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

符文:2

发表于 2015-4-1 19:57:35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的名字和故事,都是真实存在的,至少是在真实的虚拟世界中存在的。

猎魔人希尔瓦纳斯是强悍的攻击者,她使用镶着爆裂符文的箭矢从远处射杀敌人,自己又能灵活的躲开来自敌人的远程攻击,她布下的陷阱常让恶魔死不瞑目。圣教军伊米莉亚是完美的防御者,恶魔的攻击很难穿透他坚实的甲胄,而面对强悍庞大的恶魔精英,她依然可以凭借坚定的信仰,召唤第一代黑魁罡阿卡拉特的光明之力,给对手迎头痛击。而武僧光粒是灵巧的斗士,凭借高超的技巧和体内的真气,在格斗中总是牵着恶魔的鼻子走,而他突然爆发出的强大攻击力,也足以使恶魔胆寒。这三人在追杀恶魔的旅途中结伴同行,结为姐妹。

人类来源于涅法雷姆人(Nephalem),他们是上古时期天使与恶魔杂交的后代,拥有超越二者的力量。人类身上,既有天使的光明,也有恶魔的黑暗。









一、夕阳,城头,漫天紫霞




  • 战斗已经结束,天冠城垛上风无休无止,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淡的多了。士兵把死去的战友拖到停尸房,将恶魔的尸体用撬棒滚到城下,唯恐与其有一丁点肉体上的接触。然而,人类红色的鲜血和恶魔绿色的血液还是在城墙的砖缝中交流,混杂成一种恐怖的蓝色,在夕照下凝固,并被风中的寒气冻成了坚冰。

    狩猎魔人希尔瓦纳斯面无表情地将箭送入了最后一个恶魔伤病的咽喉——箭在风中画出一条弧线,然后命中了30码外的目标。她正在一边清理残余的恶魔,一边寻找自己射出的箭矢并将它们回收。每一只箭的箭头都沾满了绿色的鲜血,而她也从不擦拭,铁匠海德格对希尔瓦纳斯颇有微词,因为她好像认为恶魔的血液比他的锻造技术更能使箭矢变得锋利和精确。

    重甲圣教军伊米莉亚向着东方崔凡克城祷告,如同猎魔人收集带血的箭矢一样,这是伊米莉亚在每次圣战之后必做的功课。背在她身后双手剑和圣盾,泛着金色的圣光,却没有一丝血迹——圣物永不沾魔血。神圣的力量同恶魔总是水火不容,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什么这把名为高祖的双手剑可以轻易地劈开恶魔的身躯,而名为不懈方阵的刚盾可以抵挡恶魔的爪牙。

    祷告结束,伊米莉亚回头一瞥,一件挂饰随着希尔瓦纳斯弯腰的动作荡在她的身前。圣教军感到奇怪,因为她的这位旅伴从未丝毫谈起任何有关信仰的话题,事实上她的话很少,而且比起那挂饰是一件珠宝之类的可能性,伊米莉亚更愿意猜测那是一小罐恶魔的血液。

    没有人会毫无缘由的杀戮的,姐姐。一位僧侣拍了拍伊米莉亚的肩膀,压低声音说。在这个三人队里,她的年龄最小。“你还不了解一个狩猎魔人的身世,那个组织里,大部分的人都曾是恶魔屠杀时幸存的孤儿,他们心中的憎恨使他们获得了凌驾于恶魔之上的力量,而如果一个猎魔人心底里还有那么一丁点的人性,那一定就是对某个失去了的东西——或人的爱。猎魔人是复仇者,失去了一切的复仇者,他们是感情最深挚的人,然而他们的感情遭到了扭曲。我打赌,希尔瓦纳斯的挂饰一定是为了纪念某个人。”

    远处的猎魔人并未停下收集箭矢的动作,然而她不易察觉地把挂饰塞回了衣领。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从未听希尔瓦纳斯谈及她的过去。圣教军看着猎魔人走远,不知道她是否听见了谈话。

    “我只是碰巧听过关于狩魔猎人的一些传说罢了,事实上,见到她之前,我从没停止过怀疑那些传说的真实性。我以前从来不相信仇恨的力量,我认为力量只能来自于清明的理智和不屈的意志。

    “而我认为力量来自于神圣的信仰。

    姐姐,你难道真的没有怀疑过,这些力量本来都是存在于我们身体内的,所谓信仰,仇恨,以及我所追求的世间的公正和平,都只是这些力量的诱因吗?

    圣教军看僧侣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惊奇,和一丝恐惧,因为武僧难以理解的敏锐。在刚才觉察到她的眼神所指之后,现在竟又洞悉了她心中这个无比异端想法的萌芽。

    “不,圣教军的人生就是为了净化萨卡兰姆的信仰而存在的,这是我师父的教导,也是我人生的支柱。没有了信仰,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失去信仰对我来说,就像我们的伙伴失去了爱和仇恨,那就意味着失去力量。




二、夜幕,营房,艳红炉火



武僧并没有那么敏锐,只是武僧所知,比她的两位旅伴更多,武僧的心思,也远比他的两位的伙伴来的复杂。屠杀恶魔,,报仇雪恨,带来光明,世界没有这么简单。

……吾与秩序众神与混沌众神偕行。吾连接二者而非二者。吾为跨立夹缝之士。吾一旦顺行维护平衡之目的,即一旦清明无罪衍。光粒回忆着古老的武僧誓约誓,默念着清明无罪衍几个字。[引自武僧官方小说《不屈者》

三人住进了城头最好的营房,卸去各自的盔甲和兵刃,洗过一个热水澡后,这三个身经百战的女子,尽管并未褪去警惕的目光,却也把肃杀之气挡在了门外。

武僧祷告时,一直注意听着另外两人的对话。

猎魔人似乎并恼怒圣教军提起她的项链和她的亲人,几日来头一次卸甲或许也使她的心些微的放松了。

那是我妹妹海莉莎的项链,恶魔屠杀时,我和妹妹躲在马房的角落里,她拉住我发抖的手,说有姐姐在我就不怕。我以为我们安全了,可是马房突然倒塌,接着是火……带抱着妹妹跑出来,她已经没有气息了。我哭着,心中的伤痛无以复加,恶魔从四面逼近我也没有使我从悲伤中挣脱。然而还是有人救了我,一个狩魔猎人,我的老师。于是我带着妹妹的项链,开始猎杀恶魔,并逐渐成长为猎魔人中最优秀的份子。

那么,你的使命完成之时,也是你失业之时喽?

“嗯,失业……,现在这是我唯一的期盼了。

“希尔瓦纳斯,你有想过,去世的人去了哪里吗?”问的人是武僧。

我只希望,是一个我死后也要去的地方。妹妹一定去了天堂,而我,箭上沾了太多的恶魔鲜血,地狱是不会欢迎我的,对不对?猎魔人的嘴角甚至闪过了一丝笑容。

,海莉莎去了现在你就在的地方,生命,在终结的一刻,会在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这个地方,就在现世的某处。

“那么,天堂和地狱呢?”

天堂和地狱,就在现世,恶魔降临人间,是因为地狱大门的开启。而天使,如果凯恩没有骗人的话,我们已经遇到一位了。

“你是说,我的妹妹有可能转世为凡人,或是天使,但同时,也可能转世为……恶魔?

“我认为,这是真的。恶魔,也的确是生灵。

猎魔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随后这惊恐被冻结住了,接着冻结的惊恐裂开来,肃杀的平静再次流出。

那我宁愿相信,人死后便化为虚无。即使我和妹妹永不重逢,我在世间依然有使命在。猎魔人把手弩放在枕边,钻进了被窝。



三、午后,寺院,杀机暗藏



武僧离开两位姐妹,来到寺院中朝拜。

这也是他们行程中早就做好的安排。达厄古绿洲的佛寺举世知名,即使在恶魔横行的现在,它依然凭借寺中武僧的高超技艺,保住了一方土地的洁净。武僧教派中的九位长老,也有一位宗座在此。光粒要拜访的,也正是这个人。

大殿中金刚怒目威严,身下燃起黑色的火焰,光粒朝拜三次,默念着混沌诸神,与吾偕行,吾代彼守疆界,永生永世,不敢或忘。亦愿汝恩赐吾等敬畏、审慎之心,平衡阴阳之能,临难不屈之志,能使吾等清明无罪衍。”[引自武僧官方小说《不屈者》

朝拜过后,武僧去偏殿拜见宗座本人。九位长老中,有四名宗座供奉秩序之神的寺庙。另四名宗座供奉混沌之神的寺庙。还有一位,所宗座寺庙并不供奉神像,光粒便是来自这个寺庙的一位云游僧人。武僧的教派,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维持混沌诸神和秩序诸神的平衡,云游僧人在旅途中,要发现这种不平衡的苗头,并且求助于另外八位宗座对这种苗头予以消灭。事实上,正是由于云游僧人数量众多,他们背后的八位宗座力量又异常强大,这才使得武僧的教派声名远播。

光粒这次前来,正是为了向宗座报告两个对混沌诸神威胁很大的人。狩魔猎人希尔瓦纳斯和圣教军伊米莉亚。

……

劝说无效,一意孤行,以消灭恶魔为目标,而他们内在潜藏的力量又强大的可怕,他们,必须予以……消灭。武僧说话时,低着头,仿佛在表达敬畏。

那么,你为什么不动手?

“我已经动手了,我在他们心中种下了怀疑的种子,让他们怀疑自己的信仰,怀疑自己的仇恨,进而消解自己的力量。”

“荒谬!”武僧的辩解被宗座粗暴的打断了,“这是软弱!你心中有犹豫!一个武僧应该用最直接的方式守护信仰。混沌诸神必须无条件的被保护,不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问你,你离开寺院时,你师父给你的忠告是什么?”

当腥风吹起,屈树当折。”[引子武僧官方小说《不屈者》

“所以我们必须刚强!混沌是秩序的对立面,邪恶是正义的对立面,恐惧是希望的对立面,痛苦是欢乐的对立面,没有对立面,秩序、正义、希望、欢乐,依然会分化对立的两面,平衡依然会重建,然而这重建的过程是最可怕的灾难。而你,竟然如此不能冷静,你明白人类身上有天使和恶魔的血统,绝不可能只凭借秩序诸神就可以生存!你与当年我们收留的那个软弱的小女孩有什么区别!宗座顿了顿,说,你在这里面壁思过,等我带回他们的首级!

宗座离开了,武僧面对墙壁,终于流下了泪水。

她暂停了对自己体内力量的支配,暂停了念诵真言来保护自己的肉身,她跪在地上,也暂停了履行作为一个武僧永世的责任。她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哭泣和哀伤,也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悲哀的意识到,他永远不可能追上宗座的脚步,她的姐妹今晚,就将消失在永恒的混沌之中。






四、清晨,绿洲,沙海哀歌



没有人能真正卸下责任,推掉的责任终有一天又要返回自身。

这句话对武僧光粒来说,应验的多么快呀。因为夜晚已经过去,而宗座并没有回来。

一夜未眠的武僧收起泪水,重新支配起力量,重新念动真言,重新但其责任,重新放下普通人的哀伤与无力,重新踏上旅途。

她把身上弄脏乱,制造了战斗过的假象,启程前往朋友们的宿营地。她全力奔跑,远远地向他们挥手:你们没事吧——“,霎时间,武僧已经来到了两位全身披挂的战士跟前,我昨天在寺院里遭受到武僧的偷袭差点送了命!想起我曾向宗座提起你们,我吓得要死,还好你们没事!”

圣教军和武僧拥抱,猎魔人向武僧严肃的点点头,仿佛在说‘为你的不幸致哀’。

“我们在天快亮时被偷袭,还好希尔瓦纳斯妹妹睡在了她的箭塔下面,这才救了她的命。我担心的是你,妹妹,我能理解这种感觉。但是你的信仰肯定还没有全盘被腐化,你们的九大寺院,毕竟只有四座的附近有恶魔踏足。再说了即使情况糟到了极点,你净化信仰的胜战之路上,也会有我们姐妹两个陪同呢!”伊米莉亚微笑着,轻轻安抚光粒。


武僧必须自己动手了,他明白一切必须尽快,再拖得一刻,她便不晓得自己还有没有这份力量来出手杀掉同行的姐妹。她已经计算好了,只要让自己假装失陷在恶魔群里,引得希尔瓦纳斯和伊米莉亚来救,然后把自己爆裂掌的力量引导到她们的身上(触发被动),之后施展七星闪绝技,就可以轻松干掉猎魔人希尔瓦纳斯,而这时圣教军伊米莉亚仍在恶魔阵中,等她挣脱出来,元气未复,自然不是自己的敌手。


一切按照武僧的预料发展了,光粒用一个旋风转,将30吗内的残虐魔都聚集到了自己的身边,残虐魔立刻在武僧身边布置了大量的秘法光旋。武僧脚底加力,一下便双脚陷入沙地一直到腰部。恶魔用钉锤乱砸,光粒只好挥舞武杖左右招架,完全无法脱出敌阵。

还没有等武僧呼救,已经站在最佳输出位点的猎魔人一个翻滚就来到了武僧身旁,而正在另一边阻击敌人的圣教军也瞬间骑马杀入阵心。残虐魔口吐烈火,然而伊米莉亚和希尔瓦纳斯分毫不退,圣教军举起圣盾护住二人背后,猎魔人抛掉弩枪抽出贴身的匕首,武僧也立刻给恶魔印上了爆裂掌的诅咒。

武僧最后看了一眼猎魔人燃烧的斗篷,她以匕首做飞刀,仍能像箭矢一般命中敌人的咽喉,想起当年自己教这位妹妹挥动武杖时她的笨拙,武僧心中一阵想笑,或许这就是天赋吧。武僧后看了一眼圣教军闪闪发亮的盔甲,它们仍然不沾恶魔的血液甚至尘世的泥土,想起前几天她用一句‘我是圣教军’呛得玛格达无话可说,武僧又觉得心头一热,随后涌起一种即将永诀的苍凉。

当腥风吹起,屈树当折。光粒必须做出一个武僧的选择,怪物爆裂开来,武僧引导着爆炸强大的力量,将其凝聚成足以切开圣教军盔甲的利刃和足以命中猎魔人咽喉的箭矢,这力量已经发出,不可能取消,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可以走。光粒驱散了心底最后一丝犹豫,引导着这两股力量命中了目标。

恶魔被炸得飞散。地动山摇,沙漠狂暴的飞舞开来,完全升起的太阳被烟尘遮挡,变成一个白色的圆盘,像月亮一样惨败。

武僧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炸得完全气化了,她引导着这两股力量击中了自己,猎魔人和圣教军僵立在当场,还没能从这场变故中回过神来。

然而武僧临终的愿望,此刻仍在空中飞舞:

当腥风吹起,屈树当折,但选择折断是屈树自己的意志而不是风强迫。我将不再平衡光明与黑暗,我将任性地相信一次光明的力量,我把消灭黑暗的使命托付给两个我信赖的姐妹,你们有这样的力量。同时我更托付给你们创建光明的希望,你们心中,应该也有同样的向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1-21 13:3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