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6

符文:20

发表于 2019-2-6 20:24: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冬萤冷寂陌上行 于 2019-2-24 20:04 编辑

那是一个木箱,上面布满灰尘,一柄铁锁挂在箱口,几束蛛网交织在上,显然这箱子放置起来已颇有段时间。
不过今天,尘封的过去要被揭开面纱。
“吱呀”,几近腐朽的木门被推开,一盏煤油灯的光映射出密室里刚被激起的漫天尘埃。
提着灯进来的是一个精壮的汉子,上身几乎赤裸,所谓的衣服似乎仅是随意搭在一起的几根宽布条,但绝不是什么做作之人,那双眸里硕有精光。
他高举着手,将灯举高,微微侧身,指使他身后那人。
“去,把箱子打开。”
他身后那人缓步向前,低头穿过父亲的臂弯。
他的父亲也许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他自己或许不是。
他时常这么想,他正值壮年,可那身高却是远远不如他年过花甲的父亲。
父亲的头顶近乎撞住门框,而他低下头便能绕过父亲臂弯,更不要去谈父亲那孔武有力的臂膀下所蕴含爆炸般的肌肉强度。
他上前,取出钥匙打开了木箱。
没什么奇异的光芒,更不要谈什么奇妙的魔法波动,有的仅是一捆布条。
“把布条取下来。”父亲命令到,那声音充满一种对过去岁月的向往。
拿起那捆东西的瞬间,他不由得一个寒战,是一种直入骨髓的冰凉。稍有缓神,方才敢解开布条。
布条之下,一抹寒芒。奇趋巨斧,霍霍刀光。
“我听说过那个笑话,顾匠。有的人梦想着自己的父亲有一天会告诉自己其实家族里有万贯财产,一切平凡都只是短暂的虚像。但很可惜,你的父亲并不伟大,我给不了你什么财产,我所能告诉你的只是一条祖训。”父亲望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吐露本该随着妻子一同掩埋的真相。
顾匠没有说话,他早意识到了,只是缺乏一个肯定。他没有转过身,而是伸出手缓缓摩挲着那个长相有些奇怪的斧头。
“‘世世代代必须永远守卫亚瑞特圣山!’因为我们是蛮族之子,因为我们就是俗子们所谓的野蛮人!”父亲觉得血液在血管里喷张澎湃,这条祖训是如此的神圣。
“可,父亲......亚瑞特圣山已经属于过去了......赛斯切隆是这样,哈洛加斯也是...”顾匠低声说道。
“不,哈洛加斯从未陷落。”父亲睁大了双眼,声音激昂。
顾匠转过身,他显得失态,可能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父亲很是愚昧,“父亲!谁也不能够逃避历史,这些已成序章!”
父亲一个大踏步,瞬息间到了顾匠的身前,一记直拳直接将他打倒在地,翻卷的尘埃似要把那刚掉落在地的油灯弥盖。
“你比其他孩子更向往体格熊健的力量;你比其他孩子更适应在冰天雪地的严寒中成长;你比其他孩子更惆怅自己逝去的故乡!顾匠,这是血脉。”
“不,你所说的那些我从未察觉到过!”他咽下一口顶到喉咙的血,反驳道。
“你还不明白,因为你从未长大。”父亲扭头便走,“把那斧子拿出来,明天要用。”临出门时,父亲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油灯,回手放在了密室一侧的桌上。
-----------------------
若干年后,赛斯切隆废墟外围。
一名年迈的野蛮人矫健的翻过各类断壁残桓,他身后跟着的似乎只是个体格健硕的普通人。
“父亲,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我依然没有得到肌肉上的飞跃式成长。”那个普通人说道。
“因为世代先祖都受世界之石的护佑,但现在世界之石已经...顾匠,你听见了吗?”
即使这里充斥着寒风的怒号,但顾匠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不似寻常的动静。
“应该是三个羊头人。”听着踩踏雪地的声音,顾匠得出了结果。
年迈的野蛮人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奇形怪状的斧子,习惯性用手指摩挲了一下锋刃。“不,是四个,有两个脚步声重叠了。”
说完这句话后爷俩默契的同时噤声,顾匠也从背后的大包里抽出了一把短矛。
敌进,捏一把雪用力掷出,敌人闪躲之际从掩藏处闪出,一力降十会,当头一斧劈倒一个,大力抽刃猛踢尸体一脚将血肉与利斧快速分开,手腕转合划出一个大圆直接劈碎横握尝试格挡的长矛,再倒一个,借力将自己与尸首一同压低身板躲过来敌长矛一刺,一个直身的功夫那刺矛的敌人已经被顾匠用短矛扎穿了喉,还有一敌,毫无退缩,长矛一送,直直得向着顾匠胸膛扎去。年迈的野蛮人憋气一吼,喝破敌胆,喝断风雪,趁着恍惚间再挥斧便是那厮头颅分家。
“听得不仅是脚步,还有呼吸。”年迈的野蛮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呼吸?那么微弱怎么听得到。”
“寒冷的时候呼吸会粗重一些,还有炎热的时候。”“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野蛮人蹲下身,摸索着羊头人的尸体。顾匠也没闲着,两人一起摸索起来。
一共从那四个羊头人身上扣下来三块宝石,野蛮人直接扔给了顾匠,什么也没说。顾匠接住默默地收到了背后的包里。
两人继续前行,浩大的风雪会掩埋一切,除了时间。
走着走着来到一个铁索桥前,看样子桥的那段便是赛斯切隆的正门。
在顾匠仰头瞻仰这所城市的遗颜时,父亲却指了指铁桥上。
“你应该能看到那里有尸首炸裂的遗迹,那是所有野蛮人的耻辱...永远。”
顾匠低头看了看,“可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你还不明白,因为你从未长大。”丢出了一句冷冰冰的话后,野蛮人绕过巨大的铁索桥,寻找着其他进入废墟内部的道路。
顾匠攥紧了自己满是老茧的手,浑身颤抖.....过了些许时间方才去追赶父亲的脚步。
“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危险,有羊头人,有冰封雪人,有臭老鼠,还有......”父亲前行的脚步一顿,压低了声音,伸手指着前方远处一个燃着篝火的营地。
“是食人族!”顾匠看到了插在营地里面的那个旗帜,一展残破的红色旗子,上面用骨头拼接着一个粗糙的图案。
“我们接着绕路...要小心埋伏。”老迈的野蛮人弓下腰,抽出斧头紧握着,缓缓前行。
这一路上倒不算坎坷,除了之前碰见的四只羊头人和后来的食人族营地外便再没看见什么敌人。
顾匠有了一个很大的疑惑:“我们来到赛斯切隆只需去那长者圣殿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这样在外围绕来绕去?”
父亲伸手擦去了眉鬓上的白霜,“因为你母亲被葬在了这里。”
“我母亲...”顾匠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母亲这个字眼出现的是如此突然。
“她在哪?”顾匠问道。
父亲没有回答,沉默地走着。途径着一路风雪,携裹着一狭思绪。
走了不知多久,父子两人来到了一处低洼地,这里的积雪比起之前在平野里要厚上许多:一脚跨下去直接能没到膝盖处,每动一步都显得很是困难。
风不再刮,雪也不再下。太阳从云隙间打下一束光,赤赤地照在这片白雪上,近乎瞬息间宁静的天地变得圣洁。
低洼盆地的中央部位插着一面旗帜,因为不竭的风雪它已然凝结在旗杆上不知静候来客多少岁月。年迈的野蛮人直直得向那旗帜走去。
顾匠跟着他,突然感觉到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因为厚实的积雪顾匠也无法看出是个什么东西,再往前走了一小截,顾匠又踩到了什么,顾匠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俯身把手按了下去,隔着厚实的雪,手一摸也能得出的答案...是一具尸骸。
这......
顾匠直起身,继续跟在父亲身后走着,一直到那旗帜下面停下...一路不出二百米,踩到的尸体足有十一具,更不要说这是按照直线前进的了。
“父...”顾匠刚张口说出一个字便被父亲打断了下去。
“顾匠,你必须成长,你必须长大。”父亲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貌似没头没脑的话。
“现在,我们野蛮人匠族部落的所有人已经悉数到场了......”年迈的老年人哈出一口气,凝结的白雾能飘散远方,逝去的魂灵却未至故乡。
回头看向自己的孩子,“顾匠,坐下。”父亲说罢便从背后的包里掏出了两张虎皮铺在了雪上。
顾匠听言直接便坐在那虎皮上,积雪直接被大力下压,这使得顾匠坐下时屁股直接陷在了雪里,而膝盖则是屈在雪面上,顾匠的样子看上去很是可笑。
年迈的野蛮人也是直接坐了下去,看上去和顾匠一样可笑。
“我宣布,第三十七次匠族部落部落会议现在召开。”
“会议应到人数二百三十七人,实到人数两人。”
“根据长老议会相关议定,此次会议定性为紧急会议,临时任命部落目前最高责任人主持会议。”
“我提议:任命顾匠为下一任匠族部落领袖。请参会长老进行投票表决。”
“父亲!你...”顾匠瞪大了双眼,很显然,父亲的这一番话已经能解释清楚很多事情了。
“会议上禁止除长老外的部族成员喧哗。”年迈的野蛮人举直了手,环视着整个寂静的盆地。
“公布票决结果:参议长老一人,同意提议人数一人。提议通过。”
“由当前部落领袖提交部族之徽......”
野蛮人们不相信任何Shen学Zong教,他们甚至不会在意那些物质上的东西。
但这一种族最终在哈洛加斯紧握住了自己真正的渴求与信仰——希望。
勇敢的哈洛加斯人,最渴望得到的并不是生命的延续,而是那赋予了他们生存的决心与勇气的
——希望。

相信希望,相信力量。这是所有野蛮人的信仰。这是魔神巴尔最终也没有毁灭的东西。
此时此刻,希望的枝丫在残酷的风雪中也顽强生长。
野蛮人种族所包含的数个部落中,一个叫匠族的部落终于在饱经摧残后延展出了一支新芽,即使这幼芽如此弱小,但野蛮人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会相信希望。




(短篇故事 不久完结 本人学艺不精 因为热爱所以写作)

帖子:24046

符文:3418

2#
流浪地球  嗯 我喜欢
发表于 2019-2-7 22:38:4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06

符文:123

3#
这个不错,顶一下,楼主快跟新
发表于 2019-2-11 15:44:3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

符文:20

4#
后半段不知道哪里出了屏蔽词 我仔细找找
发表于 2019-2-24 18:56:1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7

符文:48

5#
文采好到我以为是复制的,收藏了,希望能继续
发表于 2019-5-16 19:33:5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0

符文:38

6#
嗯,希望。。。。。。。。。。。。。。。
支撑每一个人活下去的理由。
发表于 2019-6-19 09:43:41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0 21:4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