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40

符文:209

发表于 2012-6-27 20:35: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孔却 于 2016-6-16 22:24 编辑

请点击只看该作者来阅读更新内容

第一部《天赋神权》已完结,传送门:原罪之战三部曲第一部——天赋神权


为所有忠诚与耐心的粉丝们,庇护之地与你们同在!




序言

这世界因为奈非天的二次来临而被永久的改变了,其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是乌迪西安·乌·戴尔密德,他们种族里最先觉醒的那个人。这位曾经的农夫一度只想过着平凡简单的田园生活,可他最终却身不由己的加速了整个世界的动荡纷争。乌迪西安揭露了有关庇护之地的部分真相,让大众得知当初参与创建它的那些人至今还在为其掌控权纷争不已。人们通过他了解到天使与恶魔之间永无休止的战争,也终于发现它们两者在凡间分别以圣光大教堂与三一神庙示人。


当大教堂与三一神庙同时意识到乌迪西安即将成为它们野心勃勃的计划中的最大威胁时,它们对这农夫用尽了种种伎俩,如果乌迪西安不能成为任他们摆布的傀儡,那最后只有死路一条。当被自己深爱的女人背叛后,乌迪西安变得越来越具威胁性,他开始无视身边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宁愿付出牺牲生命的代价也要努力去打破人们所被强加的桎梏,而他们最后终于相信,这些被压制的天赋本就是他们这个种族与生俱来的。

尽管乌迪西安感觉整个庇护之地的命运都压在了他倦怠的双肩上,但他并不知道还有其他人面对着与自己相同的敌人,而且他们已经为此抗争了好几个世纪,尽管这些人现在对自己的命运已经几近绝望。

乌迪西安对此一无所知,于他来说应该是好事……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是该欢迎他……还是必须干掉他,就像天使与恶魔们同样困惑于此。

摘自《卡兰之书》,第五册,第一页
已有 5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高铁动车侠 + 50 + 5 网站收录
haomilo + 3 喜闻乐见
Bearserker + 10 辛苦!
血脸杀手 + 5 不插队了,这里期待一下!
civetcat + 2 喜闻乐见,加油哦

总评分:  + 60  符文 + 15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240

符文:209

2#
本帖最后由 孔却 于 2016-6-16 22:25 编辑

2.jpg


第一章



整个托拉加城陷入了一片火海。

虽然这里永远都不可能像东方的凯吉那样充满荣耀和威严,但托拉加城仍然以其独特的风貌为其居民乃至途经的朝圣者所称道。在它的西北门内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开放式贸易场,任何一块已知大陆上的商品都可以在这里以合适的价格售出或者买到。在城市中心附近有几座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奇异花园,每一个新来者都会在这些散乱的花园中看到无数令他们瞠目结舌的奇花异草,那种螺旋式向上生长的树木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真正令人震撼的是法萝花,在这种传说中的花朵上,每一片花瓣上都至少拥有十二种不同的明亮颜色,而它的芬芳足以压倒世间一切珍奇的香料。除此之外,无论是在克里托斯竞技场观看角斗,还是在尼若里安赌场赌掉最后一个铜板,都深深吸引着无数的访客,即便王城那些不可一世的暴发户也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可这些传说中的胜地,这些整日里人满为患的乐园,却在如此风雨飘摇的前夜变得空无一人。事实上,平日在一英里开外的丛林中很难观望到这高墙环绕着的托拉加城内到底发生着什么,不过现在多少能看到一些端倪。

托拉加城在燃烧……位于城市最中心的三一神庙燃起了熊熊大火。

三座高耸的三角型建筑所燃起的火光甚至照亮了上方的天空,而宏伟的主建筑看起来应该仅仅次于凯吉王城里的那座。滚滚黑烟从居于首位的那座建筑上升腾而起,那座神庙应该属于三大主神之一的麦菲斯。顶端的巨大红色圆环代表着秩序与爱——看来它的确应该属于麦菲斯的势力范围——只不过这圆环现在已经悬垂到了一侧。当烈火无情的吞噬掉脚下的支撑物后,这钢铁铸就的巨大圆环很容易坠落下来造成无法想象的破坏。当初的设计师肯定没有想到神庙居然会有如此落魄的一天,因此根本没有在圆环之下增加额外的支撑物。

如果说麦菲斯的神庙看来大厦将倾的话,那它右侧的迪亚隆神庙早已经遭受灭顶之灾。象征着决断的公羊头依然高高昂起,但它脚下却是一片瓦砾和废墟。令人稀奇的是,迪亚隆神庙整个上层被抛到了街道上,而这半截神庙上又堆积了大量的石料木头,就好像建筑从内部发生爆炸才导致此种惨状。

就在那些台阶周围聚拢着好几百人,而入口那里的人们则分别身着天蓝色、金黄色与黑色长袍。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大批头带兜帽身穿重甲的和平守护者,他们手里握的不是重剑就是长矛。这些三一神教的忠实信徒正拼命对抗着大群企图冲入神庙的人群,那些人身着农场主甚至寻常农夫的衣衫,看上去应是来自丛林西北部的高地。他们苍白的肤色不仅与神庙那些皮肤黝黑的仆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甚至与身后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上来的人群也截然不同。事实上,这场试图推翻神教的运动主要参与者都是托拉加本地人。到处可见身着红色或者紫色飘逸长袍的人们奔走喝号,他们扎在脑后的标志性黑色长发随着奔跑剧烈摆动。

虽然攻击者手中多半都握有火把,但事实上这附近的大火多数并非他们点燃。没有人敢确定第一处火灾缘何而起,但可以确信大火的燃起一开始对祭司们相当有好处……只是这足以激起任何原本同情三一神教的民众的愤怒。

这怒火催促着乌迪西安不能再有任何延迟,必须马上将神庙拿下。当他第一次将双脚迈进托拉加的时候——他是如此惊异,这城市居然能够容下那么多的人口——他相信自己可以慢慢改变本地居民的看法,至少要让他们支持自己驱逐掉那些神棍及其党羽。但这次可憎的行动——数十名市民和他的部分追随者命丧于此——让农夫的心中不再有任何慈悲与同情。

我本是来教化和改变这里的人民,可他们把所有一切搞得乱七八糟。乌迪西安一边大步向前走去,一边满腹苦痛的想道。

虽然没有看到乌迪西安的到来,但人群却突然分开了。这些人全都接受过他充满神力的触碰——那应该是奈非天之力——因而能够感知到他在附近出现。当感觉到乌迪西安的存在后,众人暂时停止了向前冲击。

到目前为止,他并未号召包围神庙的人们彻底破坏掉它,事实上应该是某些狂热的追随者在发泄他们原始的欲望,比如帕萨人的头领之一卢马思,这曾经的盗贼现在是乌迪西安最疯狂的拥趸。

除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塞拉姆之外,帕萨是第二个目睹乌迪西安展现神迹的地方。可那里并不像戴尔米迪斯之子的故乡一样把他当成谋杀者和残忍怪兽,几乎所有民众都张开双臂欢迎他所赐予的能力,并且对他产生了极其简单与忠诚的信仰。

乌迪西安并没有传说中那些如君临天下的圣者一样高大神圣的形象。他的外形远逊于圣光大教堂的伟大先知,更无法与三一神教的大主教比肩,前者拥有永恒的青春,而且容貌如天使一般完美无瑕,而后者则是满头银发的仁爱长者形象,虽然他的信徒现在正准备迎接乌迪西安将要爆发的怒火。乌迪西安·乌·戴尔密德天生是个在泥泞中讨生活的农夫,粗糙的面容已经被岁月雕刻了皱纹,而宽直的下巴上密布着短短的胡须。艰难的生活锻炼出了他强健的体格,但同样磨砺得他毫不起眼。他沙黄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脖颈旁边,由于今晚的混乱景况,他也不用指望还有心情与时间打理它们。乌迪西安身穿再普通不过的棕色衬衣与裤装,脚下的靴子早已经破烂不堪,他手中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武器,只有一把匕首插在腰带上。事实上农夫也不需要任何武器,他可以非常轻松的从远处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其威力令最强劲的弓弩都相形见绌。

就在此时,一支和平守护者小队突然从台阶上向他冲下来。在他们身后,某个迪亚隆的祭司正在狂妄的发号施令。乌迪西安对这白痴本没有什么特别的痛恨,因为他知道这种家伙早就习惯了躲在安全的后方,偏偏又喜欢高高在上的对手下发号施令。可不管他们是战士还是祭司,都得为这种疯狂而愚蠢的宗教信仰付出代价。

乌迪西安任由这几名和平守护者的武器挥到眼前,可下一秒钟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全部朝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几个家伙落到了台阶的最上沿,骨头撞在石阶上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而另外有人则直直飞向青铜大门,然后全身扭曲着从大门上滑落下来。还有人重重跌落到了两旁正在等待的人群脚下,众人在躲闪之余,同为他们领袖所展现出来的宏威神力爆发出一阵欢呼。

那祭祀旁边的弓箭手伺机向他射出了一箭。在乌迪西安面前,恐怕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举措了,那莽撞的弓箭手令农夫瞬间回忆起自己最惨痛的一段过往。他仿佛又看到自己的朋友阿奇里奥斯在魔鬼路西安面前轰然倒地的情形,那个万恶的魔鬼,它假借大主教的外形创建了三一神教,从而腐化和掌控了一大批人类。阿奇里奥斯射出的那支箭被恶魔强大的意念力控制着回转过来,继而刺穿了自己的咽喉,这一切乌迪西安仍然历历在目。

农夫现在要用同样的手段来回应他们。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利箭突然在空中折返,如流星一般向刚才的方向射去。那弓箭手显然吓呆了……但他并不是乌迪西安的目标。

利箭毫无阻力的穿过祭祀的胸口,就好像一直飞行在空气中一样。它的速度居然越来越快,最后叮的一声插在青铜大门外那象征着麦菲斯教义的圆环上。在乌迪西安的强大意念下,利箭最后射中了圆环中心一只完美无瑕的牛眼雕饰上,锋镝深深刺入了金属之中。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以至于现在众人只看到那祭祀如被狂风扫过的身躯。他最后发出一声喑哑的嘶吼,鲜血从伤处,从口中,如泉水一般喷涌出来。他的表情渐渐变得呆滞……最后扑通一声向前倒去,四肢大张滚向台阶下面,发出一阵令人胆寒的撞击声。

那名弓箭手丢下他的武器,双膝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他惊惶的望着乌迪西安,等待着自己悲惨命运的到来。

死一般的寂静在四周弥漫开来。乌迪西安大步走向面前的敌人,但除了这个吓傻了的弓箭手之外,其他的神庙守护者正在以严明的阵容重新集结。地上几名追随者的鲜血令乌迪西安意识到,这些和平守护者有足够的信心不让一个活口通过大门。

乌迪西安扬起下巴,将一只手放在那双膝跪地意志崩溃的卫兵肩膀上。就在此时,戴尔米迪斯之子突然发出一声如同雷鸣的吼声:“我要饶恕这可怜的家伙……你们看好了,”他的眼神扫过其他和平守护者,“其他人可以跟着你们的大主教下地狱了。”

他的话语让那些全副武装的卫兵相当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乌迪西安杀死了路西安。农夫已经不是第一次留心到这样的反应,看来大主教死亡的讯息还没有传到这些外围的教徒耳中。高阶祭司们显然向自己的信徒隐瞒了所有的事实,不过农夫能够确保真相很快就将大白于天下。

在托拉加,这些都将不是问题。过了今夜,“三一神教”几个字就会变成本地人口中的一句脏话……当然,这最多只是还原了它的本质而已。

他的眼神扫过那些卫兵与祭祀,然后缓缓说道:“你们已经让无辜的民众流了太多鲜血,现在,血债血还的时候到了。”

一名和平守护者突然大声喘息起来,他的咽喉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裂缝……鲜血正从其中狂泻而下。他试图用手堵住这伤口,但谁曾想这只手掌也开始血流不止。他的身体到处都是撕裂的伤口,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剑在他身上到处划过。每条伤口里都涌出大量鲜血。

他周围的人们惊惶失措的向后退去,但最终无人幸免,一个接一个的开始血如泉涌——但伤口并不全然相同——每个人身上都被横七竖八的划满了伤口。鲜血甚至从他们的胸甲和头盔下面喷出来。

第一名和平守护者终于倒了下去,他身下的大理石地板上已经汇集起一个如头颅般大小的深红色水洼。随着他的倒下,其他人一个个扑通倒地……一会儿地上就横七竖八躺倒一大片神庙的守护者。他们所遭受的痛楚要百倍于刚才倒下的那些民众,这也是为了历年来诸多惨遭他们毒手的人们。在乌迪西安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目光之下,他们无人可以幸免。

附近其他各处的和平守护者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后,所有的勇气都瞬间灰飞烟灭。卫兵们的阵型乱作一团,而祭司们也没有胆量再去阻止他们,因为他们同样被这眼前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农夫所展现的惊世骇俗的力量吓傻了。

周围的人群再次发出了海啸一般的咆哮,不过这次是因为马上就要到来的胜利,接着,他们开始继续往台阶上会合。剩下的和平守护者如筛糠一般在原地颤抖,因为乌迪西安已经宣布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不过农夫现在更关心的是躲在神庙内的那些家伙,至于眼前这些小喽啰,他已经不放在心上;真正的威胁来自神庙深处那些高阶祭司,他们直接听命于大主教,因而也应该清楚这邪恶宗教的起源和它最终的目地。

现在三扇大门摆在乌迪西安面前,它们分别在与眼睛平齐的位置雕饰着迪亚隆的公羊,麦菲斯的圆环和巴拉的树叶。刚才他让那支箭射穿守门的祭祀之后,随后飞到了中间这扇大门上,而箭支至今还在微微颤抖。现在他决定要先进入中间的大门,虽然从种种迹象来看他肯定不受欢迎。

大门猛然传出一阵嘎吱声,接着整个都开始摇晃起来,就好像门里就要发生爆炸了。不过最后它还是向后打开了,只是由于扭动过于剧烈,两边的铰链都从石槽里挣脱出来,导致两扇大门歪歪斜斜的倒向了一边。

乌迪西安能感觉到身后跟随着几名信徒,可他不能像命令和平守护者那样一再阻止别人留在自己身边,何况这些人现在都渴望着报仇雪恨。

农夫突然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他知道这是缘于他们的愤怒。当他和弟弟门德恩,他们的朋友塞伦希娅与那些帕萨人于两周前进入托拉加的时候,他们只是一群疲倦到极点的旅人,每看到一处奇异景致都会惊叹不已。乌迪西安仅仅希望能够平静的向那些有兴趣的本地人展示自己能赐予的天赋,但当他刚刚开始有所行动,三一神教的教徒就像一窝毒蛇般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就在他们到达托拉加两天后,大批民众来到集市上围在他身边——起初只是想听听他的故事——托拉加的卫兵突然出现,强行将他的信徒驱赶出了城市,然后将他关押到了某处秘密的所在。他们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但很显然这一切都来自神庙的幕后操纵。

在那一刻之前,乌迪西安还深信托拉加会是帕萨镇的翻版。也许这两个地方真的有许多相似之处,可帕萨镇没有神庙的信徒来骚扰他,是这样吗?在麦菲斯的高阶牧师命令下——那个嗜杀成性的马利克——他的朋友们被残忍的杀害了,而乌迪西安自己也差点被骗到郊外然后束手就擒。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乌迪西安的沉思,他立刻回过头来。

他的两名信徒躺在瓷砖地面上已经没了气息,而另外三人也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一些金属铸成的小星星击中了他们的喉咙、胸口或者身体的其他地方。丧命的那两人都来自帕萨镇,这让那些一路从茂密的丛林追随他来到这里的信徒又减员了两名,这让乌迪西安心中一阵发颤。

乌迪西安做了一个愤怒的手势,这让整个房间都被他的冲击波所笼罩。这次施法实在是恰到好处,一大批刚刚发射出来的金属星星被凝固在了半空——它们显然是由墙上的某些机关所触发的。乌迪西安让大部分暗器落到了地上,但同时控制一部分重新射向它们的机弩,以防止这些东西继续发射暗器。做完这些之后,他立刻大步走向地上的伤者。

这几名垂危的伤者都是托拉加人,其中有一个乌迪西安还非常熟悉。这名叫做杰兹兰·拉辛的年轻人是当时广场上第一个与乌迪西安这灰白皮肤的陌生来客讲话的托拉加人,他出身于附近一个富有的商人家庭。年轻人其实开始对乌迪西安的言论没有真正的兴趣,更不用说接受他的论调了,因为这年轻人对于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新的期望。不过后来他却听得兴意渐浓,当乌迪西安宣布他将向任何有兴趣的托拉加人分享自己的天赋时,杰兹兰立刻就冲了上去。

这垂死的男孩儿抬头看了看眼前朦胧的身影。就如同所有的托拉加人一样,乌迪西安觉得杰兹兰的眼白显得特别明亮与生动。他知道这种错觉是因为后者黝黑的皮肤,但他还是看到了一些醒目的东西。

杰兹兰努力做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张了张口……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乌迪西安终于发现,这年轻人的伤势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能力。

可其他人未必如此。意识到这一点后,乌迪西安轻轻的将杰兹兰的头放在一旁,立刻转身来到另一名伤员旁边,毫不犹豫的将手掌放在对方的前额上。

这个男人发出了一声喘息,然后又迸出一声含混的叫喊,那邪恶的星星立刻从他的伤处弹了出来……那里接着开始愈合了。这托拉加人咧开嘴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乌迪西安立刻接着去救治第三名伤者,那是位女士。当他感觉一切稳妥之后,禁不住又回头看了看杰兹兰的遗体。农夫哀伤的想,我只救活了两个人,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第一个伤者死去而无力回天,这就是我引以为傲的天赋吗……

“他并没有怪你,”门德恩在乌迪西安身后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并未因这场灾难而有半丝的不安,“我们最好搞清楚周围的情况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门德恩比哥哥身材略高一些,而且更善于思考和学习。尽管他同样接受了乌迪西安的触碰,也的确发生了某些转变,但门德恩却显得与他人截然不同。乌迪西安根本感觉不到他身体里有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力量流过,相反的,他能察觉有一团阴影正在门德恩体内渐渐成长,但它应该不是源于什么邪恶的力量。

不管怎样,他现在无法确定弟弟的转变会带来什么好运。

乌迪西安渐渐被弟弟那似乎能洞穿一切的乌黑双眸所烦扰,突然咆哮着说道:“我只知道他和那么多人都死了……不管这是我还是三一神教的错误,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坚持下去了。”

“这不是我想进行的话题——”门德恩只说了这一句,便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乌迪西安径直从他身边穿过去,准备继续直闯这凶险的神庙。环立的追随者们立刻让开一个缺口好让这位领袖向前走去。不管怎样,门德恩都没有打算紧紧跟着哥哥身后,这也充分体现了他对乌迪西安如今地位的尊重,即便他感觉前方肯定有些不妥的东西。

“我已经向你们展示过这些天赋,”当乌迪西安感知到前方隐藏的危险时,他高声向身后的众人说道,“记好了怎么使用它。它存在于你们的生命之中,早就和你们融为一体了。”

就在此时,农夫感觉到它们已经来了。他的脊柱上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心中祈祷着身后的人们千万要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否则这次不知道又要付出多惨重的伤亡呢。

他重新回过头去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们现在已经站到了一座巨大的房间里面,这应该是三一神教集合教众布道讲法的地方。巨大的守护神分别看守着三条通往不同分支教派的道路。巴拉站在左边,手中提着锤子和那个据说包含世间万物生命之源的种子包。迪亚隆立在右首,胸前放着一本所谓的秩序之册。

麦菲斯位于中间……而且永远都会在中间……空空的双手作持杯的样子,动作轻柔得像是正要接过一名无辜的婴儿。

一名刚刚惨遭毒手的婴儿。乌迪西安不由自主的想道。

当这种想法在他脑海中翻腾的时候,三道大门同时打开了,无数身披乌黑铠甲长得稀奇古怪的牛头马面从里面冲了出来,乌迪西安立刻向身后做了一个警告的手势。这些家伙高高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发出嗜血的尖叫声,虽然数目要远逊于乌迪西安的手下,但从它们脸上看不到丝毫惧意。乌迪西安对这些家伙太了解了,它们早就不能被称做人类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被埋进坟墓。乌迪西安突然感觉到身后的信徒有些慌乱,他知道自己需要向众人证明,这些魔虏虽然看起来恐怖无比,但也并非坚不可摧。

可还没等乌迪西安发起攻击,他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芒。农夫发出一声惨叫,重重跌倒在身后信徒的身上。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又一次高估了自己。乌迪西安早该预料到,这些狡猾的祭祀肯定会在这一轮新的进攻中施展其他阴谋诡计。

一个身形庞大的家伙向乌迪西安扑来,幸亏此时一双手把他拉到了旁边,他才得以幸免,可终究还是连着打了好几个转,扑通栽倒在地上。

当他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四周响起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这种深入骨髓的恐怖声响令他浑身发冷。他听到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狂笑,意识到这些恶鬼一样的魔虏已经准备开始痛享这场屠杀的盛宴,而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

乌迪西安起初根本没有想到在托拉加会遭遇三一神教这些食尸鬼一般的仆从。他一直以为这邪恶的族群应该都仅仅在王城的三一神庙附近活动,而上次马利克之所以能够带领那么多魔虏来到帕萨,完全应该是因为大主教对戴尔米迪斯之子的浓厚兴趣。现在乌迪西安怀疑是否每个神庙都拥有可自由支配的魔虏小队,如果这是真的,那可就太糟糕了。那将意味着这世上存在的魔虏数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乌迪西安的双目重新变得有神起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施法跟上形势的变化。太迟了,那三支魔虏小队已经集结到了一块。

他眼前到处是黑压压的魔虏,而其中有一只突然向他急冲过来。

就这家伙的体积而言,它的动作可谓轻灵迅捷。它一把抓住农夫的衣领,将他提到与自己眼睛平行的位置。

这只魔虏双眼的位置毫无悬念的只有两个黑洞,不过乌迪西安知道它们甚至比任何人类的眼睛都要看得更清楚。他在艾森镇长家那场凶险的战斗中已经领教了这些家伙的残忍与强大,对这些带着乌黑头盔的家伙不敢有任何轻视。

“你……就是那家伙……”提着乌迪西安的魔虏咕噜着说道,虽然它极力想要冒充人类的声音,但这基本上是徒劳,“那家伙……”

乌迪西安拼命想要集中意念——可就在此时又有一道白光在他眼前闪过。他重新陷入了致盲的状态。

这魔虏笑得更加刺耳了——接着突然发出了一声奇特的咕噜。他丢开了目不见物的乌迪西安,后者只能在一片茫然中尽量不让自己摔倒在地。

乌迪西安使劲摇了摇头,拼命集中精力去看眼前的一切。世界重新变得清晰了……他看到了塞伦希娅,这位姑娘居然双手紧握着一根长矛,矛尖上正挑着那头魔虏,而她身上根本没有披戴任何装甲。长矛闪烁着令人胆寒的银光,而她的满头黑发无风自飘,就好像已经拥有自主的生命一样。塞伦希娅那双永远迷人的蓝眼睛现在则燃烧着坚毅和果敢的光芒,象牙白的肤色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双唇则因为冷酷的满足感而紧紧抿在一起。当她将长矛死死插进那浑身颤抖的大块头身体里时,乌迪西安相信女孩儿肯定想到了阿奇里奥斯临终的那一刻。她那么多年来一直盼望得到乌迪西安的欢心,直到猎手临死前不久才刚刚爱上他。一想到这点,乌迪西安心中立刻充满了深深的羞愧。

作为最早接受乌迪西安赐予天赋的人之一,塞伦希娅现在已经能够非常轻松的操纵手中的武器。乌迪西安对她接受天赋的低下效率早已习惯,可现在女孩儿居然表现出了如此惊人的力量。

魔虏拼命想要抓住她,原来那狂妄饥渴的大笑现在已经变得像是惶恐不已。塞伦希娅手中的长矛将它逼上了绝路。

她现在的穿著打扮依然像是某个乡村商人的女儿。那简朴宽松的上装和裙子令她看起来不过是托拉加寻常的少女。事实上,从她那飘逸的黑色长发来看,她倒的确像是拥有部分托拉加的血统。塞伦希娅的裙摆松散的拢在腿边,长靴换成了轻便的凉鞋,这让她看起来就更像本地人了。

魔虏拼命的挣扎着,只是那庞大的身躯已经渐渐开始枯萎。只不过几秒之间,他看上去已经离坟墓只有一步之遥,苍白的皮肤下只剩几根骨头还在苦苦支撑。可塞伦希娅仍然死死的叉着它,表情里带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渴望……

“塞莉!”乌迪西安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又用了少年时代对她的昵称,而最近以来他已经不再使用这种称呼。他害怕女孩儿会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他的声音冲破了周围的喧闹……也冲开了她的暴怒。塞伦希娅回头看了他一眼,与此同时,那魔虏也颤抖了一下。一颗泪珠悄悄滑过她的脸庞,那是为阿奇里奥斯写下的伤悲。

她双手一抖,轻松的从敌人身体里将长矛抽出。那全副武装的恶魔就像被松开了线串的木偶一样,骨头和装甲散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塞伦希娅望向乌迪西安的表情充满了轻松与感激。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向女孩儿点点头表示自己的理解,然后抬头去看其他人。

现在他非常担心这里的机关会吞噬掉更多人的生命。这里除了大群的魔虏之外,托拉加人和帕萨人正在不断的涌进来。乌迪西安看到了一张呆滞的面孔,那是来自帕萨的一位妇人,当初他在那里的广场上刚刚治愈了一位小男孩伤残的手臂,这位妇人是他最早的信徒之一。这又唤起了他之前那段苦涩的回忆,那小男孩和他的母亲芭莎太太都在抵抗路西安的战斗中殒命了。小男孩因为那恶魔肆意的施放魔法而不幸罹难,他的母亲——坚强的芭莎太太却因为过度伤心而最终亡故。

那么多血债……他想道。那么多悲惨故事都是因我而起……他们的信仰都是我加诸他们的……

就在此时,大厅里突然变得一片寂静,这让乌迪西安意识到新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魔虏绝不会放过任何入侵者,它们只是路西安豢养的一群行尸走肉,根本没有任何人性可言。它们早已经失去了生命,而且也掠夺了太多人的性命。

塞伦希娅刚才的举动绝对算的上奇迹,但更重要的是,其他人能够从乌迪西安与女孩儿的所作所为中汲取经验,从而更有信心青出于蓝。没有什么单独的武器能够令魔虏惊呼,但当它掌握在乌迪西安手中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一头魔虏被从腰间整齐的斩成两段,那切口是如此整齐,以至于魔虏们应该相信,只要把它拼到一块,它立刻就能重新恢复生机。另一头魔虏则被抛到了远处的麦菲斯神像上,它的尸体就摇摇晃晃的挂在雕像伸出的双手中。更多数量的魔虏横七竖八躺满了整个大厅,它们的惨状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藉此打击效果,乌迪西安希望他那些幸存的伙伴能够树立起信心来。

他突然感觉到死亡临近的气息,整个人似乎都要窒息了。地板上三角形的瓷砖上突然飞溅出乌黑的胆汁……也可能是那些魔虏的血液。这种混合的液体迅速吞噬人们的生命力,他们根本来不及闪避便一命呜呼,更不用说施放那些已经被激活的天赋之力。乌迪西安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逐渐凋零,再次意识到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能力根本复活不了他们。

就在此时,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扭头再次望向门德恩。

他发现弟弟根本没有像那些伙伴一样遭到灭顶之灾,相反的,有两只魔虏正在他面前不停的扭曲颤抖。乌迪西安面对这令人惊奇的景象皱起了眉头,根本搞不清楚弟弟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门德恩抬起头来,根本不去理会眼前快要倒毙的魔虏。他一贯平静的面容现在看起来更加的阴暗了。

“一切还未结束,”他的话听起来完全没有必要,可他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乌迪西安更加紧张起来,“哥哥……这里有不少恶魔。”

他的话音刚落,乌迪西安也感觉到周围有恶魔的存在。这些凶残的魔虏就是恶魔们的杰作……它们是用凡人的血肉拼凑起来的……这一恐怖的事实居然蒙蔽了乌迪西安这么久。

乌迪西安同时感知到了它们的方向……它们正在等待自己上钩。

他曾经面对过路西安之外的恶魔,但任何一头都无法与它比肩。不过,潜在暗处这些未知的家伙居然如此有耐心——寻常的恶魔并不可怕,但这种诡计多端的家伙一般都很难对付——这让乌迪西安心中疑窦丛生。他们非常了解自己,清楚自己真实的能力……

乌迪西安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他立刻低声说道:“门德恩,塞伦希娅,照顾好其他人!任何人不准跟着我!”

他弟弟点了点头,但女孩儿立刻皱起眉头表示反对:“我们决不能让你孤身涉险——”

乌迪西安立刻用眼神制止了她:“我绝不能让阿奇里奥斯的悲剧重演——谁也不许跟着我,尤其是你们俩。”

“乌迪西安——”女孩儿还想争辩什么。

但门德恩却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要再跟他争了,塞伦希娅。必须这么做。”

门德恩从来未曾大胆的触碰过某个女孩,这让乌迪西安颇为讶异,停下来仔细的看着他。但门德恩并未继续说下去,而是继续保持了从前那种沉闷的样子。

虽然他的言论听起来有点神秘,但乌迪西安已经学会了从中找寻真相。“谁都不能跟着我,”他盯着众人再次重复道,“我不希望你们现在就面对恶魔的愤怒。”

乌迪西安希望每个人都能听从自己的命令,但还是害怕有人——尤其是塞伦希娅——会违抗自己的意志。他最终穿过了那道本来应该是迪亚隆的信徒才能进入的大门。就在他进入之后,两扇大门在他身后轰然闭合,就如他所期待的那样。

他已经封闭了通道,至少暂时是这样。门德恩和塞伦希娅会发现破除他的法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他的能力允许,他会一直保持这通往地下洞室的通道不向任何人开放。乌迪西安将独自挑战那些三一神庙真正的头目。

他感觉到那些恶魔离自己更近了,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它们的准确位置。事实上,这些恶心的家伙只是他孤身犯险的原因之一。

乌迪西安突然发现自己可能领悟了门德恩刚才话语里的意思。他和门德恩分别通过各自不同的能力都侦测到了第三方力量的存在,它正在等待着乌迪西安……它的力量要远远超过寻常的高阶祭祀,而且他们俩都非常清楚是谁。

那只可能是莉莉丝。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发表于 2012-6-27 20:39:5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0

符文:209

3#
真是晕死,排版怎么这么费劲呢,所有版式点确认之后都是一团乱。
发表于 2012-6-27 20:42:4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47

符文:33

4#
非常不错,收藏了,
前排感谢,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12-6-28 10:27:01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帖子:701

符文:2

5#
支持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13:23: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5

符文:0

6#
支持楼主,字数字数
发表于 2012-6-28 15:02:3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40

符文:9

7#
感謝樓主...分享...收藏了
发表于 2012-6-28 15:33: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7

符文:0

8#
期待PDF版。。。楼主翻译的很好,看着N舒服
发表于 2012-6-28 15:56:1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25

符文:0

9#
那啥。。。PDF版没有?第一集有的啊。。。
发表于 2012-6-28 21:58:2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0

符文:209

10#
密涅瓦 发表于 2012-6-28 21:58
那啥。。。PDF版没有?第一集有的啊。。。

那啥……两个月后肯定会有的……快也不可能提前很多。
发表于 2012-6-28 23:12:5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40

符文:209

11#
另外,谢谢各位的捧场。翻译是个非常耗费脑力和体力的活儿,而且没有安静的环境根本不出活儿,现在一天能保证三个来小时就不错了。只能争取两三天一更,周末也许会多放一章。

如果只求速度,估计错误率会高得恶心跑很多读者。反正小说已经出来五六年了,各位也不差这点时间,呵呵。

工作,养家,应酬,之外才能坐下来翻点东西,还请各位体谅。
发表于 2012-6-28 23:17: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625

符文:0

12#
孔却 发表于 2012-6-28 23:12
那啥……两个月后肯定会有的……快也不可能提前很多。

好吧。。。我复制文本下来看好了。。。
发表于 2012-6-28 23:19:3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04

符文:2

13#
孔却 发表于 2012-6-28 23:17
另外,谢谢各位的捧场。翻译是个非常耗费脑力和体力的活儿,而且没有安静的环境根本不出活儿,现在一天能保 ...

辛苦了 ~~~~~~~~
发表于 2012-6-29 08:12:4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91

符文:31

14#
先顶过了,一直在等来着,LZ辛苦了!!!
发表于 2012-6-29 11:00:3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38

符文:2

15#
孔却 发表于 2012-6-28 23:17
另外,谢谢各位的捧场。翻译是个非常耗费脑力和体力的活儿,而且没有安静的环境根本不出活儿,现在一天能保 ...

LZ不错,我也在看这部,只不过看英文的也是, 没事上个厕所看哈哈。 翻译貌似蛮有意思的事情,剧情推广面向暗黑粉,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12-6-29 13:36:46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爱玩网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7-10-18 04:2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