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18

符文:0

赶上直播了?LZ辛苦啊
发表于 2012-7-4 17:33:0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8

符文:0

圣光啊!在这张床上值得一战!
发表于 2012-7-4 17:44:5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550

符文:133

看了!必须顶
发表于 2012-7-4 17:45: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59

符文:2

樓主有材啊,MARK
发表于 2012-7-4 20:28:23 |显示全部楼层
头像被屏蔽

帖子:4409

符文:12

有没有起点快餐文啊~“寇马克虎躯一震,祭出一把亮闪闪的乌金长矛,一时间红光漫天”之类……
发表于 2012-7-5 10:13:48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屏蔽

帖子:104

符文:2

兽世界: 2区 莱索恩 部落 左手的传说
文章里的牛头人萨满其实就是我自己啦=w=

发表于 2012-7-5 10:44:3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8

符文:0

LZ继续啊!!

巫女三点妹刚出来,期待她演绎三角恋呢
发表于 2012-7-5 11:33:4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

符文:0

哇塞 - - 好犀利。这个穿越文真不错
发表于 2012-7-6 11:37:0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35

符文:3

给你顶一下~~~~呵呵
发表于 2012-7-6 11:55:26 |显示全部楼层

被盗好了。很桑心。

帖子:135

符文:3

我想说,艾泽拉斯里德善恶更加复杂,猎魔人的头脑还是比较简单的。好像维玛和伊利丹,你又说得上谁是绝对的善与恶呢?穆鲁还会堕落呢---艾泽拉斯太危险了还是会恐惧之地吧。
发表于 2012-7-6 12:00:35 |显示全部楼层

被盗好了。很桑心。

帖子:465

符文:6

猎魔到了艾泽拉斯发现每个人都会放追噬箭
发表于 2012-7-6 12:04:04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Ay, think so still, till experience change thy mind

-said Mephistopheles in Faust

帖子:312

符文:4

MARK等连载······
发表于 2012-7-6 17:14:45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8

符文:0

两天没更新了,太监了?
发表于 2012-7-6 18:23:0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13 寇马可

应付各种偷袭对这个圣殿骑士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但是当寇马可发现这个拿着他的长剑想要杀死他的人居然是赖格时,他的心跳却突然加速起来,脑中的不安与困惑顿时纠缠成了一团。

躲过赖格的一记劈砍后,寇马可便直接抓住了赖格持剑的左手,他用力抓捏但是女孩却没有一点松手的意思。随后他只好一把把她拉到了床上,接着圣殿骑士翻身压在了女孩身上,并把她的双手牢牢按住。

在流畅地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寇马可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寇马可如此迅速的反应让女孩措手不及,不过她始终把手上的长剑抓地死死的,双腿也在不停乱踢。不过她对这个压在她身上的圣殿骑士也压根没什么办法,最终挣扎也渐渐弱了下来。

“你还挺厉害的嘛。”赖格喘着粗气说,“但下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下次?”寇马可不解地说道,“还有,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等等,她好像说过我欠她一条腿什么的,但那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吗?”赖格的声音变得尖厉起来,“你...”

这时房间的老旧木门被推开了,接着一个姑娘走了进来。

圣殿骑士愣住了,好像一支冰锥扎进了心脏。

圣光啊,我该怎么办?寇马可不能放开赖格,因为他不确定这女孩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面前的旅店服务员解释目前这个奇怪的状况。

这时门口的服务员却用慌乱的语气道了声歉接着逃跑似的退出了房间。

卷发女孩刚出去没几步则又像想起什么一样似的跑了回来。呆愣中的寇马可看到她没有捡起那条刚才从她手中滑落的床单,而是伸手将房门一把关上。

“噗,人类真奇怪,”赖格露出轻松的表情并笑了出来,“不就是撞见别人**吗?有什么好跑的。”

“圣光啊,”这句话像是给了寇马可一拳一样,“你...你在说什么啊...这是因为你偷袭我...”

“但是那女孩肯定不这么想吧,”赖格依然笑着说,“而且我现在这样子,人家八成会觉得你是在强暴我吧。”

她说的没错,但是这都是因为她啊!寇马可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跑到脑子里去了,他不知道现在是该丢下赖格跑出去向那个姑娘解释还是先搞清楚赖格杀他的原因。

“而且我下面什么都没穿啊,”赖格的口气变得邪恶起来,“虽然我是无所谓了,但是人类不是很在意这些吗?”

寇马可这才注意到在刚才的打斗中他送给赖格的那件深红色衬衣已经在无意中被掀到了她肚脐的位置。

那么...那么我现在压着的部分,是一丝不挂的?想到这里圣殿骑士便立马松开了手并匆忙地滚下床跌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在发出一串笑声后,赖格坐起了身体对寇马可说道,“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把身体转向了寇马可那边,但双腿却没有合上。在圣殿骑士反应过来时,女孩双腿之间的风景已经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寇马可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而全身的皮肤也都好像着了火似的变得滚烫起来。

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

虽然在了解了圣殿骑士团的真相后寇马可已经不太信任自己的信仰了,但他还是不停地小声念叨着这句话然后转身将视线从赖格的身体上移开。

不过这于事无补,圣殿骑士的下面已经不听话地硬了起来。

我明明受过特殊训练,我不应该对异性起反应啊,不应该啊。的确,虽说寇马可之前也一直对艾瑞娜有好感,可是这种无法抑制的生理反应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猎魔人啊,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我现在还不如死了算了,他心里甚至这样想道。

一阵敌意突然袭来,寇马可抓起了手边的盾牌然后转身挡住了一剑。

“哈哈哈哈,”赖格笑得更大声了,“你脸红了!”

而寇马可这时也快到了极限:“行了!”他吼了出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听到吼声后,赖格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寇马可好像感到了从她那双不大的黑眼睛中所释放出的丝丝寒意。

“没什么,”赖格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就是想看看你的实力罢了。”

说完她便把剑直立起来然后丢给了寇马可。

这个女孩实在是太奇怪了!圣殿骑士伸出手轻松地抓住了剑柄,然后将长剑送回到鞘中。

从见面开始她就一直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接着寇马可要她带路去十字路口时她却领着他来到了这座海边城镇。昨晚要睡觉时寇马可本来是想把床让给赖格的,但是她却用“不习惯睡在床上”这个理由给拒绝了。就在刚才这个黑丫头又整出这一系列让寇马可难堪和不解的事情,现在这个圣殿骑士压根不知道过会出去了之后要怎么向那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年轻服务员解释刚才的情形。

圣光啊,我这是遇见了一个怎样的人啊?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的呼吸声。

“咚,咚。”两声从木门那里传来的闷响打破了僵局。

“请问...”一个饱含羞怯的声音,“你们现在可不可...”

“还废什么话?!”另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紧接着是嗵的一声,寇马可就看到房门猛然被推开,而门口出现了两个身影。

一个是刚才被吓跑的卷发女服务员,另一个则完全是个陌生人。

陌生人是一名女性,不过她的全身除头部以外都被一套漆黑并画着诡异符文的铠甲裹得严严实实。

她脸上的皮肤泛着紫黑色,而在寇马可的印象里只有窒息而死的人才会拥有这种骇人的面孔。

不,不仅如此,寇马可开始快速打量起这名女性。

一对又尖又长的耳朵应该能证明她并不是人类;她的头发通体呈银白色而长度则看起来足以拖到地板上;右半边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躺在耳朵与鼻梁之间;不过最叫人惊讶的是,她脸上那本应是眼球的位置上却只摆着两颗在不停地转动与闪烁着的蓝色光球。

如果要寇马可形容的话,他会说她看上去毫无生气。

“月神在上,”她张嘴发出了略显低沉的声音,“一大早的你们闹什么闹!刚才我正在写东西,你们这一震可好,让笔都跑偏到桌子上去了!整篇报告都得重写了!”

圣光在上,寇马可提高了警惕,她是什么?

“你们知道如果大领主怪罪下来我会有什么后果吗?”她继续用抱怨的语气说道,“姓莫格莱尼的人你可都伤不起。”

“好了,”她用蓝色的眼睛看了看屋内的两人,“如果再让我听到一点响...”

“我们干什么关你毛事,死人头。”赖格打断了她。

寇马可看得很清楚,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本来还坐在床边的赖格就突然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一下子拉到了陌生女子的身边。待他和门口那个卷发少女反应过来时,黑丫头的脖子已经被陌生女子用右手死死地掐住了。赖格不停地用手脚踢打她,但她仍然纹丝不动,看不出情感的蓝色眼睛中正在传出阵阵杀意。

情势的变化让圣殿骑士的心跳与情绪都在不停地波动着,但此时他却已经镇定了不少。

因为他心里升起了一个新的信念:想动黑丫头,就先过我这一关。

紧接着他就拔出长剑冲了过去。
发表于 2012-7-7 16:30:2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4002

符文:2392

支持lz继续~~~对情感的描写挺到位的~~
发表于 2012-7-9 13:47:45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一个怀抱勇敢不计代价  别让我飞  将我温柔豢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