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5

符文:6

发表于 2012-7-4 00:56: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马涛 于 2012-7-4 12:25 编辑

1.东征之路


我的职业几乎是普通人都会进而远之-亡灵巫师.虽然我是人类,但每天要做的就是和毒药,死人还有元素生物打交道,没有人喜欢接近我.我也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边除了骷髅兵"咿呀咿呀"的声音外,已经没有活人的气息和声音.


"主人,我们走到岔路口了."火焰巨魔从后面发出几乎没办法辨认的声音.


"嗯....老规矩吧!"我从兜里掏出一个金币,"正面就向右,反面就向左吧!"硬币在空中非常优美的转了一圈,我都看的出神了,甚至不希望它掉下来.可就在它下落的一瞬间,空中闪过一道白影,金币没了!火焰巨魔立刻察觉到了什么,催起身上的火焰,它的个头立刻大了起来,整整是我的2倍,骷髅兵貌似也发觉了,拿起了长刀和盾牌.


"孩儿们...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嘛!"路边的树上分明站着一个人,"一个亡灵巫师要靠硬币决定去路,是不是太可笑了呢?"我的那枚金币也被他在手中把玩着
.
"我想这没必要告诉你!"话音刚落,我立刻抽出腰间的魔杖,射出一个骨矛,骨矛引动附近的空气飞射过去!可就在要打到那位不速之客的时候,他突然用身上的披风把自己一裹,消失在我们所有人的眼球下.当然...如果骷髅兵有眼球的话....


"暗影斗篷....原来是个人类盗贼...."我意识到这个家伙是个以暗杀谋生的家伙,不禁有一些紧张,不过我又随即冷静了下来,挥舞魔杖,在口中念了一个咒语.


"行尸走肉,徘徊无力!"


随着魔杖在手中不断挥舞,从我脚下延伸出一个法阵,在法阵里,从地下伸出无数手臂,只要进来的人,就回被这些地狱来的手臂给抓住,这无疑就是死亡的象征.不出我的所料,我的右边立刻开始显现一个人影,"哎哟!住手!"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今天给你上一课,亡灵巫师的钱不是那么好抢的."我做了一个杀的手势,火焰巨魔开始慢慢的靠近他,骷髅兵也围了上去,我拿出一瓶魔法水,坐在地上准备欣赏血腥的一幕.


"喂!!你是不是要去哈洛加斯!!找布尔凯所!"


"噗!!!"我喷出了口中的魔法水,"停手!"


所有的骷髅兵就跟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我,火焰巨魔回头,用那我听了想打人的声音说:"怎么了主人?"


我走上前,魔杖一挥,地上的法阵都消失了,那个盗贼一下子软在地上,"刚才好险啊~!"


我上前一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找布尔凯所的!"


"嘿嘿...走这条路的...都是去哈洛加斯的~现在这个世道,鬼都知道你这样的人去哈洛加斯干什么~"


我把他放下,突然发现这个盗贼很重,仔细一看...块头还真大...


他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对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埃布埃,是个刺客.我也是要去哈洛加斯参加东征军团的~怎么样?一起吗?"


"盗贼就是盗贼....别用什么花花名字...刺客...哼..."


"你得尊重我的职业嘛!对了,你叫什么?"


我喝了一口魔法水,"我叫布兰登·希特."


哈洛加斯,一个古老的城邦,野蛮人的故乡,那里生活着纯朴好客但又崇尚武力的野蛮人,他们驻守在这里的目的,是随时监视着远古的恶魔,地狱三巨头之一:毁灭之王-巴尔.不知多少年前,赫拉蒂姆族最杰出的法师塔拉夏把巴尔封印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封印的力量减弱了,巴尔从封印中逃了出来,回到他的老巢:毁灭王座-世界之石大殿.由于被封印了太久,巴尔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恢复元气,而这也给了人类准备战斗的时间.


布尔凯索,哈洛加斯人,自从参军以来,南征丛林,西战沙漠,平定冰雪巨人余部,大小三百余战鲜有败绩;后来在鲁高因举行的比武大会上,代表教庭出战,挫骨灰,败血乌,血洗冰拳托克,最后力压以蛮横著称的都瑞尔夺得冠军,名声之盛,一时无俩,年纪轻轻就在北欧的哈洛加斯大会上被公选为野蛮人七大长老之首,地位仅次于圣女,而且被赋予了“不朽之王”的伟大称号。这种荣誉,在整个哈洛加斯的历史上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所有哈洛加斯人,甚至所有的人类,都以出了布尔凯索这样伟大的英雄而感到骄傲。


然而埃布埃口中的东征军团,就是讨伐巴尔的兄长"憎恨领主墨菲斯托"的军团,墨菲斯托想要协助巴尔,他正在筹建一支恶魔军队用来消灭世界之石大殿下的守军-哈洛加斯的野蛮人.可是墨菲斯托不知道,布尔凯所早就察觉了这一点,他给五大陆都发了密函,通知了神圣教廷和库拉斯特王国,当然还有鲁高因的神殿骑士团.准备筹建一支东征军团,在墨菲斯托的军队壮大起来之前,把它消灭.各个职业想要一战成名的好手现在都汇集去了哈洛加斯.而我此行的目的,却不是为了参加东征军团这么简单而已.


"喂,我说你在想什么呢?走不走啊?"埃布埃居然把一个骷髅的脑袋拿了下来在手中把玩,而那个没脑袋的骷髅只能原地乱转.


"规矩一,不准动我的骷髅兵."


"规矩二,不准动我的毒药,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规矩三,不要命令我."


我又喝了一口魔法水,然后装进布兜,准备出发.那个胖胖的盗贼在后面叫着:"规矩规矩~哎....刺客的规矩就是打破规矩."


"我的可不行.死胖子."


"我不是胖!我只是比较丰满!喂!等等我啊!"


我觉得可笑,因为身为亡灵巫师的我,身边居然多了一个会喘气的东西.千万不能让同行看见了....哎...真丢人.






已有 3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haomilo + 10 + 2 喜闻乐见
血脸杀手 + 1 感谢分享
civetcat + 1 再接再厉

总评分:  + 10  符文 + 4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1867

符文:22

2#
靜等下文···············
发表于 2012-7-4 02:25:0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日 晴 有風 地官降下 定人間善惡 有血光 忌遠行 宜誦經解災
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 只要你嘗試過什麽叫嫉妒
人最大的麻煩 即使記性太好
如果什麽都可以忘掉 以後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一個人受到挫折 或多或少會找借口掩飾自己
旗未動 風也未動 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拒絕別人
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 在別人看來是浪費時間 她卻覺得很重要
如果感情可以分勝負的話 我不知道她是否會贏 但是我很清楚 從一開始 我就輸了

帖子:5

符文:6

3#
2.酒馆斗殴


白雪皑皑的哈洛加斯,经过几天的兼程赶路,终于到了这个野蛮人的故乡.不朽之王神殿耸立在哈洛加斯城邦的最高处,两边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还时不时能见到一些异类...比如精灵族,兽人.自从五大陆统一后,所有族群的人都一致对付恶魔的侵略,所以异族可以说是到处可见了.


"喂,你要吃吗?"胖子埃布埃递过来一个苹果.


"你哪来的?你的干粮不是早吃光了吗?"


"嘿,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刚才摊上顺手拿的,吃吧."说着他又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苹果,往自己身上擦了擦就咬了下去.我用手点了一下他嘴里那个苹果,那个苹果立刻腐烂萎缩,吓的胖子马上吐了出来,还一个劲儿的往外呸呸,"该死的!这可是粮食啊!这么浪费!一路上你多给我一口吃的都不愿意!还不许我自给自足啊!"


"我早说过了,除了我自己吃的,没有多余的给活人吃的东西."


"啧啧啧...浪费了啊!多好的苹果!那我们快找间旅馆吧,还有..我知道你是个非常资深的亡灵巫师..可是..这里是集市!让你该死的骨头堆和火胖子消失一会儿行吗!!"


胖子刚回头,发现身后所有的骷髅兵和那火焰巨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一屡青烟和一些焦炭.埃布埃看着眼睛都直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招真酷...."


穿过拥挤的集市,来到一家热火朝天的旅店前,进进出出的人都快把门槛踩破了,里面更是人声鼎沸,笑声,谈话声,还有打架声....


"朗姆酒之家....嘿!这名字我喜欢!我说布兰登,我们就在这歇脚吧!赶紧让我进去喝上一杯!"埃布埃不由分说的把我拉了进去,立刻跑过来一个女招待,"二位是旅行者吧!随便坐吧!要来杯朗姆酒吗?我们这的朗姆酒可是全哈洛加斯最好的!"


"哈哈!那太好了!来两大杯朗姆酒和半只烤羊!"


"没问题~一会就来!"


我拿出了一瓶魔法水,对埃布埃说:"我不喝酒."


"我有说是给你喝的吗?喝你的水吧!"


不一会,半只烤羊就上来了,他如同地狱来的饿死鬼一样,抓起羊腿就啃,边啃边说:"布兰登,真不知道你们亡灵巫师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不喝酒,也不见你怎么吃东西,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乐趣呢?"


"我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风度的盗贼,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么?"


"嗨,有你在我还怕什么呢?我知道你会帮我的喔!"说着他就把他那油腻腻的手伸了过来,我从腰间拔出魔杖敲了一下他的手,"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的法袍!很贵的!死胖子!"


"哎哟!你个小气鬼!不就一个破袍子吗?弄脏了更好!丢了!我给你弄一个更好的来!"


"你懂什么,这是我的父亲留下来的."


"怎么,你老爹也是个亡灵巫师?"埃布埃擦了擦满嘴的油.


"............"没有回答,"吃你的羊吧!"我又喝了一口魔法水.


"对了布兰登,作为同伴,我有个严肃的问题想问你,"胖子打了个嗝儿,"你有钱吗?"


"我唯一的一个金币就是那个被你抢去的.对了!你还没还我!赶紧给我!"


"等等..!!我想我们有麻烦了...你知道,我是个盗贼,兜里从来不揣钱,需要什么动动手就行了,可是现在咱可是在大馆子里啊..没钱付账怎么办!"


"你自己想办法,我可没吃也没喝."我说着就起身想走.谁知道胖子一把拉住我,"你得救救我啊!"我又用魔杖重重的敲了下他的手,"把你该死的脏手拿开!"


"不行!你说什么得帮我啊!"


"哎.."我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刚拿出一瓶魔法水放在桌子上准备喝,只觉得耳后生风,往边上一侧,只听"砰"的一声响,一个小个子砸在了我和埃布埃坐的桌子上.原来那边一桌打架了....一个野蛮人把一个小个子当铅球似的扔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我们的桌子上.


埃布埃看了我一眼,立刻跳了起来,"老板!这帐怎么算啊!还没吃完就掀桌子啦!这钱没法儿付啦!"说完就准备往外面走.


"二位先生,这不符合规矩啊!你们都吃了,得付钱啊!"进门时候的那个女招待拦在了门口.


"桌子都砸了!你怎么就知道我就吃了!"埃布埃开始展现他无赖的一面,宁死也不肯付账.再说,他拿什么付?


"那二位是说什么都不肯付了?"女招待的脸沉了下来,随即拍了拍手,不知从哪窜出来十几个体型健硕的野蛮人,把我们围住了,"搜他们的身!把值钱的给我找出来!"


"怎么着?还想明抢啊!"埃布埃挺了挺腰板.


一个最高大的野蛮人站到了埃布埃面前,摩拳擦掌,把手上的骨头弄的吱嘎作响,"我这双铁拳教训过98个赖账的!加上你们俩正好凑齐100!识相的快点把钱拿出来,要不然..哼哼..你们俩就准备横着出这个门吧!


"哦哟?小样..布兰登,帮我拿着这个!"我接过来一看,是这个胖子随身佩戴的两把武器,一把是水晶剑,一把是匕首,仔细的看了一下那水晶剑上的符文,断定这东西绝非池中之物,估计是这胖子从哪偷来的了.哎...盗贼就是盗贼,我随手那了一张椅子坐下,想看看这个胖子想搞什么花样.只见他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突然一脚踢翻一张桌子,把两个桌子腿给掰了下来,在手里掂了掂,"嗯..这个正好."胖子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我吓到了,他疯了吧...吃饭不给钱还拆人家东西?


"好小子!吃饭赖账还想砸场子了?!弟兄们上!"那个大个子的野蛮人再也按耐不住了,呼的一下跳了起来,直奔埃布埃过去,我心想这下胖子可有苦头吃了,可是下一秒发生的事,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胖子原地一转,"噌"的一下跳了起来,高度简直难以想象,都快撞到房顶了.我不禁感叹...原来盗贼功夫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一个胖的跟猪一样的人可以在空中飞来飞去...胖子在空中"咿呀"大吼一声,手中的桌子腿重重的砸向直扑过来的野蛮人背脊."啪"的一声,野蛮人倒在地上不动了.....两根桌子腿也断了.


"杀人啦!!!!!"女招待跟死了妈一样大吼,我实在受不了,随手对她放了一个失声诅咒,随她怎么张大嘴巴,就是发不出声音来了.


"瞎喊啥呢!人还没死!昏过去而已!"胖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有哪个想上来?"


顿时,旅店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有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动不动.只有被我噤声的那个女招待跟无头苍蝇一样在大堂里转来转去,拼命的掐着自己的喉咙,我看的实在心烦,魔杖一挥,立刻让她昏睡过去.


"嘟唔~~~~~~~~~~~~~~!"突然传来一声悠远的号角声,随之有人大喊,"所有的人快进内城!恶魔攻城了!"


发表于 2012-7-4 05:15:3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

符文:6

4#
3.黄金虎


旅店里的人立刻惊慌失措,连酒鬼们都立刻清醒了起来,争先恐后的跑出酒馆,这下门槛是真的被踩破了,我和埃布埃对看一眼,立刻冲出房子,只见不朽之王神殿中冲出一支武装精良的部队,不同的是并不都由野蛮人组成,各种种族的人都有,甚至看到了,被遗忘者...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亡灵族....随之发现他是这个队伍里唯一一个亡灵,就是在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盯着我看了一眼,而那种眼神,似乎只有死人才读的懂,如同站在冥河的沿岸,河对面死去的人在对你是说:"来吧!兄弟!"


"快,你们!分成三个小队,一组掩护大家撤退,二组注意断后,其他人跟我来!"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在阶梯上大喊.银色铠甲,灰色的头发在随着风乱舞着,那坚毅的眼神,却与这个瘦小的身材格格不入.但是他有条不紊的指挥,使集市上混乱的场面慢慢稳定下来.


"嘿..好威风的家伙啊!人五人六的~!"埃布埃不屑的对我说,还无奈的耸耸肩.


"你们一定是外地来的吧!"一个抽这烟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后面,对我们说:"他是伟大的"不朽之王"布尔凯所的心腹,哈洛加斯皇家卫兵队长,绰号"风之恶魔"的雷德.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只知道他是一个在风很大的日子来到哈洛加斯的,来的时候他披头散发,但是一言不发,当时他浑身沾满鲜血,像一个地狱来的恶魔一样,我们都以为是他受了重伤,谁知道他根本没受伤.不一会风减小了,嘹望塔上的人往下一看,城外的地上全是炎刃魔的尸体."


"炎刃魔?巴尔的精英部队啊!都是他一个人干掉的?"埃布埃张大着嘴,很是不相信.


"呵呵....这就是风之恶魔啊....风中的恶鬼.比地狱的炎刃魔更恐怖的男人啊."说完老头又抽了一口烟.


我和埃布埃面面相觑,还真没想到这个小个字居然这么有来头,"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一个术士吧!"胖子低头问了一下那个老头.


"术士?哈哈!他可没那么简单!他的力量深不可测,没有人见过他动真格是什么样子,因为一般喽啰级别的家伙,连靠近他的可能都没有.火焰,寒冰,闪电,奥术,暗影,都是他的仆从而已啊,他甚至精通剑术,简直是个天才,因为他屡建奇功,深得布尔凯所大人的信任,而后也就担当了皇家卫兵队长的职位.城里的人们也都很信任他,他对人民也很好啊!"


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竟然是这么一号人物,就在我们迷离之际,又是一声号角:"恶魔已经攻到外城的大门口了!!"


我和埃布埃了解了事态的严重,拿起魔杖,在空中不断挥舞,口中念道"死者的信念,亡灵的视野,元素的愤怒,听从我的召唤!"瞬间,从地下爬出了十几个骷髅兵,空气在头顶发生变化,"轰"的一声,火焰巨魔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主人,要准备战斗吗?"


"嗯..也该给你们这些家伙找点事做了."掏了掏耳朵,深吸一口气.可谁知道,我刚做好准备迎接恶魔,皇家卫兵就"呼"的一下把我和埃布埃围了起来.


"异教徒!!!他们是邪恶的异教徒!看看他们的装束和仆从!他们是魔鬼!巴尔的爪牙!"也不知道从哪发出的叫声,把"风之恶魔"雷德的目光也吸引了过来,"嗯...很有意思,一个亡灵巫师跑到了哈洛加斯,据我所知,你们都是独来独往的,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非常不习惯有人在我耳边低语,尤其是这样的声音.


"嘿嘿~有话好好说嘛!我们也是冲着布尔凯所大人的名声来参加东征军团的嘛!自己人啊!"胖子一脸无辜的表情,笑嘻嘻的对雷德说.


"喔?更有意思了,一个是以偷窃和暗杀为生的盗贼,一个则是和死人打交道的亡灵巫师,居然有兴趣参加东征军团?这到很新鲜啊!"雷德大笑了几声.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你们的军队里还不是有个亡灵仔?"埃布埃指了指站在雷德身后的那个被遗忘者,从他的装束看来,无疑是个法师,暗金色的法袍,紫水晶镶嵌的头冠,手里握着一根火红的法杖,深邃的眼睛给人感觉很空洞,但是却有鼓让人退却的杀气.


"肥仔,说话小心点...."那个被遗忘者向前走了几步,以非常沙哑的声音对埃布埃说.


"兄弟~别介意嘛!玩笑玩笑~哈哈!!!"说完胖子就上去想拍那个被遗忘者法师的肩膀.谁知道手还没落下,这位法师身形一晃,用法杖重重的打向埃布埃的手.说时迟,那时快,埃布埃凌空跃起,在半空中消失了,然而下一秒他已经如同死神一样出现在了法师的身后."亡灵仔!不要小看我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埃布埃的手里已经多了两把武器,那是他的佩剑,看来这次胖子是动真格的了.


是绞喉!只见胖子反手持着他的短剑和匕首,刺向法师的脖子,就在刀锋离他的脖子还有0.00001公分的时候,法师微微一震,出现在离埃布埃十码远的地方.


"嘿!亡灵仔!好一个闪现啊!"


"我说过了,说话小心点!"法师口中快速的念着咒语,抬手就是一个大火球直飞埃布埃!这火球不同于普通法师的火球,要大上好几倍,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火系魔法的一大奥义-炎爆术!换作别人,早就慌神了,被这个火球击中的话,估计下辈子就生活不能自理了.可是埃布埃非常冷静,甚至..他的嘴角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火球就要击中他的一霎那,胖子抬手用披风把自己裹住,再次消失在众人的眼下.我知道,他也是用的这招"暗影斗篷"躲过了我的骨矛.如此精彩的战斗,连皇家卫兵都开始纷纷议论,到底谁会是胜利者.法师似乎没有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他低下头,似乎在聆听什么.突然!他向前一跳,一个冰霜新星从他脚下蔓延开来!"啪"的一下!原本消失的埃布埃突然出现了,显然,他是被法师的冰霜新星给打出了原型.


"肥仔,你该减肥了.."法师开始吟唱法术,他手中的蓝色气体开始聚集,直觉再一次告诉我,这是每个盗贼都头疼的法术-寒冰箭.现在埃布埃被冻在原地,如果他还不能逃出来,等待他的恐怕就是在冰窟窿里度过余生了,可是他一点也不挣扎.法师用很短的时间吟唱完,寒冰箭无情的飞向埃布埃,可熟悉的一幕在此上演了,胖子一曲膝盖,腾空跃起,封住他的寒冰尽数碎裂,寒冰箭从他裆下穿过.法师一看不妙,立刻开始吟唱第二支寒冰箭,而胖子借助下落的速度,刀锋直指法师而去,现在完全是拼速度了,先触到对方的,才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


"轰!铛!!!!!!"


生死关头,雷德已经穿插到两人中间,一手捏这埃布埃的手腕,一手压着法师的手,在半秒都不到的时间内,平息了这场争斗.


"够了!"低沉的声音突然洪亮起来,灰色的头发如同群魔一样在风中乱舞,雷德大吼了一声,"现在兵临城下!你们却敌我不分!"


放开了他们两个人的手,雷德再次走到了阶梯的最高处,"这位埃布埃大人,我替我的部下威廉向你道歉,或者我应该叫你,黄金虎."


我突然糊涂了,黄金虎?这是叫谁呢?难道是这个胖子盗贼?怎么也不想老虎啊,老猫到是挺像的!


"哎呀!揭穿了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只是个小人物嘛!"埃布埃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把武器放回腰间.


"曾加过暗杀"痛苦女王"安达里尔的暗杀王者,最后虽然失败,但是是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刺客.虽然体型有点微胖但是身手不输给任何一个盗贼的刺客王者,黄金虎埃布埃.我没有说错吧."


"哈哈!没想到这一群野蛮人住的地方居然卧虎藏龙啊!没错,我就是黄金虎埃布埃,你说的那些都是陈年往事啦~我现在只是一个来参加东征军团的小兵而已,请问雷德大人是否欢迎我和我的朋友呢?"


当胖子说到朋友的时候,我不经冷笑了一下,因为我顿时成了一个有朋友的亡灵巫师......


"黄金虎当然欢迎了,不过我要先为我的法师队长威廉的鲁莽行为道歉."


"没事的啦~大家都平安嘛!"


"不..我的人民正在遭受战火的洗礼,我不能看着他们倒下,我希望你们帮助我,抵抗恶魔的入侵."


"哈哈!义不容辞!"埃布埃兴奋的拍了拍胸脯,无辜的我也被卷入了这场不属于我的战争,拿出魔法水喝了一口...突然,我闻到一股血腥味.


呯的一声巨响!


外城的门终于顶不住恶魔的撞击,恶魔蜂拥而入,皇家卫队立刻拿起了武器,可是在他们面前出现的,却是一个让人胆寒的怪物.....


发表于 2012-7-4 12:24:0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

符文:6

5#
我也算是D2玩儿了五年以上的老人了,对D2太有感情了,后来玩儿魔兽,然后再回归D3,所以说有很多不同人物的参与,大家见谅吧
发表于 2012-7-4 14:50:2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8

符文:2

6#
很不错很不错很不错很不错
发表于 2012-7-4 16:43:5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4

符文:2

7#
所有的骷髅兵就跟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我,火焰巨魔回头,用那我听了想打人的声音说:"怎么了主人?"

发表于 2012-7-5 10:55:0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

符文:6

8#

RE: D2的延续D3的向往 - 东征军团(各种角色乱入)更新至第四话

4.督军的末日


"无知的人类!低下你们的头!对巴尔大人称臣吧!不然,你们就去地狱吧!哈哈!"眼前的巨大绿色怪物,那类似龟甲一样的脊背上充斥着绿色的火焰,他扬起手中的火红的鞭子抽打在地上,地面立刻龟裂延伸.


"这是....督军山克....!"法师队长威廉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大家小心一点他的火焰魔鞭!如果被鞭笞到的话,身体会立刻融化的!"


"安静,威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雷德用手锊了一下在风中飞散的长发,"威廉你先带人们撤退,其余的人去对付冲进外城的炎刃魔,督军山克教给我吧,埃布埃,请你和你的朋友协助我的人守城,不能让一个恶魔进内城!"说完,雷德拔出了腰间的一把符文剑,银色的符文在剑身上熠熠生辉,发出耀眼的白光,同时,拿出一根魔杖,从杖身的龙形雕刻就可以看出,绝对不是拍卖行里的那种便宜货.


"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炎刃魔!杀光所有人!一个不留!"督军山克再次扬起他的鞭子,挥向冲在第一个的雷德,可是飞沙走石之间,雷德已经不见了,我正释放着诅咒和骨矛,并指挥着火焰巨魔和骷髅作战,可是雷德的消失却让我很意外!难道死了?!难道真的被地狱的野火烧了个一干二净?!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凭他可以徒手制止胖子和威廉的争斗,就决不可能就这么完蛋的.


"以不朽之王的名义,你..必须死..."低沉的声音这时却如同恶鬼的催命丧钟一样在督军山克的背后响起,督军山克冷不丁的回头,迎接他的,是一双恶鬼的眼睛."雕虫小技!吓唬谁?!"督军山克想转身再次举起鞭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了一个庞大的火球,与其说是火球,那根本是陨石!半秒都不到的时间,陨石落在了督军山克的头顶,轰隆一声炸裂开来.


"嘿嘿嘿嘿哈哈!!!愚昧的人类啊!我的身体是用地狱熔岩打造!你的小火对我没用啊!"话音刚落,督军山克的抬起了他的魔鞭,可是却怎么也挥不下去........因为他的手已经熔化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暗黑破坏神!救我!"


"即使是18层地狱的火焰,也不能与天堂的烈焰相比."雷德抬起他的剑,"你才是真正的无知."又是轰隆一声,一个比刚才更巨大的陨石降砸向督军山克,这次他的魔鞭再也不能挥舞了,督军的末日,竟然是被烧的连一点渣都不剩.


哗的一下!皇家卫兵爆发出一阵欢呼,"雷德大人万岁!不朽之王万岁!"顷刻之间,军队的士气高涨!


可是我们无法松懈,恶魔的进攻并没有就此停止,反而更加疯狂的扑进外城,我的骷髅兵死伤的差不多了,哎...没脑子的果然不行啊,火焰巨魔一个顶着俩,我则是在抽筋似的的挥舞着魔杖,诅咒,骨矛,毒云,不停的变换着咒语,我逐渐发觉我的法力消耗的太快,可是跟蟑螂一样的炎刃魔根本不给我休息的时间.


一个骷髅兵又倒下了,我和火焰巨魔还有仅存的几个骷髅兵被隔离开了大部队,我开始担心,法力的大量消耗使我挥舞魔杖的手臂如同灌了铅一样,我逐渐抬不起来了.意识.....模糊了,手臂还在机械的挥舞着,该死的!现在真想喝一口魔法水.


迷离之际,我被撞在了地上,刚撑起身来,看见一个炎刃魔舔食着他带血的尖刀在对我奸笑.


"主人!!!"火焰巨魔试图冲过来,可是拦在他面前的两个炎刃魔让他只有招架的份了.


"你去死吧!"炎刃魔发出比火焰巨魔还难听的声音,尖刀已经举过了头顶,我的法力所剩无几,握着魔杖的收已经完全脱力,能做的,就是等待死神的降临....


"为什么....在这战火蔓延的地方会突然这么凉爽,为什么...炎刃魔的刀还没有砍下来...."我脑海中闪过这些,乏力的睁开眼...刚才那个屁颠屁颠的炎刃魔,现在已经成了一座冰雕.一支寒冰箭从我脑袋上飞过,炎刃魔身上的冰又厚了一层,我回头,看见的是站在一个强大的法阵里的威廉,手里的蓝色的光芒不断闪耀着,出手又是一支寒冰箭."快走开!我要施放火球!不要被溅射到!"威廉冲我大喊!可是现在的我一点力气都没有,连撑起身体都很勉强,哪里有力气走?


"嗖!"一支箭从我头上飞过,正中这冰雕,冰雕立刻随成了冰块,那炎刃魔也成了堆冻肉,接着又飞来一排箭矢,把我面前的炎刃魔全变成了箭猪.我很想回头,可倒在地上的我,眼皮已经抬不起来,模糊中我看见一个红衣金发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根怪异的长弓.....




意识....我无法坚持了....






"你小子醒了?"睁开眼就看见胖子在我床头坐着,嘴里不知道在嚼什么东西.我头疼欲裂,觉得天旋地转,"我这是在哪?"


"嘿!还多亏你小子昏倒,我们现在在不朽之王神殿里.哈哈!贵族般的日子啊!"胖子不知道从哪又拿出一串葡萄,吃的正起劲,原来肥肉就是这么练成的.....


"对了,是谁救我的?"虽然我还是头晕的厉害,但还是支撑着站了起来.


"是威廉那个骷髅仔!"胖子吞下几颗葡萄,然后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还有一个非常正点的妞~!"


"妞?"我非常不解的看着他,突然想到那个金发妹子,"哦!!一个射弓箭的!"


"啥玩意儿?看你土的!那是亚马逊女战士!人家在危急时刻出手相助,你是不是要谢谢人家啊~?"胖子非常猥琐的看着我,"我名字都帮你打听到了哦!"我突然非常期待的问他."叫什么名字?"


"维罗尼卡."胖子还在吃,跟个黑洞似的...装填不满.


我起身,穿上法袍,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人家救了我,走,去谢谢她!"


"人家威廉也救了你,你咋不谢他!装吧你就!"


走出了房间,我才愕然发现,不朽之王的神殿果然大的很夸张.




发表于 2012-7-6 09:16:59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1-18 14:2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