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1

符文:0

发表于 2014-10-2 12:27:47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比較忙,本來想要寫這篇文章,但千頭萬緒總是不知從何下筆,後來覺得心得就是心得,全憑本心去寫,各人有各人看法,寫出真實便可。
前文請看這:追隨者的心中,在追隨著什麼?

相信資料片出來這麼久了,大家對追隨者的任務已經知道劇情,但在這三個命運坎坷的男女之間的故事裡,都有著共同的元素,就是從信任與背判,並面對它,最後作出了選擇。



先說說寇馬可吧,一個信仰堅定的聖堂騎士,從相信騎士團、相信團長、相信自已最初所信仰的教條;到後面卻變成與最尊敬的團長拔劍相向,暴雪在這一點寫的不算差,畢竟在暗黑3的故事當中,追隨者的故事框架本來就不算大,這種精簡又不失味道的轉折很對我的味口。在這當中,寇馬可也不是沒有迷惘過,如下所說:

在我不得不承認我的信念全錯的時候,我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而且我很害怕,我會一直沉溺其中而無法自拔。但結果並非如此,我反而漸漸獲得了平靜,不再有那種自相矛盾、自我衝突的感覺。

其實各位仔細看他所說的,他沒有說信仰是錯誤的,他認為錯誤的是信念,這代表著說他從既有的框框當中走了出來,找到自已的道路,他依然有他自已的信仰,但不再是騎士團那種畸型而曲解的存在,而是他經歷過思考過所得到的結論,且沒有與初衷背道而馳。我們也許也會像他一樣,當我們所相信的不再能夠相信,我們所敬重的已不再能使我們敬重時,我們所選擇的是面對還是離開?寇馬可選擇了面對,對他而言其實很沉痛,但卻是不得不作的一件事情,也許我們在人生當中也是一樣,放棄自已所相信的,到頭來繞了一圈,回想幾分,總是離不開當初的選擇,只是環境使我們改變了自已的思考而已。

By the way,在主程式裡頭,寇馬可的對話總是少了一點人味,呆板而無趣就是他當初的特徵,但在這次的資料片,暴雪總算讓他因為艾蓮娜這個角色而沾了人味,讓我們認識這位聖堂騎士原來也有這麼可愛而害羞的一面,我個人很期待在下一個資料片裡頭,他與艾蓮娜是如何的發展,雖然他被發了姐妹卡,但我希望在他經歷過這麼多事情卻依然選擇相信人性的光明面這點,暴雪能給他一個好歸宿。

liden.JPG


至於我最喜歡的林登,在這次資料片卻是令人心痛,經歷了千辛萬苦到了國王港的監牢,迎接自已目光的卻是大哥早已冰冷的屍體,而下手的卻是自已的大嫂。自已最愛的女人殺了自已最親的家人,命運如此折磨著他,使他消沉了好一陣子:

林登:讓我靜一靜。我喝醉了...還有,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喝。
玩家:真可惜,我也蠻想要來一杯的說。你知道的,要是有人能看出那把匕首有什麼端倪,那          肯定是海德格。
林登:拜託...那是盜賊公會幹的。
玩家:你就這麼肯定,就這麼放棄了?我還以為你很在意真相呢?
林登:不,我在意的只有一直喝到不省人事。


在前文裡頭,我有提到一句話,看起來非常不可靠的林登,其實反而更貼近我們的內心,因為他跟很多人一樣,心中埋放著悲痛的過去,卻又裝出玩世不恭的樣子渡過每一天,我們走過幾十年的歲月,總是有著特別的人事物存在於我們的內心,在忙錄之後的閒暇,卻不自覺的因為一道風景,或是一個想法,又從心海裡頭浮現出來,林登因為一場誤會,把自已的幸福交給了哥哥,而這個幸福卻又讓他失去自已的親人。命運如此,他最後還是選擇了面對:


玩家:你看這張字條,海德格在匕首裡找到的。
林登說:『林登,他是我殺的。要找我就來吧,我會等著你-瑞亞。』
林登說:瑞亞,他是我的嫂子...
玩家:你最愛的那個女人?告訴我,為何她要下此毒手?
林登說:我不想再提到她了,等這件事情結束再說,我知道你一定會陪我一起解決的。

在我的看法來說,其實林登的劇情在最初的時候,總是引起某些人的反感,我身邊就有幾位女性朋友對林登所說的話很不喜歡,但在他玩世不恭的面容當下,其實是顆受傷的心。有些人的內心受了傷,會選擇相反的態度去掩蓋著它,傷口可能會隨著時間而漸漸痊癒,也有可能這些傷口就不再復原,甚至被無情的揭開。林登面對自已逃避已久的現實,不再讓它成為一道傷口,縱使日後傷口結成一道難看的疤,他也不再別開了頭,相信自已不再是一個人面對,就算他已遍體鱗傷但他知道他有值得信任的同伴會陪著他走完最後一刻。讓我們期待之後的林登脫胎換骨,蛻變一個成熟的男人。


elna.JPG



而人見人愛的巫女艾蓮娜,沉睡了1500年,她在夢中孤獨,她醒來,她在黃沙中依然孤獨,身邊的好友不再相見,全世界已找不到了解她的人,孤單指的是自已只是一個人,但孤獨卻是在一群人當中,自已卻覺得好孤單。人們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原本以為可以再度捥回什麼,卻發現從一開始早就不可捥回;艾蓮娜在聽到相隔了1500的聲音時,尋找了源頭,卻是最殘忍的畫面,她終究還是親手完結了她,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其實有些對話卻透露了她的心聲


艾蓮娜:寇馬可,你好像很難過。
寇馬可: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我的家園,被毀了。我認識的人,全死了。
艾蓮娜:我知道。這種傷心,這種痛苦,我也有。
寇馬可:妳能陪我聊聊嗎?這些事讓我的心情很沉重。

看到這句時,我心裡想:馬可先生你好樣的,扮豬吃老虎....

講到這就得要提起她的身世,大家如果有仔細看一下對話,其實都有聽過費斯傑利這個魔法家族,艾蓮娜則是當時這個家族的家僕之一,在一開始她只是偷看一下他們的魔法書,並教導她姐妹們一些算是小戲法的魔法技巧,直到她發現主人們在召喚惡魔,於是預言者就找上了她,就有了後面的故事。但也因為她的天份,使得她的姐妹開始忌妒她,甚至因為1500年份的孤獨感,走上了歧路。而艾蓮娜在最後親手殺了她的姐妹,了結這段緣份。雖然在言談當中說的很雲淡風清,但卻若有似無的把這份悲傷隱隱透露出來:




艾蓮娜:我總認為麗莎和我們其他人一樣強,甚至是最強的。
艾蓮娜:可是她認為要求她作出的犧牲太大了。
艾蓮娜:我怎麼能怪她呢?換作是我,可能也會作出同樣的決定。
玩家:最偉大的良善有時需要最慘烈的犧牲。
艾蓮娜:可是,這不就是問題所在嗎?如果代價太高昂,光有良善是不夠的。也許還有更好的               方法。




於是,想法伴隨著想法,產生出新的想法,有時突破舊有的規範,能夠出現新的循環;當勇於踏出那一步,也許迎向她的是一片海闊天空。因為自已了解那份1500年的孤獨,所以她希望以後不要再出現同樣的情況:


艾蓮娜:預言者明白了一個真理:邪惡永遠不會消滅。它在沉寂一段時間後必定會再度復甦,              而且變的更為強大。
玩家:我同意,他這話說得的確很實在。
艾蓮娜:對。這也是為什麼我必須繼承他的使命。我不會要求別人做出像我姐妹那樣的犧牲。
艾蓮娜:我和我的追隨者不會進入長眠。我們會把自已的使命代代相傳,長保警戒,作好準                  備。
玩家:聽起這個世界有了新的預言者。
艾蓮娜:誰知道未來會如何呢?


承上,在西方有些創作當中,邪惡與正義是永久對抗的,但在很多時候卻無法割捨掉一方,雙方永遠的對立,才能不斷的存在下去。就像龍槍這部鉅作當中,出現過一個畫面。法師雷斯林把黑暗皇后擊敗後,再擊敗光明神帕拉丁,而迎接雷斯林的,則是無止盡的虛無,什麼都沒有的一切,在那之前,帕拉丁就說過雷斯林就像是自已咬住尾巴的一條巨蛇,遲早會吞噬自已。而在最後一刻,雷斯林也體悟到這點,雖然無法救回自已,但卻留下這個世界給了最愛他的哥哥。(有錯請見諒,畢竟快六、七年前看的,只能記個大概。)

哈,扯遠了,我們回到艾蓮娜身上,如同一開始說的,邪惡不會消滅,會變的更強大,而她後面的決定,就是要讓自已的一生,永遠對抗這股邪惡的力量,她知道姐妹們的心情,所以她決定不再用沉睡的方式作為傳承,改用代代相傳的方式。雖然有所風險,但這不只是力量的傳承,也是一種信任的傳承,信任姐妹們,信任自已的伙伴,作為新一代的預言者,她這種作法已經超越了前一代的追隨者,走出傷痛並不再延續它,這個艾蓮娜是一個全新的艾蓮娜,堅強而自信。


在前作當中,我曾經問過追隨者在追隨著什麼,至少現在我們可以看到追隨者們從追隨著別人的思想、追隨著伊人的背影、追隨著古板的命運;到頭來找到了自已的道路、人生、作法。從追隨他人到追隨自已的命運並擁有著決定的權利。我想,追隨者們所追隨的是自由吧,有自已的選擇決定自已的人生,這就是他們的過程,雖然很辛苦,但這不也是我們所會面對的事情嗎?

期待下一部資料片,看著他們的完結。

附送馬可先生耍笨的一瞬間: benben.JPG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帖子:1544

符文:714

2#
前文是在哪里?转帖吗?
发表于 2014-10-2 21:23:42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7%BB%BF%E8%89%B2%E5%B0%8F%E7%8C%AA-5172/hero/7454541[/armory]

帖子:2

符文:2

3#
擦·这不就是寇马克暗恋女巫,写情书啦~被女巫问 高兴的~

发表于 2015-6-18 11:24:0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32

符文:6

4#
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林登的嫂子会杀死他哥哥
发表于 2015-6-19 15:35:51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bigbao-5877/hero/12465635[/armor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2-16 13: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