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680 - 回复: 0

帖子:64343

符文:4262

发表于 2016-10-14 17:31: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san2150 于 2016-9-28 01:01 编辑

阅读本文,欢迎参与投票

(一)

风,冷风。

初冬的冷风,吹过坎杜拉斯的大地。已是午夜时分,新崔斯特姆村早已一片沉寂,村民已入梦,村口的岗楼上一点孤灯,抱着长矛的守卫,也在靠着栏杆打着瞌睡。


村外的山羊小丘上,一家小酒馆还有昏黄的灯光透出。冷风将酒馆的酒旗吹的哗啦啦的作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山羊小丘酒馆的老板娘趴在柜台上,百无聊赖。两根手指摆弄着一个紫色的小球。小球忽明忽暗,随着她手指的动作时隐时现。夜已深,酒馆已没什么生意,仍然坐在桌边不肯走的两位客人也是出奇的安静。老板娘身边的一位伙计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柜台,似乎也在琢磨着什么心事。碧翎珂打了个哈欠,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店里。


壁炉旁的桌边,坐着的那位客人五短身材。虽已是冬天,他身上却近似精赤,只是用一些质地古怪的布料裹住腰身和肩膀,手臂和脚腕上套着铜环,发着乌光,看起来很沉重。一把形状扭曲的小刀放在他的手旁。他喝着杯子里的药草茶,目光却一直盯着壁炉里的炉火,似乎那翻腾的火苗很有趣,值得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上几个时辰。


墙角的阴影里坐着另一个人,他身形高大,但整个人都被一件厚长袍紧紧的裹住,甚至连脸孔也只露出嘴唇以上的部分——碧翎珂甚至有些好奇他是怎么喝那碗里的清水的。不过这不重要,他付的是买酒的钱,却只要了清水,这样的生意无论怎么想都是划算的。不过碧翎珂更好奇的是倚着桌子放着的那张大的夸张的厚盾牌,它似乎和长袍人一样高大,划痕累累,隐约可以看出曾经有过的红白十字架喷漆。


怪人,都是怪人。碧翎珂想。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这家酒馆本就很奇怪。没有人会把酒馆开在荒郊野外,即使是这恶魔已经不再出现的时代。愤怒的卡兹拉和凶暴蛮牛依然会袭击大意的旅人,并把一切胆敢深入他们势力范围的冒险者做成当天的晚餐。然而这家酒馆偏偏就在这里,距离最近的村庄新崔斯特姆,也要一盏茶的路程。山羊小丘紧挨被灾难和不幸摧残殆尽的旧崔斯特姆村,与破败的崔斯特姆大教堂遥遥相望。酒馆透露出人间的希望,而大教堂却死一般沉默,两厢对比,是一种无言的风景。



不过,新崔斯特姆的村民却不再好奇。如果有无知的旅人问起,他们会讲起这位五年前出现在这里的女秘术师如何选择在山羊小丘开一家酒馆;会讲起三年前旱灾时卡兹拉围困新崔斯特姆村时,却偏偏没有半个野兽去找酒馆的麻烦;会讲起瘦弱的店伙计怎么把那三个醉酒的卡基斯坦武师打的在村里养了半个月的伤……总之,这家酒馆就在那里,彷佛是坎杜拉斯的中心,仿佛连旁边的村庄都是因它而存在似的。


(二)



咣当!


一声巨响,酒馆的门被撞开,冷风夹着些许清雪刮进店来,瞬间让所有人身上一冷。老板娘一皱眉,指尖的小球瞬间一分为三,发出莹莹的紫光。


门口出现了一个巨人,他是如此的高大,以至于眼睛都被门的上沿挡住。他一哈腰走进店来,反手关上门,将呼啸的冷风重新挡在外面。灯光下,老板娘这才看清了这位深夜造访的来客。


一个野蛮人。


他肯定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左臂结札的肌肉上,一道深深的伤口,但已经不再趟血;背后灰色的披风被某种利爪撕开了三道抓痕,不过依然垂下来罩住野蛮人的右臂以及臂弯里夹着的某个东西。他身上污迹斑斑,赤裸的胸膛上是干涸的血迹,兽皮制成的腹甲侧面挂着一把利斧,如同它的主人般,粗粝而危险。但令人印象更深刻的是他一头斑白的粗发,以及与他垂垂年纪不相称的精亮眼神。野蛮人在四个人警惕的眼神中走到柜台前面,嗵的一声坐在凳子上,瞪着碧翎珂。碧翎珂也瞪着他。几秒种后,他开口道:


“半桶麦酒,和一些食物。”
老板娘似乎又恢复了刚才的慵懒,指尖的小球已消失不见:“可以,不过请先付钱,半个符文12个铜币。”
野蛮人一抬手,咣的一声把右臂下夹着的东西扔在老板娘面前的柜台上:“我没有钱,我用这个付账。”


柜台上,赫然是一条卡兹拉的断臂!它被齐肘斩下,看样子刚刚和它倒霉的主人分别不超过一个个时辰;但它是如此的粗大,显然并不是来自一般的卡兹拉杂兵;或许也正是这个卡兹拉,给了野蛮人左臂奋力的一击——不过,显然也是它此生,发出的最后一击。


壁炉旁的矮小酒客目光炯炯,饶有趣味的盯着老板娘,彷佛在等待一场纠纷。毕竟用断肢换酒这种要求,可能全圣休亚瑞所有的酒馆,都不会出现。然而,老板娘凝视了断肢一瞬,就转过头招呼旁边面无表情的伙计:“暴龙,收钱。去厨房把老斯瑞叫醒,让他烤一条火腿来。”
叫暴龙的伙计把手里的抹布扔在一旁,抄起柜台上的断肢。依然是目无表情的扫了野蛮人一眼,似乎也有意无意的往壁炉旁看了一眼,就起身去后厨去了。片刻后,后厨响起了一阵模糊的叫骂声,继而是锅灶烹饪的声音。


“很好,很公平。”老板娘拿过抹布,把柜台上的毛发血迹擦去,同时对野蛮人说道。“你可以为自己换到两天的酒饭和一张床——不过你可能要将就一下了,本店并没有适合你这种大块头的床。”


野蛮人没说什么。这时暴龙已经将半桶麦酒和一只木杯放在他面前。野蛮人再也没看任何人一眼,低头默默的喝着酒。酒馆里又恢复了宁静。

来源: 《重逢》中篇暗黑小说





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Zily-1741/hero/1543584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0 08:2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