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816 - 回复: 9

[原创文学] 红蝶

[复制链接]

帖子:13

符文:6

发表于 2016-9-29 19:08: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19:24 编辑

第一章

我第一次看见蝶的时候,就知道这孩子将来必是一个出色的猎魔人。当时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阴沉麻木,火焰闪烁的光影映照在她的脸上,但是没有给她带来一丝温暖。我走到她的跟前,一双黑色的瞳孔甚至没有分毫的变化。

我是在村子中心找到她的,在一栋快烧塌的大屋子前。屋子的大门被烧得扭曲变形,最终支撑不住,轰然倒下。几具燃烧的尸体随着大门一块砸在了外面,漆黑的手指边抖动着边指向了蝶。

我被这惨烈的一幕吓呆,而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我不会像那些艾葛罗德的武僧一样神经质地怀疑蝶是否已被恶魔附身,因为我了解蝶的经历,因为猎魔人自己就是一些在恶魔屠戮中幸存的孤儿,同时也是幸存的复仇者。

但蝶的表现太安静了,一个星期后她都没有恢复常态。她太特殊了,特殊到居然让我感到了怜悯,也让我感到了害怕。我预料,待她神智恢复后,恐惧和愤怒将刻入她的骨髓。恐惧会给予她冷静,保护她不受恶魔的伤害;愤怒则会驱策她不断找出藏在庇护之地的恶魔,然后送它们回地狱老家。

蝶必是我不可多得的武器,我会教她使用手弩、陷阱和体术,我会在她做好准备后重新去面对恶魔,不论她是否愿意。

在遇见蝶的第七天夜里,我被女孩的惊叫声给吵醒了。我坐起来一回头,就看见她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盯着我。那双眼睛终于恢复了紧张和害怕。

我向蝶走了过去,伸出手去递给她。她慢慢把手从背后抽了出来,连带着一根棍子。然后这根粗木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我的耳朵边,疼得我眼睛里全是泪水。接着她跳到了我的身上,一下又一下,往我头上死命挥动着棍子。

我一只手胡乱地遮着头,一只手摸进了口袋掏出了一个小东西,然后死命朝她的脸上扔了过去。

一阵烟雾爆开,蝶停止攻击开始不断咳嗽。而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把她狠狠地扔到了墙上。

然后我起身走到窗边,把窗户砸烂,让烟雾散开。女孩躺在墙角,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接着我又把门砸了个稀烂,然后是桌子凳子和少得可怜的家具,似乎每砸一下耳朵的疼痛就会缓解一点。等我发泄完终于冷静下来后,我走到了自己的背包那里,取出了手弩,扔在了蝶的身边。

“下次如果你想杀人,就用刀,用弩,不要再用棍子了。”我吼道,“恶魔都没有你打得痛。”
她睁开眼茫然地看着我。

“我叫陈,是个猎魔人。你叫什么?”

过了很久,“我叫蝶。”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2#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19:26 编辑

第二章

汗水从我的额头流下,碰到太阳穴的伤口时,猛地一疼。我慢慢醒转,发现太阳已经在屋顶的破洞上耀眼多时了。看样子已是午时,我揉了揉太阳穴,转向蝶睡觉的角落。

那里没有蝶,厨房和地下室,哪里都没有这个女孩。我走出房子,来到了村子里那条唯一的大路上。

这是苦难旷野上的一个小村落,离新崔斯特姆很近。九栋大小不一的房屋沿着大路左右排列,再往外就是几片贫瘠的农田和插在中央的孤独稻草人。和其他村落的不同,它的路上一个农夫商贩也没有,唯一的声响就是虫鸣蛙叫。

“蝶——”我边走边叫,慢慢走过了村中央的那栋曾经着火的房子所在,现在它只剩一个庞大的灰烬骨骸了。似乎除了蝶,其他的村民都在里面遇难了。

我在里面一共找到了十三具尸体,每一具都完好无缺,每一具都扭曲挣扎。但是我没有找到恶魔的痕迹,也许是我不够细心,也许是恶魔使用了新的手段。蝶,应该还有很多故事没有告诉我。

忽然一阵吵闹声传来,我抬头看见十几个士兵正在追赶着一个女孩,追赶着蝶。我举起手弩就射,最前面的两个士兵应声倒下。

忽然一阵阴风从背后吹来,我赶忙回身警戒。身后出现了一位骑着大马的黑甲骑士,他微微欠了欠身:“我是老磨村的巡逻队队长约拿。”他看了看快跑到跟前的女孩一眼,“如果我的士兵们吓到了你的朋友,我表示歉意。”

接着他取下了头盔,金色头发下的双眼闪过一丝绿光,只有我才能看见的恶魔的光。

我握在手弩上的手指一下子绷紧了,但是约拿队长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策马向蝶的方向跑去。

我急忙把手弩挂回披风,撒开脚追了上去。

“你很不错,居然可以看穿我。”这时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响起,“你是谁,猎魔人吗?”

“是的,而且你的诡计完了!”

“我现在还没有任何诡计,猎魔人。但是如果你有任何让我紧张的举动,我保证你的蝶会死得比她的村民更惨,这无需谋略。”

我停止了疾奔:“你想做什么?”

“一个游戏而已,你我都只是这个游戏的参加者。”

约拿很快就用马拦住了蝶,蜂拥而上的士兵们把她按倒在地。黑甲骑士跳下马,让手下把蝶捆好以后押到了自己跟前。

“孩子,让我看看你都经历了什么。”约拿笑着把手放在了蝶的头两侧。蝶随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不!”我喊着,向前跃起,双手取出手弩跃向架着蝶的士兵。

忽然白光一闪,约拿竟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用手抓住我的脸,把我的头从空中按到了土里。我扔掉了右手的手弩,拔出藏在腰带上的匕首。但是约拿顺手夺走了这把匕首,然后把它插在了我的肚子上。

“放过她。”我哀求道。

“嘘,别吵她,你我只要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可以了。”然后约拿抬起脚朝着我的脸踩了下来。
发表于 2016-9-29 19:09:31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3#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19:29 编辑

第三章

我还活着,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神智在清醒和昏迷之间徘徊。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篝火前。说站着其实也不对,我的手脚都被钉在了一个十字架上。大概是失血过多的原因,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疼痛。

蝶就站在我的跟前,拿着我的手弩,指着我。

不,不是指着我,是指着我的右边。于是我看向自己的右边,发现有六个人和我一样,被钉在了十字架上。

“我们的英雄醒了?来看看我送给蝶的礼物吧,6个人,再加上你,一共是7份礼物。”

“你想做什么?”

“你应该问,我们的蝶想做什么?”

我转向蝶,看见她扣动了扳机,一支箭疾射而出。

“啊——”蝶的射出的箭扎在了我右边的人的肚子,那人痛嚎着,“这不关我的事,是你们的错,是你们不愿意拿出吃的,是你们逼我的。”

第二个男人喊到:“那个队长,约拿队长对吗?求求你帮帮我,我给你十个金币,十五个,十七个……”

约拿在蝶的身边缓缓说道:“看清楚,这就是人。”他的手放在了蝶的肩上,蝶的眼睛突然燃起了红色的光芒,接着第二支箭从那人讨价还价的嘴里贯穿了过去,把他的头死死地钉在了木头上。

“你以为有这么几个杂兵来帮你就可以神气了?我的小姐。”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再多几十个人,我照样能看着他们像你的爸妈一样乖乖走进大房子里,然后一把火烧掉他们。”

这时我看见蝶的背后开始出现很多红色的触须,这些触须向前伸向女人的脖子,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关节错位声。

“杀了我啊,来啊。当时我怎么没把你扔进火里,你这个勾结恶魔的女巫。杀了我!”

蝶丢下手弩,抓起一把匕首划过怒吼的嘴巴。舌头和血马上从这张嘴里落了下来,砸在地上。

嘈杂的声音们戛然而止,一个干哑的声音轻轻地响了起来:“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是我让你活下来的,是我!再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很满足吗?”

甚至还没等他说完,我就看见蝶用匕首划过了他的裤裆,然后这个男人的双脚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这个时候,蝶的全身都已经笼罩在红光中,加上背后的触须,看起来就像是昂巴鲁巫医的恐惧符号,亦或是一个复仇的天使。

“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个望风的,求求你,求求你。”最后一个男人绝望地哀求着,直到蝶用手撕下了他的一条手臂,然后用这条手臂在他的头上砸了七八下,直到他再也发不出求饶的声音。

“那么,我们的猎魔人英雄,你有什么遗言吗?”约拿队长走到了复仇天使的身后,向我微笑着。

“蝶,你要醒过来。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哈哈……”约拿大笑了起来,“你不是只想把蝶变成一个猎魔工具吗?你的假仁假义背后,不还是人类那卑鄙的盘算吗?”

“对……我要蝶的力量。我要复仇!”

“你看,他承认了。”约拿又拍了拍蝶的肩膀。“可是你的复仇和蝶有关系吗?你是最先赶到这里的,请问有恶魔的气味了吗?这里只有人类自己的恶,比恶魔更加血腥残忍!蝶的诉求和你们猎魔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管这么多,人类的罪还轮还不到你来评判。再说,你不是也想得到蝶的力量吗?”

“对啊,昨天晚上我发现这里居然出现了一股惊人的力量。你该感到庆幸你只是被这股力量下打破了头,猎魔人先生。而我,帮助你的蝶彻底释放了她的力量。”约拿在蝶的耳边轻轻的说,“不用谢。”

“不,蝶,你不能听他的话,恶魔都虚伪狡诈的……”

“猎魔人先生,相比你,我坦白直率得像一个孩子。我要让蝶变成我的傀儡,我要让蝶继续她的复仇,让蝶在庇护地不断地杀人,杀人,杀人……”

“不……”我向前冲去,然后被钉住的手脚拉回了柱子。
发表于 2016-9-29 19:12:35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4#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19:46 编辑

第四章

“爸爸,妈妈怎么还没有回来。”孩子在陈的身边不停地转着圈,“我想妈妈了。”

“妈妈不是去买你喜欢吃的面包了嘛。”陈蹲下身子,“爸爸抱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走开,我不要爸爸抱。”孩子露出了厌恶的表情,逃到了门口。

这时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了,妈妈站在了门口。她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一把伐木用的斧头,血不断从斧头上滴下。

“妈妈——”孩子跑了过去。

“不要过来!”妈妈大叫着,然后她举起了斧头,朝着自己的孩子砍了下去。

陈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直到自己的妻子哭着用另一把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那一天,陈的妻子一共杀死了四个人。愤怒的村民放火烧掉了陈的房子,然后打断了陈的脚,把他扔出了村庄。

是猎魔人救下了陈,他们说自己在围捕一个恶魔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让恶魔逃进了村庄,附上了陈的妻子的身体。

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加入了猎魔人。此后他不断在猎魔的刺激中遗忘过去,直到现在把一切都赤裸裸地展示在约拿的面前。

约拿看着自己双掌中男人痛哭流涕:“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不光会欺骗别人,连自己也都要欺骗。”

陈抬起头,眼泪在他的脸上纵横,然后和着鼻涕从嘴角和下巴掉落。他红着眼睛大吼着:“杀了我,杀了我吧,杀了我啊,让我们在地狱里团圆……”

“我们还真是有缘,不悲者陈。请允许我做一下迟到的自我介绍,我的真名是欺诈者霍格。我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名不副实。”巡逻队队长在介绍完以后,把蝶推到了陈的跟前,“他是你的了,随你处置。”

“求你杀了我……”陈的声音越来越轻。

蝶慢慢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陈的脸颊,擦拭了一下他的眼泪,然后抱住了陈。

“不好了。”约拿——也叫作霍格的恶魔猛地抽出了佩剑,朝着陈砍了过去。

这时蝶背上的红色触须发出了炫目的光芒,其中的两根触须向着恶魔冲去,迅速地捆住了恶魔的上半身和他的脚。

“为什么……”恶魔最后问道,接着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就被触须撕成两半,扔在了篝火中。

“为什么?”陈问道。

身后的触须慢慢地消失了,女孩在他的怀里抬起头,泪水从已经恢复正常的瞳孔旁流下:“因为陈你需要我。”
发表于 2016-9-29 19:15:49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5#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19:34 编辑

第五章

“就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你居然敢背叛我!”一条狗的影子从篝火中站了起来,它越变越大,踢开了燃烧着的木棍和灰烬,“这就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

这是一条比陈还要高出一头的巨型狗,浑身没有一丝皮肤,湿漉漉的赤红色肌肉和经络在火光中散发着恐怖的光泽,黄色的涎液不断从尖利的牙齿中间流出。

周围的士兵们也围拢了过来,拔出的刀和架好的箭都对准了陈和蝶。

“对不起。”陈看向蝶。

“没关系。”蝶没有回头,依旧抱着男人。

一声嘶哑高亢的咆哮从这个怪物的喉咙里发出,然后是一声箭矢破空的声音,很多箭矢破空的声音。

“快上!”很多人手持着弓箭跑过他们的身边,向着恶魔军队发起了攻击。

一声爆炸,又是好几声爆炸,爆炸的热浪吹过他们的脸庞,最后只剩下动物嘶声力竭的哀嚎。

蝶回过头,看见了一群披着斗篷的黑衣人站在了周围,那只大狗被炸断了两条腿,肚子也破了一个大口子,血肉脏器溅了一地,但它还是站在那里,瞪着每一个人。

她伸手抢过旁边一人的手弩,双目重新变得血红:“我想我应该感谢你教会我使用这力量!”

箭稳稳地扎进了怪物的头颅,然后贯穿了它。箭矢造成的空洞越来越大,整个头颅和身躯很快就被这空洞吞噬,进入了虚空。
发表于 2016-9-29 19:22:39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6#
第六章

陈和蝶被猎魔人们细心包扎后,安置在了村子的一间房子里。

不久,乔森就来到了这间房子里:“陈,听说你找我有事要说。”

“对。”陈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想问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恶魔的?”

“我原先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恶魔,我只是在昨晚感知到了这里有一股惊人的力量。”乔森的脸上还是和往常一样看不到任何的表情,“陈,我还要感谢你为猎魔人找到了这么好的苗子。”

“不,我现在还不想让蝶成为猎魔人。她经历的已经够多了……”

乔森突然插话道:“陈,你老了,很多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他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在门口又补了一句:“我会在外面多加几个保护你们的人,放心休息吧。”

过了一会,屋子背面就出现了两个互相扶持的人影,他们张望一下四周,然后向着新崔斯特姆的方向慢慢走着。

一个神射手透过弩箭的准心专心看着他们。这时一只手放在了弩上,乔森叹了一口气:“我们也该走了。刚收到消息,西边的一个村庄受到了卡兹拉的袭击,上面要我们过去处理下。”

发表于 2016-9-29 19:38:39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13

符文:6

7#
本帖最后由 咒歌 于 2016-9-29 20:39 编辑

终章

“陈,他们会来追我们吗?”蝶问。

“也许会,也许不会。有时候我们需要对人有点信心。”陈笑了笑,“蝶,你背上的那些触须还变得出来吗?”

“应该可以,但是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你说的我懂。只是那个样子我觉得很像是一个天使,还像是一只蝴蝶。”

“真的,那我以后就叫红蝶好不好?”

陈在心里默默地思念了妻女一会,然后看着蝶说:“我的伤口还痛得要死呢,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安静会。”

“好——”

发表于 2016-9-29 19:43:22 |显示全部楼层
http://hero.d.163.com/hero/cn/%E5%9B%9B%E5%8F%B6%E8%8B%9C%E8%93%BF-51218/32626908

帖子:901

符文:93

8#
好文笔!楼主高才!
发表于 2016-9-30 09:10:3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168

符文:95

9#
已阅~
发表于 2016-10-2 08:54:3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

符文:10

10#
楼主不更了吗 真可惜
发表于 2018-5-4 01:36:1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19 05:2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