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2855 - 回复: 6

帖子:4

符文:0

发表于 2016-6-18 00:23:35 |显示全部楼层
首樓食用前注意事項:

1.本文男秘術師設定採用暗黑3同人黑月傳說之外,劇情方面為原創。
2.本文主配對為BL,食用注意
3.如果劇情方面有錯誤,請盡量吐槽,謝謝合作

帖子:4

符文:0

2#
楔子

即便失去了所有記憶,即便是忘記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心仍會牢牢地將妳記住。
當泰瑞爾帶著亞瑞斯趕到世界之石前,他便知道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毀滅之王巴爾死去的肉身倒在了地上,流出的鮮血將岩磚染成了一片墨黑,與另一片鮮紅成了一種明顯的對比,泰瑞爾看見他的戰友、兄弟—英普瑞斯以人類的姿態跪坐在那片鮮紅上,懷中緊緊摟著一名美麗的女子,而她一動也不動的,若不是他唇邊的血跡與胸口血肉模糊的開口,女子的表情看起了像是已經睡著一般的安穩。
而在他們身後,是隱藏在這座要塞中最深處漂浮在空中的淡紅色巨大晶體,而晶體本身正一點一點的被被一種黑色物質給吞噬粉碎掉,世界之石已經被巴爾所污染。
泰瑞爾知道自己已經來遲了,不管是作為戰友,還是為了要保護世界之石。
「英普瑞斯。」他呼喚戰友的名字。
「李敏死了......」被喚作英普瑞斯的人類男子並沒有抬起頭,只是靜靜將眼前的事實給陳述了一遍。
「她是一名出色的女英雄」泰瑞爾伸手搭上他的肩說:「但我們現在沒有時間緬懷她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巴爾已經污染世界之石,用不了多久的時間,整個聖修亞瑞都將被污染,我必須在此之前摧毀世界之石,以你現在人類的肉身,是活不過爆炸的!」
「那我就留在這裡陪著她!」英普瑞斯猛然地抬起了頭吼道。
他的眼神完全的變了,從對於人類的不屑輕蔑甚至是高傲,似乎都在聖修亞瑞的旅程中被滿滿洗淨,而留在他身上的僅僅只剩下堅定與另一種泰瑞爾完全不明白的東西。
「對不起,我的兄弟」語落,英普瑞斯忽然就這麼無預警的倒下,被泰瑞爾所接住。
雖然不能夠明白你的心情,但我知道我能夠坐視不管,讓你死在這裡,我的兄弟。
泰瑞爾喚來了他的從屬官—亞瑞斯,囑咐他封印英普瑞斯對於那名女英雄的所有記憶後,將翅膀還給英普瑞斯。
「那您呢?」亞瑞斯問他
「我必須完成我該做的事情,我會回來的,快走吧。」
當亞瑞斯帶走了英普瑞斯與索那立昂後,泰瑞爾拔出艾德魯因將他擲向世界之石,劍刃深深的坎入了淡紅色的晶體中,忽然間,一陣天搖地動,晶體開始崩塌,粉碎....
泰瑞爾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最終在爆炸中與世界之石一起,被炸成了碎片,爆炸強大的威力,瞬間炸掉了亞瑞斯山的頂頭。
也就在屆時,在遙遠仙塞中的某座小村落,一名小男嬰誕生了。 二十年後


一到火光劃破了夜空墜落在了卡爾蒂姆不遠的沙漠中,這道奇景震驚了正在閱讀預言捲軸的年輕男子。
距離預言捲軸上記載的地點,與隕星落下的地點整整相差了一整個國度,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當年轉譯捲軸的譯者翻譯有誤,寫錯了地點?
男子甩了甩頭將這些雜七雜八的問題給拋諸於腦後,簡單的收拾幾件行李,將他如枯樹枝般的法杖插在腰間的皮帶上,便往伊沙利聖殿的大廳走去。
「艾德溫」一個蒼老叫住了他的名字。
已嚴然已經有人,在那裡等待著他。

隕星墜落在了卡爾蒂姆外圍的沙漠中,巨大的衝擊力直直摧毀掉了一整座蟲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沙坑。
「這次倒還不錯,居然給我留下了半邊的翅膀。」一個英俊健壯的男子從沙坑的最底部坐起,他咬咬牙揉了揉自己腫脹的太陽穴,劇烈的疼痛不由得讓他倒吸一口氣。
那是一名擁有著非凡氣質的男性,英俊的面容小麥般的膚色以及強健的身軀,一頭棕髮被束在了腦後,最引了注目的,是在他的背後如金色流光一般的半邊翅膀,如果現在赫拉迪姆教的最後一任傳人—迪卡.凱恩在此,那位令人尊敬的智者或許會用他顫抖指著他眼前那個男人,驚訝地喊出他的銘偉—『英普瑞斯』
就算從至高天再掉下來那麼個幾百遍,他也無法習慣這種衝擊力,更何況還是現在這副半人半天使得鬼模樣。
「泰瑞爾...」回想起墜落前的最後記憶,英普瑞斯忽然間整個臉就沈了下去,他咬牙切齒地說出了這個名字,就是因為他這個昔日戰友,他才會落到這田地!英普瑞斯就是不明白,為什麼他的兄弟,會為了庇護所的人類,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他們尊貴的法律!?
強烈的不適感令英普瑞斯不得停下了思考與行動,疼痛與暈眩感不停的襲擊著他的大腦,不知為何英普瑞斯本能的知道,只剩下半邊翅膀的他體內的天使之力正在自己為他的居體調節出一個平衡,這需要好一些時間。
他必須...找一個安全的藏身處躲避一段...時間
英普瑞斯剛這麼想,他還未做出任何的動作,他的眼前便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第一章
如果真要屠牛旅店的老闆布隆說他這一輩子所見過最離奇的景象,在排除掉二十年那場災難下他親眼看見他兄弟所開設的酒館被一群從火焰中爬出的惡魔們一把火給燒了外,現在他眼前所見到的畫面與三天前卡爾蒂姆的隕星,或許他可以將他們一併列入其中。
一位年輕長相漂亮的瘦弱男法師在半夜踏進了他的店裡,而在法師的身後跟隨著一位被施與漂浮咒兒福在後頭的英俊男子,布隆對這樣的場景深感驚訝,兩人的現在的身份是不是應該對調一下?
「一間雙人房,要有兩張床舖的」還未等布隆來的及開口招待,一只小口袋便被那年輕人扔上櫃檯,發出喀啦的聲響,布隆打開一看,布袋裡頭裝的是幾件綴滿珠寶的黃金首飾,做工看起來相當的精細似乎頗有年份,一瞅就知道這先寶貝價值不菲。
「房間在二樓的盡頭處,二位的晚餐我會稍後為您送去!」啪的一聲,一只房間鑰匙被布隆給拍在案上,像是怕年輕人會後悔似的,他飛快地將納只袋子給收近抽屜。
而年輕人只是點點頭,便直徑帶著人上了樓,絲毫沒有打算多去理會。
想必是累壞了吧?
從那霎白的臉色來看,布隆猜測那年輕的法師估計是透支了魔力,但隨即這些胡思亂想便被他拋在了十萬八千里裡開外,探究客人的內幕可不是他所該做的工作!

才剛步入房中,跟在艾德溫身後的那個漂浮的人便直徑的摔在了其中一張空床上,而艾德溫在鎖好房門後脫下了身上滿是塵土的外衣便倒在剩餘的那張床上。對於三天沒有闔過眼皮的情況來講,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发表于 2016-6-18 00:23:5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

符文:0

3#
第一章
如果真要屠牛旅店的老闆布隆說他這一輩子所見過最離奇的景象,在排除掉二十年那場災難下他親眼看見他兄弟所開設的酒館被一群從火焰中爬出的惡魔們一把火給燒了外,現在他眼前所見到的畫面與三天前卡爾蒂姆的隕星,或許他可以將他們一併列入其中。
一位年輕長相漂亮的瘦弱男法師在半夜踏進了他的店裡,而在法師的身後跟隨著一位被施與漂浮咒兒福在後頭的英俊男子,布隆對這樣的場景深感驚訝,兩人的現在的身份是不是應該對調一下?
「一間雙人房,要有兩張床舖的」還未等布隆來的及開口招待,一只小口袋便被那年輕人扔上櫃檯,發出喀啦的聲響,布隆打開一看,布袋裡頭裝的是幾件綴滿珠寶的黃金首飾,做工看起來相當的精細似乎頗有年份,一瞅就知道這先寶貝價值不菲。
「房間在二樓的盡頭處,二位的晚餐我會稍後為您送去!」啪的一聲,一只房間鑰匙被布隆給拍在案上,像是怕年輕人會後悔似的,他飛快地將納只袋子給收近抽屜。
而年輕人只是點點頭,便直徑帶著人上了樓,絲毫沒有打算多去理會。
想必是累壞了吧?
從那霎白的臉色來看,布隆猜測那年輕的法師估計是透支了魔力,但隨即這些胡思亂想便被他拋在了十萬八千里裡開外,探究客人的內幕可不是他所該做的工作!

才剛步入房中,跟在艾德溫身後的那個漂浮的人便直徑的摔在了其中一張空床上,而艾德溫在鎖好房門後脫下了身上滿是塵土的外衣便倒在剩餘的那張床上。對於三天沒有闔過眼皮的情況來講,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疲倦感在他感到安心一刻起,所有的壓抑在一瞬間變得到了解放,有好一會兒的時間,艾德溫完全無法動彈,只是呆滯的望著隔壁床舖的陌生人,最後他長嘆了一口氣。
艾德溫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就是隕星!

艾德溫在擊敗他的恩師佛爾瑟克大師後,他利用魔法陣以最快的速度,趕在了哈坎二世的士兵們之前,來到了隕星墜毀的地點。
作為佛爾瑟克以及伊珊卓拉兩位大法師的親傳弟子,艾德溫在過去的時日經常性地跟著他們兩人上山下海,對於世人略有耳聞的一些奇聞意象,他還有什麼沒有見過?
這本該是一句沒有答案的懸問句,可是現在,在他眼前的景象卻又給他了一個新的答案。
那是一座幾乎深不見底的巨大沙坑,艾德溫猜測隕星很有可能是墜毀在了一座沙蟲的大窩之中,才有可能造成這樣的深度。
沙坑的洞口並沒有什麼燃燒中的火焰或者經由高溫形成的玻璃渣子,取代代之是一種濃稠到具現化的液態魔力,在黑漆漆的沙洞裡頭閃爍著淡淡金色流光,那是他不曾見到過的景象。
他揮動魔杖,在下一刻秘術師便已出現了沙坑的最底部,藉由著沙牆上液態魔力所散發的光芒,他看清楚了隕星的真面目後,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氣。一名陌生人倒在了隕星所墜落的位置,昏迷不醒。若不是陌生人身上所帶有的魔力與沙牆上的液態魔力是一致的,艾德溫根本就不會相信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會是從天空墜下的星體。
「想不到,天上派來預告末日浩劫的使者,長得倒挺帥的」一記漂浮術下去讓陌生人浮上空後,艾德溫這才看清了隕星的樣貌,不由的讚嘆了。
那是一位英俊雄偉的男性,有著一股艾德溫難以言喻的高貴氣質。
他有著小麥般健康的膚色,如雕塑般深刻分明的五官以及與艾德溫全然不同的強壯體魄,棕色的齊肩長髮被綁成了馬尾數於腦後。
如果說艾德溫是以漂亮來形容的話,那麼這名陌生人身上充滿的是他所沒有的雄性魅力。
這可讓艾德溫也不禁流露出羨慕的眼神。
把人給弄上來後,艾德溫立刻接連施展了幾次瞬移,直到他們已經在了卡爾地母成的邊外,艾德溫這才收起了法杖,動身去找前往西方的車買票子。
在打敗佛爾瑟克那食古不化的老頭後,艾德溫非常的清楚,一旦他這個和藹可親的恩師醒來,那麼他將面臨的是費斯傑利組織無盡無窮的追殺,所以趁著現在老頭還有可能在昏迷狀態時,藉著隕星降臨的混亂齊肩離開這個國度,這樣一來那些法師殺手一時之間也沒方法能夠追查到他的下落。
這並非是艾德溫不夠強大的緣故,最為世界明面上最強大的法師,要是硬碰硬鹿死誰手可還不知道,但他要避免戰鬥的原因,是為了隕星,艾德溫沒有十足得把握能不將這個昏睡中的人牽連進戰鬥中。

他們花費了三天的時間,在熾熱的沙漠中趕路,最終來到了艾德溫設定的目的地,西方王國的新崔斯特姆鎮。
如果要問這鎮子有什麼特別的,那就是接連兩次地獄魔王都是從這裡的一所大教堂重新爬回人間,這也是艾德溫為什麼會選擇這裡的緣故。
他可不相信,曾經發生過這些事情,人們會連一星一點當年的事發記載都沒有存留,而在這些保留的資料中,一定會有些資訊能夠派上用場。
再者....再者嘛......
艾德溫已經無法再思考下去了。
在鬆懈的情況下,疲倦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佔據了身體,不出一會兒便已經開使打起呼嚕。


发表于 2016-6-18 00:24:1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

符文:0

4#
番外
怪異的三十題 曙光 2:一起出門購物


「來呦!快來看看,來自魯.高因的高品質符文!」

「眼光不錯啊這位客官,這可是產自於坎都拉斯的高級品,由盲目之眼所製造的長弓...」

「先生,要來一些考謝利嗎?」

叫賣的聲音在人聲頂狒的市集上沒有一刻是停歇過的,來自海路八方的人們正聚集在攤位上揀選著自己所要的東西,這其中的大批人馬里當然也包括了某位秘法師。

此刻的艾德溫,正埋頭在一家販賣著稀有材料的小鋪子前停留,盤算著桌子上那些瓶瓶罐罐的價錢,而在他身後虎著一張臉散發出生人勿近氣息的男人,雙臂上掛滿了各式的布包,料誰也想不到這

臭著一張臉的英俊男人,居然會是昔日至高天的大天使長—英普瑞斯。

「嗯,那麼就這些東西吧」

「不管來了幾次,您的美貌依舊是觸動了我的心呢,夫人」

艾德溫從錢袋中掏出幾枚金幣遞給了賣藥的婦人,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道:「來,五枚金幣」

「小小年紀的,就這麼油腔滑舌」婦人嘴上雖然說著一些抱怨的話,但她那臉幸福的表情,卻明顯地出賣了她,「四枚金幣就好,都已經認識這麼長時間了,算給老客戶一點小福利,下次來國王港要買材料,可別往別人家跑呀!」婦人一邊說著,一邊將那些材料給包好遞了過去。

「那是自然的,夫人」艾德溫笑著接過了它。



「哼!看樣子你對哄那些婦女開心,還別有一套心得」在離開攤子後,英普瑞斯悶哼一聲不以為意地說,而當然的,他臂間又多了一包不起眼的小袋兒。

「作為一位風度翩翩的優秀男士,那可是當然的。」聽這老頑固的口氣,似乎還帶有一點兒酸味,艾德溫乎然明白了什麼,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抬首看向了英普瑞斯,「哎呀,看起來某位俊才似乎在吃女孩子的醋呢,一個大男人的好意思嗎。」

「你...!」艾德溫這句話像是魚刺一樣直接哽住了英普瑞斯的喉嚨。

本來英普瑞斯只是打算酸一頓這跟看來纖細的涅法雷姆,卻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被這小法師給反將了一軍,反而一部分的內心令他自己接不下話!

「嘿嘿,怎麼不說話了?莫非......是給我說中了?」看見英普瑞斯不知如何接下去的艾德溫,仿若是看到了一隻糾結的老貓一樣,更想好好地欺負他一下。

「對!我就是吃那些女人的醋,你能拿我怎麼辦,小法師?」出乎意料地回答從英普瑞斯那老頑固的嘴裡跑出,著實的令艾德溫一向機伶的大腦停止了思考,看向了英普瑞斯的臉。

等等,老頑固你那可疑的紅暈是怎麼一回事!你這是講不過我才開始胡叨還是一時腦熱才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你....你你,你這個白癡。」艾德溫咬咬牙,摀住了自己正發燙著的臉面頜首咒罵道。

這個自帶撩人技能的混蛋男人!
发表于 2016-6-18 00:27:2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1

符文:45

5#
求更新啊 求更新啊
发表于 2018-5-22 11:40:4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头像被屏蔽

帖子:833

符文:40

6#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8-5-22 12:02:3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63

符文:108

7#
快点更新,楼主快点快点快点都没得看了
发表于 2019-5-23 19:42:22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3 05:2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