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63

符文:36

发表于 2018-10-11 21:57:50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有没有大大以前翻译过哈
要是有也……不耽误
我就是个业余选手,大家看着玩吧
http://hero.d.163.com/hero/cn/Sinner-5701/32363384

帖子:63

符文:36

2#
声明
*本文汉化自暴雪娱乐旗下游戏《暗黑破坏神》的官方小说《Demonsbane》。
*本文没有得到暴雪官方与小说原作的授权。
——————————————————
*——*——*——*——*
地狱之主望向那人,必要令维兹杰雷人得报偿。
“再没有什么造物胆敢不认我们,”三位魔神于此立誓,“是谁尊伟、壮大,更甚一切,岂不是我们么?”
于是,他们令那地起刀兵,此战名为“原罪之战”。
——撒卡兰姆圣教书
*——*——*——*——*
西格拉德惊醒了。战斗的声响仍然在他双耳中回荡,如同他刚刚置身血战一般。
他筋疲力尽地躺在马路牙子上,道路两侧树影斑驳,在月下淡雾中变得奇诡难测。他试着坐起来,背部却爆发出一阵剧痛。西格拉德按摩了一会儿疼痛的筋肉和腰身,又开始了和膝盖的斗争。
一眨眼的功夫,西格拉德开始纠结他是啥时候,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路看着一点都不熟悉,也没有什么可见的地标。他挠着头,使劲地想,挠着挠着指甲抠到一点痛处,疼得龇牙咧嘴。
西格拉德是条壮汉,发育良好,蓄了一部浓密的棕色美髯。但现在,饱含憔悴的、安静驯顺的灰眼睛和纠缠打结的胡子才是他的常态。他甩了甩头,还晓得自己正是在黑征要塞的地界,艾德格武甫伯爵手底下当一名盾卫。他们还在打仗,至于这仗具体是和什么人打的,西格拉德也说不清楚。
在呻吟之中,西格拉德找回了双脚的知觉。他的第一要务是找回通往战场的路,然后归队,但他真心希望的是回家,回大熊岭去。可那得等到战斗结束以后了。
他点了点装备,发现到自己的剑比印象中多了更多划痕,皮短衣和裤子更破了,但还是完好的。锁子甲去哪了,西格拉德也不晓得。他的宽盾也找不到了。
西格拉德笼罩在月下薄雾绘出怪诞之中,试图摸清楚自己的方位。可是不管他往哪边转,也说不好黑征要塞到底在哪边。最后,他随便找了个方向,就往那边走。
尽管看上去有几个小时,但西格拉德并不知道他走了多远才到绞刑台下。别管了,那不重要。他发现自己眼前的大路分了岔,路的一侧是一块三岔路指向牌,天色太暗,看不清字。另一侧则立着一座绞架,一具腐烂的尸体被旧麻绳吊在上面,摇摇晃晃。
突然,西格拉德回想起他一位战友,那人的话不请自来:“吊死鬼都有充满暴怒的灵魂,”老巴纳伽尔说,“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把它们吊在岔路口,这么一来,吊死鬼们就找不着路,没法去报仇了。”巴纳伽尔可总是相当的吓人,西格拉德想道。
他摇了摇头,试着不去理会烂肉的恶臭。这路肯定通往什么地方的什么镇子,哪怕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的阴间。所以西格拉德唯一要做的就是捡一个方向,然后跟着它走。
他抬起头来望向一具尸体,笑道:“我猜你也不知道上黑征要塞怎么走吧,嗯?”
尸体那腐败的脑袋转了过来,死死地瞪着他。
西德拉格吓得往后蹿了一步,一把拖过剑来,把绞刑架紧紧地盯住。那尸体悬吊着,毫无生气,和西格拉德开口说话前一个样,和大兵没来的老早之前也一个样。
当看向尸体的时候,西格拉德感到一阵恶寒正顺着脊梁骨往下走。他向众神默祷,祈求让他还能再次回家,一次就够,他还不想死在这,不想和一群失落的灵魂困在一起。
西格拉德的剑仍然没回鞘,他回到其中一条路上,把绞刑架甩在身后,直到它隐没在雾中。空气一般轻盈的雾气随着步伐在他身边缱绻飘荡,默祷伴随着西格拉德的每一次迈步。
道路拐到了树林子里头,尘土在西格拉德的靴子底下吱嘎作响。突然有一会儿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什么被诅咒的、没有尽头的森林里,被迫永远永远地在这片闹鬼的林地里游荡下去。西格拉德摇摇头,如果他还想回去,就必须别再去想那些玩意儿。
模糊的形貌自雾中浮现在他前面,有那么一瞬间,西格拉德能辨认出伫立在巨大橡树之下的骑士与马匹。他艰难地眨了眨眼睛,那图景依然存在。西格拉德抿着嘴唇,不管那是什么,尽管看起来神神叨叨,但总不会是他脑补出来的。
他向前走去,雾中有另一幅图景展现。新来者拖着利刃,在西格拉德逮到机会喊出警告之前刺入了骑士的身体。西格拉德冲将上去,他的剑已经出鞘,他祈祷着不要非打不可,然而等到他跑到那两个幻景跟前,他们却褪去颜色,融入涡流旋转的雾气里了。最终,他站在橡树下,夜色里找不到任何能证明有人曾来过这里的痕迹。
“这要是再持续久一点,我非得疯了不可。”西格拉德念叨着,“我都开始自言自语了。”
他挪到了离橡树相当远的地方,然后开始捡枯枝。捡了一会儿以后,他靠在一棵老榆树上,看着红焰在他的小营火上跳舞,直到意识飘远,陷入睡眠。
…………………………………………
西格拉德站在黑征要塞的盾墙后面,远眺地平线。艾德格武甫伯爵从行伍之前走过,向每位士兵问候致意,向他们许诺荣华光耀就在前方。至于西格拉德,他就想再见见他的家人。但他知道这场血战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敌人没有被阻杀在此,他们将畅通无阻地流窜到恩斯汀格,播撒恐惧与毁灭。
他闭了一会儿眼睛,眼前浮现艾米丽耶的倩影,还有他们新生的小宝贝。他们最后一次相谈的时候,爱妻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烁,她试图忍住哭泣,但水晶一般的美眸一点泪都藏不得住。他告诉她,没事儿,他很快就回来了。
雷云飘过天空,闪电的弧光打在云层中间,炸雷随之而来。“瞧着要下雨啊。”老巴纳伽尔低声念叨。西格拉德朝老人做了个鬼脸,视线越过灰色胡茬围绕稀疏胡须的皱吧老脸。他默默地祈祷雨水不要把这地变成呲溜滑的废地。
他站在一座荒山上,兵勇围绕着他,每位士兵都穿着闪亮的锁子甲,就像是法师部族战争的故事里出来的一样。他们已经占领了高地,也清理掉了山麓的一些树木。当敌人发起冲锋,他们将完全暴露在我方视野中。
”他们来了!“一位侦查兵喊道。西德拉格眯着眼观察着林木线,寻找敌人出现的任何信号。打艾德格武甫伯爵将他们编入行伍起,他就不知道他们到底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他认为自己眼角的余光已经瞥见发亮的眼睛正从影绰林木中向外凝视,但当他同那些眼睛目光相接,它们便隐没不见,西格拉德目之所尽是黑暗。
接着,树木沸腾起来,它们在折磨中扭转曲折。当敌人从被折磨的林木中发起冲锋,发出刺耳啸叫的时候,西格拉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内脏在惊怖恐惧中皱缩成了一团。
它们之中没有一个是人类。
有一些体型小,看起来像狗,扛着染血的战钺与斧子。别的则体型高大,它们肌肉分明的躯体上顶着一颗山羊的头颅,仅有的一点皮肤上绘着邪祟的符文。背景中则是一些阴影一般的“东西”,抗拒着任何试图描述它的语言。
有些什么东西在摇撼他,又有个声音在说:“你能借我个火吗?”
………………………………………………
西格拉德坐了起来,在森林小径的另一头恢复了意识。被遮掩的轮廓立在他面前,他只能辨认出形状,却看不见兜帽阴影中的奇怪面容。火焰在那男人身边裂裂散开,亏月微光与灼热炽火荧荧闪烁,西格拉德发现那个男人看起来好像全身都被灰色裹覆。
“请自便,”西格拉德说,“我恐怕没有什么吃的能分给你。”
“那不要紧,”男人说着就在火边坐下,“我吃过了——也许我能分你点什么?”
西格拉德摇摇头:“我不饿。”
“今晚,这儿有许多不能安息的灵魂,”陌生人说,“当我走来,我见到了一些鬼魂。”
“我也发现了。”西格拉德陈述道,梳理着他的胡子:“有一阵子我都觉得自己下了地狱了。”
那个男人咯咯地笑了。”我保证,这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不论如何,这是众灵之夜,据一些地方的说法,无宁的亡者将会归来。”
“那他们回来干嘛呢?”西格拉德问。
“有的回来复仇。有的回来再见一见他们生前所爱。而有的只是单纯地无法安息。有些时候是大地自己把他们带回来的,好记住他们曾经的生命力量。”
西格拉德浑身发颤:“这太超自然了吧。”
男人笑了,他的声音有着奇异的韵律感。“恰恰相反,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生命并不简单地付诸死亡,灵魂也比抽象的概念更高深。这些灵魂仅仅在他们自己的道路上行走,绝大部分都没有被他们周围的他者它物注意。但他们之中,也确实有一些亡者被来自地狱的力量唤醒。我认为那就是你说的那些。”
西格拉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该被你说的那些吓着,还是去敬畏他们。”
陌生人伏低身子,露出一双闪烁着生机与活力的眼睛,一缕金色长发随之垂下:“我觉得两者皆可。天堂与地狱超乎任何一个凡人的想象。”
“那你咋知道这些的?”西格拉德问道。
男人耸耸肩:”我是个漫游者,我见过许多绝大多数人们永远也无法想象的东西。而这仅仅是我的本性。“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西格拉德说。
陌生人点点头:“我的名字是泰瑞尔,你呢?”
“西格拉德。”
泰瑞尔微笑道:“你的信任决定了你的信誉,要留心它被放在了谁身上。我是安全的,是一个向着光明立下誓言的旅行者。但那些向着黑暗发了宏愿的,除非有人强迫,否则他们从不现出真身。
他向前倾斜,说:“告诉我,西格拉德朋友,是什么把你领到这条诸暗之路上的?”
“我要是知道就好咯。”西格拉德耸耸肩。
泰瑞尔挑起一侧眉头:“什么意思?”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在黑征要塞打仗。如果现在就是万灵夜,那就是在两天以前。从列队筑起盾墙,到早些时候,我在一个夜里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这之间的事我全都不记得。”
泰瑞尔贤明地点点头:“有些时候,当人看见一些特别恐怖的东西,意识就会自动清空,仿佛灵魂自己都不能承载那种记忆似的。”
西格拉德突然回忆起黑征要塞之战里,林木线后那诡异的影子,然后在赞同中点了点头:“我才我只是想找到黑征要塞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回家再看一眼孩子。”
泰瑞尔撅了一下嘴唇:“我听说了黑征要塞的堕落之物的事情。我要是你就不会回去。”
“我必须知道那到底怎么了。”
泰瑞尔大摇其头,瞬间,西格拉德发现他从那人眼中读出了巨大磅礴的悲伤。“如果你非去不可,那就去吧。你在黑征要塞往南直线距离十里的地方,回去的话一直向北几天就到了。”他指向后方西格拉德来的方向,“不论如何,我要是你,就再向南走几里路,然后从岔路口向西,那条路是回恩斯汀格的。”
西格拉德点点头:“我考虑考虑。”
泰瑞尔露出和善的微笑:”人人都这么说。”
西格拉德看着亏月慢慢滑下树顶,东方的天空渐渐明亮:“天就要亮了。”
“万灵夜好像终于要结束了,”泰瑞尔低语道,“所有的无宁亡者都将归于墓穴,重祷安宁。”
西格拉德扭动、伸展着躯体,因为背部疼痛而脸部抽搐。“我要开始旅途了,有一条长长的路在前面等着我呢。”
“愿你足行迅捷,带你抵达目的地,并远离一切伤害。”泰瑞尔祝道,依然坐在跃动的火焰旁边。
西格拉德转身看了看路:”你真会说话,朋友。借你吉言。“
但当他转回来的时候,火边只有西格拉德一个人。
清晨,雾被秋阳烧灼殆尽。西格拉德小心地掩灭火焰,试着不让翻滚的烟雾暴露自己的行踪。他仍然记得昨夜恐惧与敬畏的光景,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没有撞到什么不怕日光的不宁之灵。
回想昨夜,他依旧对他看到的一切感到迷惑。他从来不是个迷信的人,但那有关绞刑尸体与雾中鬼魂的记忆又感觉比生动的梦境来得真是。然后就是泰瑞尔、
那个陌生人是个回来友好聊天的鬼魂吗?还是什么别的?也许是一个虚幻的梦?
西格拉德摇摇头,在这个节骨眼上,那只是无用的揣测。另外,他还是得弄明白黑征要塞发生了什么。
他确认他的剑安好地扎在武装带里,向北进发。


发表于 2018-10-11 21:58:4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Sinner-5701/32363384

帖子:14731

符文:374

3#
顶一下吧,看看怎么样
发表于 2018-10-12 19:54:2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酒醉酒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帖子:568

符文:28

4#
很不错啊 楼主有心
其实还蛮期待有暗黑主题的电影  一定会比《魔兽》更有看头
发表于 2018-10-13 02:11:45 |显示全部楼层
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小小小-3129/hero/5540197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爱玩网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8-11-16 15:1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