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728

符文:10

发表于 2013-5-29 05:12: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将军Korn 于 2013-5-29 05:33 编辑

昔年今日,天降异火。涅法雷姆,战鼓隆隆。

新崔启程,栉雨沐风。卡尔蒂姆,马首欲东。

戍卫要塞,觅迹寻踪。天堂之巅,毕役其功。

诅咒遣罪,豕突狼奔。先祖墓穴,发燎炉洪。

掌剑孤身,戮力同心。殊途同归,天下与闻。

珠玉历历,纵横捭阖。前有九郎,胖鱼其后。

谈笑指点,酒馆激昂。区区在下,岂敢称能。

七尺男儿,三寸秃笔。一腔肝胆,两我昆仑。

此情可昭,星辉同鉴。青葱岁月,唯留凯恩。

事了拂衣,挥手兹去。网络无声,吾思有痕。



感谢老板娘,灰调,竹子的提拔帮助。感谢@coccoc @南宮推熊 @刺客心 @zn15181  @九郎道雪 @rik3300 @魅魔 @htan33x @Xinert_ @realgoodluck @dreamhopeluck @orangenie @GabrielRum @丶保持微笑 @离开家 @sbrina @噗噗車 @pua @胖头暗黑鱼能认识这么多朋友足矣~(可能有没@到的,见谅!大召唤术用的不熟)

二楼:壹(千)年,从骷髅到涅法雷姆的距离,暗黑3三楼:从刺客地库到先祖墓穴(未参赛)
四楼:壹年,hannibal_k(大将军Korn),暗黑3

点评

离开家  22楼,最二的楼层。居然被血脸占了。  发表于 2013-5-29 11:33
已有 10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凌冽的风 + 10 圣光笼罩着你
orangenie + 20 圣光笼罩着你
sean_2012 + 10 发骚的大将军
htan33x + 10 大将军好湿好湿
dreamhopeluck + 10 才子啊
*emmet + 10 才子呀
丶保持微笑 + 25 + 2 我以为你发在酒馆,就没有注意加分,原来在.
zn15181 + 25 + 2 感谢分享
噗噗車 + 20 好长一篇~大将军V587
刺客心 + 10 网站收录

总评分:  + 150  符文 + 4   查看全部评分

走れ 光速の 帝国华撃団

帖子:728

符文:10

2#
本帖最后由 大将军Korn 于 2013-5-29 05:28 编辑

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章的支持,这篇文章是为征文准备最多,也是自己最满意的一篇!

前言 一个骷髅的自白  

尽管已经离开腐溃之林,但是我还是很想念那里。

我想念那里枯草的气息和无尽的森林。
想念那里永远泛着幽光的墓穴。
还有封印起来的浑浊河流。
虽然我只是一个你们口中的怪物,渺小的怪物。
蛮族的人则直言不讳的说我们是杂碎。
但是我希望你们叫我骷髅勇士。
或者,叫我返世亡灵。
是的,就是游戏里,最低等级的,被你们所谓的英雄涅法雷姆---准确的说,是我亲眼见到的三个
恶魔猎人,法师与野蛮人
一直凌辱着的怪物。
而熟悉我的朋友们,叫我阿力。
这是我的故事。


(一)两条没有答案的戒律


在腐溃之林的时光里,我大概已经穿梭了一千年。
这里没秘密,也没有出口,
但从我记事开始,腐溃之林就有两条生存的戒律。
第一条,无论如何,不要掉落到森林正中央的天坑下。
掉下去,你将无法永生。——因为我们,是不会死亡的亡灵。
去过腐溃之林的生物都知道,
腐溃之林正中央的巨大天坑,
宛如一个黑洞,
除了飞翔的蝙蝠。
似乎要吞噬到这里来的所有生物,
但我问过蝙蝠,天坑下有什么。
蝙蝠说,其实那里什么都没有。

第二条,保护好自己的守护圣物。那是我们这个种族在腐溃之林的终极使命。
我在把圣物藏好的时候,曾经仔细的看过它,那是一个暗灰色的头盔,永远散发着暮气沉沉的死亡气息。
我拿着这个头盔的时候,感觉到一股躁动的力量好像要随时突破天际。

这一千年,其实我只问过老克几次。
掉下去会怎么样?圣物丢了会怎么样?
老克抬起他毫无表情的颅骨。
淡淡的说,我忘记了。
后来,我也大概忘记了。

老克的大名,叫克劳恩,是一个召唤师,非常老的骷髅召唤师。
有时候,我们一起坐在那条被封印的河流旁边。
看着对面隐隐约约的石板和始终平静的河流。
老克就会说,我要是会召唤女亡灵就好了。
我就问他,什么是女亡灵。
老克说,是异性、女人。
我又问,什么是女人。
老克摸着我光滑的头骨说,死基佬……
接着,老克就笑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笑,只能看到他盯着河水,目光游离。

(二)你以前见过女人的微笑吗

如果不是去年的5月15日那从天际划过的流星和远处的火光与巨响。
我想我的下一个千年,也会与老克这样一起度过,不知道什么是女人,什么是基佬。

巨响后几分钟,我听到了墓穴老大浮士德的叫喊,快去河边看看怎么回事?
等我们用散步的节奏到了河边,河岸的桥已经像腐溃之林的荒草一样蔓延到这边。
接着是破风的尖锐呼啸,奔向我的胸口。
我感觉一阵剧痛,低头的时候,一支长箭已经自我胸口出穿过。
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生物——姑且就让我用这个词儿来称呼吧。
站在桥上,
黑色的斗篷被桥上的风吹的猎猎作响,浑身上下透出逼人的寒意。
旁边的老克惊呼一声……女魔猎人
实际上,我的注意力并没有在那个女魔猎人身上。
在女魔猎人背后,站着一个红衣女子,微笑着,巧笑倩兮。
一千年以来,从未有人对我微笑过。
笑的这么甜蜜与毫无心机。

当然,如果你非要对我说,老克他们也对我微笑过。
我也不反驳,我只想告诉你。他们的微笑,比哭还难看。

我还没有仔细体会这微笑的巨大力量,数只长箭已经扎向我的胸口。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先祖的墓穴里,我感觉我浑身酸疼,整个身体,就像被拆开重新组装。
整个墓穴,像是被扫荡过一样。
所有以前熟悉的罐子、箱子都已经被全部打烂,而泛着蓝光的,已经燃烧了几百年的圣火已经从祭坛上消失。
老大浮士德在那里大声咒骂,
“这群该死的流氓……”

老克告诉我,那些人是涅法雷姆。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无从知晓。
我没有理会老克,只是手中拿着那支曾经透过我身体的长箭,默默想那天神秘红衣女子的微笑。
还有一个名词,“女人”
我问老克,你以前见过女人的微笑么?
老克没说话,他的眼神,又一次空洞的盯着远方。
那里,一片腐叶正被风吹起。

(三)有一种花香叫做沉醉

浮士德的心情后来变好了,就在涅法雷姆走后不久。
我是不敢去问浮士德的,他的脾气太暴躁。
我就去问老克。
老克说,因为烈火天天在被欺负。

烈火,是勇士之陵的老大。
浮士德和烈火合不来,这不是秘密,是这里所有的小喽啰都知道的事实。
上千年了,他们俩为谁是这片森林的真正主人,不知道斗了多少次。
在漫长的斗争里,两个人互相默认了各自的地盘。
勇士之陵的老大,是烈火。
先祖墓穴的当家,浮士德。

听蝙蝠的消息说,最近有一个女法师,带着一个女随从。每天都来勇士之陵,打倒烈火就走,从不多发一言。
天天如此,日日如此,时时如此。
我对烈火的事情并不关心,如你们所说,我关心女人,尤其是那个红衣女子,她的微笑那么神秘。
我对老克说,要不,咱们溜进去偷偷看看吧。
老克反问一句,怎么去?
我嘿嘿一笑,勇士之陵虽然只有一道长长的石桥,但是我知道入口处有一个小岔路,我们可以藏在岔路口的草丛里。
老克一乐,嘿,你这个死基佬……

勇士之陵的桥下,山风呼啸。
我们没有等多久,就听到陵墓门口有说话的声音。
他们来了。
我偷偷抬起头,看见一个手里端着骷髅的女人,冷艳的站在那里,高昂着头。她不发一语,闷头朝前走,后面跟着一个拿着法杖的,被红色衣服紧紧包围的女人。红衣女子!
那个微笑的红衣女子!她身上洋溢着欢快与青春的气息,或者说,我在这一千年里,从未感觉过的,另外一种气息。
她说:“很开心,能与你一起旅行”
她几乎是蹦跳着,跟在那个女魔法师身后。
从我头旁边经过时,我还能闻到花香的气息,一种我从未闻到的,好闻的气息。

女魔法师并不说话,走到桥的中央。突然挥手,然后变成被黑色光圈笼罩的奇异生物,然后,剧烈的红光开始扫向烈火和他的小弟。
几秒钟之内,我就看见,烈火和他的侍卫全部倒地。
我嗔目结舌之际,女魔法师已经张开双臂,口中念念有词。
这时候,那个红衣女子说了一句,“这个宝藏可能派上用场”。
女魔法师闻听,突然住手,奔向烈火,在烈火身边仔细检视了一番之后,淡淡说了一句,垃圾……
几秒钟之后,他们突然就从空气里消失。
只留下打翻在地的烈火和一众喽啰,还有满腹不解的我们。
我们没敢惊动烈火,悄悄离开的勇士之陵。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醒来。
回家的路上,老克见我若有所思,
便说,那些涅法雷姆估计是来寻找宝藏的。阿力,看好你的守护圣物。
我没有答话,我的宝藏绝对安全。
我在想着那个红衣女子,想着那花香,绕在我身上的花香。

(四)你恋爱了,基佬

我后来也和老克去过几次勇士之陵
程序大抵是一样的,魔法师在前面开路,打倒烈火,红衣女子在后面提示。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看了几次之后,老克表示不想去了,因为这个过程太过于简单和无聊。
但是,我没告诉老克的是,我自己经常偷偷去,只是为了见那个红衣女子。
还有,每次走过之后,醉人的花香。

可惜,这样的时光太过短暂,大概一个月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个高傲的女魔法师和快乐的红衣姑娘。
尽管后来,我还经常去勇士之陵,只为一见。但是她们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这一个月的时间,同我千年的生活相比,短暂的不值一提。
但是,在接下来的那几个月里,我第一次感觉,时间被凝固,日子如此难熬。
老克发现了我的异常,神秘的对我说,你恋爱了,基佬……

(五)女人的话,你们也当真吗

恋爱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
比如说,在煎熬多半年之后,我突然在先祖墓穴看见红衣女子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被大佬浮士德用电击惩罚过一样。
不过,这次不同。这是甜蜜的疼痛。

那是今年3月的事情,距离我最后一次见红衣女子,已经过去半年多。
那天的场景我历历在目,浮士德正在举办一个大派对,整个先祖系的生物基本全到齐了。
浮士德正要清清嗓子准备发言,先祖墓穴的门口突然闯入一个满头红发的胖女人。
在我们还不不知所措的时候,红发胖女人已经朝我们冲过来,她手中拿着火红色的巨斧。在朝我们砍下的时候,巨斧会幻化成一柄巨大的锤子,兵锋所指,骷髅勇士们纷纷倒地。而在她经过的地方,也会有小小的旋风,在地上盘旋不止,碰着生疼。
浮士德大喊,击退他们,我们的弟兄们!
我在冲上前的时候,又一次看见了-----红衣女子!
我魂牵梦萦的。

红衣女子跟在胖女人的身后,而胖女人身边,被我的兄弟团团包围。
我的选择只有一个,冲到红衣女子旁边。
我只是想近距离的看看她,看她被盘起来的金色长发和银铃一般的笑声。

红衣女子轻笑一声,一抬法杖,一小团花一样的气团冲我袭来。
我没躲避,实际上,我也没有躲避。
然后,我感觉整个先祖墓穴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此刻,你拈花一笑。
彼时,我万山已横。

我叫爱莲娜,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力。
阿力,帮我除掉这些肮脏的怪物好吗?
我拿出手里的长剑,走向离我最近的兄弟们。然后,我挥出长剑……
老克在旁边大叫我的名字,阿力。然后,召唤一团魔法球冲向爱莲娜。
魔法球打在爱莲娜身上,我这才回过心神。
老克大喊,小心,魅惑术!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浮士德和他旁边的侍卫已经全部倒下,被包围,只是红头发胖女人的计谋。
整个先祖墓穴里,只有我和老克还在战斗。
胖女人冲向老克,巨大的铁锤再次压下,老克大喊一声,倒地不起。
爱莲娜冲我微笑,圣物在哪里?
告诉我,我就不杀你。

还是那么熟悉的花香……
我没有说话,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朝我头上砸来。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还和之前一样,一片狼藉。
我突然想起了勇士之陵发生的情景。果然,浮士德还没来得及再次激励我们的士气。
胖女人和爱莲娜已经又一次杀了过来。
一次,又一次。
在我们兄弟倒下的时候,爱莲娜总会说。
交出圣物,我们就不来了。

在上百次这样的折磨之后,终于有兄弟顶不住了。我看他们哭着找出自己的守护圣物,扔到地上,然后一柱圣光突破天际。胖女人这时候就会迫不及待的扑上去,仔细看了之后,还会大喊一声,垃圾!
浮士德哭丧着脸,怯生生说,不是说交出圣物你们就不来了么?
爱莲娜咯咯一笑,女人的话,你们也当真吗?

(六)你藏宝的地方真安全

后来的事情很戏剧化。
先祖墓穴的老大,已经换成红发胖女人。
她有一个男人的名字,叫石山。
因为她是蛮族,起名的时候,族人希望她能像石山一样坚强。
但是,显然,石山很疲惫,也很愤怒。
她是一个不善于沟通的女人,每天,她来就是找我们宣泄,然后,问我们宝藏在哪里,一语不合,即把我们打翻在地。

但是我很高兴,因为我天天能见到爱莲娜了。
与石山不同,爱莲娜最擅长的,不是打倒别人,而是说服别人。
所以,经常在石山对浮士德大打出手的时候,爱莲娜与我在一边聊天。她真的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女人,而且很漂亮。
她也活了一千年,但是我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和这些涅法雷姆在一起。虽然爱莲娜告诉我,涅法雷姆的责任是打倒七大魔王,拯救世界。但是,我看到的涅法雷姆,只是贪婪的寻找宝藏,无一例外。
我觉得一个贪婪的涅法雷姆,是无法与勇士这个词画上等号的。尽管他们每天都在宣称自己拯救世界。怀疑归怀疑,我并不能改变什么,拯救什么。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骷髅士兵。

随着时间的流逝,石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整个先祖墓穴基本被石山翻了几十遍了。冲天的圣光越来越多,但是石山始终不满意。
这时候,爱莲娜就会适时开导我。
爱莲娜问我,你的守护圣物是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只好沉默。
“你拿出来让我看看好吗?”她说着,拉住我的手。“让我看看嘛!”
她的表情像一个孩子,但是,她的手像18岁,柔软、细腻。还有千年征战时光刻在上面的细小纹路。
如果我有脸,我觉得我一定脸红了。
她的手滑向我的肩头,让我看看嘛。她与我如此之近,花香浓郁。

我觉得,对一个我爱的人的请求,我无法拒绝,虽然我已经活了一千岁。
我说,那只看一眼。
爱莲娜笑嘻嘻的说,行。
我犹豫了,最后说,我的圣物不在这里。
爱莲娜拉住我的手,那你带我去找嘛!
爱莲娜拉着我的手,像她从前在勇士之陵那样,蹦跳着,要拉我走。
我说,也不用找。
爱莲娜奇怪了。那你的圣物在哪里?
我没有说话,口中念了几句咒语。几秒钟之后,旁边的地上,出现一只哥布林。
"阿力,你找我”?
是的,我拿我存放在你这的东西。
哥布林警戒的看了一眼爱莲娜,爱莲娜嘻嘻一笑,你也知道我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哥布林又看了我一眼,你确定?我点头。
哥布林随即放下那个大大的布袋。在里面翻了一会之后,给了我一个包裹。
”把契约给我“哥布林说道。
我拔出长剑,用力割下自己的一截小指,连长剑带小指一并给了哥布林。哥布林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打开传送门,从空气中消失了。

爱莲娜嘻嘻一笑,看不出你还真聪明。
我得意的说到,整个森林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哥布林的袋子了。
”但是哥布林不是小偷么?你不怕他偷你的东西?“
我解释说,哥布林是最讲诚信的,他会为我们保存任何东西。只要有给他的礼物和契约,他是不会背叛的。
爱莲娜笑笑说,我也不会的。

我打开包裹,一道圣光,冲天而出,爱莲娜惊呼一声,暮光头盔!

(七)六爆的暮光和心都丢了

我不知道暮光头盔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爱莲娜脸上藏不住的惊喜,我很高兴。
爱莲娜说,让我再看看。
我把头盔递给爱莲娜,看她拿着头盔念念有词,慢慢的,头盔上的浮灰渐渐淡去。,泛出透明的光泽。
哇,六爆力量暮光嘢!
爱莲娜拿着头盔,不住点头。
我说,好了吧,还给我吧。
爱莲娜说,你知道我的主人在这里这么久,就是为了找这个头盔。你就送给我的主人吧!
我一时语塞。
爱莲娜还是咯咯笑个不停,“瞧你那小气的样子。”
我想了想,还是伸手,要把头盔拿过来。
爱莲娜的脸沉下去,你敢!
我的手停在半空。我说,你要跟我一起走,我就把头盔送给石山。
爱莲娜娇笑一声,傻样儿……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头盔递给爱莲娜,这时候,一声怒吼突然从我背后袭来,我转头过去,看见一个巨锤从天而降。

又一次醒来,还在先祖墓穴。我的全身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像是森林中枯干的树叶。
石山和爱莲娜又来了。
石山头上,已经带上了我的暮光头盔。
我说,把头盔还给我!
爱莲娜还是微笑着,不是说了么,女人的话,是不能相信的,尤其是一个活了一千年的女人。
看见我这么无礼的问题,石山已经怒吼,你这个杂碎,我要把你粉身碎骨……
我说,那爱莲娜,你肯跟我走吗?
爱莲娜微笑,我从未答应你啊。
石山又一次挥动斧头,朝我过来,”找死!“石山大吼。
我没有心碎,直到看到爱莲娜又一次挥舞法杖,一股气旋朝我袭来的时候。”可笑“,爱莲娜鄙夷的看着我,在我倒地之前。

(八)死了就不会爱了

我不知道什么支撑我活了一千年,但是我知道,支持我继续活下去的东西已经彻底失去了。
在爱莲娜对我说出那两个字之后,再继续活下去,真的太可笑了。
从先祖墓穴,到腐溃之林的天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那是我一生中,走过的最美的风景,也是我见到的,最迷人的腐溃之林。
也许,是我以前从未抬头看一眼,森林上面的天空,迷人的月色与雾霭。

再见,腐溃之林。
再见,先祖墓穴,还有老克。
还有经常恶语相向的浮士德。
不再见,爱莲娜,石山。
不再见,那些高贵的涅法雷姆。

我纵身飞向天坑,感觉身体,从未有过的轻盈。
我的空洞的躯干里,正在飞快的长出肌肉,血液在我的身体里飞速流淌。
遥远的的天空,传来一阵人声。
“千年来,守卫这里的每一个骷髅勇士,前世都是曾经为爱、自由与梦想坚守到牺牲的涅法雷姆。领悟爱、奉献、付出与梦想的人,才配做真正永生的涅法雷姆。恭喜你,你是又一个领悟其中真谛的人。永生吧,勇士。”

尾声

我从电脑跟前醒来的时候,老克刚从门里进来。
阿力,还刷先祖呢?
我嗯了一声,没干的啊,刚刷的睡了一觉,等这个到巅峰100级再看干点啥。
刷毛呢,老克一把夺过鼠标,关了游戏界面。
现在都刷AH了,来,我教你怎样快速致富。
接着,他在AH界面,输入了一行字。
“暮光掩面”、“6暴击”。

                                                                                                                                                        全文完
已有 1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高铁动车侠 + 20 + 5 网站收录

总评分:  + 20  符文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5-29 05:12:45 |显示全部楼层
走れ 光速の 帝国华撃団

帖子:728

符文:10

3#
本帖最后由 大将军Korn 于 2013-5-29 05:21 编辑

谨以此文向鲁迅先生致敬!
第一篇发出后,朋友总担心会偏题,再三催促下19日完成了这篇纯模仿的文章。如果对照鲁迅先生的原文比较着看,感觉会不一样哟~

       暴雪的阵容里有一个很好的游戏,相传叫作大菠萝。现在是已经到大菠萝3的1.08,连最早的暗黑31.00也已经隔了一年,其中似乎确凿还有三个服务器 ;但那时亚服却是我的乐园。
  不必说,1.00时代的3006,1.01时代的开箱踢罐躺尸,1.02时代强悍的奥巴马;也不必说104时代的暗金加强,105时代冲天的圣光,还有各种巅峰等级、红门和锻造。单是A2的刺客地库一带,就有无限趣味。骷髅在这里游弋,风扇怪在这里旋转。有时会遇见射箭的弓手;还有隐身的蛇怪,倘若与他们的距离够近,便会啪的一声,从地上出现他们的影子。小蜘蛛和守卫塔纠结在一起,电爷还会放出很多电,火爷有最强的伤害。有人说,火爷是A2最厉害的,稍不注意就会挂,我于是常常见了火爷就躲起来,躲得远远的,也曾因此跑到过死胡同,却从来没有幸免过,没有一次不被火爷凌辱。如果不怕麻烦,还可以去黑谷矿坑,很小的一个地方,又有两组以上精英,效率都比A3要好得远。
  比列那里是不去的,因为相传打BOSS又费时间又没有什么收获。
  高玩曾经讲给我一个故事听:先前,1.02时,有一个DH在炼狱A2用功,躺尸许久,在A2遇见比列,突然看到地下全是绿水。走位中,四面看时,却见地上居然没一个可以立足的地方,戒律用光,便挂了。DH很郁闷;但竟给那很CooooooooL的JAY知晓了。说他这样的难度没意思,一定得修改了;这是最初的状况,能杀比列,到A3,便是真正的高玩了。DH自然没成功,而那JAY却道无妨,给怪物做了一个debuff,说只要升级了新版本,便可轻松通过。他虽然照样办,却总是觉得不爽,——当然是不爽的。到A3,果然又来了,舔爷!。他正在要塞二层的门口时时,却又看见一个极快的身影闪来,一身惨叫口中发出,界面便提示你已经挂了,那舔爷也就得重新再打,后来呢?后来,JAY说,这也是BUG,它影响了大家的游戏乐趣,舔爷就又被JAY治死了。
  结末的教训是:所有游戏里无法打过去的怪物,你就叫JAY削弱他。
  这故事很使我觉得游戏之难,地库刷怪,往往有些担心,不敢去找火爷,而且极想得到一次舔爷那样的Debuff。走到A4的图纸怪旁边时,也常常这样想。直到现在,总算是部分得到了,火爷、刀爷与舔爷已经不复存在。把我打的满地找牙的怪物还是有的,然而都是A1的树爷。
  刷怪打宝的暗黑3比较的无味;有AH,可就两样了。抓小明(将很值钱的装备便宜买到)和捡漏需要运气,这很耗时,乐趣又低,所以不相宜,只好来当倒爷。普通的货,是不行的;总须明星的产品大家都用,小明们随手挂上去一个价格的时候才 好。打开AH界面,输入明星产品的名字,找关键的属性输入数字,然后就反复刷新,人紧张的盯着,看到有1天12小时的,价格很便宜的,将直购一点,便买到了。但所得的是一般货色居多,也有的满属性的海景货,AH容不下,需要去5x73的。
  这是一个老基友倒爷所传授的方法,我却不大能用。明明看见明星货了,点直购,再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费了半天力,捉住的不过三四个。基友倒爷是小半天便能捕获几十个,放在仓库里等着慢慢买的。我曾经问他得失的缘由,他只静静地笑道:你太慢了,来不及点它就被bxt抢走了。
  我不知道为什后来大家都要让我进先祖墓穴里去了,而且还是全游戏里最为难的10PP。也许是因为这里经验多吧,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圣光掉率很高吧,也许是因为这里非常效率打完一盘就可以退出吧……都无从知道。总而言之:我将不能常去地库了。Ade,我的风扇怪们!Ade,我的火爷们和电爷们!
  进传送门向东,不上几步,走过一个小的细长甬道,便是先祖墓穴的核心了。从一个不长的楼梯下去,下去便是怪堆。中间还有一个祭坛:狂怒神殿;神殿旁边是一个箱子,旁边还有一个什么死去的盗墓贼的尸体。没有多余动作,我们便对怪堆开撸。第一次算是清精英,第二次算是清余孽。
  第二次打余孽时,召唤师便快速跑到一旁。这是一个会召唤小怪物的亡灵法师,身上还绕着气旋,还会放法术球。我对他很讨厌,因为我早听到,他是这个墓穴里极讨厌,速度又快,还会召唤的怪物。
  不知从那里听来的,先祖的小怪最慷慨,会掉一种东西,名曰暗金,掉地上,一道圣光,就发现了。我很想详细地知道如何掉圣光,但大家都是不知道的,因为都说这是看脸。现在108得到组队机会了,可以问高玩。
  “‘暗金这货,是怎么一回事?……我清完先祖,将要退出游戏的时候,赶忙问。
  不知道!他似乎很不高兴,脸上还有怒色了。
  我才知道蛮子是不应该问这些事的,只要需要认真刷,因为高玩是脸黑的货色,经常不掉圣光,所谓不知道者,乃是情绪低。玩的比我好的人,往往如此,我遇见过好几回了。
  我就只开先祖,进门刷怪,辨识退出。高玩最初几天对我不友好,后来却好起来了,给我的日用品渐渐加多,介绍的building也渐渐地深奥,从双旋风到先祖,终于到血溅八方。
  先祖旁边也有一个墓园,虽然小,但在那里也可以快速清精英获得精华,但那是很久以前法师干的事情了。最好的工作是叠了5buff去开红门,一个一个门打。然而混戒指的人到红门里的太多,老挂,可就不行了,高玩在红门里便大叫起来:别躺尸了,小退一下!
  人们便一个一个陆续退出去;但长时间不回来,也不行的。他有一个5的按键,但是不常用,也有招呼大家集合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总不过打两个字,写道:快进!
  于是大家进去就开始翻尸体、合戒指,真是是众生百态。有大喊这红门就是一个大坑坑爹的 的,有大喊终于出了一个比现在强的的,有说下次再合今天风水不对的,有说我去洗个脸用个好洗面奶的……高玩自己也合成,然而终究脸黑。后来,我们的就不说话,静下去了,只有高玩还不停的叮叮当当着:
  50组精华出的,你们看,没均伤的三攻项链~~……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项链,因为高玩打出一堆感叹号,但是高玩似乎不太高兴,他说DPS少了一点,而且防御也不高。
  高玩心情好的时候,于我们是很相宜的。有几个人便要求高玩带着我们练小号。我用的了一个巫医,用一种叫作凯恩套装的,再戴上一个垃圾的火戒, 找一个垃圾的武器随便凑合。就跟着高玩升级起来,很快,其他4个职业也都到60级,装备也多起来,但都没练高巅峰等级,最高等级是蛮子的89级和巫医的60级,其他都是0。后来,AFK,给了一个平常玩的基友了。他是一个暗黑的狂热爱好者,听说要玩到暗黑4出来,而且快要升到5职业全100的级数了。这毅力也太变态了吧。
                                                                                                                                      

点评

高铁动车侠  提示:《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发表于 2013-5-29 07:51
已有 1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高铁动车侠 + 20 + 5 网站收录

总评分:  + 20  符文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5-29 05:12:50 |显示全部楼层
走れ 光速の 帝国华撃団

帖子:728

符文:10

4#
本帖最后由 大将军Korn 于 2013-5-29 05:25 编辑

基友非常坚决的枪毙了第二篇,离征文报名的时间只剩下24小时了。QQ-短信-电话,全方位立体式的催命。20日晚上9点开始动笔11点半左右收工,行文较仓促,但我对这篇的总体效果还是很满意!
一个野蛮人的温柔回忆

2012年5月15日   阴 有风

这是一个宿命的时刻。天火降临。
我站在崔斯特姆小城旁边的山丘上,等着主人的召唤。
我相信,我就是那个天选的勇士。
我看着旁边的几个人:秘术师?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孤傲样子,主人一定不喜欢;巫医?那么猥琐????魔猎人?看着很酷而已,他没有我健硕的身材和不懈的斗志,更何况,从几百年前开始,哈洛加斯就已经是这个世界里,最正统的英雄血脉;武僧?刚刚从天空寺院赶过来,他有几斤几两,别人并不知道。
我看见主人的手指,在我们五个人之间游走。
随后,魔猎人向前一步,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和出征者的自豪。
我愤怒的将手砸向旁边的石头,石头粉碎开。
头顶的乌鸦,“哇”的一声飞向天际。
血战开始。我却缺席了。
来自哈洛加斯山顶的蛮族,是不知道痛苦为何物的。
但我觉得这一刻是个例外。

2012年5月16日 大雨

我看着魔猎人兴冲冲地带回来一堆战利品。当然,最好的,是穿在他身上的。
我们其余四个人,穿着最普通的布衣,拿着木棍,看着衣衫褴褛。他穿着墨黑色的斗篷,拿着泛着蓝光的魔法弩抢,绑腿紧紧裹在小腿上,看着精干利索。
这一刻,魔猎人是勇士,我们什么也不是。
愤怒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烧。我看见武僧双手合十,默念经文;魔法师故作镇定,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那个巫医,在一遍遍无聊的召唤小鸡。
主人很满意,在大教堂与骷髅王的大战中。魔猎人大放异彩,是队中不可或缺的主力。
第一个夜晚,我们谁都没睡,主人让魔猎人讲他一天的遭遇。
迟早你们会用得上的,主人说。

2012年5月18日 晴

我们四个人,在新崔旁边的营地里无所事事。
主人和魔猎人去了东方的卡尔蒂姆,追杀玛格达已经去了几天。
我们也想去,但是主人说,我们毫无战斗经验,带着魔猎人即可。
已经走了两天了。主人他们还没回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很想追到卡尔蒂姆去看看。
但是,没有主人的命令,我是不能擅自行动的。
因为我来自哈洛加斯。

2012年5月19日 雨

主人一个人回来了。到了营地之后,他径直走向我。
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我觉得,属于我的机会来了。
主人从袋子里拿出一堆碎裂的宝石,还有一个残存的书文。对我说,就保存在你这里吧。
我说,难道不出征吗?
主人微微一笑,不用,有魔猎人就足够了,他很勇敢。
我默默接过宝石,塞进背囊,感觉一阵羞耻。
我是来这里战斗?还是在这里当一个仆人?



2012年5月23日 雨

主人捎信说,他带着魔猎人去了传说中的戍卫要塞,打败了七大魔王之一的阿兹莫丹。在这之前,他已经成功在卡尔蒂姆识破了阴谋家比列的诡计,还击败了远古法师佐敦库勒的再生肉体。
这一切,都是魔猎人干的。
魔猎人的传说疯传整个世界。传说,魔猎人来无影去无踪,在万军之中,可以瞬间消失;传说,魔猎人有着百步穿杨的技能,怪物林立时,瞬间可取精英首级。
魔猎人是这个世界的大英雄。
先祖啊,你何时才能对我微笑,让我用怪物的鲜血,祭奠哈洛加斯不倒的战旗?

2012年5月30日 晴

大菠萝被消灭了。整个世界的秩序好像又像从前一样走向正轨。
在这半个月里,我一直都在营地里数宝石。我觉得,主人已经将我遗忘。
他带着猎魔人给他的荣光,接受了新的挑战。
去炼狱的世界里,进行最后的征伐。
我看到,主人与魔猎人,信心满满。
魔猎人穿着一身黄金战甲,长弩配着满是长箭的箭袋。
箭袋里的箭,泛着银光。
这是最后一次出征,从此,魔猎人的威名,将直抵天堂之巅,即使是泰瑞尔和英普瑞斯,也得将尊崇刻成给魔猎人的勋章。
而我,已经是一个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小兵。
先祖,世界真的将哈洛加斯的勇士遗忘了吗?


2012年6月2日 阴 有小雨

当屠夫将魔猎人打倒的消息传到营地时,大家都没什么反应。
但我分明感觉到大家是有一点高兴的。
炼狱的世界里,曾经大放异彩的魔猎人,终于被打回原形。
我相信,这是先祖给予我们的机会。
为自己正名,为哈洛加斯正名。
这时候,一个传说开始在营地流行。
没有千抗万甲的蛮族人的陪伴,再强的勇士也没办法再炼狱里行走半分。
我的目光又一次投向主人。
主人说,还是让魔猎人再试试。他更有经验。
我愤怒的将脚踏向营地的烈火,火光四溅。
转过身去,我只给他们留下一个背影。

2012年6月5日 晴

主人和魔猎人最终没有战胜屠夫,但是他们选择了迂回。
绕过了新崔斯特瑞姆和卡尔蒂姆,直接到了诅咒之塔。
据说,那里的地形对我们非常有利,适合作战。
但是,每次他们回来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们垂头丧气的脸。
魔猎人的黄金战衣,已经好久没换过了。上面都是血污与泥渍。
他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看似满不在乎的神色。
但我觉得,他的内心,肯定无比失落。

2012年6月6日 小雨
魔猎人又一次回来了,浑身血污。
我们已经习惯了,整个营地都没人说话,也没人安慰他。
我们对主人说,让我们试试。
我一拍胸脯,让我用千抗万甲的肉身,踏碎敢来挑衅的每一个怪物。
魔猎人在旁边冷冷的说,卡尔蒂姆的小蜜蜂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主人看了一眼我,最终,用手一指那个法师。
我的脸,屈辱的红了。

2012年6月12日 晴

法师也没什么进展,但是,他每天都可以带回来战利品。
主人很高兴。
今天,他带回来一个盾牌。
那是所有的蛮族人梦寐以求的盾牌,也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好的装备。
它通身上下泛着碧蓝色的光泽,整个盾牌,居然是用神秘的暗金打造。
上面刻着四个字,暴风之盾。
这是野蛮人的终极装备。
我说,给我这个盾牌,让我为你建立不朽的功勋。
主人思考了良久,还是说,先卖掉吧……

2012年7月14日  晴
这一天值得纪念,据说,法师在天堂打倒了最终形态的迪亚布罗。
虽然法师高昂着他的头,但是我知道这并不光彩。
据说,在他打倒迪亚布罗的时候,他用了一种不光彩的手段。
甚至可以说是卑鄙。
在决斗的时候,用这样的手段一点都不光彩。
别人打不到他,但是他可以打到别人。
见鬼,为什么不真刀真枪的干一番呢?

2012年8月1日 晴
人越来越少,主人也来的很少。
猎魔人穿着多久没换的黄金战衣,期待主人带着他继续征战。
可是,自从秘术师熟悉了诅咒之塔的地形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个魔猎人随主人出征过。
我分明从魔猎人眼中,看到了我当初的落寞。

2012年9月1日 晴
这一天值得纪念,这一天,我终于代表主人出征了
虽然,我的升级之路并不光彩,我是被一个秘术师带着,一路走到炼狱。
在这个过程中,我甚至没来得及杀掉一个怪物。
当我觉得自己到达最巅峰的状态时,我看见旁边的巫医和武僧一脸的不屑。
没什么,我要开创我的时代。

2012年12月23日 阴
我觉得我跑累了,这几个月,我一直不停的奔跑和旋转。
在无数的怪堆里,我找到了属于哈洛加斯的荣耀与尊严。
我跑过神秘的刺客地库,也曾在杀戮战场屠杀任何一个存在的怪物。
主人将所能找到的最好的装备,统统放在我身上。
曾经的魔猎人和秘术师已经被打入冷宫,只有我,最强的蛮族。
将整个炼狱的怪物都踩在脚下。
这一刻,世界属于哈洛加斯。

2013年1月1日 晴
当红门里的攻城兽轰然倒地,佐敦库勒化成一缕青烟的时候,
再也没有人质疑我。
我是这里的最强者。无需千抗万甲、无需妖娆风骚的走位。
我只需要愤怒聚集的力量,将撕裂与先祖之锤狠狠的砸向怪物。
就这么简单。
先祖,我心愿已了。

2013年3月8日 晴
在刺客地库不眠不休的战斗了几个月之后,我终于感觉到疲惫了。
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唯一能支撑我的,是迈向传说中的顶级巅峰。
那是整个世界,最后没有到达的高度。
因为所有的怪物都已经被我征服,所有的荣耀都集于我身。
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什么而继续奋斗。

2013年4月1日 晴
当一道白光闪过,属于我的勋章被记录时,
我能听到我的主人激动的呐喊。
终于100级了。
这个过程是如此痛苦与漫长,在先祖的墓穴里,我日夜祷告,将所有身边的骷髅全部杀光。
我在先祖的墓穴里,用怪物的血和尸骨做阶梯。
终于,我成功了。

2013年5月1日 晴
我已经快一个月没动过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战斗。
我现在,有5人中最顶级最奢侈的装备,有属于我的最高的荣耀。
其他四人见了我,都会恭恭敬敬的说,蛮爷。
他们已经忘记了我的本名。
我叫一骑当千。

2013年5月15日 阴
又是一个要下雨的季节。
回首一年来,我经历过的痛苦、无奈、嫉妒、光荣……
来时路,已经渐渐模糊。
那些一同走过的人,已经消失。
那些曾经的辉煌,已经渐渐暗淡。
又一次站在十字路口,我本来应该鼓足力量,喊出属于哈洛加斯的最强音。
但是,我却沉默了。
我看着其他四个人,在营地的炉火旁边,
寂寞的坐着。
不知道为何,我也突然觉得特别冷。

(完)

已有 1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高铁动车侠 + 20 + 5 网站收录

总评分:  + 20  符文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5-29 05:12:55 |显示全部楼层
走れ 光速の 帝国华撃団

帖子:4438

符文:174

5#
很長,先佔個樓看看
发表于 2013-5-29 05:30:5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33

符文:106

6#
大将军!~
发表于 2013-5-29 06:13:06 |显示全部楼层
→【秘术藏书殿】汇聚仙塞精华,优秀精华帖索引&导航←

仙塞倾情奉献,秘术藏书殿正式上线。馆藏145册,解决您对法师的一切疑问,有任何意见欢迎PM版主提出,谢谢~

帖子:11851

符文:421

7#
寫的不錯,好文筆

帖子:432

符文:2

8#
果断刘明,围观
发表于 2013-5-29 06:54:15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E6%8B%9B%E8%B4%A2%E7%8C%AB-3906/hero/22713197[/armory]
头搜-可爱双娇杨雅熙EsSe美胸性感照
别再问了啊

帖子:10629

符文:14

9#
好文采。。。。
发表于 2013-5-29 07:08:3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193

符文:756

10#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发表于 2013-5-29 07:21:34 |显示全部楼层
El Psy Congroo

帖子:15857

符文:2654

11#
少了一条

2013年2月23日 阴
在与蛋蛋大人攻城战中,被大X完暴…
发表于 2013-5-29 07:22:19 |显示全部楼层
卖金骗子/广告帖永禁。胡乱骂人者禁言7天,二犯永禁。纯水帖警告3次后禁言3天[armory]http://us.battle.net/d3/en/profile/sillyafred-3179/hero/13239876[/armory]学徒看这边  点右上角导航,或点我接任务,把自我风采、信凯恩,得暗金!二任务做完,立马升新兵
头像被屏蔽

帖子:3880

符文:5

12#
兹授予第一篇涅法雷姆文学奖
发表于 2013-5-29 07:54:51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94

符文:15

13#
学习 好文采        
发表于 2013-5-29 08:04:35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E7%83%88%E7%84%B0%E7%84%9A%E6%83%85-5276/hero/24903500[/armory]

帖子:7467

符文:1079

14#
楼主是一个写小说的      
发表于 2013-5-29 08:06:3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73

符文:6

15#
这应该是目前我在新崔见过最有意义的贴
发表于 2013-5-29 08:08:21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从那天起,我便再也感受不到来自伊夫葛洛的指引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