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9

符文:14

发表于 2012-6-10 11:45: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rapTears 于 2012-9-16 17:50 编辑

1楼:第1-2章
3楼:第3章
6楼:第4章
34楼:第5章
73楼:第6章
81楼:第6.5章
90楼:第7章
95楼:第8章
102楼:第9章
108楼:第10章
110楼:第10.5章
113楼:第11章
120楼:第12章
134楼:第13章
136楼:第14章
140楼:第1 5章
142楼:第16章
148楼:第17章
150楼:第17.5章
154楼:第18章
156楼:第19章

写了这么久发现自己还没报TAG
D3:CrapTears#1575 美服 职业:开BUFF才7万秒伤的小猎魔人妹子【=A=
目前进度炼狱第三幕开头,各种被秒才怒而写坑文

魔兽世界: 2区 莱索恩 部落 左手的传说
文章里的牛头人萨满其实就是我自己啦=w=


此文百度贴吧直播链接:http://tieba.baidu.com/p/1649347456
----------------------------------
1. 猎魔人

迪亚布罗的尸体向下坠落着,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

她脚下的地面在不久前还是一副支离破碎的模样,黑泥和鲜血混合而成的污秽几乎爬满了整个天堂。

而在她回过神后,天堂上的一切秽物都已经消失殆尽。万恶之源所带来的的破坏与诅咒仿佛从没有降

临到这片圣洁之地。

乌云与黑烟逐渐散去,随后温暖和煦的阳光便洒在了天堂的每一个角落。

原来天堂是个这么明亮的地方,她想。

“莉亚....”她自言自语道。

作为猎魔人,她的职责很简单:运用自己的憎恨与戒律杀光所有恶魔。而她和她周围的人都知道,她

向来是一名出色的猎手。不,她现在应该说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猎手,因为万恶之源也已经被她所击杀。

猎魔人做事向来不会漫无目的,但她此刻却开始在天堂中漫步了起来。

她的表情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凝重,但其实此刻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在路过的天使向她敬礼致意的

时候她才会停下脚步,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大小天使这时都在忙于各种善后工作。虽然万恶之源已

死,但是被他杀死的无数天使,被他囚禁和污辱的无数圣洁的灵魂还等待着祈祷与解放。

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想去帮忙解放那些被囚禁的灵魂。

但是这不是我擅长的事情,她想,我擅长的只有杀戮和如何不被杀。

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是。

“好好在天堂休息一下吧,想走的时候来找我,我会把你们送回去的。”泰瑞尔对她说完这句话就和

其他天使一起离去了。

他们有他们的职责,而我呢?我的职责已经结束了吗?


“哟,美女。”林顿的声音。

平时,她不太喜欢林顿这个人,因为他为人处事永远一副轻浮和不可一世的样子,更不提面对金银财

宝时他表现出的盗贼本性了。不过,他口才出众,能解决许多她所不擅长的生活中的问题。另一方面

,虽然林顿在弓弩的使用上远不及她这个猎魔人,但也算是个出色的战士。和愣头愣脑的寇马可相比

,林顿这种人更容易存活在这个凶险的世界上。

她停下了脚步,“你还没走吗?天堂里你可偷不走什么东西,天使会像对付迪亚布罗那样把你给扔下去的。”

“哈~!”盗贼笑了一声,“那我就像泰瑞尔一样化作流星砸下去,再引起点什么风波。”

她无趣地看着林顿:“不会有什么风波的,顶多就会产生一摊肉酱和一群寡妇。”

又是几声笑,林顿走近了一点:“咱们都已经赢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没情趣。天堂确实无聊的要命,

但是能有你陪伴一晚的话,就算天使把我扔下去我也没什么抱怨的了。”

她不太想搭理他:“怎么,不只艾瑞娜,奥瑞尔也给你发了好人卡吗?”

“这没办法~”林顿耸了耸肩,“你要理解,一个大天使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然她肯定会接受

我的爱意的。你没发现,自从我们把她救出来后,她一直都对我有好感吗?”

“别做梦了。”她伸手取下了斗篷,乌黑的头发倾泻出来披散在肩膀上,“不过我倒觉得她真对你有

那么点好感,不然她早就把你扔下去了。”

猎魔人很少取下斗篷,林顿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但到最后我才发现,一直和我出生入死的你才是

最迷人的女性,所以你就不要害羞了,请允许我牵起你的手吧。”

如果我是一般女性的话,可能就已经和他牵手走在天堂上了吧,她想。

她从绑在大腿上的箭袋抽出了一支弩箭,丢到了林顿的膝盖上然后落在地面。

“这是什么意思?”盗贼弯腰捡起了弩箭,笑着说,“你是想说你被我一箭穿心了吗?~

“不,”她向前走去,“这是我给你的好人卡。”


天堂的景色其实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虽然绮丽但是看久了就会有种千篇一律的感觉。

找个平台的边缘看看云吧,她边走边想。

这时,正在一座平台的边缘呆站着的寇马可进入了猎魔人的视线中。

她不是个擅长搭话的人,但这次却走了过去:“寇马可。”

“女士,”圣殿骑士回过神来,带着敬畏的语气,“有何吩咐?”

“没,没什么。”她的脑中已经空白了很久。

她觉得自己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一切都结束了,你没去找艾瑞娜吗?”沉默了片刻后她说道,“你是时候表达下自己的心意了吧。”

“吾,吾以信仰为盾..”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寇马可吓了一跳,“居然问这种问题,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

我是怎么了,这种话应该是从林顿那种人嘴里说出才对。猎魔人在刚才开口后便后悔了。

圣殿骑士冷静了下来便开始转移话题:“你以后的打算是什么?万恶之源已死,你还要继续当个猎魔人吗?”

“当然,”她恢复到了平时的语气,“我会继续猎杀恶魔,直到它们从世界上消失。”

“在那之后呢?”寇马可望向远方,“等你杀完所有的恶魔之后呢?”



她愣住了,本来空白的大脑突然被一团团奇怪的思绪所填满。

我的使命就是猎杀恶魔,我的家人,生活全被这些丑陋的生物毁掉了,所以我要毁掉他们。

但在那之后呢?

“本来我也是一个信仰着圣光的狂热者,”寇马可还是望着远方熠熠生辉的云彩,“但直到我遇见了

你,开始了这段冒险后,我才重新认识了自己。”

寇马可转向了猎魔人,语气平缓地对她说:“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你已经拯救了无数生命和灵魂,包

括我的。但你也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信仰不是人生的全部,绝对不是。”

混乱的思绪平静了一些,她说:“一切结束后,我去莉亚的酒馆当个服务员就好了。”

周围的空气陷入了沉静。

我在说什么啊,她想,莉亚已经死了。

那个善良又开朗,那个她想守护的姑娘已经死了,和她的家人朋友战友一样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头疼,头好疼。

寇马可看着她,没有说话,慢慢地坐到了旁边的一节阶梯上。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让这个好女孩承担这一切。

她的头更疼了。

我平时不是自称能完美使用自己心中的憎恨和戒律吗?她想,那就快让我的头疼停下来,我不能为了

一个人的死就这样。

她的头还是很疼。

问题不都是因为莉亚而产生的吗?她想,那我就去找她。

接着猎魔人的身躯失去了平衡,向着平台边缘倒了下去。

好美的云啊,她想着,如果掉下去的话,就能碰到这些云了吧。

“危险!”寇马可的声音。

这下就能离这些云彩更近了呢,也离莉亚更近了。

突然,坠落停止了。

寇马可趴在平台边缘,半个身子悬空,左手死死地抓住平台,而右手则抓住了猎魔人的左手臂。

“你在干什么啊!”寇马可边说边用力把她向上拉。

“去找莉亚。”她脱口而出。

“别傻了,莉亚已经死了,我们...”寇马可深吸一口气,“我们还有许多路没走完,赶快上来。”

她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圣骑士“寇马可,你一定不懂的吧。”

然后她在左臂上施加了自己的憎恨之力,让手臂脱离寇马可的力量。

随后,她成功了,她开始继续下落。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黑发被狂乱的气流吹得直立起来,失重的感觉也让她感到很不适。

但云彩离我更近了,莉亚也近了,她这么想着。


2. 寇马可

水的气味,植物的气味。

寇马可梦见他身处一片植被茂密的绿洲中。但这片绿洲不像卡迪安附近的那些绿洲,充满了死亡的氛围和无数丑陋的恶魔。

这片绿洲阳光明媚,到处留有生命的痕迹。

寇马可躺在这片绿洲中仰望着天空,不时有各式各样的昆虫从他的脸前飞过。
虽然空气很湿润,让圣殿骑士的呼吸有些不适,但寇马可的心情却是平静祥和。

这里真像是天堂啊,他想。

不对,我不是刚从天堂掉下来吗?

寇马可记得那个平日里英勇善战的猎魔人莫名奇妙地从天堂上向下坠去,他试图把她拉上来,最后却随着她一起坠落了下去。

眨了眨眼,动了动手指,他发现自己不是在梦境中。接着寇马可使出了点力气坐了起来,开始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

马上,他就发现自己毫发无伤。

不只毫发无伤,腰间的佩剑,背上的盾牌也都没有遗失。

寇马可站了起来,确认了自己刚才的观察。

然后无尽的疑惑就充满了圣殿骑士的大脑。

这是怎么回事?我从天堂上掉到了一个绿洲中?这是哪里?卡迪安那边的沙漠吗?不,我感觉这里也不像那里,那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时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出现在圣殿骑士面前,那个猎魔人在哪里?

圣殿骑士望了望四周。他已经和她经历过了无数战斗,如果猎魔人也掉落在这附近的话,他应该能够察觉到她的存在。

可惜,寇马可在这片生机盎然的绿洲中并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

寇马可想开口喊,但是在开口的时候他停住了。

真是荒谬,他想。她和我认识了这么久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却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其实不只寇马可,猎魔人身边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因为她说,猎魔人不需要有名字。

稍作观察后,寇马可就在绿洲中发现了一个不小的水池。圣殿骑士的身体此时没有不适,但是看到水池后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喉咙相当干燥。

他走近水池,在看到了几只在岸边晒太阳的乌龟和正在水中畅游的鱼群后便蹲下身体用双手捧起一捧水送入口中。

虽然有点腥味,但是寇马可能保证这片水池还没有被燃烧地狱的恶魔所污染。
喝饱了池塘水后,寇马可又灌满了随身携带的水壶。不过在他准备好继续打探这片绿洲的时候,他听到了来自不远处的响动。

是恶魔吗?寇马可还不能确定这四周的情况,于是迅速地躲到了附近一棵大树后面。

刚才的声响不大,但肯定是因为人为行动而发出的。

寇马可小心翼翼地走到树旁的灌木丛中趴了下来,透过茂密的枝叶观察着水池周围的状况。

没过多久,水池的另一边便出现了一个身影。

不过不是恶魔,但也不是人类。寇马可仔细看去,他发现那是一头体型异常巨大的熊。

呼。圣殿骑士松了口气,是自己太紧张了吧。万恶之源都已经死了,世界上应该不再是那种恶魔遍布的样子了吧。

但紧接着,另两个身影出现在了那头大熊的旁边。

“圣光啊....”寇马可在心中说道。

寇马可在他的战斗经历中已经见过无数恶魔了,而且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在这片绿洲中遇见恶魔的准备。但是他能感觉到远处那几只恶魔不会好对付。

熊左边的恶魔一眼就能看出它的身体异常强壮,而且比它身边的那头熊高出不少。寇马可再仔细一看,又发现这个恶魔身边有什么东西在旋转着,头上则顶着两根长角。

羊头人吗?但看它这体型都可以说是牛头人了,寇马可想。

另外一个恶魔和熊差不多高,全身貌似穿着深色的法袍,看起来不像是个羊头人而像个法力高强的恶魔法师。

这么看来,这头熊也八成是只恶魔吧。

观察完这三只恶魔之后,寇马可决定不和这几只怪物正面冲突。虽然他的实力和战斗经验都不容小视,但独自面对这几只自己闻所未闻的恶魔明显不是明智之举。而且他当下最需要做的事是找到那个猎魔人。

猎魔人。

她和我一同坠落,所以现在理应离我不远。那么她会不会被这三只恶魔或者其他什么邪恶的生物发现呢?

寇马可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杀了它们就行了,他想着,然后握住了佩剑的剑柄。

圣殿骑士突然想起来,这把剑也是猎魔人送给他的。

茂密的植被给寇马可提供了相当多的掩护,他抽出佩剑,小心翼翼地在灌木丛中行走。沉重的铠甲不适合用来潜行,但是和猎魔人在一起的旅程中寇马可经常要和她一起进行这种隐秘式行动。哪怕是全身重铠甲,寇马可也能不露声息地行动,况且这片绿洲并不安静,风声和动物的叫声不绝于耳。

三个恶魔对寇马可来说不算什么,他时常要为了掩护猎魔人而一个人面对几十个恶魔。

并且保证自己活着。

穿着重铠甲还要压低身子穿梭于灌木丛中是件很耗体力的事情,绿洲里的气温不比卡迪安那边低多少。寇马可向前潜行了50码距离后就已然是满头大汗。

不过那三个恶魔已经近在咫尺了。

“圣光啊..”他在心里说道。

距离拉近了之后,寇马可发现这三个恶魔绝对非比寻常。

那个长得像是牛头人的羊头人在近处看来更显得高大,它的背上背着一面相当于正常人家门板大小的盾牌,腰间则别着一把比旁边那头熊的脑袋还要大的巨锤。那个恶魔法师则是一脸绿皮,身上的法袍上尽是扭曲的图案纹理和骷髅头做成的装饰品。

三个恶魔好像在争论些什么,谈话的内容寇马可听不大清楚。不过恶魔间的谈话,就算听清楚了我也听不懂吧,他想。

又前进了一段距离,这已经是潜伏的极限了。

冲出去撞晕那个羊头人,击飞那头熊然后割开恶魔法师的喉咙。

圣殿骑士在心里盘算着这样一个计划。

就这样吧,应该没什么难度,寇马可想。

左边突然传来了异常的声音,寇马可便顺着声响向左边望去。

而他看见的是一个向自己飞扑过来的恶魔。

一个四足行走,全身长满了蠕动着的触须的恶魔。


“伊卡?干什么呢!?”一个声音从三个恶魔那边传来。、

寇马可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而面前这只恶魔却停下了动作。

恶魔身上覆盖着的触须仍在蠕动,但是恶魔没有再前进一步。寇马可和恶魔对视了一会,如果说这个恶魔有眼睛的话,随后恶魔就转身向那三个恶魔的方向走了过去

“有人在那边,”一个很粗又浑浊的声音,寇马可扭头看到那个熊一样的恶魔在说话,“而且好像不是善茬。”

既然被发现了,躲躲藏藏就没有意义了。

寇马可站了起来,面向那边的四个恶魔,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我还以为是什么半人马或者野猪人呢,结果是个联盟啊。”大个子羊头人用浑厚的声音说道,一个圆形的球状物一直在围着它旋转。

“你也是来钓变异鱼的吗?”那头熊让笨重的身体坐了下来,对着寇马可说。

圣光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居然不攻击我?寇马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我的地狱犬吓着你了吧,要不我赔你几条美味风蛇吧。”绿皮恶魔法师笑着说。

圣光啊,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你们不攻击我?”寇马可怀着万分疑惑问道。

“打你妹啊打,你脑袋叫野猪人屁股给夹了是吧,”大个子羊头人掏出了块面包一样的东西放进嘴里,“你是装傻还是真傻?死亡之翼死了,现在联盟部落休战一个月,卡利姆多和东部王国都在搞庆祝活动。你要是动手你就等着脑袋被剁下来送给半人马当球踢吧。”

圣光啊,这个长得像牛头人的羊头人在说些什么啊。寇马可平时虽然读书不多,但也在受训过程中翻阅过不少书籍,而此刻的他,却完全不知道面前的这些恶魔在说些什么。

“算了咱们先钓鱼吧,你还欠我几组增长药剂呢。”绿皮恶魔法师没有理寇马可,开始在随身的背包中翻找东西。

“看给你急的,别人用增长药剂都是打架时候壮声势用的,也就你是在去逛窑子时候欺负小妞用的。”羊头人笑着说,也随即开始在自己的包裹中翻找。

“再瞎说小心我扔你一脸地狱火。”绿皮法师回应。

不能被这几个恶魔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寇马可对自己说。不管我现在在哪,恶魔永远都是恶魔,它们只会带来不幸。

“受死吧!”寇马可大喊一声,握紧长剑向离他最近的羊头人冲了过去。
















点评

神大人  是那个10万dps的dh的话我觉得下个副本boss就是她了……  发表于 2012-6-11 07:46
已有 2 人评分 符文 收起 理由
血脸杀手 + 5 网站收录
*8888 + 20 + 1 写出每个人心中的哈姆雷特

总评分:  + 20  符文 + 6   查看全部评分

帖子:53

符文:2

2#
连载吗?字数字数
发表于 2012-6-10 11:49:46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3#
貌似在原帖上更新会增加阅读难度= =所以我更新就采用回帖的方式了=w=
-------------------------------------------------------------------------------
3. 林顿

“这位英雄,我认得你”街边一个打扮妩媚,操着东方口音的姑娘向林顿靠了过来,“不来我们这里放松一下吗?”

话刚说完,女孩的身体就已经凑了过来,一只手搭上林顿的胸口,“你是打败谎言之王的英雄之一吧。”另一只手则伸向了林顿的下体,“你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找最好的姑娘。”

“对不起,”林顿试图阻止下体继续变硬,“如果是平时我肯定经不住你这种美人的诱惑,但原谅我现在有要事在身。”

林顿没有再理她,加快脚步在人来人往的卡迪安集市中行走着。

要是只有那个呆子圣骑士掉下去的话我TM才不管这事呢,林顿想着,现在我应该呆在个青楼里搂着一大群漂亮妞喝酒才对。

林顿一边抱怨着一边走出了卡迪安的城门。

盗贼还是想不明白,身经百战甚至打败了万恶之源的猎魔人居然会从天堂上掉下去,还顺便带上了个呆子圣殿骑士。虽然猎魔人平时总是对谁都很冷淡的样子,但林顿不知为何总是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吸引。

艾瑞娜有那个呆子惦记着,奥瑞尔是个大天使,莉亚也死了。该死的猎魔人,我身边剩下的好姑娘可就剩你一个了,林顿想。

她对林顿总是一副鄙夷的态度,说话也一直是咄咄逼人的腔调。但其实真正让盗贼打开心结面对自己过去的人,正是这个猎魔人。

沙漠中,林顿停下了脚步,握紧了手里的长弓。

面前有一个沉沦魔挥舞着短刀正向他扑来。这种恶魔本应该是结群出没,但是卡迪安周围区域内的恶魔因为谎言之王的失败而数量大减,但这种落单的低阶恶魔依然随处可见。

盗贼搭上一支箭,拉开了长弓,瞄准了沉沦魔的头。

“亲爱的,你可不能死啊。”他自言自语道,然后松开了正拉紧弓弦的手指

几个钟头前,艾瑞娜在天堂上尝试用自己的法术来感知猎魔人和寇马可的位置。

艾瑞娜用尽了自己的法力,却没有得到多少信息。

但至少知道了他们俩还都活着。

她看到猎魔人正在一片荒芜且了无生机的土地上游走,而圣殿骑士则躺在一片葱郁的绿洲中。

得到这个消息后林顿脑子里顿时就出现了2个地名:旧崔斯特瑞姆和卡迪安。

好在他们在天堂,不然恐怕搜索过程要持续数月之久。林顿直接去找泰瑞尔帮忙,大天使在得知他们的涅法雷姆英雄失踪后便马上帮林顿开启了通向这两地的传送门。

林顿当然是先去了趟旧崔斯特瑞姆,但是除了一地白骨和废墟他什么都没找到。盗贼的观察力是连猎魔人都自愧不如的,如果她在那里的话,林顿就一定能找到她。

现在老子要在这片TM的沙漠里找TM的一个呆货圣殿骑士。

林顿嘴上说看不起寇马可,其实他心里明白。如果旅途中没有寇马可喊着圣光冲锋在前的话,现在天堂可能已经被迪亚布罗给完全污染了。

而且,找到他的话也可能找到一些关于猎魔人下落的线索。

但是这么大一片沙漠,这么多的绿洲,老子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在心里抱怨之后,林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片沙漠中有很多绿洲,当然了,如果你不介意凋零的植被和塞满尸体的池塘的话。

对了,还有一不小心就能把你双腿炸飞的地雷花。

调查了2片绿洲后,林顿就有点受不了了。

沙漠中干旱与炎热并存的极致的气候,四处游荡的零散恶魔还有心急如焚的情绪都在折磨着这个盗贼。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他决心要在自己倒下前把那两个倒霉家伙找出来。

在走出这片绿洲后,林顿感觉远方有个人影闪过。

是错觉吧,他想,人在沙漠里很容易产生错觉。

不,不对,我哪怕再累也不会看错东西。

然后林登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人影出现的方向跑了起来。

等找到那个人影时,林顿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但好在,他刚才看到的不是幻觉,而这个人影也不是什么恶魔。

但同样不是猎魔人或寇马可。

那个女孩好像在一片绿洲中寻找着什么,林顿看得出,她也很焦急。林顿向她的方向走着,女孩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近。

我在干什么?这女孩关我什么事?猎魔人和寇马可才是我改找的人,不是她,林顿想。

离得更近了,林顿已经看清了女孩的着装打扮:黑色的裹胸布,黑色的短裙以及一双黑色的短靴。还有一头和猎魔人一样的黑发,但她的头发更短些,而且看似很随意地扎着四个小辫子。

林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恕我冒昧,小姐。”

女孩转过身,用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看着林顿。

哟,她可真可爱,林顿想。但是盗贼心中同样充满了疑惑,这小丫头穿成这样在沙漠里晃悠不怕被晒死吗?退一步说,不怕遇见恶魔吗?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石头?”小女孩抢先发问。

我哪有时间管你的破石头“请原谅,没有。”林顿看了她一眼接着说,“请问小姐您有在这片沙漠里看到一个装扮奇特的女性或者一名全身重甲的骑士吗?”

“没有。”简短的回答后,女孩转过身接着在地上寻找着。

神啊,我为什么非要跑来找她搭话。

“请问你要找的石头是什么样子?”出于对女性的礼貌,林顿还是这样问道。

“一块黑色的石头,上面有很多的棱角,个头不大不小。”女孩没回头。

林顿心里一个咯噔:“请问你找那块石头有什么用?”

“不知道,”女孩没有回头,“但我知道那块石头是我的东西。”

盗贼沉默了片刻,吞咽了一下口水,问道:“敢问小姐芳名?”

女孩还是没有回头地回答道:“阿兹莫丹。”

点评

DRUG  圣光啊,你看到那个盗贼了么。。。。  发表于 2012-6-13 02:50
发表于 2012-6-11 01:27:2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88

符文:0

4#
LZ想太多了……WOW里的顶级玩家放到D系列里撑死了算个白名怪,神马死亡之翼伊利丹这种丢进去也不过是某章节的BOSS而已,根本不够看啊
发表于 2012-6-11 01:36:20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065

符文:88

5#
连载???楼主别怪我插楼啊  支持楼主啊

点评

Sinsky  看到你的头像,我走不动路了。。。  发表于 2012-6-11 08:14
发表于 2012-6-11 01:38:31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9

符文:14

6#
4. 猎魔人

她仰着头,看着满天星辰。

天色早已黑了下来,但猎魔人没有一丝睡意。

她呆坐在火堆旁,无神的双眼盯着跳动的火焰。

不过她对面的曼科里克看不到她的眼神,因为她像平时那样戴着斗篷。

兽人,果然名副其实,她想着。

在她被一群长着野猪脑袋的恶魔围攻时,这个身背战旗,手持大刀又异常强壮的兽人冲了过来,砍瓜切菜一般把围攻猎魔人的恶魔尽数杀死。

她开始以为这个兽人也是恶魔。但是她随即发现,这个兽人的眼中和她一样,充满了无尽的憎恨却没有恶魔那种与生俱来的残忍气息。

而且,这个兽人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走吧,”这是兽人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换在平时,我会把你连同这些恶心的野猪人一起收拾掉。“

我到底是在哪里啊?猎魔人的脑中一团混沌。

她只记得自己从天堂上跌落下来。

她醒来时虽然毫发无伤,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散发着不详气氛的荆棘迷宫当中。到处都是刺人的荆棘,断肢和煮着人类内脏的大锅,还有一群长着野猪头的恶魔。

好在猎魔人最不惧怕的就是恶魔与战斗。

其实即使曼科里克不出现,她也能轻松杀光所有围攻他的野猪人。

但是让她感到困惑的是,这个在刚出现时还被她当成恶魔的兽人却让她不安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你先睡吧,我会注意着四周的。”曼科里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而她注意到,那面画着符号的战旗还在兽人的背后插着。

我当时为什么会上去和他搭话呢?猎魔人将身体后仰,靠在了身后的巨石上。

当时,她叫住了兽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并向他询问她现在身处何处。

我为什么要相信这个看上去像恶魔一样的人呢?她还是想不明白。

“从天堂上掉下来的涅法雷姆?职业是猎魔人?”兽人面无表情但口气中带着不解,“联盟这是在搞什么花招?”

“我不知道什么是联盟,我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猎魔人不属于任何组织。”她回答。

兽人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了一会,说:“你不像是在说谎。”
然后兽人掏出了一片破布开始擦拭大刀上的血迹,“你应该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吧,和我们这些兽人一样。”

直到那时,猎魔人才确认面前这个绿色生物名为兽人而不是恶魔。


“天色不早了,”兽人仍然面无表情,“我今晚在野外过夜,你也一起来吧。”

猎魔人犹豫了一下。

“夜晚的贫瘠之地可比白天凶险百倍。”兽人丢掉沾满血的布片转身走去。

猎魔人这次没有犹豫,跟了上去。

因为我还不能死,而且我相信他。

他们的营地选在一块巨石旁,而曼科里克说,在贫瘠之地上宿营能有一块巨石挡挡风就已经不错了。靠近野猪人营地的地方虽然环境要好得多,但舒适的代价则将是两颗头颅。

生好火后,曼科里克递给了她一壶水,一大块硬面包和一块看起来已经被人咬过的腌肉。

这顿晚餐一点都算不上美味,但她吃得很安心。

“我所在的世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恶魔,到处都是被毁坏的村子和被残忍杀害的人。”吃饭时她这么介绍自己的世界,“虽然也有些繁华的都市和幸福的人们,但大多数人心中都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燃烧地狱的阴影无时不刻地折磨着每一个人。”

“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兽人撕下一块腌肉,送入嘴中,“这里的恶魔不是太多,但我的一生却都在经历战争。先是对付人类,后来也像你一样对付恶魔。在赢得一场大战后,我才和妻子来到这片土地驻守。”

我那个世界的痛苦你怎么可能了解?

“驻守肯定比征战要轻松许多吧。”她问道。

“没错,”兽人把又咬了一口面包,“我出生时就是个孤儿,在战争中又失去了许多好朋友。人们都说兽人嗜血,但我讨厌战争。战争结束后,我就以为我能和妻子在贫瘠之地过上相对安逸的生活了。”

结局一定不尽如人意,她想。

“结果我的妻子被野猪人杀了,”曼科里克咬了一口腌肉,“那帮长着猪脑袋的畜生只会掠夺和杀戮,我妻子就在这附近被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地杀了。”

兽人还是面无表情,但他眼中的怒火却越来越难以掩饰。

她默默地吃着味道很重的腌肉,没有再说话。

我懂得失去亲人的滋味,她想。

“快睡吧。”她抬起头看见了兽人健壮的背影,他正站在火堆的另一边手持大刀背对着她,“后半夜你来放哨,看你战斗的样子我挺放心的。我得多少睡会,不然明天遇见野猪人就只有被杀的份了。”

这个兽人说过,他要杀死所有的野猪人来为亡妻报仇。

她完全能理解曼科里克的想法,她完全能理解这种难以言表的憎恨在心中燃烧时的感觉。

但我现在还有什么理由去憎恨呢?她取下了斗篷,我甚至不在自己的世界。

而就算回到自己的世界,我又能干些什么?当所有的恶魔都被杀死后我还能干什么?

这时猎魔人想起来她从天堂坠落的原因。

她想哭,但是猎魔人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等等,她突然想起来,寇马可也一起坠落了下来。

她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好好睡一觉吧,先把能守护的人守护好。她闭上了双眼。

“对了,”曼科里克说,“你叫什么名字?”

“莉亚。”她回答。
       

点评

萧啸  莉亚。。。。  发表于 2012-10-18 10:38
发表于 2012-6-11 02:25:16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302

符文:127

7#
mark一下
发表于 2012-6-11 02:42:55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164

符文:5

8#
本帖最后由 艾维欣天使 于 2012-6-11 04:15 编辑

不错,深夜无聊不睡觉偶尔翻到这个小说眼前竟然一亮,有大爱!

PS:顺求5楼头像来源~
发表于 2012-6-11 04:05:44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0

符文:0

9#
MARK等连载。。。。。。
发表于 2012-6-11 05:11:13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9

符文:2

10#
MARK 等连载。......n.nnnnnnnn
发表于 2012-6-11 07:12:09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06

符文:0

11#
MARK等连载······
发表于 2012-6-11 07:41:02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tw.battle.net/d3/zh/profile/%E5%BD%8C%E5%A4%A9%E5%A4%A7%E6%82%9F-3685/hero/30737760[/armory]

帖子:651

符文:2

12#
支持LZ,顶了再看...
发表于 2012-6-11 07:49:01 |显示全部楼层
[armory]http://us.battle.net/d3/en/profile/CXL-3157/hero/35859821[/armory]

帖子:385

符文:6

13#
好文                  

点评

*傲血狂剑  求签名淫荡男女出处!  发表于 2012-7-16 12:34
发表于 2012-6-11 07:50:37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1805

符文:7

14#
很好。mark之回头慢慢看
发表于 2012-6-11 07:55:28 来自凯恩之角App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216

符文:4

15#
这个猎魔人是有8 9是人妖 恩恩
发表于 2012-6-11 08:12:52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