬼魂吧,叫恐怖掘墓者来着。”

  “你们这边的鬼张这样?”

  “算是吧,墓地里这样的鬼魂会比较多。”

  “哈哈哈,那边的小鬼,看本法师来收拾你,啊呀呀呀呀呀!”顾文两指一并,以薇薇安看来非常怪异的姿势跑了出去。

  他虚张声势地耍起一套架势,嘴里还念念有词:“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骷髅法师!”

  一道漂浮的身影出现在顾文身侧,它长袍及身,周身青芒缭绕。顾文上下打量一番,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用尽全身储藏的精魂又召唤出了五只。

  待手下集结完毕后,他右手一挥,一干小弟蜂拥而上。它们交替出拳,十二团青色的能量糊脸,瞬间就将几只恐怖掘墓者的身形震散。

  “哈哈哈,痛快,走,随我去龙潭虎穴走上一遭!”顾文看着自己的一干打手,中二度立马爆表。不过骷髅法师的存在时间并不算长,他每走一步,身后悬浮的身影就少上一个,待他神气地站在一群亡灵前的时候,已经是光杆司令一人。

  “哇,打人不打脸,薇薇安救命啊!”

-------------------------------------------------------------------
铁匠的名字貌似不能显示,我只好全删了,原版我发起点了,不过内容基本一样,好奇的铜须可以去瞅瞅
发表于 2019-5-19 12:10:19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