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95

符文:0

76#
这个必须要顶啊,文采不错啊
发表于 2012-6-13 10:42:1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66

符文:0

77#
mark!等连载,真是好消遣
发表于 2012-6-13 10:53:52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78#
疯了,炼狱A3玩得一肚子火
有卡炼狱屠夫或者比列的朋友可以找我帮你们过=A=
代价嘛,只要帮我顶贴就好【捡节操

点评

神大人  之前有透露以后更新会让各难度首杀都给予首杀掉落,所以我坚决不过boss等更新——反正以前bug去了后做一个任务就保留过进度了  发表于 2012-6-14 01:41
发表于 2012-6-13 18:15:09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79#
话说我觉得这帖子放在酒馆区才对吧> <
刚发的时候有点困,没注意就发到这个区了
版主如果也这样认为就把帖子转到酒馆区吧,谢谢
发表于 2012-6-13 20:39:4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3

符文:0

80#
坐等舔爷登场。。。。。。。。字数
发表于 2012-6-13 20:51:2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81#
6.5 赖格

贫瘠之地向来都是一片荒凉又残酷的土地。

生存的法则在这片土地上显得更加无情,还有无奈。

小动物提防着大动物,大动物提防着食肉动物,食肉动物提防着智慧生物,而智慧生物则是提防着部落,还有最近开始频频出现的联盟。

部落和联盟,这两个名词都被赖格所痛恨着。

赖格这个名字是她慈祥的母亲赐予的。母亲精通通用语和兽人语,而赖格这个词在通用语中就是腿的意思。

腿就是半人马的一切,半人马族群之所以能一时将健壮无比的牛头人逼向绝路完全是拜他们结实又迅捷的下肢所赐。

而部落的人却杀掉了母亲,又把我的腿砍掉了一条,赖格要紧牙关,披散的长发盖住了大半张脸。

半人马社会中的生存规则很简单,不论性别,强者为王。

失去右前腿的赖格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但却把留在族群中当奴隶的资格都丢掉了。

贫瘠之地的阳光炙烤着她的皮肤,还没愈合的伤口剧烈的疼痛着。而她现在只能依靠自己的长矛艰难地行走着,奔驰在这广袤的原野上已经是她不可能再办到的事。

部落的人几乎砍掉了我整条腿,联盟的人又把那条腿吃了,每次想到这些赖格的脸部抽搐起来,眼泪不住地往外流淌着。

我要杀光部落和联盟的所有人,我发誓。

同时赖格也为自己昨天在绿洲边缘的冲动懊悔万分,如果她肯听母亲的话不去偷袭那三个部落的人的话,母亲也就不会死了。

但即使赖格还很年轻,她也明白后悔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名词。

没有之一。

战斗经验不足却又逞强好胜的她被牛头人回身一刀就砍掉了腿。母亲顿时就失去了理智,呼喊着向那个牛头人奔去。

母亲是个为数不多的女性半人马战士,并且是最优秀的战士,赖格一直这么都这么认为。

失去平衡的赖格倒在地上看着发狂的母亲,过度的疼痛和喷涌而出的鲜血已经让她的意识无法集中,但她相信她的母亲能轻松解决掉这三个来自部落的魔鬼。

她相信战斗过后母亲能像平时那样在她的额头上轻吻。

而砍掉她腿的牛头人在一瞬间内变成了一头巨熊并轻松挡住了母亲的长矛。

一旁的兽人术士召唤出的地狱犬则在母亲没有防备时紧紧咬住了她的左后腿,紧跟而来的巨熊举起巨掌拍向了母亲的腹部。

最后,她看到另一个牛头人萨满在念过短暂的咒语后从手中施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翻滚着向着已经无力闪躲的母亲奔去。

母亲在这一击后还活着,但是由于她在火球逼近时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头部。冲击过后,母亲的长矛变成碎片散落了一地,而两只手臂则已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那时和她们母女同行的侦察兵斯派克跑了过来,弯下腰念起了治疗术让赖格的伤口停止出血。随后又将自己的长矛递给了赖格。

“快站起来!”赖格听到斯派克冲着她喊,“快点!用我的长矛站起来!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说完后这名年轻强壮的半人马战士从腰间抽出了长剑奔向了敌人。

那把长剑锋利无比,是他从人类手中抢过来的,他最喜欢炫耀那把剑了,赖格回忆着斯派克。

赖格忍着剧痛用长矛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母亲会在家里等着我的,像平时那样微笑着轻吻我的额头的,她当时这样对自己说。

随后不知道走了有多远,赖格终于碰到了一个半人马的狩猎小队,她便被安全地带回了家。

回到营地,一名德鲁伊长老帮赖格处理了伤口,命总算是保住了。

但是赖格的家已经没了,她的父亲多年前就已死去,而几个回去探查情况的侦察兵带回了她母亲和斯派克的死讯,还有尸体

斯派克的剑断成两截,他自己的腹部则被巨熊一掌划开,赖格看到他的腹腔里的内脏已经所剩无几。

而她母亲的头已经不见了,创口一片焦黑。

肯定是那个萨满,或者是术士!赖格黝黑的脸庞瞬间被泪水所淹没,握紧的拳头狠狠地砸向地了面。

而在赖格还来不及再次发泄自己愤怒与悲伤的时候,部族的可汗走到了她面前。

“失去了腿的半人马没有任何价值,”她记得可汗这样对她说,“但是看在你母亲的份上,你可以有两个选择。”

痛快的死,或者离开族群。

赖格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因为她发誓要为母亲和斯派克复仇,哪怕是作为一个畸形的怪物她也要杀了那个德鲁伊,那个萨满,还有那个术士。

我要用斯派克送给我的长矛刺穿他们的心脏,赖格擦干了眼泪。

赖格离开时全身上下只有一袋水,半袋食物和那把长矛。

当然,还有一颗充满仇恨的心。

赖格走回了绿洲,靠着母亲教她的知识顺着痕迹跟到了那几个人的营地。她靠着夜色慢慢接近了他们,一步一步地。

接近了之后,赖格看到那个砍掉她腿的牛头人正坐在一个火堆前烘烤着什么。

赖格又走近了一点,这时才看清,正在被烈火所侵蚀的正是她那被砍下的大腿。

半人马愣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刚决心再也不哭泣的她无声地抽泣起来。

母亲,这次我不会再轻举妄动了,她心想。

她默默地看着她的腿被撒上香料烤好,然后被另个牛头人举到一个人类面前。

人类开始张嘴咬肉,而赖格的伤口也突然传来了剧痛。

母亲,这次我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然后她转过身向着反方向走去。

我总有一天会报仇的,她用最快的速度一步步走到了距离营地很远的地方。

然后她开始嚎啕大哭,直到失去意识。

现在,赖格已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的路了。她原本以为自己身上的水和食物可以支撑三天,但是现在刚过正午,两个袋子就已经空空如也。

不是赖格太小看这片土地,而是因为她之前都有那个温柔的母亲在呵护着她。

我要报仇,但是我现在要去哪里呢?赖格心中没有数。

不提天上那个永远在对着大地释放热量的火球,她感觉自己持矛的双手也开始变得麻木不已。

有根矛支撑着虽然能够走路,但是这样一直走下去所需的体力也是平时的数倍。

我要报仇。但是赖格也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甚至连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也搞不清楚了。

诶,前面好像有亮光?赖格用手拨开挡住她视线的长发。

前方不远处的地上有什么东西。

赖格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得有力气了,她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走近之后,半人马女孩弯腰看去,顿时心里泛起一阵失望之意。

“什么嘛,就一块破石头。”赖格自言自语道。

没错,只是一块石头而已。

一块黑兮兮,带着很多棱角却没有沾上一点沙土的石头。
发表于 2012-6-14 01:37:55 |显示全部楼层
头像被屏蔽

帖子:4409

符文:12

82#
改成虐文了啊……还好半人马妹子总比野猪人好接受些——虽说后者可能更美味
发表于 2012-6-14 01:46:54 |显示全部楼层
签名被屏蔽

帖子:362

符文:3

83#
LZ写得还不错的说,挺得人物神韵的,我支持一把
发表于 2012-6-14 02:28:4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974

符文:152

84#
支持连载~~~~~~~~~~~~~~
发表于 2012-6-14 08:11:3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31

符文:0

85#
每天一顶,坐等更新~~~
发表于 2012-6-14 10:15:28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86#
喵哈哈,我的这篇坑文上178首页了,谢谢大家支持
发表于 2012-6-14 19:52:5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241

符文:9

87#
回帖在看好习惯~
发表于 2012-6-14 21:52:15 |显示全部楼层
寻基友一起玩,单个SOLO实在枯燥~~][/url]

帖子:344

符文:18

88#
好长马克慢慢看
发表于 2012-6-14 21:59:5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3447

符文:114

89#
弱弱地问一句,能让舔爷出场吗?
发表于 2012-6-14 22:19:2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90#
7. 猎魔人

阳光已经不如正午时分那般强烈,她便取下了斗篷,闭眼享受着气流迎面而来拂过脸颊的奇异感觉,任由黑发与披风在风中随意地飘舞着。

其实她之前体会过这种感觉。但那次是由于掉落,而这次她则是安稳地坐在一只双足飞龙的背上。

不得不承认,在告别了曼科里克后,她的心里就多了几分寂寞。

猎魔人注定孤独,但是她却在旅途中不知不觉地结识了许多朋友。

说是朋友,但其实只是我一厢情愿吧,她心想。

她俯瞰着这片看似宁静的大地。

曼科里克说过,本来整个贫瘠之地都是部落的领土。但是有一条号称要毁灭世界的黑色巨龙却将这片土地撕成了两半。

随后,联盟的人趁虚而入,部落的人奋起还击,这片南贫瘠之地就变得永无宁日了。

而曼科里克又说,在他的心里联盟来与不来都是一样的。他活着的目的就是杀光野猪人,现在只是要顺手再杀几个联盟而已。

兽人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讲述了一下战争的起因,最后还是绕回了野猪人的话题上。

他心中的憎恨可能不亚于我,猎魔人想。

南边是湖泊与沙漠,北边则是群山与森林,听完曼科里克对贫瘠之地周围的描述后猎魔人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

不过曼科里克交给了她一封信,“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把这封信带到北边的一个萨满营地,交给一个叫玛卡的兽人女性。”

有点事干总比漫无目的地游荡要强,她答应了兽人的请求。

现在是休战期,除了要随时小心那些蠢蠢欲动的野猪人外,这片土地看起来还算安宁。

但是在高于常人数倍的观察力下她看到了许多被填平的弹坑与散落的金属碎片,还有已经渗入土地的血液。

显然,战争的痕迹是不会被那么轻易地抹去的。

猎魔人在这片了无生气的土地上走了没多久就找到了曼科里克所说的营地,但是她没有见到那个叫玛卡的女兽人。一个体型高大无比的牛头人女性亲切地向她表达了谢意并答应她会将信件转交给玛卡。

虽然曼科里克有提过牛头人这个种族,但是在亲眼见到面前这个名叫塔乌娜的牛头人萨满后她的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泛起惊讶之意。而且塔乌娜是女性,男性牛头人应该会更高大吧。

“你来自另一个世界?”猎魔人向牛头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我确实能从你身上感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牛头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这里的萨满们在昨天都感受到了从北边传来的元素异动,也许这和你的到来有关。”

南北贫瘠之地之间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巨型裂隙,不过塔乌娜直爽地答应把自己的双足飞龙借给猎魔人以便让她到达北方。

牛头人的双足飞龙像它的主人一样巨大,但猎魔人能感觉到这是种温顺的生物。

“对了,你的名字是?”在她跨上飞龙后,塔乌娜问道。

“莉亚。”猎魔人微笑着回答。

开始飞行后,猎魔人看到脚下的土地渐渐开始显得扭曲而破碎。白骨与秃鹫,破损的战旗与被遗弃的战车开始走进她的视野,战争的痕迹变得越发明显。

这不是我的战争,她想。但是,如果恶魔从她的世界里消失的话,人们会不会也像这样开始自相残杀呢?

猎魔人开始抬头看天,不再管脚下那片几乎被死亡所覆盖的焦土。

终于,战争的痕迹渐渐消失,她看到脚下的土地开始由黄转绿。

绿洲吗?果然,这么大的一片土地上不可能只拥有无边的荒芜。

但是这片绿洲也未免太大了吧。刚才下面还是荒芜的平原,现在就已经是被绿色所覆盖的世界。不过这片绿色虽然显得很突兀却比之前的景色要好得太多了。

她再次抬起头,发现曼科里克和塔乌娜口中的大裂隙已经在不知不觉躺在了于绿洲的尽头。

飞过裂隙的时候,猎魔人向下看去,结果身体竟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裂隙两边的土地带着参差不齐的边缘高高隆起,而中间则是望不到底的深渊。虽然他们说黑龙已死,这个世界已经从他的影响中走出,可是他造成的破坏仍然保留着震人心魄的模样。

深渊的另一边,一定是个像燃烧地狱一样的世界吧,猎魔人想道。

莉亚如果看到这个深渊的话,她会是什么表情呢?她将视线转向了双足飞龙的背部。

裂隙南边的大绿洲没有延伸到北方,这里看起来和南方大部分地方一样都是无尽的荒原。

但是多了不少生气。

飞过裂隙没多远双足飞龙便开始降低飞行高度,最后平稳地落在这片荒原之上。

猎魔人翻身跳下飞龙的背脊,走到飞龙的面前轻抚着它的头部。

“我叫莉亚,谢谢你。”她说。

随后她向后退了几步,双足飞龙低吼了一声后边展翅向南方飞去。

我又该去哪呢?猎魔人边想边迈步向前走去。

她抬起头看了眼太阳,距离黄昏还有段时间。而昨天曼科里克送给了她足够撑过2天的水和一大块腌肉,她现在不用在生存方面的问题上考虑太多。

但是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寇马可然后一起回去呢?

猎魔人的心中除了憎恨与戒律外,余下大部分都是对圣殿骑士的愧疚与自己愚蠢行为的后悔。她知道如果自己当初不干出那样的傻事的话,自己现在应该和一堆朋友一起在宴会中庆祝胜利才对。

自己犯下的错就要自己来补偿,她伸手戴上了斗篷。

“莉亚...”她突然低声自言自语道,“你又在哪里呢?”

“我在这。”

莉亚充满精神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她猛地开始向四周看去。

而除了空中的飞鸟,她在茫茫荒原上看不到任何活物。

就连地上那些枯草看起来也像是死的。

但刚才那是莉亚的声音!不会错的,那一定是莉亚的声音!她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激动不安的情绪已经渗透到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在哪?在哪?在哪?!

她不知道那个声音是从哪里传过来的,只能继续不安地看向四周。但是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不可能有东西能逃出猎魔人的视线。

等一下,枯树,不远外的那棵枯树后有什么。

不会错的,以我的观察力不会看错的,那棵树后有着什么。

但怎么可能是莉亚,她这样想道,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向着枯树走去。

猎魔人边走边安抚自己的情绪,谁都明白不能保持话任何人都别想在这种凶险莫测的环境生存下去。而她终于恢复到平时的状态并走近枯树后,她确定了那里其实没有人的气息。

是我想太多而出现幻听了吧,她轻叹了口气。

不过枯树后虽然没有人,但一定有着什么东西,猎魔人能感觉到。

绕过干枯的树干,猎魔人看到了一块长条形状的黄色岩石。

而令人生疑的是,岩石顶端摆放着一堆杂草,上部套着一块背心状的破布,下部则也围着布条。岩石的周围还有许多杂乱的枯枝。

这一堆杂物,看起来像是个人的形状。如果从远处看来的话会更像。

紧接着猎魔人突然感到了人的气息,她猛地转过身去,一根长矛正迅猛地向她刺来。

她用一个灵巧地闪身躲过矛尖,然后左手敏捷地抓住矛身,于此同时右手从背后抽出手弩对准了来犯者的脸部。

对方是个年轻又身材高挑的女孩,正在用力想试图从猎魔人手中抢回长矛。但是猎魔人感觉到她明显没有足够的力气。

女孩的长发无规则地披散着,同时赤身裸体,浑身堆满了厚厚的灰黄沙土。

“摆下诱饵然后自己趴在沙土中伏击吗?真聪明。”猎魔人看着她说,“不过看来你找错目标了。”

确实是这样,贫瘠之地几乎什么都缺,但绝不会缺沙土。

女孩目露凶光,一边继续用力夺回长矛一边张嘴对着猎魔人大喊:“该死的人类!你们都该死!”

她疯了吗?猎魔人愣了一下。

她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这种场景。

“你们都该死!”

女孩又继续疯狂的呼喊着并握紧长矛向前迈了几步,而猎魔人也由于走神而被迫向后退了几步。

而就在这时,猎魔人感觉到天空有些不对。

女孩也发现了这点,两人同时抬头望去。

天空原本应该是万里无云的才对,但是她们却看见头顶有一大团乌云正在纠结成团。阳光被阻挡,周围瞬间暗了下来。

在猎魔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便有一道落雷从天而降冲着他袭来。

随后她的意识便消失了。
发表于 2012-6-15 06:23:58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