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44 - 回复: 2

帖子:422

符文:28

发表于 2018-10-31 22:00:10 |显示全部楼层
old_books.gif


  光线渐渐亮了起来,我在灰尘里摸索着,哗哗啦啦,一具白森森的骨架倒在地上,一本破旧的笔记本从手中掉落。封皮已经弯折,内页写了满了字,字迹潦草,匆忙。摇摇晃晃的灯光在扉页显出几个抖动的字体:罗格日记
  啊!是那个罗格,我们都知道的那个罗格。我深吸了一口气,把灯挂好,拉过来一把凳子,在这张桌前坐下来。

    罗格营地,人们称它为营地或小镇,这里有一些非常知名的人物,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我想先转一转这个小镇,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打算。
    看到前面有一处光亮,那就是罗格小镇。
    罗格营地不是很大,你能知道每一户人家,每一个店铺。它四周是残缺的石墙和木篱,再外面是一条围起来的河,有两座石桥架在西边和东边,那里可以出入小镇。
    在黑暗中,有一个人叫瓦瑞夫,他告诉我说,如果我身无分文想要挣钱的话,可以去找阿卡拉,她能给我个任务,并付报酬。我谢过瓦瑞夫,他是个很好的人,就去了阿卡拉的店里。她的店铺交易一些药水、兵器、盔甲和其它一些神秘的物品。阿卡拉包着头巾,面容和善,看上去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她小心地伸出手对我说:欢迎来到罗格营地,年轻人。我急于想找到工作,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我们谈了很久,她告诉我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以及指导。我问我能为她做什么。她让我去寻找一个邪恶洞穴并杀死里面的所有怪物。我听罢心惊不小。
    “邪恶的怪物在那盘踞已久,使大路很不安全,交易的通道受阻了,罗格营地也没有安全感,许多去完这使命的人都没有回来,但我们会为此付很高的报酬。”
    我犹豫不决,告诉阿卡拉给我一段时间考虑。她同意了,并把我安排在苹果树客栈。我离开阿卡拉的店铺,前往苹果树客栈,我想打听一下邪恶洞穴的所在,并多打探打探情况,问一问人们关于那洞穴里的妖怪。
    我来到苹果树客栈时,那里挤满了人,他们喝啤酒,抽着烟斗,整个大厅都烟雾蕴绕,每个人都满脸通红,兴致勃勃,我看不到一张忧伤的脸。一个和善的秃顶男人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将阿卡拉的信交给他。
    "阿-卡拉﹍"他眯着眼睛看信,看完之后,他大吃一惊,把信卷起来插到口袋里,低下头望着我:"阿卡拉要我保密,这么说你要去邪恶地宫﹍"
    “不,我还没有想好。”
    “但我从眼神中看到,你就是那个人,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那是五个月以前,格林踏进去,再也没有出来,但,你可以!我的名子叫庞德,希望能为你效劳。”
    “你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谢谢你,但我还没有拿定主意,比较起来,我更愿意在这客栈给客人收拾桌子。”
    “奇怪的想法。我已经在苹果树客栈收拾了三十年桌子,如果我有你现在的年纪和力气,我会去收拾妖怪。呃,您想要来点什么,波兰先生? ”
    “一杯啤酒,还有我很饿,我想尽快要一份晚餐。”
    “好的,您稍等。”
    “呃!对了,我该向谁请教关于那个洞穴? ”
    “哦!你可以问客栈的每个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会向您特别介绍三个人:基德镇长、法师格林.格伦纳、治安长官穆伦,我随时可以为您引见。”
    “好的,谢谢您,我想明天见到他们。”
    庞德走了,我坐在那儿向周围观察,已经有人在向我这儿看了,他们也许刚才偷听到了我跟庞德店主的谈话。罗格小镇处在交通要道上,苹果树客栈经常会有一些奇怪的陌生人光顾,他们不会仅仅因为我是个陌生人而这样注意我。
    一会儿,庞德送来了啤酒和晚餐。为了避人耳目,我移到了楼梯下的一个角落里,我刚坐下就有一个带兜帽的女人坐到了我桌对面。
    “即使你在这角落里,也会有人看到你。”她说,目光烱烱有神。
    “你是谁?"
    “奥.费伦娜。"她摘掉兜帽,露出卷曲的头发。”你不想听听我对于邪恶洞穴的看法吗?"
    “我没想到消息走露得这么快,你是怎么知道的? ”
    “不是我一个人,每个人都在淡论你。”她扭头看了一下大厅中央,“从你进入阿卡拉的店铺就巳经有人已经注意你了,陌生人。 ”
    “黑暗正在变得更黑,没有人心里不在恐惧、痛苦,东方正在坠落,那曾是人们心里的光芒。北方的森林已经邪恶遍布,它们在往南方扩展,迟早它们会遍布这里,罗格镇也不例外,如果我们不赶紧做一些事的话。”
    “我知道早先就知道的,我知道人们告诉我的。”
    “我知道你到过艾尼弗斯古树。”
    “那又怎样?”
    “打开石柱的卷轴就该在你身上。”
    “然后呢?”
    “我们需要从石柱的传送门前往旧镇废墟,智者凯恩被恶魔关在那里已有许多时日,我们需要把他救出来,有一些问题的答案在他那里。”
    “好吧,那卷轴确实在我身上。”
    “那我们就说定了,但我会耽搁一下,我建议你明天就动身,三天后我会赶上你,在荒野与你碰面。”
    我沿着小河走,听着哗哗的水声,还有神秘的黑色的石头,有的被水淹了一半,心中那种恐惧就猛增起来。一直到我看到那座桥,心情才好了一些。这里本来有一座灯柱,但现在被毁坏了。
    桥头扔了一束散开的箭,我越发疑惑起周围的环境来。我向小河的对岸望去,那里是一片迷雾的荒地。我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充满了陌生的恐惧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我拾起那些箭,仔细地束好放进背包里。那个背包里装满了干粮锅灶,还有一些工具、药品和一张毯子。包里包涵了我野外生存的所有物品。
    我迈开步走上那座桥,不再有顾忌,我朝前走去,耳边响起流水哗哗的音乐,直到又越来越远,再也听不见,把罗格小镇甩在了身后。
    现在风越刮越冷,而且夹着淋淋漓漓的雨滴,天气糟糕透了,我感到又冷又沮丧,心里找不到一点安慰。这里是鲜血荒地开始部分。阿卡拉告诉我在一个地方可以找到边防官弗拉韦,在她那儿可以给我一些指引。现在周围冷冰冰的,只期望前面会有一个地方是温暖的,并能得到帮助。
    三个小时后我看到一棵大树,一路上我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些。
    雨下大了,费伦娜如期赶了上来。与我不同,她轻装简行。我们在荒野一处石垛的角落搭了一个简陋的窝棚,一个闪电划过,把大地照得很亮,我看到周围森林的轮廓。我们总算不再被雨淋着,并且辛苦地找到了一大捆树枝,全放到了窝棚里。
    费伦娜点着了火,树枝燃烧时,我的恐惧消除了许多。
    我们沿着大路走,但道路已经走不通,一直有拿斧头的妖精从树林或石头旁冒出来。他们长得狰狞又很狡诈,由拿法杖的法师引导。许久之后,我们来到一户农夫的家里,我们只看到牛棚里的牧牛,一切乱糟糟的,屋里的东西被毁坏了。费伦娜在屋后的土堆上发现了农夫的尸体。
    五天后,邪恶洞穴。
    洞里插着火把,空气很污浊。一下子静了下来,没有了雨声,也不再潮湿,洞穴是一个避风雨的温暖的地方。
    我站在那儿环顾四周,我听到我的心在腾腾地跳。这并不是第一次,但这是第一次去送死。
    很快全身就暖和了起来,在火光下我能看得很清楚。这开头部分很宽敞,我回头看了看入口处台阶,地上有一层干燥的土尘,一只耗子在我面前跑过。今天就像在做梦一样。前面有分岔的洞口,阿卡拉说过这个洞穴错纵复杂,但并不是迷宫,你总能找到出来的路。
    我们往前走,走向台阶,朝着更亮的地方。
    在山洞过夜时,那从未消失的恐惧感再次袭来。火堆还在燃烧,我费力地把自己弄得既温暖又舒服,但突然,我感到疲惫极了,而且厌倦而烦味、艰难,这生活再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费伦娜在旁边睡着了,我开始改变自己,认为重要的是周围相信的人,能并肩承受重担的面孔。我只有靠坚硬的信心才能活下来。



  日记在这里撕掉了好几页,缺口像妖精的牙齿。在中间一张残页上只有两行字:
    我们已将恶魔清除,罗格营地将获得短暂的安宁。接下来,我与费伦娜将将前往碎石荒地,寻找石柱,拯救凯恩。

  再读下去,就已经无法连贯:
    费伦娜倒下了。我们在碎石荒地没走多远就发生这样的事,我伤心不已,又自责不安。
    周围的小妖怪越聚越多,我被围在中间。我看到费伦娜就躺在地上,我在她旁边乱砍乱杀,不离开她的旁边生怕更坏的事发生。
    我终于可以引开那伙妖怪,被我杀的不剩几个;现在它们躲在不远处,有的则逃走了。我看了看脚下的费伦娜,她浑身是血,而我自己也伤势不轻。我抓紧时间从口袋里掏出魔法书,并为我打开了一扇传送门,我跳进去急着要去找卡夏。也许还来得急,我知道她能救治她,只要付足够的钱(我记得我还有几百块钱足够支付这笔费用),法师可以为你做很多你想不到的事。
    我很快找到了卡夏,但是她却告诉我她无法救治费伦娜。
    “呕!这就是你吗?伟大的卡夏,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她身上种了一种奇怪的毒药,一言难尽,我无法救活费伦娜……”
    我不想和她多说,更多的时候她是个古怪无情的女人,若非必要,最好不要去求她办事。我穿过那道门,回到石块荒地。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一下子暗下来,恐怖变成了空气,涌入我全部的身体。费伦娜俯躺在地上,看不到脸,还能听到远处妖精的喊叫声,听上去很沮丧,那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多大力量,但若被火杖黑法师招集起来,会突然把你包围就很危验。
    我俯下身检查费伦娜的伤势。她脸部发热,臂部有个刀口,所有的血都是从那儿流出来的,我相信她因为受到火球致命的连续攻击而失去知觉,但未必死。
    我背起费伦娜急于要找到一个地方隐藏、恢复,或找到谁能帮助我们。可是有谁能帮我们呢?因为这里荒无人烟,只有妖精游荡。
    这是一个充满邪恶与妖精的世界。
    碎石荒地一所废弃的石屋里。
    费伦娜依然人事不醒,我从未感到如此沮丧和悲伤过。我的眼睛开始难受,看到的东西越来越模糊;我以前从没受过这种毒伤,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变成瞎子。我脸上的伤也开始恶化,这一刻,我想到了放弃。
    那想法对我毫无用处,我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在这个遥远的小镇,这寒冷黑暗的世界上,我没有亲近的人,除了不停的失去和伤心,一无所有,我不想再有失去,也不想再伤心下去。我只想救活费伦娜,让我能看到些希望,挽救—些损失。我从包里翻找,希望能找到一些治伤的药,但除了一瓶眼药和治眼病的药粒什么也没有了,我把它们吞下。
    药有些苦涩,吞下去之后,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我醒来时,费伦娜还昏迷着,我己经能看清周围了。
    费伦娜没有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情况正在好转,她巳经有了一些知觉,体温恢复了。
    从昨天吃了一些干粮后我还什么也没吃,食囊快空了,如果费伦娜清醒着,她就会告诉我该做些什么,而现在我有些—筹莫展。
    石块荒地确实荒凉,草木稀少,我不知道在这种地方能找到什么吃的,而且我害怕会突然再遭到妖精的袭击。我打起精神,巡视周围的环境,远处有一所被废弃的石屋看上去还很完好。

  字迹中止到这里,因为笔记本有一半不见了。


已有 1 人评分符文 收起 理由
百耘天 + 5 感谢分享

总评分:  符文 + 5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300

符文:2

2#
下意识看了一下时间,恩,不是坟。那么下半部分还打算更吗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4

符文:0

3#
棒棒棒
发表于 3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爱玩网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8-11-16 15:3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