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815

符文:63

发表于 2018-5-17 16:50: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修玛爵士 于 2018-6-4 15:06 编辑

不落之城


*羊杂店*


"这襄阳城呐,还从没被打下来过!”

秋义把脸从羊杂汤的海碗抬起来,半张着嘴望向一脸得意的老吴。

这家小店本来生意兴隆,每天早起都坐的满堂,现在却只有秋义一个人。

老吴是这家羊杂店的老板,现在满脸的不屑,还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看秋义抬起头来等他的下文,更是洋洋得意。

“管它什么魔军、神军,”老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想攻下这襄阳城,就是做梦!”

“啊?”年少的秋义一脸迷惘,“可我看这几天,城里的人都快跑光了……”

“他们懂个屁!”老吴愤慨地唾了一口,“没听人说过吗?‘百年的朝代,万年的襄阳!’,这襄阳城,可是有神仙保佑的!”

“啊?”秋义张大了嘴,一脸傻相。

“嗨,你这孩子!”老吴气的一脸通红,走到秋义跟前,戳了他一下道:“平日里总傻兮兮的,就爱大张个嘴。”

“吴老板,是什么神仙啊?”秋义仰起头问道。

老吴冷笑一声,道:“是什么神仙,过几天你就见到了!”说完嘴里低声念叨着回到柜台后面。

秋义看老吴不再理他,继续低头吃他的羊杂。

“结账了吴老板。”秋义起身掏出钱来。

“不用啦!”老吴的声音突然变得低了下去,“大早上就你这一个主顾,当我请了
。”

“多谢吴老板!”秋义乐颠颠地转身走了。

“秋义啊,过几天我这羊杂店要是还在,以后都不受你的钱了。”老吴突然说道。

“啊?”秋义回过头,笑得嘴咧到了耳朵,“那可太好了!”说完乐的一颠一跳的走了。

老吴看着秋义的背景,长长叹了一口气,面上布满愁容。

*狼狈的盗贼*

秋义吃饱喝足,在晨光下哼着小调四处闲逛。

自从魔军攻占洛阳,恐慌便瘟疫般蔓延,到现在城里的住户已经跑了一半,剩下的大多是像老吴这样舍不得家业的。

秋义呢,就像老吴说的,有点傻兮兮的。

这是我的家,为什么要逃?逃到哪去?秋义心中这么想着,转过一个拐角,到了太守府前的空地上。

就在这里,他第一次遇到了林登。

只见一个人被锁在空地中央的枷锁上,脸上挂满了碎鸡蛋和土块的痕迹。

两个太守府的卫兵站在旁边,腿边放了一个大竹筐,里面装满了鸡蛋。

几个顽童正不停地从竹筐里拿鸡蛋,一边朝那人的脸上扔,一边嘻嘻哈哈地笑闹。

有人被枷在这里示众是常有的事情,秋义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却突然停了下来。

那人抬起头望向秋义,狼狈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竟如阳光灿烂。

秋义楞了一下,禁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

那人脸上的笑容更盛,又朝秋义眨了眨眼睛。

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之后,秋义也朝那人笑了一下,转过身朝两个卫兵走去。

“劳驾请问,这人犯了什么罪?”秋义赔笑朝卫兵问道。

其中一个卫兵用鼻子哼了一声,道:“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敢风流到太守府上来,锁在这里算是轻的!”

秋义似懂非懂地晃了晃脑袋,问道:“赎罪钱是多少?”

两个卫兵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答道:“你想替他赎罪?你是他什么人?”

“什么人也不是,只是看他蛮可怜的。”秋义道。

两个卫兵对视一眼,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

“真是菩萨心肠,不过你有钱吗?”

秋义的手在裤兜里刮了刮,掏出一小把铜钱来。

“就这么点钱,就像替人赎罪?”一个卫兵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去去去!别来消遣大爷!”说完举起兵器就要轰走秋义。

另一个卫兵却拦住了他,低声在他耳朵边说了几句,然后从秋义手里把铜钱接了过来。

“本来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但念在你一片善心,我们就答应了!”卫兵说道。

其实示众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提前一个半个时辰也没什么大碍,能捞点小钱喝醉,何乐而不为呢?两个卫兵相视一笑。

卫兵把那人的枷锁解开,骂了几句便走了。

“小兄弟真是大义之人,怪不得我对你,一见如故。”刚刚获得自由的囚犯直起身子,竟是一个身材十分修长的人,
他用手抹了抹脸,又向后捋了捋头发,动作十分洒脱,鸡蛋的汁液从他手指缝里流了出来。

“你为什么被锁在这里啊?”秋义不得不抬起头,才能看向他的脸。

那人大笑几声,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秋义呆了一下,却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那人洒脱一笑,甩了甩头发,鸡蛋汁飞到了秋义脸上,“在下林登,幸会,幸会!”




帖子:99251

符文:4983

2#
前排支持一下,等待着下文。
发表于 2018-5-17 17:31:3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7

符文:16

3#
老板 下文下文 紫薯布丁
发表于 2018-5-19 11:04:2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4#
*豪杰*


第二天一大早,秋义一边朝靠近北城门的一家酒馆走着,一边想着昨天的事情。

那自称林登的人简单道谢之后,便告诉他第二天到北城门附近的酒馆找他。
昨天晚上,秋义竟然少见的一夜无眠。那人身上有一种神秘的气质,秋义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形容,却让他像着魔一样被吸引,一大早饭也没吃,就朝这家酒馆奔来。

秋义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林登,正坐在酒馆正中间的一张大桌子上,却不是独自一人,桌子上还有其他四个人。

林登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对秋义露出一抹充满暖意的微笑,点点头示意他过来坐。

秋义过去坐下,马上感觉到全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脸上,禁不住脸色微红,头微微低了下去。

索性这种关注只持续了几秒钟,桌上的人马上回到他们原先的讨论中。

秋义充满好奇的眼光一圈圈打量,在眼睛适应了酒馆里的昏暗光线之后,他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决不是普通人。

最引人注目的是离秋义最远,坐在他对面的一个高大的巨人,自己就占了三个人的空间。即使坐着,也比秋义站起来的时候高半头,一副凶神恶煞,背后背着一把巨大的长剑,剑上还残留着暗红色的斑点。棕色铁丝一样的头发随意朝后梳着,编成几个粗大的短鞭。半张脸被红色的纹身覆盖,图案怪异而骇人。

坐在林登与秋义中间的是一位祥和的老僧人,白眉白须,慈眉善目。僧袍上满是补丁,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的一双手格外修长。他注意他秋义在打量他,回过头朝秋义微微一笑,一副慈爱长者的模样。

坐在林登另一边的是这些人中最年轻的,感觉只比秋义大个几岁。一个模样俊秀的年轻男人,衣着华贵,上面绣满了怪异的符号。他右手的手指在桌面的不断轻轻地敲击着,手指间间或有蓝色的光芒闪烁着,让秋义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不停地揉着眼睛。

剩下的一个人让秋义的目光停留的最久。那是一个中年男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孔平平无奇,眼角布满皱纹,眉头微锁,目光淡漠而坚定。略显怪异的是,他身上套着一整套华丽的盔甲,看起来极为厚重,散发着淡淡的暗金色光芒,一个巨大的,像是三叉戟一样的白色图案,印在胸口的位置。这人最吸引秋义的地方,却不是略显浮夸的穿着,而是他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气息。似乎有一种以他为中心的力场,在如同微风般向周围辐射,把一种安抚心灵的力量播撒在空气中。

当下这几个人都神色凝重,正一起讨论着什么,唯独林登依旧挂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

秋义似懂非懂地听着,似乎他们讨论的话题跟襄阳城即将面临的魔军有关。

“既然各路人马都达成了共识,这座城市已经被放弃了,你又何必等在这里送死?现在是玩你那一套的时候吗?”最年轻那人突然提高了声音,一脸的不耐烦朝林登道。

林登微微一笑,却不回答。

“不错!”那身形巨大的人接着说道:“道崇总算把话直接说出来了,我们都是一样的意思,何必等在这里送死?这场战争有更需要的你的地方。”

“哈哈,我还没活够,又怎么会送死?”林登哈哈一笑,一脸的满不在乎。
“唉,”那老僧人长叹一声,继续道:“林施主,老僧也知道你绝非常人,每每能人所不能,但这次不同以往了。这襄阳城,已经基本上算是一个空城,剩下的那点守军,只不过是些肉体凡胎的当地人,怎么能跟魔军对抗?”

“魔军的主力,也不会朝这个方向来。”林登笑道。

“不错,但有几万魔军,就足够扫平这里。”那全身重甲的中年人接口道,“何况这个位置,已经失去了战略意义,守住与否,都与大局无碍。阁下应该以大局为重,和我们一起,朝西去与主力军团会合,在长安北面与魔军主力决战!”

林登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一点,道:“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自有我的道理。如果守住襄阳,就可以以这里为据点,掐断魔军东边的后援和补给,可以说是事半功倍。”

“废话!”那巨人一拍桌子,吓了秋义一跳,“干脆直捣黄龙,不是更好?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啊!!!”
林登微微一笑,接着道:“你们不要忘了,这襄阳城,可是号称不落之城。”

“世上没有不落之城,亚瑞特巅峰,也有被攻陷的时候。”那年轻人冷冷道。、

“不错。”巨人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恼怒。

“但这一次,不落之城的传奇,还将由我继续谱写。”林登打个哈哈,笑道。

“看来大家都不必再多说了,”那老僧人叹了一口气,“老僧素知林施主乃奇谋之士,希望这一次,施主也能化险为夷。我佛慈悲……”

“哈哈,”林登仰头一笑,“这花花世界,我还没看够,大家尽可放心。现在来聊聊我这小兄弟的事情吧!”

突然全桌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秋义的脸上,秋义顿时又紧张起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表于 2018-5-21 11:42:39 |显示全部楼层
头像被屏蔽

帖子:833

符文:40

5#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8-5-21 21:32:10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6#

*选择*


“你为什么不逃呢?”那全身重甲的人朝秋义问道。

秋义楞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逃到哪去?我的家就在这里啊?”

秋义简单的答案,却似乎让桌上的人十分满意。问问题的人微微一笑,连那凶恶的巨人都点了点头。

“确实是璞玉之才,可惜却要跟着你,玉石俱焚。”那年轻人冷冷道。

“人生的道路,是自己选择的,”林登脸上不改笑意,这句话似乎是对那年轻人说的,目光却看向秋义,“小兄弟,假如我告诉你,现在你有一个机会,你可以做一个决定,彻底改变你的人生,让你拥有力量,和我一起保卫这座城市,你愿不愿意?”

“我当然愿意!”秋义想都没想便回答。

“我佛慈悲……,”那老僧又突然地叹了一声。

“秋义啊,”林登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目光直直盯入秋义的眼睛,“现在选择你的道路吧!”

秋义突然极度紧张起来,虽然他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却感觉到,现在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

内心里还有一个声音,似乎在拼命压抑着撕喊,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刻,等待着这样的时刻来临!

林登朝那年轻人示意了一下,年轻人一点头,把右手高举起来。

“驾驭奥术之力,掌握天地间最玄妙的真理。鄙人李道崇,我就是你们常听说的,魔法师。”李道崇说完两个指头微微一动,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透明球体出现在他手中,整个酒馆都被幽蓝的光芒笼罩。

“啊!!!”秋义惊讶地长大了嘴。

“你想不想像我一样,成为魔法师?”李道崇笑道。

秋义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其他人都忍不住发出了轻笑声。林登抬手把李道崇的右手按了下去,酒馆里恢复了昏暗。

“秋义,不要急,这几位大师还没介绍自己呢。”林登朝秋义笑道。

秋义“哦”了一声,尴尬地笑了笑。

那老僧笑了一下,道:“只怕这年轻人,没有太多的选择啊!”说完转头向秋义问道,“你想不想出家啊?”

“不想。”秋义立刻摇摇头。

其他人一同发出一阵轻笑声。

那巨人皱眉打量着秋义,摇摇头道:“他的体魄太弱小,只怕不能承受魔血的力量。况且年轻也太轻,要继承魔血,成为亚瑞特人,必须是成年人自愿的选择。”巨人说完连连摇头。

“如此说来,就只有两个选择了,要么是道崇兄,要么便是魏兄了。”林登笑道。

被成为魏兄的,正是那身穿重甲的中年人。他面带赞许,朝秋义点了点头,道:“你虽然年纪不大,心境却颇有坚毅之处,质朴纯真,正是我们教团青睐的招募对象。”

他停了一下,语气变得更为庄重:“我们为信仰和责任而存在,只要这世界还有哪怕一丝邪恶,我们也不会停止战斗的步伐。选择加入我们,你便选择放弃了一部分的自我,选择牺牲自己的一部分,为世界而奉献。我们,就是圣教军。”中年人说完,把右手举起,握拳放在心口的位置,盔甲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仿佛有淡淡的光芒从圣教军的身体散发出来,秋义呆看着,忍不住张大了嘴。

“秋义啊,”林登脸上带着鼓励的笑容,一字一句道:“听从你的内心,你内心的召唤……”

此时林登的声音对秋义来说,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秋义的大脑已经被澎湃的激情与冲动填满,信仰、责任、与邪恶战斗,牺牲与奉献,这不正是自己内心的渴望吗?秋义看着桌子对面的圣教军,仿佛那闪耀着金光的重甲下的人,已经变成了自己。

“我要成为圣教军!”秋义猛地站了起来,大喊了出来。

“果然……,”魔法师李道崇冷笑了一下,似乎早知如此,“这孩子看起来呆呆的,一看就是圣教军的材料啊。”

“假如你成为圣教军,之后呢?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中年人紧盯着秋义的脸问道。

“我…,我要…,保卫襄阳!”秋义想了想,坚定地道。

“那么保卫了襄阳之后呢?”中年人又问。

“……”秋义想了想,干脆答道,“我还没想好!”

其他人忍不住莞尔,那中年人严厉的眼神也露出一丝笑意。

“但我一定会去做我信仰的事,做正确的事,!”秋义略带慌乱地补充道。

其他人的笑意更浓,圣教军却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他的身形极为高大,一身重甲更增加了威严之势,目光冷峻严厉,居高临下直射向秋义的眼睛。

当接触到圣教军的眼睛时,秋义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仿佛自己被置身于裁判所的正中央,但他却毫不畏惧地回望过去。

圣教军审判般的目光持续了足有十几秒,酒馆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一言不发。

终于,圣教军收回了对视的目光,坐回到座位上。秋义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乏力,额头上竟布满了汗珠。

圣教军朝林登点了点头,又重新站了起来,回过身拿起两样东西来,原来他身后一直放着一面巨大的盾牌,和一副金属打造的连枷。

圣教军一手持盾,一手举起连枷,连枷的末端在金属锁链上微微晃动。

“单膝跪地吧。”圣教军对秋义道。

秋义一脸茫然,林登对他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点了点头示意。

秋义走到圣教军面前,单膝跪了下去。

“我,圣教军,魏鸣义,以信仰和公正之名,赐予你最光荣的使命,也赐予你最沉重的负担。”

魏鸣义把连枷的末端搭在秋义的肩膀上,秋义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秋义,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圣教军!”
发表于 2018-5-23 10:26:0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9251

符文:4983

7#
第三次更新了,前来支持。

点评

修玛爵士  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8-5-23 14:36
发表于 2018-5-23 10:33:4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571

符文:1045

8#
发现有更新
发表于 2018-5-23 18:33:1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lxx-5869/28701017
头像被屏蔽

帖子:101338

符文:6502

9#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8-5-24 14:34:2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10#
千两狂死郎 发表于 2018-5-24 14:34
支持一发,能不能把方蛋儿加进去啊

很长时间没玩游戏了,不知道方蛋儿指的是哪个?

点评

千两狂死郎  一个蛋蛋是方形的变态  发表于 2018-5-24 16:06
发表于 2018-5-24 15:33:5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11#
本帖最后由 修玛爵士 于 2018-5-25 11:35 编辑

*山雨欲来*


城门外,一行人正在告别。

“我会派人送一套教团的盔甲和武器来,两三天之内就会送到,”魏鸣义一只手放在秋义的肩膀上,语调低沉,“可惜现在大战在即,我不能亲自训练你,只能靠林登了。”

秋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魏鸣义脸色凝重,放在秋义肩膀上的手用力一紧,道:“记住,心怀信仰之人,可敌千军万马。”
“我记住了。”秋义点点头。

另一边,林登也在与其他三个人告别。

“嗯……,”身形巨大的野蛮人犹豫了一下,道:“有一件事,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因为告诉了你,反而会坚定你守城的信心,但现在,看来没必要隐瞒了。”

“哦?”林登顿时眉毛一挑,“什么事?”

“本代亚瑞特尊主,高歌大人,将亲自领兵参战,他的进军路线正好经过襄阳,当然,是在长安的战略目标实现之后,按照计划,应该是魔军到达后的一周左右。”野蛮人说道。

“高歌·塞塔里昂?”林登顿时大喜过望,“这么一来,守住襄阳的概率大增了!”

“唉,”野蛮人叹了一口气,道:“谈何容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替你默默祈祷了。”

“阁下的勇气让我佩服,阁下的愚蠢又让我轻视,自求多福吧!”魔法师李道崇冷冷说完,头也不回先走了。

“林施主,老僧真的不明白,你是何苦由来?”老僧人也叹息一声,回头走了,其他人也跟着道别上路。

“大师,”林登突然抬高声音,对一行人的背景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行人都是身形一震,老僧人双手合十,回头长叹道:“林施主真是大德大义之人,身逢此修罗乱世,能与诸位豪杰并肩而战,是老僧最大的欣慰。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当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风沙中,林登朝秋义笑了笑,又是一脸的放荡不羁,“走吧,现在该办正事了!”

林登带着秋义,走到了襄阳城的军营门口。军营门口竟连人也没有,两个人长驱直入,一路上遇到几个军士,也没人阻拦他们,一副人心惶惶地样子。

“告诉你们守备大人,我们前来相助守城。”林登带着秋义一直走到中军大帐前,对帐前两个还算精神的卫兵喊道。
卫兵犹豫了一下,转身进去通报。

襄阳城的守备,一个身材敦实、面目黝黑的武官从军帐里迈步走出,一脸狐疑地看向林登和身后瘦弱的秋义。


“阁下是什么人?”守备眉头紧皱问道。


“在下漂泊四海,无名小卒而已。”林登哈哈一笑道。


守备眉头皱的更紧,上下打量着林登。这时身后一个亲兵走上来,在守备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大人,好像就是这人勾搭上了太守的小老婆。”


守备顿时大怒,道:“原来是个放荡无赖!把他轰出去!”


“哎!”林登毫不慌张,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若我所料不差,你们的太守大人早收拾细软跑远了吧?我就是看出他的为人,才替兄弟们出一口恶气!”


守备闻言,哈哈一笑,怒气顿消,其他人也都笑出声来。


“唉,”守备的笑容转瞬即逝,叹气道:“早知道那狗官的不是好东西,却没想到跑的这么快!现在整个襄阳城,只剩下我身边这百十个兄弟,你若想跟着送死,自然也没人拦你。”


“守备何出此言?”林登笑道,“这襄阳城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打下来的。”

“今时不同往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守备叹道,“军营里当差的跑了一大半,剩下这些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我与这帮兄弟不能抛弃父老,只能拼个玉石俱焚!”


“鄙人林登,这位是我朋友秋义,不知守备大人如何称呼?”林登道。


“在下赵闻军。”守备说着看向秋义瘦弱的身躯,不禁摇了摇头道,“这小兄弟年纪这么轻,何必跟着我们送死?”


“赵兄,人不可貌相,”林登笑道,“别看我这朋友年纪小,却是一位圣教军!”


“哦?失敬,失敬。”赵闻军略带惊讶,又打量了秋义几眼,眼神却依旧怀疑,秋义不禁有些尴尬。


“赵兄,何必崔头丧气?”林登笑道,“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 强援不日即可赶到。”


“哦?”守备和其他人闻言顿时都抬起头来。


“不错,诸位可听说过高歌·塞塔里昂的名字?”林登道。


“亚瑞特尊者?”守备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阁下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林登斩钉截铁道。


“那襄阳城便有救了!”赵闻军一脸喜色,跨前一步紧抓住林登的手。


“不错,”林登接着道,“我们所要做的,只不过是撑到援军到来之际。”


“那也是难如登天啊……”军士里有人低声道。


林登哈哈一笑,对赵闻军道:“赵兄,可否借你手弩一用?”


赵闻军忙把腰间手弩摘下来,递给林登,对身边军士道:“去拿弩箭来!”


“不必了。”林登轻笑一声,把空弩抬起来,对向天空,突然手臂一震,一道金光从手弩上射了出来,飞上半空之中。那金光在半空中停了片刻,猛然涨大,竟化作一只金光闪闪的巨鹰,展翅尖啸一声!


众人都仰着脖子,目瞪口呆,秋义也惊得长大了嘴。


巨鹰一挥翅膀,躯体在空中炸裂,化作点点金光射向地面,一阵爆响,地面被砸出一片凹坑。


“诸位!我林某人誓与襄阳城共存亡!”


其他人顿时热血上涌,齐声道:“与襄阳城共存亡!”



发表于 2018-5-25 11:30:1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9251

符文:4983

12#
第四次更新,楼主不要断。
发表于 2018-5-25 17:33:4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13#
本帖最后由 修玛爵士 于 2018-5-27 16:04 编辑

                                                         *魔军*

秋义穿着圣教军的全套盔甲,一手巨盾、一手连枷站在校场上。林登拿着一把剑,耐心地给他演示招数。

这十几天,林登除了和赵闻军商议战术之外,所有的时间都在指导秋义训练。

刚开始穿上这身厚重的盔甲,秋义几乎不能移动。但现在他已经能像模像样地一手持盾、一手举着连枷和林登过招了。

秋义举盾挡住林登的一击,顺势向上一推,另一只手连枷一甩,砸向林登的肩膀,林登猛一侧身,险避过这一击。

“不错,进步很快,”林登笑着,话说到一半,却给狂奔而来的赵闻军打断。

“林兄,魔军来了!“赵闻军一脸惊慌失措,跌跌撞撞跑来。

秋义闻言浑身一阵颤栗,赵闻军的恐惧也感染了他。

林登却毫不慌乱,哈哈一笑道:“终于来了吗?让我好等,赵兄,你记住我们商定的战术,依计行事!”

林兄,我还是觉得太过冒险……”赵闻军犹豫道。

“赵守备,我们若是想守住襄阳,也守住自己的小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我的计划来。”林登面色一沉,一字一句道。

赵闻军闻言一愣,随即咬牙道:“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就听你的!”说完转身跑了。

林登回过头看向秋义,秋义对望过去,也想让自己表现的满不在乎,嘴角却微微抽搐,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你戴上这个戒指,”林登道,“记住,我在城墙上的时候,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紧跟着我,记住了没有?”

秋义接过戒指来,拿起来端详,只见样式古朴的金属戒指上,镶着一颗巨大的深蓝色宝石,宝石散发出幽深的光芒。

“记住了没有?“林登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

“记住了!”秋义忙回答道。

林登点点头,又掏出一个戒指,戴在自己手指上,竟跟给秋义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上面镶着一颗翠绿色的宝石。

“还有,这枚戒指,你要一直戴在手上,记住了没有?”林登又提声道。

“记住了!”秋义答道。

现在,让我们直面命运吧!"林登仰头一笑,转头朝外走去。

秋义慌忙跟在后面,一身比身材略大的重甲,发出哐当哐当的撞击声。

当他们登上城楼时,秋义才真正感觉到,恐惧的滋味。

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的大军从地平线外涌出,缓慢而平静地朝襄阳城移动。地面随着大军的行进发出有节奏的颤抖,像是催命的钟声,蚀刻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终于来送死了吗?”林登哈哈一笑,其他人却都是面如死灰。

魔军走到城门外几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身躯庞大的怪物跨步向前,对着城楼上的人咆哮了几声。

这怪物羊头人身,如同一只巨大的变异山羊,手中拿着一根奇形怪状的法杖。怪物抬起法杖,发出一阵怪异的人声。

“向永生的魔君屈服吧!你们这些卑微的软虫子!你们的同类已经抛弃了你们,等待你们的只有屈服,或者死亡!”

这怪物说什么其实都无关紧要,城墙下密密麻麻的怪物胜过千言万语。秋义紧张地四处望了望,突然发现,赵闻军竟不在城楼上。

羊头怪说完等了等,见城楼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抬起法杖一挥,一道黑光射向城楼。

众人发出一阵惊恐地喊叫,林登闪电般抬起手弩,射出一道金光,撞击在射来的黑芒上,发出一阵爆响,在半空中炸裂。

“诸位,看看底下这群乌合之众,竟也想攻下这襄阳城,简直是痴人说梦!”林登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道,“看来魔军的主力果然没有部署在这个方向,胜负已分了!”

其他人却全都沉默不语,显然没被林登的乐观感染。

“我先替大家取个头彩,诸位兄弟在城上看好了!”林登仰头大笑道。

“在城墙上呆着。”林登低声在秋义耳边道。

秋义点点头,只见林登径直朝城墙边缘走去,一条腿踏在城墙边上,回头一笑,随后竟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啊!!!”秋义不禁惊得大喊了一声,其他人也都纷纷惊呼。

城墙下的羊头巨怪看有人跳了出来,戒备地朝后退了一步,举起法杖。

林登纵身一跃,身体到半空中,突然闪出一道刺眼的金光,在半空中消失不见!

秋义和其他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底下的怪物们也一阵骚动。

羊头怪狐疑地仰着头,法杖来回挥舞,一脸戒备。

林登的身体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羊头怪背后的上方,像是从时空之门中出现一样,大鸟临空般扑向毫无察觉的怪物,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匕。

羊头怪察觉到利刃破空之声,已经晚了,林登的匕首狠狠扎入羊头怪的后颈,羊头怪声音也没发出一点,就软倒在地上。

“啊!!!”林登双手猛力一挥,把羊头怪的头颅割了下来,一只手高高举了起来。

“进攻!!!”林登狂吼一声,把羊头怪的头颅朝身后的怪物大军甩去。

这时襄阳城的大门竟猛然洞开,赵闻军一马当先,带领一队骑士猛冲出来,喊杀声顿时震天响起。

林登纵身一跳,跃上赵闻军身旁的一匹空马,和骑兵一起朝魔军杀去。

后面的魔军万万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情形,前排的怪物们不由自主朝后退去,牵一发而动全身,靠前的军队顿时哗啦啦全部朝后面溃退。

“杀!!!”骑兵们如同利刃突入魔军之中,挥剑乱砍,魔军慌乱之下,阵型打乱,溃败之势顿时形成。

胜负马上分明,林登和赵闻军带骑兵一直追杀到几十里外,杀的尸横遍野,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怪物尸体。

当骑兵回师时,守城的人早打开城门迎接,大家都是一脸钦佩激动。

原来林登早就和赵闻军议定了战术,以攻代守,先灭了敌军的锐气。

众人纷纷上前来祝贺,溢美之词不绝于耳,秋义也一脸激动。

“诸位,当下不过是小胜而已,”林登笑道,“但大家却该知道,这些怪物看起来骇人,其实也不过是欺软怕硬的材料而已,只要大家众志成城,心齐力合,就一定能守住这座城!”



众人轰然答应,士气高涨。


发表于 2018-5-27 16:00:5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15

符文:63

14#
allfordiablo3 发表于 2018-5-25 17:33
第四次更新,楼主不要断。

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8-5-27 16:05: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9251

符文:4983

15#
楼主继续加油,众人士气都很高涨。
发表于 2018-5-27 18:00:19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2 19:2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