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508

符文:6

91#
DH咋能放下警惕呢。楼主威武,继续follow
发表于 2012-6-16 00:33:5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5

符文:2

92#
Mark 回头接着看
发表于 2012-6-16 07:09:2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4

符文:0

93#
mark一下。
字数你妹。
发表于 2012-6-16 09:32:4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7557

符文:34

94#
lz加油。。字数字数
发表于 2012-6-16 14:13:4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95#
8 寇马可

赛门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看得入神,而寇马可只能靠墙呆坐,盯着炉火旁那个装着自己铠甲和武器的大袋子发呆。

但是这次寇马可的铠甲不是被强行卸下的。

他和面前的兽人术士正身处十字路口的旅馆中,而时间已经是深夜了。

达瑞和阿祖陪同他们的前任酋长去勘察什么元素的异动去了。而在那之前,那个名叫萨尔的萨满证明了寇马可是个从异世界来的人,并吩咐术士先把他带到十字路口并好好款待。

赛门对寇马可的态度好了很多,但是圣殿骑士还是能从兽人的眼中看出他对自己的警惕和鄙夷之意。寇马可轻叹了一口气,我还很不喜欢你这个和恶魔为伍的人呢,他心想。

“帅哥,”饱含娇柔和妩媚的声音,来自于赛门召唤的魅魔,“你一定口渴了吧。”说完魅魔递给寇马可一个巨大的杯子,一股浓烈又略显刺鼻的酒味顿时向寇马可的鼻腔袭来。
  
寇马可之前在晚饭时已经喝过这种莫高雷烈酒了。这种酒产自牛头人居住的地区,味道异常浓烈。刚开始寇马可有些受不了这种烈酒,但是随后他便发现能在贫瘠之地这昼暖夜寒的地方喝上几口这种酒的确不失为幸事。
  
但这个酒杯也太大了吧,寇马可心想,喝不了一半我就得醉趴下。
  
圣殿骑士的视线扫过了魅魔白嫩光滑的大腿,从她调皮的小手中接过了酒杯。
  
“谢谢你......女士。”寇马可双手捧杯喝了一口,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和恶魔坐在一间房里喝酒的时候。
  
魅魔抿起艳红的嘴唇,随后坐在了寇马可身旁,一只手搭在了寇马可的大腿上,“如果你的下面也渴了的话,我也可以帮帮你。”她的手在圣殿骑士的大腿上来回抚弄着。
  
吾以信仰为盾,吾以信仰为盾。寇马可心里那一丝对魅魔的好感在瞬间消失了,但此时他的心跳却已经开始加速。他没有动,继续呆坐着,眼珠不知所措地打着转。

“行了别调戏他了,”兽人的声音及时响起,“我要睡了,你也回去吧。”

寇马可身边的魅魔瞬间消失了,接着他听见了书本被合上所发出的闷响。

他松了口气,接着又喝了一口酒,浓烈的酒精刺得他喉咙有些疼,不过阵阵暖意随后就占领了整个胃部。

“死亡之翼....是恶魔吗?”寇马可这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们对他说过的,死亡之翼是一条妄图毁灭世界的黑色巨龙。

“你脑子里除了恶魔还剩什么?”兽人躺在兽皮毯子上不耐烦地说,“死亡之翼是龙,虽然他干的混蛋事不比燃烧军团的恶魔来得少。”

这个世界真是太奇怪了,这种话竟然出自一个天天和恶魔在一起的术士。

“记得那个叫萨尔的兽人说,那条龙在不久前被打败了。而你们三个都是参与过那场战斗的英雄是吗?”寇马可急忙转换话题,而其实这问题他早就想提出来了。

“是,”赛门注视着天花板回答道,“但说是击杀死亡之翼的英雄,其实整场战斗里,我们连它的面都没见过几次。”

见寇马可没有回答,赛门便继续说:“我们战斗的地方叫做龙眠神殿,在北边那片冻死人的雪地上。当时那里可热闹爆了,部落,联盟,龙眠联军还有数不清的死亡之翼的军队搅在一起打成了一锅粥。我们三个当时都守在神殿的脚下阻挡死亡之翼的军队涌进神殿,因为神殿上的人正在准备一件能杀死死亡之翼的上古武器,而他们不能被打扰到。对了,最后拿着那个武器杀死死亡之翼的人,就是白天我们遇到的那个萨满。”

那个年轻却稳重,待人和善有礼的前任酋长居然是拯救了这个世界的英雄。寇马可的嘴微微张开,惊讶之情已经占领了他的全部思维。

圣殿骑士转而想起了猎魔人。在第一次遇见她时,寇马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日后她竟然会只身击杀了同样想要毁灭世界的迪亚布罗。

“罪恶受到惩罚是应所当然的事,而你们都是英雄。”寇马可看向兽人,坚定地说。

“留着这些废话对死人说吧,我们和酋长是光彩了,死掉的人却只能烂在那片该死的雪地里”兽人侧过身躯,背对着圣殿骑士,“你不只长得像联盟,干的事更像。天天只会说些没用的废话。”

“不过我能活下来也全托一个联盟的福,”赛门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那时一个和我素不相识的矮人战士突然就把我撞飞了老远,我回过神刚想骂人就发现他已经被那个该死的巨人莫卓克踩成一堆肉酱了。”

寇马可见过被恶魔碾成肉酱的人,但他不知道的是,当自己的救命恩人在眼前被碾碎时他会怎么想。

无动于衷吗?不,以前可能会,但现在不会了。我已经不再受那个天杀的骑士团的控制了,而且我还有笔帐要和他们算呢。

“我们这群人其实不只三个,”兽人叹了口气后又说,“本来还应该有两个兽人的,一个战士和一个法师。我们五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而我和那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寇马可大概知道了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我很遗憾。”他说。

“遗憾有啥用,不用安慰我了,战场上死人太正常了。”兽人的声音平稳,寇马可却很轻易地在话中感到了几分悲伤,“伊斯特那家伙和你一样总是嫌我天天和恶魔打交道,结果他在战斗中和他的水元素一起被冲散了,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砍成好几段,我想把他的尸体拼起来却总也找不齐碎片。”

寇马可默默地低下了头,视线转移到大杯子中晃动的酒浆上。

“布克那家伙就太冤了。他是我见过最好的战士,他那天像疯子一样用大斧砍死了不知道多少个敌人。最后他却被一只狗草的暮光龙抓住,然后从天上扔了下来活活摔死。”赛门依然平稳地说,哪怕嘴里带着脏话。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奇形怪状的,但其实我和他们没什么区别。我们都会因为胜利而喝彩,也都会为了亲朋的逝去而叹息。寇马可单手抓住了杯子的握柄,喝了一大口酒。

不过在寇马可突然想起在他刚进入这个小镇时周围人们向他投来的异样眼神以及不友好的表情。

我不知道部落和联盟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我在这里肯定是不受欢迎的,圣殿骑士很清楚这一点。同时他的意识也开始因为酒精而变得模糊。

“对了!”,赛门突然坐起身来,“我还留了一只基尔罗格之眼在酋长身边,我得看看他们现在到哪了。”

他们应该也睡了吧,但因为酒精的缘故寇马可的好奇心变得比平时要旺盛许多。

“能让我也看看吗?”赛门刚准备施法。

兽人停下动作略带厌恶地撇了他一眼,然后说:“过来,手放在我肩上。”

寇马可放下酒杯,坐到了兽人的旁边并听话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随后赛门绿色的双手紧握在一起,而嘴中则在小声念着咒文。

突然,寇马可的视线从温暖的旅馆一下子跳到了黑暗的荒野中。

繁星烁动,月亮的轮廓也很清晰。

视线动了起来,开始向四周环顾。这片区域的杂草长得很旺,而不远处则有一片亮光。寇马可仔细看去,发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帐篷,而一片空地上有许多举着火把的人围着一个高台站着,像是在举行什么集会。

“他们人呢?”寇马可没有看到达瑞他们,“你的眼球不会跟丢了吧。”

“闭嘴笨蛋,”赛门的声音飘到耳边,“你以为为什么他们要我和你一起来这里?萨满能变成幽灵狼而德鲁伊天生就是潜行行家,他们几个做这种侦查的活肯定比我合适。”

视线对着集会的人群停了下来,“他们就在旁边的草丛里,”赛门说,“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在半人马聚集地干什么。”

半人马?这时寇马可才看清,那些举着火把的人其实只有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连着个马的躯体,四只马腿看起来强健有力。

又是种奇怪的生物。虽然寇马可已经在这个世界里见过了几种奇怪的种族与生物,但他此刻还是不住地惊讶了一下。

视线开始慢慢向前移动。而寇马可也注意到旁边看似无人的草丛传来了微微的响动,术士说得没错,他们三个一定都潜伏在这里。

可是意义何在呢?

这时,他看到有两个人被押到了高台上。没错是两个人而不是两个半人马,两人的身影都比较瘦小,可能都是女性。

接着一个身材异常高大,同时身上布满装饰物和油彩的半人马走了高台,开始对着旁边的人群大声说着什么。半人马所喊应该是寇马可能懂的语言,但是风声和距离让他听不见讲话的内容。

一段讲话过后,半人马群中响起了一阵喝彩和呐喊之声。与此同时,寇马可看到有人递给了这个半人马一把和他差不多高的巨斧。

该死,是他们抓住了两个无辜女性并要处决她们吗?圣殿骑士有点气愤地想。

视线晃动了起来,赛门和寇马可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只是视线,整个大地都在晃动。而不远处的的半人马们也开始骚动起来,惊叫和呼喊不绝于耳。

萨尔突然出现在了正前方,他的穿着和见面时无异,而萨满此时正双手高高举起并不断地小幅度挥动着。

大地的震颤还在继续。视线被赛门前移到了前任酋长的右脚下,寇马可这时看到了一头正疯狂向这里奔来的巨熊,而巨熊背上还骑着一个少女。

震颤和混乱中寇马可也知道这只巨熊一定是阿祖,但他看不清少女的脸,他只注意到这个少女有着一头散乱的长发以及裸露的躯体。

转瞬之间阿祖就狂奔到寇马可面前并从他头上踩了过去,而达瑞的身影也紧接着出现。

达瑞跑了几步后就回身伸出左手,紧接着一道明亮的闪电便从他巨大的手掌中射出,而远处则马上传来了几声惨叫。随后牛头人再次迈步奔跑。

等等,达瑞身边有个女性的身影,寇马可突然发现。

这个女性双手被反绑,正在震动的大地上艰难地奔跑着。

黑色的头发,褐色的斗篷,腿上的箭袋,寇马可很熟悉这身打扮。

“是她!”寇马可突然喊了出来,同时视线也回到了旅馆中。

“你瞎喊个什么劲啊。”兽人站起身说。

“是她!”寇马可的激动情绪已经无法按捺。“她就是和我一起掉下来的猎魔人!”

寇马可冲向了炉火,开始手忙脚乱地穿上自己的铠甲。

“不管你怎么说,我一定要去救她。”有点像刚才基尔罗格之眼视线里的大地那样,寇马可的声音略带颤抖。

“神经病。”兽人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法杖,“你以为就你着急?他们跑得再快也跑不过半人马,赶紧收拾好,我去借两匹战狼。”说完兽人快步向屋外走去。

寇马可楞了一下,随后充满感激地望向了兽人匆忙的背影。

“谢谢。”圣殿骑士说道。
发表于 2012-6-18 03:34:4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32

符文:0

96#
CrapTears 发表于 2012-6-18 03:34
8 寇马可

赛门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看得入神,而寇马可只能靠墙呆坐,盯着炉火旁那个装着自己铠甲和武器的大 ...

更啦,妹子再接再厉
发表于 2012-6-18 04:05:2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422

符文:14

97#
马克之,难得的好文。
发表于 2012-6-18 09:34:18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雲淡風輕-3386/hero/716690[/armory]

帖子:180

符文:5

98#
求更新求更新啊撸主
发表于 2012-6-18 09:43:13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cn.battle.net/d3/en/profile/DizzyRogue-523812/hero/19795102[/armory]

帖子:44

符文:0

99#
好文章啊!字数你妹
发表于 2012-6-18 10:35:1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058

符文:0

养肥了慢慢看。。。。
发表于 2012-6-18 10:36:25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us.battle.net/d3/en/profile/beleafs-1275/hero/66872160[/armory]

帖子:31

符文:0

呵呵,半人马找到了黑色灵魂石
发表于 2012-6-18 11:57:2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本帖最后由 CrapTears 于 2012-6-19 14:35 编辑

9. 达瑞

“伙计,今天可全拜托你了。”牛头人萨满在心里对他的科多兽说道。

作为回应,科多兽进一步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不过要比起速度的话,这种壮硕但笨拙的生物完全不是半人马的对手。

达瑞握紧了缰绳,他听到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

在达瑞身后坐着他刚刚救出的那名黑头发,穿着很朴素的人类女性。由于达瑞之前的吩咐,她正用双手紧紧地抓住牛头人的腰带。

还好我穿的不是那条旧腰带,不然我可能就得光着屁股逃命了,达瑞心想。没办法,萨满知道自己的腰围可能比那个人类女性的身高还要长出不少,她是不可能抱牢腰部的。

带着个娇小的人类坐在奔跑的科多兽上不是件轻松事。科多兽天生腿就短,加上贫瘠之地的土地总是凹凸不平,还没跑多久达瑞就被震动弄得头晕眼花,自己那四个胃里的食物也都在不停地翻腾着,好像随时都可能吐出来。

伟大的亲娘元素啊,我宁愿挨上几个酋长的地震术,牛头人绝望地想道。

达瑞的左后方是同样骑着科多兽的阿祖。刚才突袭半人马营地行动中,达瑞他们救出了两名人类女性。除了正坐在达瑞背后的那个以外,另个全身赤裸的少女正骑在阿祖头上,双手抓在两根不长但是足够结实的牛角上。

她不时地向后看去,一头长发狂乱地舞动着。

哪个混蛋给我说人类观念比较保守的?这姑娘连件衣服都不穿就敢在贫瘠之地瞎晃悠,牛头人在刚救出她俩的时候就想吐槽这点了。

牛头人的右边,萨尔骑着一头灰色的战狼和他并排前进着。前任酋长面无表情,但是却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

萨尔酋长的坐骑不是一头叫雪歌的白色战狼吗?牛头人一直对这点有着疑惑但总是忘记去问。

但现在达瑞没时间去想这些无聊小事了,他明白半人马那种族向来都是以野蛮和残暴而闻名的,更别提牛头人和半人马之间一直是世仇关系。现在他们三个明目张胆地从半人马的手中抢走了他们的俘虏,这帮四条腿的疯子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达瑞不理解萨尔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去救这两个人类。虽然作为萨满,达瑞能隐约感觉到这两人都蕴藏着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他更擅长的是操纵着各种元素去战斗。贫瘠之地的元素这几天确实有些不安静,但她们怎么可能是元素异动的原因呢?她们只是两个普通人类女性而已。

好吧,那个不穿衣服的确实有点特别。

“他们正在包围我们!”一个女性的声音突然从阿祖那边传来。

萨满的视力并不如德鲁伊那样犀利,但好在夜晚的原野并不是一片黑暗。借着月光,牛头人勉强能看到他们这个小队伍的东西方都有一排排正在快速窜动的黑影。

“这孩子很不寻常。”另一个低沉冷静的女性声音从达瑞背后传来,同时也说出了他的心声。

“少说话,舌头被咬断可就不好玩了。”达瑞立刻回答。

既然是能拯救世界的萨满,酋长他的话应该不会错吧,达瑞想道。

达瑞还是喜欢称萨尔为酋长,一是因为萨尔当时的确是个好酋长,二是因为牛头人普遍对新酋长没有什么好感。

达瑞虽然容易感情用事而且擅于战斗,不过他和大多数族人一样讨厌战争。

但就算再讨厌,战争也不会绕着你走。

马蹄声和人影都越来越近了。达瑞再次催促科多兽加快速度但是毫无作用,牛头人知道现在的速度已经是科多兽的极限了。

嗖的一声,达瑞看到一支飞箭掠过自己的眼前。

“左边的人开始放箭了。”黑发女性说。

“不用你提醒。”达瑞一边回答一边伸手从科多兽的右侧腹部上取下了自己那面布满钢刺的黑色巨盾。

接着他把盾牌交到左手,然后把长方形的盾牌横着举起,一道巨大的钢铁屏障瞬间遮挡住了科多兽上的二人。盾牌外侧也随即传来了一阵阵箭头碰撞摩擦钢铁的叮当声。

科多兽发出了几声低吼,接着速度就慢了下来。达瑞知道原因,他的盾牌虽大但是想遮挡住整个科多兽却是不可能的事。他的坐骑的左半身上想必已经有许多枝箭插在了上面。

科多兽皮糙肉厚,挨上几箭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半人马的箭头上往往不会是干干净净的。

“你能战斗吗?”达瑞转过头问道。

“可以,这些恶魔必须受到惩罚,”她依然很冷静地说,“战斗开始后你不用顾忌我,我会用它们的鲜血来报答你。”

口气还不小,既然这么厉害怎么还被半人马给抓住了?达瑞转过头微笑着想。

一声凄惨的狼嗥如尖刺般插进了达瑞的右耳,达瑞猛地看去就发现萨尔已经从狼背上摔了下来,一团人影正簇拥着向前任酋长涌去。

而自己科多兽的身躯右侧也被插上了几支箭。

去TM的,老子跟你们拼了。

“没办法了,”达瑞深吸了一口气,拉紧了科多兽的缰绳,巨兽缓缓停下最后瘫在了地上“就当是你欠我的,杀光他们。”

牛头人跃下科多兽的背脊,黑发女性也很配合地跟上了他的脚步。

弓箭的势头弱了很多,达瑞却能感觉到包围圈已经越来越小了。

他们想留活口,看来这帮半人马不那么傻,已经看出我们不是一般人了,牛头人萨满不屑地啧了一声。

达瑞又注意到远处那些闪亮的红点,那是举着火把的半人。果然他们还有更多人在后面,在前面追他们应该只是那些最强壮的战士。

一头巨熊抢先跑到了萨尔身边,阿祖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熊形态。他后面还跟着四五个树人,它们在裸身女孩的身旁围成了一个严密的圆圈来保证她不受伤害。

这家伙运气真好,居然能在逃命的时候遇上一棵适合召唤树人的树。

树人的个头不高,但足以护住中间的女孩。它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插着一些箭,能看出来它们已经出现了有一阵时间了。

“您没事吧?”达瑞也和人类女性跑到了萨尔身边,“他们看样子是倾巢出动了。”

“没事,”前任酋长站起身平静地说,“但是别人借我的狼却死了。”

包围圈越来越小,半人马越聚越多,数百支火把已经将贫瘠之地的夜空染成了暗红色。

“都是我太冲动了。”萨尔叹了口气说,“但是刚才不行动的话就晚了。”

“放心酋长,”阿祖边说边用嘴拔掉了一支插在前爪爪背上的毒箭,并开始施放愈合之术,“死亡之翼都被我们打下来了,还怕几个半人马?不过咱们得动作快点,不然等半人马的德鲁伊跟上来可就不好跑了。”

“嗯。”萨尔的语气恢复平静,“一定要保护好这两位,她们是这次元素异动的关键,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世界可能将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黑发女性沉默不语,而没穿衣服的女孩则在树人圈里蹦着喊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个半..”

半人马群中传出的惊呼声打断了女孩的话语。与此同时一道绿色的光已经投射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达瑞刚抬头,就看到一个绿色的火球正从天而降,没出几秒就轰然坠地。惨叫声也随着爆炸声一起传来。

太及时了兄弟,达瑞的心情激动了起来。

身边的半人马发出了骇人的喊杀声,隆隆地马蹄声顿时响起,无数半人马已经从三个方向向这五个人杀了过来。

达瑞把盾牌抛到旁边,伸手从腰间抽出了两根牛头形状的图腾。他在心中向元素低语了几句,随后便弯腰将图腾深深地插进地面。

两个分别名为土元素和火元素的巨人瞬间出现并冲向了半人马群。

岩石所构成的土元素用庞大的身躯和科多兽般大小的拳头挡住了一群半人马。而那个几乎将夜空照亮的火元素则是用它燃烧的手掌用力一挥,面前的半人马便在瞬间被火焰所吞噬。

另一边阿祖也如同发疯了似的挡在半人马群面前。巨掌不断挥舞,体型不算小的半人马被这个狂暴中的德鲁伊打得满天乱飞。萨尔则召唤出两只巨大的幽魂之狼挡住攻势并不断向半人马群施放闪电链。

达瑞拾起盾牌,抽出巨锤,接着回身用盾挡住了一个侥幸冲过来的半人马的长矛。然后一个大踏步向前跃去最后举起灌注了闪电之力的巨锤狠狠地砸向了半人马的头部。

尸体倒下后,黑发女性跑过来拿起了半人马身上挂着的弓与箭筒。她熟练地搭箭上弦并一箭射中另一个冲来的半人马的脑袋。

这妞挺厉害的嘛。但达瑞没有时间赞叹,他迅速冲到阿祖身边和德鲁伊一起阻挡半人马的攻击。

“不要再杀了!”一声带着哭喊的尖叫,“他们都是我的同胞啊!”

声音来自阿祖召唤的树人中间,但是达瑞正忙于用巨盾抵挡面前半人马的冲撞,无瑕回头看。

同胞?那光屁股丫头在说谁啊?她连自己几条腿都数不清楚了吗?

战场的另一边,在绿色陨石坠落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绿色地狱火巨人已经站立起来,它脚下的半人马正在四处逃窜。

达瑞回过头看见了一个浑身包围着紫黑色的光,并长有翅膀的恶魔正在向这边冲来。半人马纷纷退开,无人敢上前阻挡。而这个恶魔后还跟着一个更大的恶魔,它正在用暗影魔法在惊慌的半人马群中肆意杀戮。

看着两个恶魔,牛头人舒了一口气。明天咱几个可得去好好喝一杯,他心想。

“不要再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达瑞还来不及看过去就已经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撞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牛头人吐出了口中的沙土,却发现自己整个右半身都在剧痛,一时竟无法站立。

不只站立,就连坐起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做不到。

这时达瑞听到了一个响亮又坚定的声音,而他也认得这个声音。

“圣光啊!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发表于 2012-6-19 07:52:2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3

符文:2

进来支持一下。。。写的很不错
发表于 2012-6-19 09:04:3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1

符文:0

人马小妞变成了莉亚?
发表于 2012-6-19 11:16:3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56

符文:1

圣光啊,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发表于 2012-6-19 13:54:53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通,噩梦难度小野暴力杀戮玩命build...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