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3

符文:2

发表于 2017-4-4 21:5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霸天虎大黄猫 于 2017-4-9 01:05 编辑

只是以暗黑世界为背景的完全独立的女巫医故事,勿将其中的故事和技能与游戏中的对号入座。不定期更新。

暗黑故事 之 焦木拦风

     西方大陆的特刚泽是一片广袤的地区,瘴雾环绕,丛林茂密,到处都是沼泽,也许有人会听说过这里巫医的存在,但他可能不知道巫医和巫医之间的区别,就像透明乌鸦和地中蛇之间的区别,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勇敢的探险者在这里生活多年,对这里的了解也不过是惊鸿一瞥,因为这里实在太大了,有无数匪夷所思的秘密。

   但是有一点,人们可以肯定,那就是巫医都善于驾驭黑暗的力量,用邪恶本身,来消灭邪恶。巫医力量的来源,并非来自光明。

一、

   在特刚泽的东部,过了苦乔岭,有一片地区名叫特摩开,虽然相对来说比较接近文明之地,但依然是沼泽和丛林混杂,旅者莫敢靠近的地域。

   在这里有一位年轻的女巫医,名叫舒可拉妮,这里的人们也叫她“妮妮”,平常之人都本能的对巫医感到畏惧,不敢靠近,但有些人却跋山涉水来到这里,寻求舒可拉妮的祝福,因为,她是残疾之人的保护者,祝福人,她能够在离魂之后得来万灵之地的露珠,赐予这些悲惨之人以幸运,免除人们的痛苦,治疗人们的缺陷。

   据说她的老师,上一任的女巫医蓬木莎,让舒可拉妮吃掉了她的舌头,从而完成了舒可拉妮成为女巫医的最终仪式,继承了她的名号,成为新一任残疾者的祝福人。而在完成仪式之后,蓬木莎就离开了此地不知所向,有人说她用一只青蛙来代替自己说话,有人说她离开是有自己的使命,只是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而舒可拉妮,虽然很年轻,但依然没人能揣测出她的性格,和她的行事准则。从流传的各种关于她的故事可见一斑,例如下面这个。

有一位母亲,带着哑巴女儿从临近的卡莱多文郡而来,她们每年都来寻求女巫医的祝福。她是个穷人,女儿生来就是个哑巴,又很早就没了丈夫,在痛苦中听说了特摩开沼泽的女巫医会给残疾之人予以保护,就带着女儿而来,虔诚的接受了蓬木莎的祝福。也许是相信有人会保护自己吧,之后女儿果然开心了很多,她们有了精神上的支撑,也感到了慰藉。虽然在城里她的邻居们都嘲笑她居然会相信蛮荒之地的无稽之谈,但她们不为所动,依然相信万灵会保护残缺之人,此后她们每年都会来到特摩开,接受女巫医的祝福。

而这一次,她们却满面的悲伤,眼中噙着泪水,见到舒可拉妮之后,母亲向她哭诉了女儿的遭遇。哑巴女儿已经十六岁了,进了公爵的府邸当女仆来赚钱补贴家用,但是郡主却骄气凌人,每天出口恶毒竭尽所极的辱骂,羞辱她。但是为了生活,女儿也默默的忍受,可是后来,公爵却打起了她女儿的主意,她的女儿誓死抗拒,才没有让公爵得逞。虽然幸而逃出公爵府,但无处申冤,也不敢再去公爵府讨要工钱。

舒可拉妮说道:“没人应该犯下罪恶而不受到惩罚,只是往往需要人们做一些准备”。然后她找出了黑角木和四叶蘋草,开始准备法术。

卡莱多文郡的公爵府中,郡主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仿佛是被一个色情之魔缠身,整天都在发出让府中任何人听了都会面红耳赤的声音,并时而又像个疯子一样称自己为圣人。公爵心急如焚,找遍了附近的医生和牧师,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别提救治了。这些医生和牧师试过了任何方法也不起作用,而郡主依然像是在被一个恶魔所控制,一天天丝毫不见好转。

公爵满面愁容,一天,请来一位年长的医生,这位医生看过郡主的病情,思考了一番后,对公爵说到:“恕我无能为力,但我看令媛的这种情况,倒是想起一种可能”。这位老医生年轻时做过很远的旅行,见过很多匪夷所思之事,他没敢说郡主是中了巫医的诅咒,只是小心翼翼的说:“如果您能谦恭虔诚,备好礼物,请到沼泽之地的巫医的话,说不定巫医能够治好令媛所患之疾”。

公爵听后,心中虽然同样有疑惑,但也不得不如此,正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一位名叫舒可拉妮的女巫医来访。公爵赶紧将她请进府内,老医生还未来得及走,恐惧的满头淌汗,也不知道公爵哪里得罪了巫医,只知道这其中必有缘由。舒可拉妮看过郡主的病情,对公爵说道:“我能够治好你女儿的疾病,但是治病的方法是割下你女儿的舌头,而治病的酬金是一袋金币”。

公爵惊愕不已,但舒可拉妮并不给他过多的时间选择,只此一天的机会,公爵望向老医生,老医生的目光根本不敢注视舒可拉妮,但既然是舒可拉妮开出的条件,他只能对公爵不住的点头。公爵料想如果舒可拉妮如果办不到的话,周围的侍卫决不会让她走出公爵府,公爵只能答应。

舒可拉妮就拿出祭祀刀,割下了郡主的舌头,郡主的恶病果然就好了,躺在床上痛苦的呜咽不已。公爵也联想起了自己的罪恶,他虽然不是清白之人,但绝不是个傻子,公爵只好任由舒可拉妮安然离开,并带走了郡主的舌头和一袋金币,而没敢派卫兵阻拦。

回到特摩开沼泽,舒可拉妮将郡主的舌头接在了哑巴女孩儿的口中,哑巴女孩惊喜的发现自己能说话了,并且毫无障碍,非常的流利,她尽情的欢唱。女孩儿的母亲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口中感谢万灵的恩赐,舒可拉妮则将那袋金币交给了女孩儿的母亲手里。

点评

百耘天  加油!写的好的话有符文奖励!  发表于 2017-4-5 20:13

帖子:6563

符文:664

2#
是时候来场大瘟疫洗刷人心了,楼主思路很好,没错的话这是巨篇的节奏,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17-4-5 16:31:4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

符文:2

3#
本帖最后由 霸天虎大黄猫 于 2017-4-9 01:05 编辑

第一章确实写的很糟糕,但是还是接着锻炼着写下去吧。不能因为自己写的差,就畏惧不前了。



二、

    由特摩开沼泽向北,是连绵的丛林弯引苏台,这里有五个部落,他们共同的女王芦芦可,有一件思索之事,不能得到解答,于是动身来到特摩开,来找舒可拉妮解决心中的疑惑。

     舒可拉妮正在捡蘑菇。

芦芦可:“你能够医治人们的残缺?”

舒可拉妮:“我也能医治人们的优点”。

芦芦可旁边的侍卫长忍不住问道:“哪个疯子会想医治优点呢?”

芦芦可替舒可拉妮答道:“只要那优点是别人的”。

舒可拉妮:“我也治疯子”。

这回轮到芦芦可身边的贴身侍女忍不住发问了,她见过精神不正常的疯子:“能治好吗?”

舒可拉妮举着手向后拢扎着被清晨的露珠打湿的头发:“看情况,有时只需要让他身体残疾”。

侍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她也知道很多巫医的传说。

芦芦可问道:“如果一个人无法感受普通人所拥有的感受,算不算残疾?”

舒可拉妮:“算”。

芦芦可:“那请你治疗我”。

舒可拉妮:“可以”。

侍卫长觉的有些不可思议,他很谨慎:“我听别人说你并不轻易给别人治疗”。

舒可拉妮从地上捡起蘑菇篮:“身体健全的普通人往往不懂得该如何运用自己的耳朵和口舌”。

芦芦可直接陈述自己的症状:“我性冷淡,虽然我有很多情人,我的情人也都很尽力,但是我怎样也体验不到性的快乐,而普通人对此却非常的喜欢”。

舒可拉妮从大树下摘起一棵很大的魔角菇。


到了晚上,舒可拉妮准备好了举行仪式用的材料,并叫来四名残疾的女孩。舒可拉妮在火把下吟唱,舞蹈,然后用祭祀刀,分解了芦芦可的四肢和其它感觉器官,将她的双腿、双臂、双眼、舌头分别给了四名残疾女孩,安在了她们的身上。只留下芦芦可的上身和头颅,这样芦芦可只剩一种感觉可感受了,她终于感受到了其中的快乐。治疗的过程需要三年,就在舒可拉妮草屋的隔间中,只留下她的侍女侍候。

三年后,那四名女孩体验了人生的美好,回到这里归还了女王这些部位,并非常尊崇女王,而芦芦可在舒可拉妮的治疗下也享受到了美好的人生,完美的修复了缺陷。

芦芦可回到了自己的王宫,她的宫殿是几间大的草屋,这三年族中的事物是由五大族长共同代理。之前他们就互相争斗,难以管教和命令。除了这五个部落之外,连绵的弯引苏台丛林中还散布者其他别的部落,不时的前来进犯。不管胜利还是溃败,人们永远没有教训,第二天就会跃跃欲试。

而这三年中芦芦可向舒可拉妮学习了巫术,也成为了一名巫医。虽然技艺远未精湛,力量也不够强大,但是已经掌握了巫医最基础的技能。她开始用这些技能来担负起做女王的职责。她开始一点点处理遇到的所有的这些问题,不愤怒,不惊恼,常人也无法理解。

有闪烁其词试图欺骗她的手下,这名手下以口蜜腹剑而著称,芦芦可从他的言辞中听出端倪,将他抓住,而他出色的慷慨陈词表达自己的清白,没有人能听出真假,但芦芦可不需要听,只是强迫他吞下了一个“真言蟾蜍”,这种蟾蜍体型很小,但是被吞下后在巫医的法术作用下,对方只能说真话,在意识模糊中喃喃的吐露了大臣正在策划的针对她的阴谋,正要对她下药,让她在晕沉时答应自己的求婚,从而在背后掌控实权,让女王成为他的傀儡。芦芦可就将这名叛变的手下化为僵尸,成为永远在玉米田里干活的奴隶。她用巫毒人偶让阴谋推翻她的大臣剧痛和失明,用疫病蟾蜍施法让暗中给她投毒的人皮肤溃烂。但没有将大臣处死,也没有当面揭穿他的阴谋,而还是让他占据大臣的位置,只是反成了对她言听计从的傀儡。

五个部落其中的一位族长完全不把芦芦可放在眼里,公然组织部下要进行反抗,芦芦可就将他变成了一只鸡,然后掐断了他的脖子。

芦芦可带领部落中的勇士们击溃了前来进犯的其他部落,并擒获了对方的将军,那位涂着吓人油彩的敌方将军很久以前就用丛林中食人树上采来的汁液浸泡全身,而消失了痛感,不惧任何的拷打、刑罚、还有饥饿,死亡也不可能让他屈服,他是伟大的勇士,他的部落也不会因此而低头,也不会惧怕巫医芦芦可,只会让战争来的更加野蛮凶狠。

这位将军被捆在木桩上,周围摆上了一圈的夜芦草,芦芦可开始做起招魂的法术,召唤出早已去世的被逮捕的敌方将军妻子的灵魂,降临在自己的身上,那是她的表情,那是她的声音,然后芦芦可让强壮的侍卫长和自己欢愉,敌方将领的妻子附身在芦芦可的身体上,时而呼救,时而又丧失记忆沉浸在感官的快乐之中。敌方将军虽然无惧身体的痛楚,但是受不了心灵上的折磨,他很快就彻底崩溃下来,哀求芦芦可让他的妻子安息,然后他出任了芦芦可的将军,为她效命,并回去杀掉了自己部落的酋长和祭司,带领部落归顺了芦芦可。

而弯引苏台丛林中不知畏惧为何物的蛮族部落依然有的是,女巫医芦芦可女王并没有吓倒每个人,芦芦可的巫医身份也没能让他们退缩。为了打败她,他们请来了大巫医黑塔格南。

黑塔格南是著名的蜈蚣操纵师,传说他曾坐在一只大蜈蚣的体内,下到海里。

黑塔格南对芦芦可下了战书,邀请她到龙鬼树下切磋巫术,解决问题。芦芦可也很清楚自己远不是他的对手,可不去,自己就只能放弃自己的部族逃走,她还是应战了。两人同时施法,黑塔格南施放的是大炼魂咒,让芦芦可失去了魂魄,变成了僵尸。

而芦芦可施放的却只是一个小小的诅咒,所用的法力之微弱,黑塔格南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只以为她想逃跑。

但是很快,黑塔格南发现自己的眼睛开始抽搐,即使他闭上眼睛,眼球也是不停的跳。

他又惊又恼,所有的人看到黑塔格南的样子都忍不住要笑,虽然这毫无大碍,既不疼痛,也不致命。但他还是无法忍受自己身体上这小小的瑕疵。

黑塔格南用刀挖出了自己的眼睛,眼窝里又长出来一个,可依然还是不停地跳。他想让芦芦可给他恢复过来,但芦芦可已经被他变成了僵尸,没有了法力,也不再记得所有的法术,只有空洞的看着他。

黑塔格南用尽了方法也不能解除这个小小的诅咒,他坐卧不宁,于是他去找舒可拉妮寻求解决的办法,因为芦芦可的巫术都是舒可拉妮教她的。

黑塔格南见到舒可拉妮之后,备述了自己想解决这个残疾的诚意,自己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舒可拉妮答道:“这你要亲自和她说”。

然后舒可拉妮举行降魂仪式,召来了芦芦可的魂魄。原来之前的四名残疾女孩说要报答芦芦可,就在黑塔格南施放大炼魂咒之后,芦芦可的灵魂离开身体行走,四名残疾女孩就用自己的灵魂供养芦芦可的灵魂,让她长时间的保持离魂状态而还未真正的死去。

黑塔格南复活了芦芦可,并表示了自己的屈服,向芦芦可表示以后绝不再冒犯,自己愿意答应她的一切要求,只请求她给解除施放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小小的诅咒。

芦芦可就给黑塔格南解除了诅咒。然后提出她的要求:“那就请你给这四名残疾女孩找到优秀的丈夫吧”。

黑塔格南说:“这很好办,我还没有成亲,就让她们四个做我的妻子吧”。然后就娶了这四个残疾的女孩。
发表于 2017-4-9 01:03:3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

符文:0

4#
也算合适...照顾四个残疾要花点功夫了
发表于 2017-6-8 09:56:2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

符文:5

5#
霸天虎大黄猫 发表于 2017-4-9 01:03
第一章确实写的很糟糕,但是还是接着锻炼着写下去吧。不能因为自己写的差,就畏惧不前了。{:18_6 ...

LZ文章很精彩呀,风格和故事内容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北美南美印第安神话,很喜欢这样的风格,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17-7-22 14:03:3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95

符文:40

6#
支持一下原创文学
发表于 2017-7-24 10:36:0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8

符文:17

7#
没看够,还有吗?
发表于 2017-7-26 02:34:0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爱玩网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7-10-22 09:0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