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登陆

欢迎您来到凯恩之角,奈非天!

帖子:273

符文:6

发表于 2012-5-14 10:02: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大仙就当一回天桥说书艺人,临时编个故事给大家这两天解闷。
希望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我顺便刷一下积分 - -  就先一节节发了....)

《第一节》

残阳下,一座寺庙静静坐落在山坳深处。
金黄的瓦檐在远方山涧透过来的阳光中显得格外安详。
寺庙周遭并无任何其他建筑,甚至连明显的道路都没有。
只在前庭后院里植有五六株白杨树。
枝丫均向寺里蔓延,好像在汲取寺庙的灵气。

一个一身红衣的少女正站在寺庙门前,
双肩上的白银护肩将阳光反射到她脸颊,显得颇为生机。
少女脸上却满是焦虑,不停侧头查看她身后背着的男子。
那男子和这红衣女子年纪相仿,都不过二十出头,
他虽然面目清秀,但头发凌乱。嘴唇乌青,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昏迷很久。

少女双手返在身后扶着那昏迷男子,
抬头再望了望寺名——“凯恩禅院”——
点了点头,眼神闪过一丝宽慰,
殷桃小嘴一吹,
一股诡异的能量如三伏天的出云烈阳,从嘴里喷将出来,
将那厚厚的嵌铜寺庙,硬生生地推了开来。

推开寺门,
只见堂内端坐着一名和尚,
胸前挂着一串硕大的念珠,
佛衣橙黄朴素,又显干练,
和尚衣袖挽至双肘,臂上肌肉结实,还隐约见有诸神的纹身。
他本似在闭眼修行,听到推门声才缓缓睁开眼睛。

少女背着昏迷男子快步走上前,
一边着急地喊道:“橹大师!橹大师!快快救救我师哥!”
那名唤橹大师的和尚像山林间的花豹一般,
睁眼,拂袖,起身飞跃到少女跟前,
问道:"这不是仙塞的李敏小姑娘么?出了什么事情?"
李敏一边将身后的男子缓缓放在堂前,一边答道“我没事,是我师哥李苏!他为了救我,强行在能量不足的时候施了那’执政毁灭‘的法术,变身成了纯粹的能量体……全身奥术能量像爆炸了一般……然后他……然后他就昏迷不醒了……”

橹大师察觉到李敏说话神色颤抖,语调似有所隐瞒,但也不多问,
右手按在李苏的胸口,左手虚指李苏印堂,念动“治疗真言”
一股软绵绵的光,像绸缎般从橹大师背部升起,由李苏的印堂进去,从胸口滑出,像一道彩虹,循环不止。这样进出三个循环,李苏的脸色便以有了血色。半弧形的绵光又分出三道,两道探向了李苏足底涌泉穴,还有一道化成千丝万缕,包围住李敏。

柔光下的李敏,感觉到自己整日奔波的疲惫慢慢褪去,如初春的冰泉,融散开来缓缓流向远方……

见正在橹大师专心救治,李敏也知不能插话打扰。
脑袋里终于有时间回想前一天发生的事情,那时李苏周身高挑的轮廓均被奥术能量掩盖,似不由自主地悬浮在半空之中,双手十指奥术能量聚集,指天天崩,划地地裂……还有周围此起彼伏的惨叫和怒吼,是那么陌生和遥远……
这一切一切,只让现在的李敏觉得万分疲惫。

正当她要昏昏合眼入睡之时,发现背后又传来沉重而又急切的步伐。
斜阳照下,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
一个影子极其魁梧,双肩展阔,腰里别着许多武器,手机似乎还拿着一把巨斧。
另一个影子相较之下,更矮小灵活,从影子看了且身着一套复杂的铠甲。
李敏顿时清醒了起来,奥术能量从全身涌出,如江水入海,极为自然地凝聚成球,托在右手手心:“是Kehr!他们还是追来了——”


“轰!!”野蛮人Kehr,一斧头劈开了“凯恩禅院”的右半边大门,
昂首进来,双目燃烧着怒火让整个寺院的每一砖每一瓦都不敢发出任何其他声音。
他似对橹大师视而不见,双眼先扫了扫平躺在地下的李苏,眼里的怒火燃烧到极处,
继而缓缓转过头去,死死盯着李敏,牙齿紧咬,缓缓说道:“做错了的事情,就要受到惩罚!他伤了我的族人,毁了祭奠!是永远也逃不掉神对他的处罚!”

野蛮人身旁站着的,是一个像箭锋,似刀刃的女人,身披着打造得极为精细的铠甲,既显轻盈,又显锐利。黑色的斗篷帽檐压得极低,为那双深井般的双眼挡住了大多数阳光。身后背着两挂弩失,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两把挂在腰间的轻弩,搭在大腿侧,就像端坐在山顶的两头猛虎,随时可能跃然而出。谁都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女人,但是少有人真正知道她的秘密。这位叫Valia的女人,是一名刚刚训练完毕,踏上猎魔道路不久的恶魔猎手。

Valia右手摸至腰间,取了轻弩,瞄准到李苏的胸口,似乎在向橹大师解释般说道:“天空寺院的人……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这个人没救了,我昨天亲眼目睹了他失去控制,被恶魔腐化,现在你救醒了他只是唤起了一头野兽而已……”

李敏一边凝聚着奥术球,另一只手一边从腰间掏出一根魔杖,昂首答道:“我师哥是为了救我,那是用了“执政守卫”的秘术,哪里是被恶魔腐化了?!亏你还一副恶魔猎手的打扮,怎么会连仙塞的法术都看不出来?!”

Valia轻蔑地一笑:“小妹妹,我的眼睛,比你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可要管用不少……”

李敏正要答话,橹大师用目光示意她用搭理,
摇了摇头,缓缓收了治疗真言,抖抖双手后整理了下胸前的念珠,看着眼前这个魁梧的野蛮人,问道:“施主你认为呢?”

Kehr全然没有搭话,握紧手里的巨斧,仰天一身怒吼!
Valia也心领神会,右手扣动扳机,一只劲弩直直射向李苏!

李敏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
橹大师已然抬手一掌“断筋诀”的起手式,用浑厚的掌风横着一扫,推开了箭矢。
Kehr双手握住巨斧,朝天空一轮,竟然整个身子也跟着纵起,
好似一座山峰陡然拔地而起,生生落在了李敏跟前!

好在李敏早知道此战难免,奥术能量早已环绕至身,
举起魔杖,向手里的奥术能量球一推,
一个纯净的能量球缓缓旋转而出,让刚落地的Kehr无法借力轰击,只能侧身避过。

李敏不想波及到橹大师和失去意识的李苏,向寺院的井便跑去。
Kehr本拟借落地之势施展“严惩:猛击”,将李敏击昏,好带走李苏。
却被这个聚能已久的奥术球逼退,落地之后更是怒气喷涌,
一招“行如风冲刺”,算准李敏前行的位置,劈开了身前的空气,排山倒海地冲了出去。

李敏觉察到先行而来这股劲风似有实质,风里蕴藏着杀机无限,
若Kehr和他那把大斧冲进身前,自己决计无法抵挡。
来不及像平时训练一般先深吸一口气,匆忙双手前推,施展”冰霜新星“,将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Kehr全身,冻结起来!
李敏自知本次施法自己准备不足,冰封只怕阻止对手十秒上下,本拟借用着十秒自己带着李苏先跑。却不想还不到转瞬,Kehr手中的斧头,突然燃起烈焰!并开始迅速向身体蔓延!火焰的能量充满着生命的自然蓬勃,竟然丝毫不逊色自己之前有幸在卡迪安见过的火元素法师手中自己会起舞的大火球。

Kehr只用了不到一瞬间,边化开了全身的冰冻!他将巨斧双手握住上举,全身抖了一下,将剩下的冰水甩掉,斧头顺势下劈,李敏轻轻巧巧地闪身避开,左手扣住指尖,弹出三枚奥术飞弹,两枚射向Kehr,还有一枚分了出去,攻向恶魔猎手Valia.

却说刚才李敏和Kehr捉对厮杀之时,橹大师和Valia分站堂上、门前两旁,
各自准备着神通,却没有上前。这一枚分出的奥术飞弹,虽然来得突然,却被Valia一个影轮翻轻巧躲避,且打破了固有的平衡。

Valia哼了一声,左手再取出一只轻弩,双手分开,一手瞄准着正侧身躲避李敏,另一只弩却朝向了橹大师。橹大师见状,微微一笑,双手骤然握拳,内气在全身筋骨激窜,对Valia摆了个“雷霆拳”的起手式,却也不攻击。

李敏一边用奥术飞弹攻击Kehr的脚步,希望借此保持和他的距离,一边琢磨:这两天内自己和Kehr已经打打跑跑数次,每一次借机逃遁,无论取什么路线,如何藏匿都逃不过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蛮人。想必是对方自有一套追踪之术。这次若能和橹大师联手,即便这尚未出手的恶魔猎手再高明,也是自己两天来最有胜算的一战。想及此处,心中大定,奥术能量回复的速度也渐渐加快。李敏便开始在奥术飞弹中,夹杂着“泯灭奥术之球”,二者都是仙塞秘术师多年淬炼的奥术法术,且方圆之劲相得益彰,配合特定的节奏,更能在呼吸中让年轻的秘术师保持源源不断的战斗力。

Kehr见李敏法术比两天前初战又精纯了一分,不禁有些急躁,咬着牙齿双手舞动巨斧迎头冲了上去,手里连续三招“撕裂”,用旋转之力冲散了奥术飞弹的伤害,也化解了大部分奥术球的冲击。巨斧掀起的热浪,竟隔空将寺庙的四扇木窗都点燃了!

李敏一时间被这景象怔住,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强行再使用“冰霜新星”只会让奥术能量失控,甚至可能落得跟师哥李苏一样一直昏迷不醒。只能勉强双手紧握住短小的魔杖,催动法力,腾空汲取身旁的井水。这束井水本就付有地底的寒气,经过李敏的法杖之尖,更是凝水成冰,射出一道“冰霜射线”,希望能减慢Kehr的来势,同时自己慢慢向橹大师靠近……

这是Valia第一次看见秘术师施展“冰霜射线”,自己虽然相隔一丈之远,也能感受到这股流质冰柱的肃杀之气。偏头抖了抖帽檐和额前的刘海,一边用轻弩上的准星锁住李苏的心脏部分,一边看Kehr如何抵挡这寒冰一击。

Kehr首先试图侧身闪过,顷刻间便发现这射线攻势源源不绝,不好应付。转念想到刚才自己借着“烈火行刑斧”的力量震破“冰霜新星”之时,有如天神相助,便故技重施,一个侧劈将巨斧挡在胸前,抵挡着“冰霜射线”,同时冲了上去。

李敏见状,只得收了“冰霜射线”,向后一个翻腾,悬在半空中避开来势。
Kehr仰着头,轻蔑地瞪了李敏一眼,将斧头往地上一插,双手虚握,像是另搬起了一根看不见的斧头,怒吼一声,朝着借奥术之力停在半空中的李敏挥去。

在旁边的橹大师终于动容,心中涌出许多怀疑:“先祖之锤?!是亚瑞特山部落的守护者?”


却说李敏见半空着凭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战锤,
探手遥遥感知,竟然没有任何魔法召唤的痕迹,
给她一种错觉这柄Kehr刚刚召唤出的战锤是从恒古时期就坚实存在于这个天地间,
并永远不会消逝和磨损。

李敏只得轻轻叹了口气,右手整理起自己飘乱的头发,念动咒术,施展出自己所掌握的秘术中,最高深莫测的一招:“镜像之法。”

说起这“镜像之法”,仙塞秘术师凭借它曾多次在地狱恶魔从海岸入侵仙塞时,力挽狂澜。只因秘术师人数稀少,且在奥术能量不足之时又极为脆弱。这“镜像之法”不需要消耗奥术之能,可以借虚空而化虚空,赋无形于有形。赐予了许多天才秘术师无限的战场想象力。

李敏所修习的这一种“镜像复制”是“镜像之法”的一种变化,能够瞬间提供四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镜像,拥有极高的迷惑性。现在整个仙塞里,也只有两个人能使出来。

只听见“嗖”的一声,先祖之锤前出现了五个一模一样的李敏,动作神态又各有不同:两个“李敏”飘浮在空中,红色衣襟随风飘动,她们相视一笑后,都齐齐微笑地看着Kehr.剩下三个“李敏”缓缓降落在寺院的屋顶上,中间的“李敏”摆好随时战斗的姿势,剩下两个分立在她的左右,继续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第二节》

万物都似乎静止在这柄远古之锤的笼罩下,
连那寺周围的五六棵白杨树也停止摆动,静静地注目着这场战斗。
Kehr那双猛虎般的双眼,将五个分身迅速一一扫过,他知道自己这一锤凝聚了自己全部的怒气,如若一击不中,更有甚者,如若击中幻象,气势必然衰竭,
自己将会浪费了现在苦心经营出来的压倒威慑。

与此同时,Valia在侧发出一声冷笑,双眼闪烁黑气明暗不定,像两根隧道中的火把。恶魔猎手都是从小便开始接受训练的孤儿,她们中的大多数成员并不像许多法师那样,从小就能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家破人亡后整个组织便是她们的全部。每天接受的不仅是心里上的仇恨与孤独考验,同时还有身体上各种极限,接近摧残的训练。在Valia十四岁的时候,她便能从恶魔或者是人身体散发出的能量、气场来推断对手当下的强弱状态,这种训练使得恶魔猎手们能避免出现以卵击石的情况。

正当Valia准备用弩箭提示同伴哪个是真身之时,
屋檐上右侧的那个李敏似乎预感到危险,
反身朝寺庙后侧移动。
Valia眉头一皱——
远古之锤同时砸下!
整个寺庙右侧被这一击轰得土崩瓦解,垣瓦四溅,坍塌下去。
Kehr控制远古之锤砸下之时,定睛望去,
发现那偷偷逃跑的李敏在远古之锤触碰到的瞬间,便化为一道紫烟……

李敏成功用计骗得这致命一击以后,也不敢反击,
剩下三个幻象和自己,分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快速散开,都单手握着魔杖遥指Kehr,在远古之锤砸开的气旋里,潇洒伫立。Kehr眉头紧锁,口里喘着怒气,龇牙从腰间掏出一道铁索锚爪,放下四个李敏不管,甩出铁索,直直钩向在地上的李苏。

橹大师见状,双手合十念动真言,大喝一声:“去!”使出“宁静领域”——
只见五道金黄色的光芒从掌心应声而出,在空中迅速结成一个球体,护住地上的李苏,
Kehr上古锚爪撞到那光球时刻,“铛”地一声,如江边暮鼓,震得周围木屑再在飞扬,“宁静领域”结成的法阵,也瞬间消失不见。

灰尘中锚爪直直地反弹回来,被“宁静领域”护住的李苏,却连头发也没有一丝摆动。
Kehr拉动锚爪,在空中如长鞭划了一个圆,接着离心之力,径直向橹大师二度掷去。

一旁的Valia早识破李敏镜像之法,
把握到所有人注意力都在Kehr那支“上古之矛”的时候,也终于出手!
两支轻弩的弩箭突然一亮,
左手弩上弩箭瞬间冻结成冰尖,闪着蓝白明光。
右手弩上“斯”地一声,燃起通明火焰。
Valia双手同时扣下扳机,
一箭射向庭院南侧的李敏真身,
一箭射向没了保护的李苏!

橹大师见到锚爪带着劲风呼呼而至,
单手上提,双脚扎成马步,轻喝一首,使出“雷霆拳”中的“奔雷穿云掌”,
竟在锚爪飞至在身前的瞬间,消失不见!

只觉橹大师以意想不到的速度,纵身到Valia面前,一掌临空击出!
这招竟然放过施展飞矛的Kehr,使Valia毫无防备。
但恶魔猎手多年训练已然成为本能,Valia眨眼间便侧身避过。
橹大师掌风回转,如封似闭,又是一招“断筋决”中的“枯荣盛衰”
掌风玄机难测,将Valia逼退两步。

Valia从小的训练都以遥远击敌为战斗模式,不善近身格斗。
Valia本拟掷出盔甲藏的刀扇,
但觉橹大师掌风祥和,不似有伤自己的意图,无法像往日面对恶魔一般,
心生憎恶之心,只得用双弩架住橹大师的掌风。

侧头用牙齿扯动护肩下的机关,从护肩内弹出一枚带有“锯刃刺”的“铁蒺藜”
“铁蒺藜”掉在两人之间,落地便触动内置弹簧机关,
锯齿像礼花般从那小小地机关中飞射不停。
橹大师见状也不再逼近,远远以“长拳”牵制。

拳比掌更能凝聚内气,
橹大师每次遥遥抬手出拳,都让Valia觉得好似一根根飞在空中的大原木捣向自己,
只能一箭箭射向那“原木”的中心,破去这拳风。

且说Valia之前射出的两发“元素箭”
飞速逼近李敏和她昏迷中的李苏。

正当箭矢流行般射出时,
李敏似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Kehr见状探手拿起插在地上的巨斧,迈着有力的步伐,也朝李敏逼近。

李敏跪地之时,双手十指散开,拍动地面,
只见一只带着两支龙头的紫色怪兽,在她面前的地上腾跃交织而起,
这双头怪兽藏匿在一团紫烟之内,也不移动,只有两支龙首清晰可见,均仰头嘶吼。
怪兽挡在李敏身前,一个头吐灭了飞向李苏的冰冻箭,一只更是硬生生地吞下来飞来的火焰箭,紧接着两支头盘旋蠕动,吐出无数个奥术飞弹,攻向前方的Kehr.

李敏勉强使出还未学会的奥术九头蛇,
只是希冀能搅乱局势,自己全身的奥术能量已然短时间枯竭,
眼见橹大师和Valia对决占尽上风,Kehr一时也无法攻破她的“奥术双头蛇”
飞奔入堂,双手抱起李苏,快步向侧门逃去。

Kehr发觉李敏又要带着李苏逃跑,
自己能感觉到这年轻女秘术师两天来连番和自己交手,
无论经验还是控制奥术的能力都突飞猛进,
再次被她带着李苏遁走,
重伤自己族人和扰乱祭奠的公道将越来越难以讨回……
脑袋里浮现自己族人被李苏所伤之后的痛苦景象,
抡起巨斧,暴怒地向地面砸去!
平生第一次使出了地动山摇的“震地波”的最强变化“地裂”!
半晌前还宁静祥和的寺庙再次被震碎,
地上的残垣不知道第几次被Kehr击飞四散。
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双头奥术怪兽,瞬间化为紫烟。
这一道奔腾气劲越往前走,却越来越小,也愈加集中,到李敏二人后方时已慢慢凝成螺旋状。

橹大师侧头见状,心中也是一惊。
抬手一记“圣光金钟罩”,聚集神圣之力汇成一口巨大的金钟,隔在Valia和自己之间,
飞身上去准备助李敏抵挡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李敏不用回头也知道背后这一股气劲破坏力之高,
自己耗尽奥能的血肉之躯无法承受,
却也不愿放过这逃跑的好机会,继续抱着李苏朝侧门飞奔。
同时暗自施法,将自己的身体和怀中的李苏气血联通,包裹上一层坚实无比的金刚钻石,
让这“水晶外壳”护住自己和师哥,硬抗住背后这致命的一击。
橹大师见李敏背后的幽光,知晓此术得保二人在这绝杀招数下的周全,
自己只需帮二人拖延些许逃跑时间,便停住救援的步伐,
再次催发全身内力……

Valia不识得李敏这“钻石皮肤”的妙处,
以为二人必会被Kehr的“震地波”击昏,
一个“影轮翻”上前,准备伺机拿下李苏。

又是“轰!”地一声,Kehr的“震地波”全力打在了李敏较弱的背上,
Kehr心中泛起不忍,这一劈自己并未留有余地,
这小姑娘恐怕难逃一劫,
但为了擒李苏回族群,实在是难免为之。

正当他在犹豫时,无数被击碎的蓝白色的晶石掉落在李敏身后。
Kehr和Valia放在明白李敏自有护体之术。
懊悔之间,Valia掏出的流星锁和Kehr手里的巨斧均朝二人投掷出去!
却发现李敏已经借“震地波”强大的冲击力,飘然遁走。
并听到她远远跟橹大师喊道:“大师!黑树下见!师哥他……”

Kehr、Valia两人正准备追击,
橹大师深吸一口“凝息呼法”,右脚前探,扎成弓步,左脚借地力,
一套“七星掌法”喷涌而出:
只见他化为一道黑影,腾空一掌,劈在二人之间,
跟进的第二三掌分击二人。
甚至连Valia的双眼也无法捕捉到橹大师的身法。
眨眼间,橹大师再向Kehr逼出两掌,仿佛是为整个毁坏的寺院讨回一点公道。
第六掌又闪到Valia跟前!
Kehr腾空跃起,准备从背后助Valia解围、攻击橹大师之时,
橹大师一个鱼跃,第七掌竟直指长空,气冲霄汉,冲破横梁,消失不见了。

寺庙里又有了短暂的平静。
Kehr右手伸出,缓缓地摸了一下自己头顶上的纹身,
一口吐沫,啐在地上,也不顾橹大师的去向,
亦不招呼Valia,径直朝着李敏遁走的侧门奔去。
Valia也不以为奇,倚着寺院左侧还未坍塌的一根猩红柱子,
一边环顾四周,一边缓慢地填充着弩箭。
周围烟尘缭绕,土木飞扬,而她身上的铠甲也随着周围的尘土慢慢褪色,
忽的,整个身子像融化入黑烟里一般,竟凭空消失了。
已有 1 人评分符文 收起 理由
civetcat + 4 再接再厉

总评分:  符文 + 4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网易通行证

触屏版|移动版凯恩之角|Archiver|凯恩之角 ( 粤B2-20090191 ) 

GMT+8, 2019-11-15 16:0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2 Comsenz Inc.