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480 - 回复: 0

[原创文学] 沏茶

[复制链接]

帖子:4688

符文:181

发表于 2015-4-2 16:0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痛苦の信仰 于 2015-4-2 16:08 编辑

《序》


这是一个发生在腹中海沿岸的真事故事,

我把一些零星的事件串联在一起,

像一部方外的腹中海史记,

带给大家一个客观、详尽的腹中海传奇。

最初给文章命名为《国策》,

后经斟酌,决定将名字改得轻松写意一点,

至于《沏茶》。



希望看文章的朋友们能像我一样,

即使打不到传奇和套装,

也乐此不疲地和朋友们在YY里大嚷大笑,

保卫崔斯特姆,

对抗黑暗,

黑着眼圈,

熬着夜...




目录

1. 腹中海··································································A2般的地方
2. 老巴克下台···························································· 狮王之震惊
3. 城南的爆炸···························································· 脚下的威胁
4. 内忧外患······························································· 环顾腹中海
5. 元老之死······························································· 经文在风中
6. 荣耀还是遗患··························································官邸之思虑
7. 本·阿丹·································································喜忧各参半


《腹中海》
   
    话说在沙姆国西部有一个盆状之海,因其为陆地包围,而得名“腹中海”。

    从腹中海沙姆国的海岸顺时针依次排列着犹斯拉国,法老国,绿洲国,土息国,法郎司国和突厥国。


    如约而至的春雨,腹中海周围戈壁上的骆驼刺争抢着雨露,茁壮生长。

   
    一阵沙暴带着西面的风沙和腹中海的湿气来到了沙姆国,骆驼刺被沙尘盖住了多一半。

    随风而来的还有一条震惊沙姆国国王狮王的消息,土息国易主。

《老巴克下台》
    土息国位于腹中海的西南海岸,和热爱蹴鞠的大秦国隔海相望,有着秀美的海岸线。这次国王被推翻是源于一场集市里的风波,一个负责治安的捕快因为殴打商贩引发了群众的不满,进而引发了全国范围的声讨,最后矛头直指土息国王。短短一周的时间,国王就因安全和武装机构负责人的辞职及而后无法控的集会游行逃亡他乡。

    当世界还以为此事只是君主制弊端体现的偶然事件时,法老国紧接着又重复了这一事件,并且媒体着重报道了法老国君主老巴克下令镇压示威群众的事件。而后各国对此事反响强烈,纷纷谴责老巴克。这样僵持了两周后,统治法老国三十余年的老巴克莫名其妙的下了台,逃往海滨城市夏姆夏叶。等待他的将是法院的一纸传票。

    又一个政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被颠覆后,各国的君主渐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沙姆国的狮王对此很警觉,于是许多的秘密捕快都乔装街头,在沙姆的街头巷尾你所看到的路人、乞丐、收垃圾的、卖破烂的统统都是负责维持安全的秘密捕快。如果你留心观察,就连在路边追打嬉戏的半大孩子眼里都闪烁着一丝狡利。


《城南爆炸》
   “这类连锁事件绝不是偶然,更不是民众自发的,究竟是什么人操纵着这场闹剧”狮王在他的王宫里踱步思量着,狮王宫坐落在沙姆平原唯一的山峰上,站在此地,沙姆国土一览无余。

    狮王望着倾覆二国的方向,不知是夕阳的映射,还是集中精神思考,他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线。 “犹斯拉,一定是犹斯拉。”狮王悉数着过往,那还是在两年前的一个秋天。

    西元二零零八年,秋,斋月中,沙姆国国都,南城门。机场高速至都城南城门修路施工,双向车道封一条、用一条,导致车辆拥堵,施工机械不停轰鸣,拥堵的车辆用狂躁的笛声抱怨其他车辆的加三儿和迟钝,故方圆一里灰尘漫天,车笛连连。

    突然一声巨响,堵车队伍正中的一辆车子爆炸,冲击波破坏了周边被堵的十几辆车,玻璃和血,到处都是,惊恐和哀号到处都是,人声取代了车笛、机械的声音,远处的人们下了车,胆大的围观,胆小的站在高处观望,轿车警察、卡车军队都被车龙远远挡在事故现场外,只有摩托上的骑警灵巧地穿过车龙,赶到现场,用报话机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开不到近前,队员只好用担架抬一个一个地把受伤的人抬出来,交警疏导交通,担架进进出出,专家采集事故资料,目击者颤抖着接受询问。

    此时,皇宫勤政殿内,沙姆国最年轻的君主狮王放下电话,臂肘拄在狮案上,十指相交,进入沉思,眉头渐渐拧在了一起...

《内忧外患》
    狮王紧锁着眉头,大脑在高速运转着...“自从先王执政之后,沙姆国一直以内部治安稳定著称于世,这样针对老百姓的袭击是第一次发生,到底是哪方势力所为呢?”想到此,狮王一脸疑惑,长叹一口气,靠在豪华的木雕椅背上。

    沙姆国赖以生存的石油资源正在枯竭,到了去年石油的产量已经跌至往年的一半,这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即将没有新鲜的血液补充进来,也就意味着没有钱发放给国家机器运行中的每一个环节,也就意味着百姓即将没有医疗教育等福利,人们的工资也将越来越低。

    更可怕的是和沙姆国不共戴天的邻国犹斯拉国气势正焰,连连挫败了好几个在沙姆国庇护下、致力于将犹斯拉国赶出沙姆一带的帮派。就在年初,犹斯拉的特务还公然在沙姆国中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刺杀行动,这些反犹帮派中最大的一派“玛瑙党”的党魁在沙姆国都的闹市区被干掉,而沙姆国之前竟毫无察觉,这件事情另沙姆国颜面尽失,而且个各帮派在此事之后都风声鹤唳,犹斯拉国矛头直指沙姆国。狮王的宫殿上空也经常掠过犹斯拉国派来挑衅的战斗机。现在沙姆国别说打仗,就连支撑自己的民生都有困难,内忧外患,不堪其扰。

    狮王不禁攥紧了拳头,眼睛出神的望着窗外,此起彼伏的诵经声环绕在夜色之中,仿佛想给狮王一些启示...

《元老之死》
    午夜,诵经声渐渐消去,百姓们纷纷出来吃晚饭,车灯如长蛇般须臾盘绕在沙姆的街缝之中,而此时皇宫里的狮王依然没有休息,他略有些烦躁,从木雕椅中起身,走到窗边...

    看着窗外繁华的灯火和热闹的人群,表面的沙姆似天堂般美好,但是灯火阑珊之外却被笼罩着一片杀气,狮王愍着嘴出神。

    真不知道这片繁华还能支撑多久,如果三五年后油枯竭了,那么能支撑这片繁华的就只有旅游业了,好在这里有很多处2000年以上的文物古迹,能吸引不少的游人,这笔费用足以支撑国家的正常开支,再加上国际上的一些经济援助,日子是勉强能过起来的。

    可是沙姆国一直支持的三大反对犹斯拉帮派都是被国际社会谴责的所谓邪恶势力,所以这些年来沙姆国一直和国际世界格格不入,甚至被不可一世的艾米国列为了“邪恶轴承”,导致来旅游的游客大多来自大秦国伊司班国,而且游客数量不多,因此目前沙姆国的旅游业不足以成为国家财政的支柱。

    该如何才能改变这一现状呢?狮王手拄在窗台上盘算着这盘棋该如何下。

    车子在夜色中沿着山路迂回而下,车中的狮王望着路旁一个个宫殿守卫,月光照在这些卫士的背上,也穿过车窗洒在狮王凝重的脸上。

    月光下的这些禁卫军的首领,军队、警察、情报机构的头子法尔将军不久前刚刚离奇的去世了,国内政坛有种种传闻,都称将军的死可能和狮王有关,现在狮王羽翼渐渐丰满,是否觉得这些元老都比较碍事呢?南城的这次爆炸是否是这些元老对狮王这种强势的一种试探性的反抗呢?

    狮王似乎对这些辅佐先王的叔叔们并不担心,因为这些人并不反对他目前针对沙姆国制定的国策,他们在国家的生计问题上的意见是统一的,毕竟这块土地和他们息息相关。

    而致力于反对犹斯拉国的那些党派呢?狮王紧皱的眉头被月光照出了一条条的阴影...

《荣耀,还是遗患》
    深夜两点,官邸。

    一天的苦虑,狮王疲惫不堪,想冲个热水澡缓解一下,暖热的水柱从头到脚贯下,令他格外放松。但是他无法忘记城南的这次爆炸,“除了内部的长老为了自保而制造这一事件之外,还可能是谁呢?”哪怕在这短暂的沐浴中。

    其实,像玛瑙党这样反对犹斯拉国的党派,其实并不是沙姆国内部的党派,但是由于沙姆国在这一地区的实力比较强大,而且对犹斯拉国的态度比较强硬,所以这些党派都纷纷投靠到沙姆国的麾下。

    现在沙姆国由于国情的改变,不得不改变对外部世界的态度,用远离所谓的恐怖主义来讨好国际社会,这也就意味着沙姆国在未来将很有可能不能与这些靠自杀爆炸石块投掷来斗争的外国党派为伍了。

    像玛瑙党塔法赫党以及哈斯玛党这样的如浮萍一样的党派决不能容忍自己的保护伞就这样没有了,所以他们要给狮王:“我们唇亡齿寒,我们不能分开,一但分开,我们可不能保证你的国家没有这种爆炸呦!”

    低着头,看着泡沫被冲个满地,狮王似乎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 ...

    凌晨,狮王卧室。

    清真寺里黎明前的喊经声已经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按照这个深秋的太阳和月亮的运行知识推断,此时应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身边的王妃见狮王不语,知道帮不了什么忙,静静地睡去,狮王睡不着,也不敢开灯打扰王妃,望着天花板,心里默念着一个词: “鲁巴努,鲁巴努”。

    鲁巴努国原来是大沙姆国的一部分,因背靠山石,面朝腹中海,景色秀美,被称为海山之国。后来由于大沙姆国的分裂,鲁巴努国脱离了沙姆国的管制,自立为国,凭借着自有的海岸线优势把国家经营的还算过得去。

    后来老狮王一心想光复大沙姆国的荣耀,于是派不少部队打着维持鲁巴努国内部治安、共同抵御犹斯拉国攻势的旗号悍然占领了鲁巴努国,而后由于鲁巴努国老一辈领导人多少和老狮王都有渊源,且反对派领导接连离奇去世,这一来鲁巴努国被沙姆国牢牢控制了20多年。

    直到老狮王过世,沙姆国渐渐失去了对鲁巴努国的控制,也出了驻扎在鲁巴努的力。今年两个国家还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这个事件被沙姆国民众称为“耻辱”。至今在沙姆国的学校还在给学生们灌输“大沙姆国万岁,鲁巴努是大沙姆国的神圣领土。”这一思想。

    现如今,沙姆的坦克迫于国际压力撤出了鲁巴努国的街头,老狮王的这些努力都随着他的逝去而于事无补。虽然还是和沙姆国一起抗击犹斯拉国,但是满目疮痍的鲁巴努国已经以独立的姿态面对一切国际事务了。

   “也许城南这次爆炸就是鲁巴努国制造的一次带有挑衅性质的《独立宣言》吧。” 想到昔日先王执政时的辉煌,再想到自己执政这几年沙姆国雄狮政权在国内外的威望每况愈下,狮王不禁叹气,侧身而卧。






《本·阿丹》
    夕阳渐渐西沉,进而被鲁巴努国的山峰所掩盖,一阵微风吹过高希韵山颠的勤政宫,沉浸在回忆之中的狮王被冷意唤醒。他抱着肩膀,感觉冷意渐除,看着远方的机场高速,记忆又将他带到到了零九年的那又一个秋末冬初之日。

    还是城南的那条机场高速路。这次媒体报道是:有人故意将大巴的轮子松动,导致大巴车祸,三名乘客丧生。

    当狮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派各方面处理此事,媒体按照轮子松动的思路进行了上述报道。一年后的狮王在同样的情形下显得那么的淡定。

    而真实的情形是怎样的呢?狮王想起了麦吉,他的胞弟。那天麦吉彻查此案后,深夜来到勤政宫向他报告。“是本阿丹。”麦吉双手拄在他的桌案上,眼神坚定的说。

    狮王努着嘴,与麦吉双目互视良许,仿佛在用眼神聊天。沙窝地王国与沙姆国素来不和,这也是老狮王留下的另一遗患,两个王国在此地的威信都很高,因此在舞台上水火不容。麦吉说的本阿丹是沙窝地的一个王子,是腹中海周边的贝杜因部落里最崇尚阿萨辛主义的首领。零二年,本阿丹曾经一手策划了艾美国的金融塔倒塌事件。虽然至今仍被艾美国通缉而四处躲藏,但是其追随者对他已经他的阿萨辛主义坚定不移。贝杜因的每一个部落里都有他的追随者,换句话说,昔日统御中陆的贝杜因帝国领土,西至西极国、伊司班国的西海岸,东至东土夏唐国西疆尽是本阿丹的乐土。

    在沙姆国与鲁巴努国的界山之中,有块肥沃的雅富平原,本阿丹在这里积极修建别墅区、开国际学校。由于投资正当,并未经营不法勾当,雅富成为了一个合法的、秘密培养自己党羽基地。



是的,我看到了,恶魔的头颅已长成熟,等待我们收割~
[armory]http://d3.blizzard.cn/profile/%E5%B7%B4%E5%B0%94%E7%9A%84%E9%AD%94%E6%9C%AF%E7%A7%80-5135/25725567[/armor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1-19 16:3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