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查看: 1855 - 回复: 4

帖子:551

符文:8

发表于 2013-5-16 09:05: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气炎 于 2013-5-20 21:37 编辑

壹年,剑气炎,暗黑3

失落的野蛮人

失落的野蛮人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翻译成现代的话讲,就是一个野蛮人舍弃防御,盲目堆DPS,更新1.0.8后和巫医、猎魔人、武僧组队打第一幕,双旋风跑酷不停地拉怪,遭遇了数组精英大批怪物,队友全挂了,自己也在劫难逃……你的英勇事迹将会长存人们的心中,望广大蛮子撸友引以为戒。

一、野蛮人:里面应该会有活人
       这种故事,总是发生在荒涼小镇的傍晚。压抑的阴霾天空,暮气沉沉的山林,不怀好意的乌鸦,转动著腥紅的眼珠,嘶叫著诉说危险的气氛。
    只有这個人,緩慢、疲惫,似乎沮丧却意志堅定地走着。
    他从遥远的哈加洛斯跋涉而來。战火毀灭了家园,空虛的战爭令人厌倦,他只好像个逃兵一样流浪。
    他丟掉了沉重的盾牌和鎧甲,兩根铁索草草把武器束缚在背上。巨斧,大剑,重锤,屠刀,这些昔日珍若生命,饱饮无数敌人鮮血的殺器,也仿佛染上他颓废的气息,烈如火、艳若血的狰狞,如今只变成沉默与沉重。他什么都不剩,只剩下继续向前迈進的冲动。
    晚风掀起他充作外衣的破布,血眼乌鸦贪婪地盯着他虬筋爆起的雄健肌肉,还有那永不会消逝的,代表无尽战斗荣耀的累累伤痕。
    战士的荣耀,不是武器和勋章,而是伤痕。
    只是现在,不再有族人恭敬地奉上食物与烈酒,他必须在夜幕降临前找到一处休息的地方。幸运地,他看到了这座诅咒之镇里仅存的旅店,里面应该会有活人。
    二、女猎魔人:去死吧!

    巫医:Yako mjomba!

    壁橱里的柴火,总能带给无助的人们些许暖意。
    这个旅店里聚集着很多恐惧的人,也带来了一些生气与活力,然而始终带着沉闷与压抑。孤身的人,会想方设法留在这里过夜,只因睡在孤伶伶的家里,连死了都没人知道。你也不知道,哪一天你的邻居就会变成一具腐烂的尸体。宁可焚烧,不能掩埋,人们受够了尸体爬出墓地的折磨,宁愿呼吸这充斥恶臭的空气。
    角落里,停放着几个感染尸毒的镇民,连呻吟也无力,只是等着死亡。一个似乎得了比尸毒更猛烈剧毒的怪人,肌肤黝黑、手脚抽搐,戴着块遮住半个身体的面具,用一种古怪的腔调吟唱着,诡异地行走在病人周围,也不知是在治病救人,还是在下咒害人。
    一个冷艳的女人独坐在另一角落,除了傲人的身段,你感觉不到她任何一点像个正常女人。一双久被仇恨折磨的眼睛,透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冷冷注视着面具怪人装神弄鬼。几个男子畏惧地和她保持着距离,“去死吧!”这三个冰冷的字眼令他们心悸。
    那个怪人,是来自乌姆巴鲁部落、接受过无形之地洗礼的巫医。六天前,陨星坠落,死尸复生,这位擅长操纵亡灵的巫医,就像猎狗一样追踪着亡者和恶魔的气息最先赶来。经他“救治”的伤员,虽然大部分还是死了,但至少尸体不会再爬起来伤人,确实是彻彻底底地死了。
    巫医收集了很多复活的死尸进行研究,自然被随后赶来的女猎魔人当作魔头。许多年之后,幸存的崔斯特姆人将回想起女猎魔人大战巫医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女孩最多不过20岁,她从夕阳余晖的阴影中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巫医暴射出带着弧光的火焰之矢。理论上,一个孱弱的躯体是无法承受如此巨量的弹矢轰击的。然而,随着声尖利的啸叫,一个巨大的巫医虚影凭空诞生,巫医本体却消逝不见。年轻的猎魔人呆住了,她猎杀了众多魔物,却没见过这种诡异场景。
    “Yako mjomba!(非洲斯瓦西里语,直译为:你大爷!)”巫医在远处现身,用大家听不懂的腔调破口大骂,三只淌着尸血的僵尸犬钻出地面直扑猎魔人。言语不通,解释不听,两人好一场恶战。好不容易听镇民的苦苦哀求罢手,周遭已是坑坑洼洼,树倒屋毁。

    三、圣堂骑士:好熟悉的感觉……

    林登: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偷心的贼……

    比炉火更温暖、更光明的,那只有圣光了,所以人们都簇拥在这边。
    圣堂骑士激动地挥着手臂,唾沫横飞地向身边的居民宣扬圣光。虽然灾祸让世人遭受无穷的苦难,让圣堂骑士感到痛心,但他确信这正是发展圣光信徒的好时机。
    于是,带着崇高的使命与荣耀,骑士不畏艰险来到这里,向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送来了圣光的福音。
    只是他的眼里闪着丝困惑,怎么对面那个猥琐男子把玩的护身符如此眼熟呢?竟和自己贴身收藏的极为相似?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种小事的时候,抓紧时间宣扬圣光的教义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这里有国王港过来的人,尤其是女人,绝对会一眼认出这个蓄着漆黑唇须的男子来。
    他是个有名气的男子,画像在各个城门、巷道都能轻易看到,说起他的名字,大家都会很激动:林登!!这个该死的盗贼!
    看来林登也是刚刚进入旅店,还没见识过女猎魔人的危险。所以,他握着那个曾被贴身收藏的护身符,把油滑不羁气质的前一半收敛,露出富有魅力、洋溢真诚的笑容,绅士般坐在这个美丽冷艳、让他心痒难耐的女孩里前,用故作高贵的语调开始搭讪:“美丽的小姐,请允许我送一份礼物给你,以表达我对你的爱慕。”
    “滚开!你这个贼!”猎魔人冷冷说道。
    林登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道:“严格地说,我确实是一个贼,但不是淫贼,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偷心的贼……”
    一把冰冷的驽枪冷不丁顶住了林登的嘴巴,那么迅捷而自然,仿佛它本就在那里一样。
    为了方便逃跑,林登也是玩弓箭枪械的,但绝想不到有人会如此迅速的拿弩枪指着自己。他举起双手,艰涩地笑了笑。他很清楚,只要对面那只小手指轻轻一扣,自己就可以看到下巴爆掉的模样。
    面对这个杀气凛然的女人,他茫然不知所措。
    在这漫长难熬的时刻,野蛮人的到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虽然见惯了死亡与诡异场面的人们早已神经麻木,他们还是被“破”门而入的野蛮人所表现的强大、狂野而震撼。
    包括女猎魔人,她缓缓转过头,盯着野蛮人。林登悄无声息地以最快的身手从弩枪口下消失。
    许多年之后,林登将会向艾莲娜吹嘘起野蛮人与武僧会面的那个遥远的夜晚。

    四、野蛮人:你用什么武器?在哪?

    武僧:吾身即武器。吾志亦武器。

    野蛮人目不他视,直走到吧台,站定。他没有坐上椅子,长期处于潮湿糜腐空气里的椅子是绝承受不了大块头重量的,他有过这种经历,摔得多了,自是不会再坐。
    “酒!!”野蛮人低沉地吼道。
    酒保呆呆望着这个凶蛮而疲惫的巨人,他没见过携带这么多武器的人,浓烈的血腥气也令他畏惧,就像刚从尸山血海里出来一样。酒保艰难吞了吞口水:“没..没有了…很久…就没酒了…”
    在这群魔乱舞的末日,骨瘦如柴的人们,谁还会去浪费宝贵的食物来酿酒呢?
    野蛮人无甚光泽的眼睛更加灰暗,他走过很多地方,越前行物资越匮乏,一个月滴酒未进,他被折磨得要疯掉。
    然而他从未想过后退,战斗早已让前进的执著,刻入他的骨子,熔进他的血液。有一种疯狂的冲动,激励着他更坚定地前行。
    他知道前面有种危险的宿命在等着他。前面是什么?未知的险境,强大的敌军,无数的恶魔……该杀个干干净净,然后痛饮一番,他厌倦了战争,但绝不会回避战斗。
    如今末日源头就在前方,一战不可避免,败则必死,胜亦难生还。野蛮人向来都是带着满腔热血与一条性命展开厮杀的。
    众人还未从野蛮人带来的震撼中清醒过来时,又一个人踏进了旅店大门。
    那个男人看上去不怕冷。他穿的跟乞丐一样,一身橘色的行头,还露出了半个身子。他的脖子上带着一圈念珠。他是个光头,胡子却有一大把。再仔细一看,让人吃了一惊:他的前额有两个红点,一个较大另一个较小。了解这个世界和居民的人应当知道,他是天空寺院的武僧,一位隐秘而又圣洁的战士。
    野蛮人是凶烈的,他则给人平和的力量,让人相信就算天堂塌下来,世人也会安然无恙。
    看到圣光同类的感觉真好,圣堂骑士激动地扒开众人上前致敬,庄严地道:“朋友,一起追寻荣耀吧!”
    “朋友,你的灵魂与我同在。”僧人答道。
    野蛮人注视着这个强壮的僧人,眼睛里闪着热烈并趋于兴奋的光彩。强大的对手,他感觉得到蛰伏在平和表象下的迅猛力量。他沉静地看着这个僧人,挑战的意味很明显。他有种见猎心喜的兴奋。
    他是无情暴虐的嗜血狂人,也是势不可挡的武器大师,更是高贵的的布尔凯索的后裔。他知道如何尊敬一个流淌纯粹力量的对手,他知道怎样激发一个人最强的战力。
    “你用什么武器?在哪?”野蛮人说出今天的第二句话。
    僧人回答很简洁:“吾身即武器。”他抬起头,轻轻拍了下前额:“吾志亦武器。”
    野蛮人大吼一声,猛然拨出了巨斧和大剑。僧人却抢先发动,他用野蛮人从未见过的拳脚招式攻击。
    圣堂骑士很想用圣光教训这个无理无脑的野蛮人,但他毫不怀疑野蛮人巨大沉重的武器会轻易贯穿自己的重甲,还是让更强大的圣光力量制裁他吧……
    酒保痛苦地咕哝了句:这样会害生意变烂啊!
    野蛮人擅长近战搏斗,挥舞武器的速度极快。但武僧出拳速度更快,像一团风盘旋在野蛮人周围。淡淡的白光附在僧人手上,这是神授之力的表现。
    拳脚武器带起呼呼风声,镇民叫苦不迭,抱着头躲得远远的。猎魔人冷冷看着这场龙虎之争,眼睛余光扫过面具下毫无表情的巫医。
    战斗结束得很快。武僧大笑一声,一记回旋踢右脚踏住巨斧,借着庞大的力量高高跃起,穿门而出。野蛮人大声怒吼,击打落空的无力感令他难受,圆睁的怒目冒出丝丝血红。他右脚猛一跺地,震得屋子晃动,随即如巨禽般飞跃门外,堵住武僧的去路。
    武僧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开始诵经。他的脚下涌现一团白光,越来越大。武僧一声大喝,光华放射出来形成奥妙的符文阵笼罩住自己。野蛮人咆哮一声冲过来,却被弹出到酒馆前门的地上。
    野蛮人愤愤地看着淡定的僧人,这只是一次比试,而非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厮杀,他分得清怎样对待敌人和朋友。但每次发力重重击出,总被武僧巧妙地躲开,自己反而有种郁闷吐血的感觉。
野蛮人仰天怒吼,声震数里,仿佛要把数月来流浪的痛楚、满腔的抑郁、无穷的悲愤尽数倾泄出来。众人慌忙捂住耳朵,蛰伏在树林里的血鸦惊慌地扑扇翅膀,歪歪斜斜地逃离这突然充满暴怒的乐园。
五、黑狂君李奥瑞克王:废物!

    他需要证明自己的暴力!他需要发泄自己的暴怒!
    只有敌人,才能承受野蛮人无穷无尽的愤怒,向黑暗中的邪恶倾泄你最原始的愤怒吧!野蛮人怒吼一声,曾经战场上绞肉机般的嗜血狂人此刻复生,战斗的欲望令熊熊的怒火吞噬了他的理智。
    秉着向邪恶最深处战斗的最初意念,野蛮人向远方狂奔而去。那个方向,幽深的天空模糊显出个尖角,是曾经宏伟的崔斯特姆大教堂,埋葬着曾经的统治者李奥瑞克王。
    曾经的美丽土地已经在历史灾难的摧残下永远地改变,现在这里只剩下破败的废墟和萧条的景色,难有生者可栖之处。如今,一股暴烈的战斗气息席卷而来,誓要把这浓厚的黑暗驱散殆尽。
    旅店里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野蛮人就这么暴走了。
    “你们知道那里是崔斯特姆大教堂吧?陨星就坠落在那里。据说,黑狂君李奥瑞克王,复活了。”林登不知何时从何处现身,遥遥望着大教堂尖顶。那处天空,好似有来自天堂的火焰汇聚,织出片奇异的蓝色光幕。
    李奥瑞克王,那个能令小孩止哭的暴君,不甘死亡又来世间做恶,一手导演了这赤地千里的灾难么?那蓝色的光芒又是什么?陨星又做何解释?崔斯特姆大教堂,埋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和宝藏。
    崔斯特姆镇也不过是随贪婪的淘宝热潮而兴起,这座侍奉光明圣光的教堂,早已被过江之鲫般的贪婪淘宝者玷污,终被邪魔趁虚而入。贪婪、渎圣,不正是世人的罪恶么?如今是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只是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众人默然,悄然散去。
    林登眯着眼扫视静立的武僧、猎魔人和圣堂骑士,嘴角不由向上弯起,露出职业的微笑。
    越过旧镇道路,掠过旧镇废墟,踏过教堂花园,雷霆万钧,毫不停留,野蛮人挟卷着暴虐之怒,挥着重燃辉煌的武器,突破密密麻麻的复生死尸的阻挠,如同利刺直插心脏。
    一路上尽是血肉模糊的魔物尸身,直指深深笼罩在黑暗中的大教堂。更多的复生死尸、食腐蝙蝠、食尸虫和骷髅战士蜂拥着追上去。
    透过邪异的面具,巫医死鱼般的双眼闪过莹莹的绿光,似乎看到一团狂飙移动的血腥气雾直扑教堂。“嗬!”他手一招,三只僵尸犬钻出地面,亲热地追随在巫医左右。巫医挥挥惨绿的祭祀刀,摇摇晃晃,远远地缀在后面。
        厚厚的阴霾下,似乎隆隆回荡着黑狂君李奥瑞克王的狂怒:废物!
    六、武僧:林登,你快回去……

    圣堂骑士:他早就回去了……

    林登对崔斯特姆大教堂的宝藏垂涏已久,他是为丰厚报酬而来。风险越大,回报越大,在这点上,林登意志是很坚定的,胆子也是很大的。
    林登花了很多时间游说武僧。
    在这点上他倒是失策了。天空寺院的僧人意志坚定,绝不受他人言语的蛊惑,他若不想去,任林登舌灿莲花也是无法动摇他分毫;他若想去,也不是林登所能阻挡的。
    他还想鼓动下那个诡异的巫医,可是找了几圈却不见其踪影。
    至于那个漂亮的女猎魔人,林登才不会送羊入枪口呢。
    倒是那个一身正气的圣堂骑士,含糊对他说了些对抗邪恶,寻找圣典之类的字眼,就收起了对林登的成见:“感谢你协助我对抗黑暗,与邪恶抗衡是圣堂骑士存在的意义。”
    不能让尸体继续复活,否则大家都难逃一死。僧人一句话向大家阐述了前往大教堂的目的和意义,救人和自救。他带着林登和圣堂骑士连夜攻向崔斯特姆大教堂。
    然而还是迟了。
    他们奔行在一条铺满鲜血和尸身的路径之上。这是那位狂暴的野蛮人留下的,沿途偶有破裂的尸体从树上掉落下来。传说中数量惊人的复生死尸却不见踪影,疾走如风的武僧不由皱起了眉头。
    前方大教堂已经在望,嘈杂的声音打破了这附近一贯的死寂。浓烈的恶魔气息,武僧道:“小心!这里有迪亚波罗的踪迹!”
    穿过教堂花园,一个路口转变,庞然大物的崔斯特姆教堂突兀冒出在众人眼中。
    这是怎样一幅末日的景象?无数的复生死尸聚集把教堂围得水泄不通,一队队食腐蝙蝠乌云般从教堂顶端怪啸着俯冲下来,瞬间布满整个天空。然而这遮天蔽日的魔物根本无法遮挡教堂深处放射出来的熊熊蓝光,似乎有一团来自天堂的烈焰渲染了整个世界。
    只是一瞬间,怪物们放弃了围困教堂,层层向几人扑过来,鬼影重重,望不见尽头。
    僧人大骇,心念电转,瞬间做出决断:“林登,立即回去通知镇民逃离....”回头一看,不见林登身影,“他人呢?”
    圣堂骑士:“他..早就回去了,说是叫援军....”
    林登自是见机得快逃之夭夭搬“救兵”去了。
    林登从小就是个机智的人。小时候父亲问他和哥哥人生追求是什么。哥哥说:金钱和美女。父亲凶狠地打了哥哥的脸。林登机智地说:事业和爱情。父亲赞赏地摸了摸他的头。
这个珍惜生命、热爱享受的盗贼,对危险的嗅觉实在是太敏锐了。
    只是,这个时候谁会是救兵?难道是女猎魔人?
    林登真的“找”到那个女猎魔人了,尽管他不愿意也无法抗拒这个事实……一直追踪他们的女孩,用一种盯着猎物的眼神注视着林登,她的身后是一些悲惨的死尸恶魔。
    那疯狂的眼神,令林登想起最最遥远东方一位被授予“灭绝”称号的疯狂修女。林登丝毫不怀疑他再逃一步,这杀人不眨眼的猎魔人就会让自己尝尝“灭绝”的滋味。所以他沉着地大喝一声:“让开!武僧让我回去通知镇民撤离!敌人太多,他们挡不住多长时间!”心有灵犀的想法,毫无破绽的表演。
    女猎魔人征了征,眼中终露出一丝冷静。
    林登点点头,大步跨出,如飞而去,只留给猎魔人个镇定沉稳的背影。
怪物丛中,武僧取出了武器,冰冷而清越的铿锵聲像神龙般穿透混乱的战场直达天空。他握住了武器,仿佛握住了自己的灵魂:“感受奕塔之怒!”拳如怒涛奔涌不断,方可克敌致胜。稳定、坚固、不懈的防守,只有沉着,看不到绝望,即便无穷无尽的恶魔潮水般掩杀过来,也覆灭不了这黑暗中的仅存的一丝光辉。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已有 1 人评分 收起 理由
北斗天王 + 5 这个有点意思

总评分:  + 5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551

符文:8

2#
本帖最后由 剑气炎 于 2013-5-18 23:15 编辑


2473832_10829413_1331287192458_1024x1024_thumb.jpg



发表于 2013-5-16 15:53:0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81

符文:13

3#
这个不是活动吧
发表于 2013-5-16 17:19:17 |显示全部楼层
http://kr.battle.net/d3/ko/profile/龍戰-3416/hero/25654183

帖子:551

符文:8

4#
明天19号就是玩暗黑3一年的日子了,一年,时间过得好快,什么都变了,什么都没变。明天到不了巅峰100级,估计也写不完这个怪东西了,哎,生活还要继续,继续。
发表于 2013-5-18 23:16:2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6

符文:4

5#
新兵,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3-5-19 09:45:18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0-20 19:3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